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99章 太后恩宠,婚事将变?【手打更新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99章 太后恩宠,婚事将变?【手打更新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太后忽然这般失态,引来全场的关注。

    她身畔的张嬷嬷看到裴元歌的模样,也十分惊讶,但毕竟没有太后这么震动,当即不动声色地拉了拉太后的衣袖,轻声提醒道:“太后娘娘!”

    太后这才清醒过来,察觉到众人疑惑好奇等等各式各样的目光,眼见惊讶失态的模样,众人已经看在眼里,索性故作惊讶地道:“裴四小姐真好相貌,实在令哀家惊讶。这般相貌出众又心灵手巧的孩子,怎么哀家以前没有听过呢?真是养在深闺人未识,要不是这幅绣图,哀家只怕就要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解了众人的疑惑,将方才的失态遮掩过去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裴元歌心中却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阴霾,沉声道:“太后谬赞!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谬赞,哀家还是信得过自己这双眼睛的!”恢复清醒后,太后很快又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,只是原本因为年迈而浑浊的眼眸,骤然闪过一抹清明的精芒,蕴含着无数的意味,笑呵呵地朝着裴元歌招手,道,“你这孩子快过来,坐在哀家这边,让哀家好好瞧一瞧!”

    太后身边的位置,就连皇室中人,也少有人能坐,裴元歌这个尚书千金,居然能如此得太后的眼缘,享受这般殊荣,实在令人艳羡,惊叹……。却又有些引人深思!

    裴元歌心中更是警钟长鸣,默默地走上前去,按照规矩,虚坐在太后身旁,大半身子都悬空着。

    但太后却似乎毫不介意,拉着她的手,让她坐实了,随意问了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不明白太后的荣宠因何而来,裴元歌心中就更加谨慎,宫廷诡谲莫测,越是猜想不透的事情才越是危险!很难相信,一位深居宫廷数十年的老人,会单单因为一幅绣图对她如此青眼有加,更不会是因为她相貌出众!这其中一定有其他的缘故……。但无论如何,她打定主意绝不掐尖冒头,丝毫也不露彩,装得越上不得台面越好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,一个言行才智都不出彩,只有绣技出色的官家千金,也值得太后费心拉拢恩宠?

    那满宫廷的绣娘,早就扎堆儿飞上天了!

    因此,无论太后问什么,她都低垂着头,声如蚊呐,再带着些词不达意。

    太后眼眸中掠过一丝不满的光泽,随即逝去,凝视着裴元歌的容貌,心中转着无数的主意,脸上却依然带着和蔼的笑意,跟裴元歌又说了几句,拍拍她的肩膀以示抚慰。又转过头去,从下面的众人中点出几位才俊千金,问了些话,赞赏几句,殿内的气氛一片祥和融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太监的通报声:“皇上驾到!”

    太后眼眸中锐芒一闪,看了眼身畔的裴元歌,携着她的手一起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将随侍留在外面,皇帝只带了贴身太监李德海进来,挥挥手,命满殿跪倒的人起身,这才向太后道:“朕还有些奏折要批阅,竟然来得迟了,母后千万恕罪!今日是母后的千秋寿诞,朕恭祝母后寿永昌元,永如今朝。朝廷三品以上官员以及外命妇都在外面等候向母后贺寿,要不要命他们进来?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吧,不然人多了,看得哀家头疼!”太后笑着道,“皇上为国操劳,也要注意身体,你能够长寿平安,大夏王朝能够昌荣兴盛,这就是哀家的福气了。”说着,回到精致华贵的榻前坐下,又拉了裴元歌的手,命她坐在右侧。

    皇帝在左侧落座,这才看到低垂着头的裴元歌,问道:“母后,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,是哀家今日发现的一颗明珠。前些日子,皇上来哀家这里,还夸吴才人送来的那副绣屏好,风格清新淡雅,大有墨画之风。这丫头就是绣那副绣屏的人,哀家今日见了,才发现,不止绣技好,人也生得少有的好,可谓才貌双全,世所罕见。”太后笑呵呵地道,“裴丫头,还不抬起头来,让皇上看看?”

    裴元歌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,却也无可奈何,只得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太后紧盯着皇帝,注视着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,不肯错漏分毫。

    乍然看到抬起头来的裴元歌,皇帝的眼眸里似乎掠过了一丝光芒,只是那光芒很隐晦,分辨不清楚究竟是什么。随即微微扬眉,细细地打量着裴元歌,眼眸中闪过一抹赞赏的颜色,似乎也有些被裴元歌的容色所惊,好一会儿才笑着道:“难怪母后如此喜爱,的确是好相貌,连朕也觉得少见!”

    如果说皇上见到裴元歌后如她方才的失态,或者完全不理睬,淡漠以视,那太后就能确定皇上的心思,毕竟裴元歌的容貌的确十分出色,皇上又不是不近女色的人,就算是初见,皇上也不应该完全装作没看见,那分明就是在伪饰。但现在皇帝细细地打量,眸中有神采,太后却一时间分不清楚,这份神采是因为皇上感到惊艳,还是另有缘故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哀家做主,让这丫头入宫服侍皇上,不知皇上意下如何?”太后凝视着皇帝的脸,忽然语出惊人,“这丫头的相貌人品,哀家都十分喜欢,又是裴尚书的嫡女,身份也不低,哀家想,给个昭容的名分,皇上不会舍不得吧?”

    “就像母后说的,这位姑娘人品相貌身份都无问题,就算给个昭仪也是该的。只是……”皇上顿了顿,有些犹豫地道,“母后,年纪太小了,看起来才十二三岁,还是个孩子呢!要真是纳了,只怕明日朕的案头就要摆满御史弹劾的奏章,说朕无道了!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,年纪的确小了些,毕竟待选最低也得十四岁。”太后刚才问过裴元歌的年纪,只有十三,随即又笑道,“那也没什么,过两年就到年纪了,既然皇上中意,不过就是等上一两年的功夫,没什么要紧的!”

    这番对答之后,殿内众人无不变色。

    这件事实在太过突兀,也太过惊人,裴元歌愕然抬头,只觉得晴天一道霹雳下来,将她劈得彻底昏了头。虽然说之前就对太后的格外恩宠感觉惊讶,隐约觉得不想好事,但再怎么样也没想到,太后居然打着这样的主意,居然是想要她入宫?!这…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太后忽然说出这话,就连皇后和柳贵妃都觉得很惊讶,也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这裴元歌相貌出色,身份也不低,太后亲自开口,皇上中意,若进了宫,岂不是大敌。但想到她已经订亲,心头稍稍放下。不过,太后正在兴头上,这时候说出裴元歌有婚约的事情,岂不是在当众打太后的脸?

    就连皇后,都不敢做这样扫太后颜面的事情,何况她心中另有盘算。

    裴元歌若说出自己已有婚约,那是打了太后的脸,但她若隐瞒不说,就是有心悔婚攀附皇室,品行败坏,这样的女子,自然没有资格入宫。反正裴元歌怎么做都是错,她才不会去多那个嘴,既得罪了太后,又替裴元歌解了围。

    这事儿还是留着让裴元歌头疼去吧!

    好一会儿,裴元歌才模模糊糊地找回了自己的意识,却仍然觉得脑子里有些昏沉,朦胧中忽然抓到一件事,对,她已经订亲了!裴府跟寿昌伯府结了儿女亲家,这件事已经传扬开来,想必太后和皇上也并不想落个侍强夺人的名声吧?正要恍恍惚惚地起身开口,下面忽然传来一道声音:“皇祖母!”

    裴元歌下意识地循声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宇泓墨幽黑的眼眸,忽然间一个激灵,清醒过来。这是太后的寿宴,现在又有这么多人在场,如果她当众提及此事,那不是明目张胆地扫太后和皇上的颜面吗?以皇上和太后的尊贵,又岂会不动怒?即使要说,也不应该是这时候,应该找个私密的时候,私底下禀告这件事才对。

    殿内众人早就被这件事惊呆了,听到宇泓墨的声音,不由自主地将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柳贵妃秀眉微蹙,冲着他递了个眼色,摇摇头,示意他不要插手这件事,没有任何的好处,反而白得罪了太后和皇上。

    见裴元歌似乎想起身告罪,宇泓墨知道她这一说,必定会得罪太后,心中一急便脱口而出。但现在也收不出来,索性拿出平日里跳脱不羁的姿态,出列上前,很不守规矩地跳到了台上,上前亲热地揽住太后的肩膀,笑吟吟道:“皇祖母,您今儿也太偏心了,孙儿不敢跟父皇比,可对皇祖母也是一片孝心,难道还不如什么裴家小姐,赵家千金招您待见吗?都不肯拿孙儿的寿礼出来显摆显摆,也给孙儿一个体面!”

    这样的姿势显然很不舒服,宇泓墨看看裴元歌,随意地挥挥手,命她坐开些。

    裴元歌心中暗自松了口气,却不敢表露出任何异样,顺势起身,悄悄地站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宇泓墨则坐在了太后的右边,笑吟吟地偎依着太后。

    皇帝则微微抬头,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宇泓墨,再看眼裴元歌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被他这一打岔,太后难免有些不悦,但宇泓墨就是这种张扬恣肆的性子,她若因此发作,反而显得小题大做,心胸狭窄了,再加上又是自己的寿宴,更不愿扫了兴,便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道:“你呀,就是不如你五皇兄稳重,飞扬跳脱,遇事就像显摆!好吧,来人,把九殿下的寿礼取出来。先说好,墨儿,你这寿礼要是不中哀家的意,哀家可要罚你!”

    等到宇泓墨的寿礼取上来后,殿内都发出了一片惊呼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光泽柔润的青玉观音像,眉目神态依稀与太后相像,刻工精致,栩栩如生,是用整块的青玉雕刻而成,浑然一体。普通的整玉雕刻成为的观音像,能够一尺来高已经很名贵,但这座青玉观音,足足有半人来高,其珍稀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即使以太后的眼界,对宇泓墨的不悦,此刻也露出了一丝微笑,道:“你这孩子!”虽然没说什么赞赏的话,喜悦之意却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之后按礼制,该朝廷官员及命妇向太后祝寿,这群青年男女便退出殿来。

    太后所提的立裴元歌为昭容之事,虽然因为宇泓墨的插话而告一段落,似乎就这么遮掩过去。但几乎所有人都能猜到,这件事并未就此了结。因此,出了正殿,来到暂时歇息的偏殿后,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裴元歌身上。

    安卓然怒目盯着裴元歌,心头一片恼怒不忿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那个被他退婚的女子,不仅得了太后的青眼,甚至,太后还想让她入宫为妃嫔?不过就是一个私德败坏,轻挑放荡的女子,明明就是他不要了的,居然会越来越嚣张,越来越风光!这实在让他咽不下这口气,即使明知道裴元歌已经跟傅君盛订婚,多半不可能入宫,但想到今天叶问筠倒霉,她却风光无限,就忍不住这口气。

    “裴四小姐是不是觉得很遗憾?如果没有跟傅世子订婚的话,这会儿就挣上一个昭仪了?不然刚才怎么会隐瞒下与傅世子定亲之事?”

    忍了再忍,安卓然还是没能忍住,来到裴元歌旁边,开口讥刺道:“我看,裴府跟寿昌伯府这桩婚事,很快就要到头了吧?到时候,或许就该称裴四小姐一声娘娘了!炳哈,我真是替傅世子觉得不值,居然能胸怀大度到跟你这种女人定亲。只可惜,好人没好——”

    “安卓然!”傅君盛本就在注意裴元歌这边,见状赶了过来,挡在裴元歌身前,双眸不满地盯着安卓然,“你和裴府的婚约已经解除,还是你们镇国候府先提出的,现在又三番两次找元歌妹妹的麻烦,安世子你是什么意思?想要反悔了吗?”

    安卓然原本冷笑着的脸,一下子涨得通红:“傅君盛,我是为你好,你别不识抬举!”说着又冷笑着看这裴元歌,道,“听说裴四小姐的院名叫做静姝斋,取自诗经《静女》,倒真是名副其实啊。静女其姝,俟我于城隅,只是不知道裴四小姐又是俟谁于城隅呢?”

    说得好像裴元歌不守妇德似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情出乎意料的震惊,现在自己已经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,这会儿裴元歌真想一耳光扇在安卓然脸上!人再卑鄙无耻也该有个限度,镇国候府先退婚,弄得她名誉扫地,现在居然无耻到拿她的院名来做文章,想要当众抹黑她的声誉。

    这还算男人吗?

    “安卓然,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动手!”傅君盛显然也怒了。

    这个白痴!安卓然正想继续说话,忽然旁边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插进来道:“听说安世子所住的楼阁叫做撷芳斋,与京城最有名的青楼同名,想必也是群芳荟萃吧?怎么样?安世子,什么时候请本殿下过府品鉴品鉴,看看安世子所撷的鲜花,与撷芳斋相比如何?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居然把他的院名跟青楼那种下三滥的地方相提,安卓然怒气满怀,转头就想回骂。但一看到说话的那人,顿时如同被人迎面浇了一桶冰水一样,立刻收起表情,忍耐地道:“九殿下!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皇祖母和父皇就在隔壁,如果敢闹去那里闹,如果不敢的话就都给本殿下闭嘴!再吵闹的话,本殿下就把你们都扔出去!”宇泓墨凤眼掠过二人,声音虽然清浅,却充满了慑人的威仪。他对这两个人都没好感,一个心胸狭窄小肚鸡肠,看不得以前的未婚妻如今风光;一个优柔寡断懦弱无能,刚才在大殿下,傅君盛身为男人都不站出来,居然要元歌自己跟太后开口!

    九殿下名声在外,说得出做得到,一时间两人都不敢再争执。

    安卓然怨毒地看了眼裴元歌,都是这个女人,如果不是她,叶问筠不会失宠被赶出宫,他也不会成为众人嘲弄讥讽的对象。他的日子不好过,裴元歌也休想好过!他一定要揭穿这个女人的真面目,让她身败名裂再无容身之地,到时候别说宫妃昭仪,寿昌伯府世子妃,恐怕根本就没有男人会理会她!

    傅君盛则犹豫了下,却并没有走开,轻声道:“元歌妹妹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微怔,抬头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先前在大殿里,太后那样说话时,我应该要站出来,说我们已经订亲才是。可是,我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,脚下好像有千斤重……”傅君盛轻声道,心中十分愧疚。其实他知道为什么的,那时候,他害怕了,因为对面的是太后和皇上,两个人似乎都很属意元歌妹妹为宫妃,他觉得,如果跟皇上争女人的话……。

    等到回过神来,察觉到自己的想法时,他觉得很羞愧。

    “傅哥哥不用放在心上,我明白的。”裴元歌倒没有在意,“很正常,乍然听到那样的话,我也是脑海里一片空白,什么都想不起来!所以,我不怪傅哥哥,你也不必放在心上!再说,这种事情应该要私下禀告太后娘娘才对,当众提出实在太鲁莽了,所以,幸好傅哥哥你没有说话,不然连累到你,我更不安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悄悄跟张嬷嬷说过,说有话要私下跟太后说。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傅君盛微微松了口气,却又莫名地感到一阵失落。

    元歌妹妹不怪他是好事,可是,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,他是元歌妹妹的丈夫,应该要保护她才对。这次真的是他做错了,下次,下次绝对不能在这样!暗君盛在心底暗暗地发誓,但是,他却不知道,已经没有下一次了……

    “白痴!”宇泓墨咬牙轻声骂了一句,也不知道骂的是谁,霍然起身,走出了偏殿。在外面站了一会儿,见没有人跟出来,更觉得不是滋味,忍不住想磨牙。

    真是白痴!

    从头到尾,宇泓哲都没有理会这边,甚至连多余的眼光都没有过来一个。

    之前见太后那般喜爱裴元歌,原本还觉得欢喜,想着也许能有机会,通过太后把裴元歌夺回来,毕竟太后那么宠爱他。但现在听说太后竟是为父皇相中了裴元歌,而看父皇的模样,似乎也很中意,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还好他什么都没说,不然岂不是跟父皇争女人?

    临江仙的事情诗经闹得满城风雨,破天荒挨了父皇的责罚,若再因为裴元歌触怒了父皇,恐怕太子之位就与他无缘了。天下美女多的是,没必要为了一个裴元歌冲撞了父皇!虽然说裴元歌已经跟傅君盛订了亲事,但看皇祖母和父皇的模样,这事恐怕没那么容易了解,寿昌伯府要是识相的话,就自己退亲,不然有他们好受的!

    因此,他打定主意,绝不掺和这件事,免得将来父皇会恼怒他!

    知道裴元歌这个人的要紧,张嬷嬷不敢怠慢,找到一个空隙告诉太后,说裴元歌有话要私下跟她说。太后思索了下,低声道:“你让她先等着,等到寿宴结束后,哀家就见她。”

    除了裴元歌这个突然的插曲,太后的寿宴进行得很顺利,觐见,贺寿,赐宴,歌舞杂耍,一直到申末才结束。

    被人带入萱晖宫,见四下无人,只有张嬷嬷在侧,裴元歌当即就跪了下去,不愿起身。

    太后一怔,随即命张嬷嬷扶她起来,柔声道:“好孩子别这么跪来跪去的,哀家一见你就十分喜欢,把你当做女儿一样看待,不会不会听说你要见哀家,就在寿宴后急急地见你了。不要怕,有什么委屈,或者什么难处,尽避跟哀家说,哀家替你做主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太后娘娘恩宠。”太后越是看重,裴元歌就越是觉得不安,“家父家母都对小女很好,并无难处。小女私下求见太后,是因为……。小女在日前已经定下亲事,所以,太后的厚爱,小女只怕要辜负了,还请太后恕罪!”说着,又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偌大的偏殿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,针落可闻。

    感觉到这片寂静中所隐藏的复杂意味,裴元歌只觉得浑身的冷汗似乎都冒了出来,湿透了中衣,却连动都不敢动,等待着太后的反应。身为太后,又是这样打脸的事情,只怕多半要恼,让她滚出去都是轻的,说不定还会寻些由头责罚她一顿。

    但就算这样,她也不想趟进皇宫这趟浑水,宁可挨骂受罚,忍一时委屈,绝皇宫里的后患。

    裴元歌已经订了亲事?

    太后一怔,连脸上和蔼可亲的笑意都僵了一僵,双眸陡然锐利起来,凝视着裴元歌僵硬的脊背,心头在慢慢地盘算着。许久,微微一笑,柔声道:“你这孩子!快起来,还跪着做什么?张嬷嬷,快,把这丫头带过来,肯定被刚才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张嬷嬷依命,扶她起来,将她带到太后身旁。

    太后拉着她的手,让她坐在旁边,慈爱地道:“傻孩子,你又有什么错?说起来是哀家的不是,没有问你一声就贸然开口。你之前在正殿上不说,却私下来见哀家,足见你这个孩子是个心细的好孩子,必然是怕当众说出后,哀家这颜面无处放置,是不是?你这样为哀家着想,真是让哀家喜欢到了心坎儿里去。来,吃点心。之前的寿宴上,你一定都惦记着这件事,没好好吃东西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取饼旁边乘银丝卷的五蝠送祥瓷碟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裴元歌摸不透太后的心思,也不敢拂逆,拈起一块银丝卷,轻轻地咬着。

    见她听话地吃起了东西,太后微微一笑,柔声道:“若是不喜欢这个,就直说,哀家命御膳房再做就是,不用害怕。虽然说哀家是太后,可是呀,你看看这偌大的宫殿,就只有哀家一个人住,心里其实寂寞得很,常想有人能陪哀家说说话。可是,这天底下的人,急功近利的多,真心的少,多半都是看着哀家是太后,逢迎哀家的。但你这孩子不同,诚恳,心善,让哀家很是喜爱怜惜,因此哀家才想……。没想到却是闹出了笑话!哀家很久都没闹出这样的笑话了,所以一时间怔住了,吓到你了吧?”

    裴元歌忙道:“小女不敢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才刚说哀家喜欢人家真心,你就又来敷衍哀家!”太后面色一板。

    裴元歌只得道:“是有些被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头一回见哀家,就让哀家闹了这么个大笑话,哀家又不说话,你能不怕吗?可是,你也瞧见了,哀家并没有恼不是?哀家活到这把岁数,还能分不清是非对错?这事儿是哀家自己糊涂了,没有提前问你一声,哪有跟你恼的道理?所以,以后别处处都怕哀家恼,有事就尽避跟哀家说。”太后笑得慈眉善目,语调异常的柔软和蔼,真像对待亲骨肉般。

    裴元歌却一点也没觉得轻松,反而心里更沉了。

    以后……太后这样说,就意味着她暂时恐怕是逃不开皇室这个漩涡了。

    果然,接下来太后边道:“所以,你这孩子别怕哀家,没事了就到宫里来陪哀家说说话。看看你们这些豆蔻梢头的少女,哀家的心情也会好很多。这不,今儿遇到元歌你这丫头,哀家这心里,可是从来没有过的舒坦,可见哀家跟你实在是有缘。”

    张嬷嬷在旁边凑趣道:“可不是,奴婢伺候太后娘娘这么多年,从来没见她对哪家姑娘这么喜欢,就连那些公主们都没有过。也没见哪家的姑娘能这么让太后开怀,瞧瞧,这看上去都好似年轻了十岁。往后裴小姐你可得常来,说不定太后高兴之余,又能变成青春少艾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奴,居然敢打趣哀家!”太后瞪了张嬷嬷一眼,假装发怒。

    张嬷嬷笑着道:“若不是见太后娘娘心情好,知道必定不会挨罚,奴婢又怎么敢打趣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整个萱晖宫就属你最能猜哀家的心思,都快成精了!”太后笑着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殿内气氛似乎一片温馨和睦。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寿宴结束,裴诸城到宫门口等家眷,结果去只等来了舒雪玉和裴元华,听说裴元歌还在萱晖宫,顿时心头一沉。再听裴元华将萱晖宫正殿内的事情详细将来,顿时被大吃一惊。太后居然开口,想让歌儿入宫做个昭容?

    而皇上似乎也愿意,只是因为歌儿年纪小,有些顾虑?

    舒雪玉也被吓了一跳,皇家无情,那是个你死我活的地方,什么夫妻情意,恩爱荣宠都是假的,只有利益权势才是真的,就算千宠万宠,遇到事端便可轻易抛弃。所以,她从来不想元歌跟皇室有沾染,现在听说太后居然想让元歌入宫,不禁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是的,当时太后当着许多人的面说出来,皇上也没有拒绝的意思。四妹妹不好当众扫太后和皇上的颜面,所以就私下求见太后,在寿宴散后,被张嬷嬷带入偏殿。四妹妹怕父亲和母亲见不到她,心中担忧,所以让女儿现出来。”裴元华轻声细语地道,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着那件寿礼的事情该如何遮掩,现在不必了。

    比起裴元歌这个劲爆的消息,她那些小小的恩宠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想着,心头顿时一片苦涩,又是一阵不甘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她费尽心机,才能在不让父亲怀疑的情况下引起太后注意,得到太后赏赐。谁知道只是转瞬,这份荣耀就被裴元歌压得黯淡无光。最可恨的是,裴元歌甚至什么都没有做,就莫名让太后如此喜爱,当即就开口想要让她入宫。为什么会这样的不公平?为什么所有的好运都集中在裴元歌的身上?

    为什么她苦苦谋划渴望的事情,裴元歌却能这么轻易的心想事成?

    染了红蔻丹的指甲深深陷入皮肉中。

    原本,她裴元华是受尽众人艳羡的裴大小姐,只有别人嫉妒她的份,而这次回来后,她却一再在裴元歌身上尝到了嫉妒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还好,还好元歌已经定亲了,不然今天这事情真不好收场!”担忧过后,舒雪玉不禁又庆幸起来。之前因为寿昌伯夫人的难缠,对这桩婚事,她还觉得有些草率,如今却只是庆幸。寿昌伯夫人再难缠,不过就是爱刁难人,心思却没有太恶毒,又有寿昌伯和君盛照看,再加上元歌的聪慧,吃亏不到哪里。

    但若是到了皇宫,那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还要谢谢五殿下,若非他有意,裴府也不会匆匆跟寿昌伯府订亲。如果没有这桩亲事,太后开了口,皇上应了,这件事也就铁板钉钉,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。到时候,要么裴府上下都因为抗旨不尊,藐视帝王的罪名被砍得干干净净,要么就只有送元歌入宫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!

    “也是,都已经跟寿昌伯府订了亲,都走完了纳吉,交换了庚帖。不然今天这事情还真的麻烦了!”裴诸城对皇帝忠心耿耿,愿意为他出生入死,但是要让女儿给皇帝做妃嫔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之前若非章芸瞒着他替华儿报了名,华儿也不会参加待选。因此落选了他并不失落,反而觉得庆幸,这时候更不愿意让歌儿卷进那个火坑。

    他的女儿,将来都要好好地嫁人做正室,最好能和和美美地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而这些,在皇室中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皇帝也好,皇子也好,他都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跟这些人沾边,别说那些听上去高贵的妃嫔侧妃,就是做了皇后,做皇子妃,他都不愿意!

    歌儿跟人定了亲,折了太后和皇上的面子,估计他的仕途会更加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还好还好,他早早地定下了歌儿的亲事!裴诸城庆幸不已,再想想提醒自己这件事的温阁老和温夫人,更是心存感激,决定改天要好好谢谢他们。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在萱晖宫里笑语欢声了些时候,太后命张嬷嬷送裴元歌出去。等到裴元歌的身影一消失在门后,慈爱可亲的笑意便彻底消失,面色也沉了下来,靠在美人榻上,低垂着眸子,慢慢地思索盘算着整件事。

    没想到,裴元歌小小年纪,居然已经订了亲事?

    张嬷嬷回来时,看到太后这副模样,就知道她心中又在谋划盘算,忙上前去替她揉捏肩膀,边道:“太后娘娘,奴婢刚刚回来时,正巧遇到皇后派宫女过来,说的就是这裴小姐已经定亲的事情。还说……这位裴小姐,就是先前五殿下看上,后来却跟寿昌伯府定亲的那位姑娘!”

    “这么巧?”太后一怔,随即又冷笑道,“当时在殿上半点消息都不透给哀家,这会儿居然派个宫女来告诉哀家这件事,不过就是怕哀家着恼了,对她发脾气吗?也不想想,让个宫女来告诉哀家这打脸的消息,难道哀家就能不恼她了?只怕还存着心思,想让哀家治裴元歌一个欺瞒大罪,正好替她除了眼中钉!也不想想,做了快三十年的皇后,还是只顾着争风吃醋,做事还没有裴元歌那个孩子谨慎,又没有担当,哀家不恼她恼谁?”

    张嬷嬷劝解道:“太后恼皇后,那是把皇后当自己人看,是在提点她呢!”

    “她这个皇后,还没有你明白,派去个宫嬷嬷,如今全投到皇后那边,却半点也不思量着劝诫,只知道出歪主意!”太后恼怒地道,随即又是一阵无奈,“说起来,不止是这个皇后,华妃也是个不中用的,这一辈就更别提了,叶问卿叶问筠没一个能让人看上的,也不知道她那些兄嫂是怎么教的,一个比一个嚣张跋扈。早知如此,当初哀家就该留个女孩自己教养,也不至于如今连个可用的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张嬷嬷这次却没有劝解,只能继续帮太后揉捏着肩膀。

    果然,太后发了阵牢骚后,便慢慢平静下来,又道:“张嬷嬷,你说,看皇帝今天的情形,他到底还记不记得那个女人?”

    “以奴婢看,皇上该是不记得,毕竟,都三十年前的事情了,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,这些年来,宫中多少美人,皇上又能记住几个?何况是那么久之前的事情?”张嬷嬷道,“再说,就算皇上记得又如何?那女人红颜薄命,又怨得了谁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太后点点头,想来那件事皇上也不会知道,“不记得就算了,反正这裴元歌的确貌美得很,也是个乖巧懂事的;若是记得了更好,就当这裴元歌是个替身,裴元歌也更容易得宠,就当是哀家对皇上的一点歉意吧!对了,派人去警告哲儿,不许他在打裴元歌的主意,不然,哀家第一个先不饶他!”

    张嬷嬷应了,又小心翼翼地道:“不过,奴婢觉得,这位裴小姐,似乎不太愿意入宫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哪里是她愿意不愿意的?哀家一道旨意下去,她要是不想默默无声地死在宫里,就得狠了心去争,去斗,裴府是个没根基的,如今裴诸城又失了皇上的宠,皇后和柳贵妃都不会想看到她窜上来,除了哀家,她还能靠哪个?”太后淡淡地道,至于裴府跟寿昌伯府的婚事,根本就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张嬷嬷,去传个消息,就说哀家十分中意元歌入宫,皇上也很看中她。记住了,消息要暗暗地传,但无论如何,一定要传到寿昌伯府去。”

    一个才兴起来的伯府,还能跟叶家,跟皇室对抗不成?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裴元歌心思沉重地出了萱晖宫,在太监的引领下走着,表情虽然平静安详,心中却是一片纷乱,虽然说她已经跟傅君盛订了亲事,按理说,太后不可能再让她入宫,但心中总是有着挥之不散的阴霾,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落幕,相反,这次寿宴,只是个序幕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心思重,再加上对皇宫路不熟,裴元歌丝毫也没有察觉到路径不对。

    等到到了僻静处,看到映入眼帘那道尊贵的身影,裴元歌顿时大惊失色,慌忙跪倒在地,觉得先前的阴霾更重了——之前的那些,恐怕真的只是开端而已!

    “皇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