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98章 丢脸到家,叶问筠被赶出宫【文字版VIP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98章 丢脸到家,叶问筠被赶出宫【文字版VIP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“小女愚钝,规矩学得有不周到的地方,自然不如叶小姐家教良好,规矩奇佳,还要多向叶小姐学习才是。公主还未说话便要抢先开口,开口就询问别人家产,败落到了何等地步…。先多谢叶小姐教我这两条规矩。那么请问叶小姐,贵府家产几何,又败落到了何等地步呢?”裴元歌笑语温然,和和气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跟叶问筠已经结了死仇,因此开口便是反唇相讥,丝毫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宇绾烟掩袖轻笑,觉得这裴元歌煞是有趣。

    叶问筠当然听得出她的讥刺之意,怒道:“裴元歌,你敢诅咒我家里败落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是我说错了。”裴元歌叹了口气,道,“那我再问一遍,敢问叶小姐,贵府家产几何,又富可敌国到了何等地步呢?”叶问筠的父亲是吏部尚书,若单只俸禄赏赐,最多也就是优渥富贵,又怎么可能富可敌国?若是真如此,那必定是有收受贿赂或者贪渎之嫌。

    叶问筠应也不是,不应也不是,脸涨得通红,跺脚道:“裴元歌,你好放肆!”

    “小女消息闭塞,实在不知道叶小姐竞得了皇上封赏。敢问获何封号,品级如何?”裴元歌微微挑眉,“若是没有的话,你是一介布衣,我也是一介布衣,叶小姐又凭什么说我放肆?还是说,贵府的门第与别处不同,其他官家千金,见了贵府的小姐,都要三跪九叩,处处恭顺,不然就是放肆?”

    论口舌,叶问筠哪里是裴元歌的对手,被问得哑口无言,脱口道:“我是皇后娘娘的堂侄女。”

    这次不等裴元歌开口,宇绾烟已经开口斥责道:“叶小姐慎言!”这话什么意思?因为叶问筠是皇后娘娘的堂侄女,所以裴元歌堂堂刑部尚书的女儿,见了她就得恭顺谨从,半点不得违逆?那岂不是仗着皇后的名声肆意妄为,欺辱朝廷二品大员的嫡女?只是皇后的堂侄女便已经如此,何况别人?

    这个叶问筠,真是越说越不成话,该好好惩责才是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想到,连这种地方也能这么热闹?”就在这时,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左前方传来。循声望去,只见宇泓墨一身大红衣衫,半倚半坐地靠在长廊的美人靠上,姿态慵懒闲适。一时间背后深深浅浅的绿,已经长廊的碧色,都成为他的陪衬,幽黑的眸子宛如黑曜石,潋滟出无数光彩,“绾烟妹妹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含情凝睇的眼眸掠过众人,在看到裴元歌时闪起一抹光彩,随即逝去,似笑非笑地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九皇兄好!”宇绾烟上前行礼,半是抱怨半是告状地道,“是叶小姐在挑剔裴四小姐行礼呢!”她深知这位皇兄的性子,看似慵懒实则细敏,又得理不饶人,与其替叶问筠遮掩,被九皇兄拆穿了难堪,还不如自己说实话,至少有事也牵扯不到她的头上来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叶小姐在指导裴四小姐行礼呢!也是,叶小姐身为吏部尚书之女,必定家学渊源,对各种规矩礼仪了若指掌,论规矩的确是应该比别人清楚纯熟。”宇泓墨点点头,一脸赞同的模样,眼光在裴元歌身上飘了一飘,流转生辉,笑眯眯地道,“裴四小姐,能够得到叶小姐的指点,你该感到荣幸才是,要好好地谢谢叶小姐,好好地向她学习才是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叶问筠本来还担心宇泓墨会呵斥她,没想到他却说出这么一番话,顿时欣喜若狂,看向裴元歌的眼眸充满挑衅:“裴元歌,听到没有?连九殿下都说我规矩比你好,还不好好地谢谢我?以后我自会好好地调教你,免得你总丢人现眼!”

    闻言,宇泓墨漆黑的眼眸爆出一丝精芒,随即化作眼眸中波光潋滟的异彩,魅惑惊魂。

    宇绾烟默默地看着地面,心中暗暗骂叶问筠不知死活,竟敢在九皇兄跟前这样放肆嚣张,活该她待会儿被九皇兄修理!不过是皇后隔了一重的堂侄女,攀着叶问卿能够在皇后跟前说句话,就真的忘乎所以起来,这种人,早点吃了教训也好,免得后面牵累叶氏!

    裴元歌才不信宇泓墨会偏帮叶问筠,他既然这样说,就必定有用意。心思一转,恭恭敬敬地先向宇泓墨行礼道:“多谢九殿下教诲,小女谨记!”接着又向叶问筠行了平礼,温声道,“小女行事规矩有不到之处,多谢叶小姐指点,小女以后必当在规矩上努力精进,不辜负叶小姐指导之德。”

    见她明悟了自己的意思,宇泓墨嘴角笑意更深,刁钻的丫头!

    因为安卓然的缘故,叶问筠一直对裴元歌深怀敌意,偏她伶牙俐齿,上次在温府门前更被裴元歌扇了一耳光,心中怨愤更深。这会儿见她低眉顺眼的模样,总算是出了口气,大咧咧地道: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裴元歌起身,恭敬柔顺地退了两步,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本殿下也主持了公道,裴四小姐也向叶小姐行了谢礼了,现在该轮到叶小姐了。”宇泓墨一手撑着头,一手垫在下颔处,懒洋洋地看着叶问筠,道,“既然得了本殿下的称赞,也得了裴四小姐的谢师礼,叶小姐就来为我们示范下正确的行礼姿势吧!嗯……就从给本殿下行礼开始,叶小姐,请吧!”

    叶问筠诚心炫耀,得意地瞄了裴元歌一眼,道:“看好了!”

    然后上前,双手相叠放在右腰,双膝下曲,行了个福身礼,朗声道:“小女见过九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像是挺对的,不过好像又有些不对,本殿下还有些不确定。绾烟妹妹你觉得呢?”宇泓墨神色凝重,似乎在研究一件很严重的国事,却不等宇绾烟回答便又道,“对了,绾烟妹妹受别人的礼时候多,给别人行礼的时候少,实践太少,必定看不出道场来……”沉吟着,忽然直起身来,击掌道,“对了,本殿下记得,母妃身边有位周嬷嬷,对宫中礼仪十分熟悉,连父皇都称赞过。她必定能看出来叶小姐这行礼有多标准。来人,到长春宫去请周嬷嬷过来!”

    说着,又对着叶问筠和气一笑,歉意道:“还请叶小姐先坚持一会儿,等周嬷嬷来为你做点评!”

    长春宫离此有段距离,暗卫又深知宇泓墨的心思,也没用轻功,不紧不慢地朝着长春宫去了。宇绾烟垂着头,双眼盯着地面,似乎对地上的青石板很感兴趣。裴元歌学着宇绾烟的模样,低头数蚂蚁,宇泓墨则百无聊赖地把头靠在长廊上,偶尔打个呵欠,一副很无聊的模样。

    偶尔趁着别人都不注意时,偷偷溜一眼过去看裴元歌,然后迅速地收回来,唇角弯起一抹笑。

    这下却苦了叶问筠。

    六天的天气,已经很有些炎热了,宇泓墨在绿荫如盖的长廊里坐着,宇绾烟站的地方也是凉荫,就连裴元歌,在起身退后时,也聪明地选了有枝叶遮掩的地方。但叶问筠要跟宇泓墨行礼,就必须要到长廊前的空地,却是一片毫无遮拦,太后火辣辣地照在她的身上,不一会儿就觉得汗意涔涔而出,额头细汗淋漓,慢慢地流淌着,冲散了精心修饰的妆容,她所穿的中衣又是名贵的丝绸,虽然柔滑,却并不吸汗,汗水四下流淌,只觉得浑身都滑腻腻的,十分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也就算了,关键是一直保持屈膝行礼的姿势,叶问筠很快就会觉得累,膝盖微微颤抖,身体忍不住摇晃了下,随即赶紧稳住,只觉得时间无限漫长,浑身都几乎要僵硬了,小腿处更似乎在隐隐抽筋儿。

    就在叶问筠快要昏倒时,周嬷嬷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“周嬷嬷,这位叶小姐的礼仪十分规矩,因此看到不够标准的行礼就会想要指点。本殿下在这上面十分疏漏,所以想请周嬷嬷来,好好点评点评叶小姐的行礼姿势,好让我们都知道,叶小姐的规矩究竟好在哪里,以后也好跟着学习学习,免得丢人现眼!”宇泓墨笑吟吟地道,似乎只是很真诚地想要夸奖叶问筠似的。

    周嬷嬷哪里还不知道这位殿下的性子,立刻会意,先向他行了个礼,然后站起身来,严肃刻板的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,冷冷地道:“这位小姐的行礼姿势显然不对,双手所放的位置过高,双膝曲下的幅度过小,最重要的是身形不稳,摇摇晃晃的成何体统?”说到后面,不自觉地带了呵斥的严厉语气。

    叶问筠觉得十分委屈,你个老妖婆在这里僵上半晌试试,看你摇晃不摇晃?

    宇泓墨很善解人意地道:“叶小姐恐怕是方才保持一个姿势的时间太长,所以有些紧张。没关系,重来一次就好了,本殿下相信,叶小姐的行礼姿势必然是十分标准的。”

    终于能够起身,叶问筠觉得浑身都要僵硬了,伸手就要去揉膝盖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贵族小姐在人前要端庄有礼,不能有任何失礼的行为,就算身体再不舒服,也应该要保持优美良好的仪态。请放下您的手,站起身体,再向九殿下行礼!”周嬷嬷板着一张棺材脸,冷冰冰地道。

    叶问筠没奈何,只能再次向宇泓墨行礼。

    “比上次更差,不过动作不标准,整个人还是僵硬的,毫无美感可言。小姐是用木头做的吗?重来!”周嬷嬷冷声道。

    叶问筠很委屈地看着宇泓墨,道:“九殿下,这老妖婆欺负我!”

    “叶小姐慎言,这位周嬷嬷是公众教授礼仪的老嬷嬷,连父皇都称赞她是公众最谨守礼仪的人,十分敬重。这三个字若是传到父皇耳中的话,只怕对叶小姐有些妨碍!”宇泓墨笑吟吟地道,“叶小姐不必着急,这次不对,可以再来一次,本殿下不着急。本殿下相信,叶小姐必定是谨守规矩礼仪,将其看得十分重要,容不得半点差错的人,不然又怎么会开口指点刑部尚书嫡女的礼仪呢?还请叶小姐再试一次,为我们示范一个标准的福身礼吧!”

    到了这会儿,叶问筠再傻也明白,这位九殿下根本就是挖了个坑给她跳,先是捧了她一番,说她规矩良好,然后又故意让她行礼,在那僵了半天,然后又找来这个老妖婆故意挑剔她,根本就是存心整她!恐怕不管她行多少次礼,都会被挑剔出毛病吧?

    “九殿下……。”叶问筠想了又想,终于嗫嚅道,“是小女错了!”

    宇泓墨笑得和蔼可亲:“叶小姐怎么会错呢?谨守规矩礼仪是再正确不过的事情,叶小姐哪里错了?”

    愤愤地看了眼垂首低头的裴元歌,叶问筠咬牙道:“小女……。小女不该对裴四小姐心存怨愤,开口指摘她的行礼有问题。小女……。小女知错!”

    “放肆!你与裴四小姐有私怨,那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,居然敢当着绾烟妹妹的面,拿我们宫廷的礼仪规矩做幌子?叶问筠,在你眼里,我们皇室的规矩礼仪到底是什么?就是你发泄私怨的工具吗?尤其,今天皇祖母的千秋寿诞,大好的日子,你居然存心生事,你这样做,置我们皇室的礼仪规矩于何地?置我们皇室的颜面尊严于何地?置皇祖母于何地?”宇泓墨勃然变色,厉声喝道,“寒铁,告诉叶小姐,藐视皇室,欺辱皇祖母,是什么罪名,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寒铁恭声道:“藐视皇室,欺辱天后,此乃大不敬,最终可判腰斩,乃至剐刑!”

    “叶小姐还不知道腰斩是什么吧?就是把人放在铡刀上,卡擦,从腰部砍下去,把人砍成两截。其实,这样看下去后,人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,据说有个人被腰斩后,沾着自己的血,连写了十个半的惨字,这才断了气。至于剐刑,那就更加有意思了,要剐上九天,把人都削成了骨架,据说到最后只剩一层肉,连内脏都能看到……。”宇泓墨绘声绘色地讲述着这两种酷刑,“看来,叶小姐是很想试试这两种酷刑的滋味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别说叶问筠,就连宇绾烟都皱起了眉头,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裴元歌咬着唇,默默地决定,今天的寿宴坚决不吃任何荤食,实在是……。太恶心了!

    叶问筠面白如纸,吓得浑身都在颤抖,结结巴巴地道:“九……九殿下……。小女……。小女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本殿下明白了,叶小姐是想说,你没有藐视皇室的意思,只是太注重礼仪规矩,所以才会想要开口指点裴四小姐的行礼,是吗?”宇泓墨挑眉,冷冰冰地问道。

    叶问筠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。

    “本殿下就说嘛,叶小姐是吏部尚书之女,母后的堂侄女,又怎么会这样肆意妄为?”宇泓墨立刻换了张脸,笑眯眯地道,“谨守规矩礼仪,用正确的姿势行礼,这是应该的。既然如此,就请叶小姐再向本殿下行礼,同时向绾烟妹妹和裴四小姐示范下正确的姿态吧!周嬷嬷记得要好好点评,好让我们知道,正确的行礼姿势该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叶问筠这下不敢再说什么,上前屈膝行礼:“小女拜见九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身体太僵硬了!”周嬷嬷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再来一次就好。”宇泓墨笑吟吟地道,很是宽宏大量。

    “小女拜见九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手放得低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……。

    就这样,叶问筠行礼,被周嬷嬷指摘,宇泓墨很“宽容”地命她再来;再行礼,再被指摘,再重来……。就这样往复循环。刚开始,叶问筠还觉得浑身僵硬,腰酸腿疼,每一个动作似乎都有千斤重。到后来干脆就麻木了,只是机械地行礼,起身,再行礼,再起身……只希望这位殿下赶紧满意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宇泓墨似乎觉得无聊了,摸着下巴道:“嗯,学规矩是件好事,难得叶小姐有此诚心,又有周嬷嬷在此指点,不如请御花园里的众人都来,大家一起来学学规矩的好!来人,去传本殿下的旨意,命所有人都到这里来,都跟着叶小姐学学规矩!”

    寒铁立刻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这个九皇兄,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!宇绾烟无奈地皱眉,索性只管看戏,反正天塌下来还有九皇兄顶在前面,怎么都不该怪到她身上来。若是母后真为了一个自己犯了错的堂侄女归咎到她这位公主身上……那她宇绾烟也不是吃素的,索性豁出去大家都闹一闹,看到底是谁没脸!

    九殿下的名声谁不知道?那是半点也不能得罪的!

    因此,听到寒铁的命令后,众人都纷纷赶来,看着叶问筠在对着九殿下一遍又一遍地行礼,旁边有位棺材脸的嬷嬷不住地指摘,然后叶问筠就得再次行礼,九殿下却只笑吟吟地看着。众人就知道,必定是这位叶小姐得罪了九殿下,现在被九殿下修理,所以九殿下才命他们过来。

    被众人这一围观,本来十分的丢脸,一下子就变成了百倍的丢脸,叶问筠顿时羞惭欲死。

    但九殿下方才的话犹自在耳,想到那些可怕的刑罚,她又不得不咬着牙,忍着羞惭,继续行礼。

    众人指指点点,嘻嘻哈哈地看热闹。其中不乏以前被叶问筠盛气凌人欺辱过的,这时候更是看得兴起,甚至忍不住苞着起哄。不过也有跟叶问筠交好,因而同感觉丢人而不悦的。其中面色最为铁青的,当属镇国候府世子安卓然,一张脸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连傅君盛那个寿昌伯世子都能得三品侍卫的缺,他堂堂镇国侯世子,却只能挂个闲职,心中自然不忿。

    本打算这次寿宴讨好太后,求个实职,没想到寿宴还未开始,未婚妻叶问筠却先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他丢脸。感受着周围各式各样嘲笑和幸灾乐祸的眼神,安卓然顿时把叶问筠恨个半死。

    惹谁不好,偏去惹九殿下?

    这个蠢女人!

    瞥眼看到安卓然冰冷的目光,叶问筠本就羞惭的心里,顿时又多了刺痛,她是为谁才会这样针对裴元歌,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的?结果,身为他的未婚夫,这个时候不但不想办法替他解围,反而嫌弃她给他丢脸?心头又气又痛又恨,眼前一黑,顿时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状,宇泓墨才冷哼一声,淡淡起身,道:“送她到偏殿去,请太医过来诊治!”

    周嬷嬷应声道:“是,奴婢遵命!”

    宇泓墨不看周围众人,径自离开。他这一走,周围人也就跟着散了,不过三两成群,都是在讨论刚才叶问筠的事情。宇绾烟耸耸肩,也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裴元歌站了半天,也觉得有些僵硬,正要活动活动,忽然眼前黑影一闪,似乎暗了些,抬头一看,对上安卓然阴云密布的脸。对于这位心胸狭窄自以为是的前未婚夫,裴元歌没有任何好感,微微挑眉,带着一丝讥讽道:“安世子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容不下问筠?一定要让她好看才肯罢休!”安卓然盯着,黑眸闪烁。

    叶问筠这次吃亏,必定跟裴元歌有关,他就是有这种感觉!

    裴元歌嗤笑:“安世子,请你搞清楚,不是我容不下她,是你的未婚妻来找我的麻烦!还有,如果你想为你的未婚妻抱不平的,刁难她的是九殿下,您请转身,向前走,那边才是正主!如果你觉得我是软柿子,比较好捏,所以想来找我麻烦的话,你可以省省了!堂堂男子汉,不敢去惹九殿下,所以拿我一介弱女子撒脾气,若真是如此,咱们索性闹开了,看看谁更没脸!”

    “裴元歌!”安卓然咬牙切齿地道,脸上肌肉几乎纠结成块,“你不要太得意了!以后你现在跟傅君盛订了亲事,傅君盛又得了御前三等侍卫的缺,所以就能够耀武扬威了?我是心存仁善,想着你一介弱女子被我镇国候府退了婚,声誉有损,所以对你手下留情,你不要以为我们镇国候府真的这么好欺负!”

    “照这么说,你们镇国候府推掉和裴府从小定下的婚事,让我名誉受损,我反而应该要感谢你的仁善厚道?”裴元歌冷笑,“安卓然,你脑袋被驴踢了吧!”

    安卓然被她骂得面色剧变,死死地盯着清丽绝俗的面容,最后只蹦出几个咬牙切齿的字:“你别后悔!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叶问筠事情闹得这么大,自然也惊动了后宫诸人,皇后和柳贵妃几乎是同时得到消息。皇后恨得咬牙切齿,盯了眼对面的柳贵妃,又堆起笑来,说了几句恭贺的话,然后才委婉地道:“母后娘娘,以臣妾所见,这九殿下是不是也淘气得过了些?刚刚在御花园里,居然跟问筠一个女孩过不去,当众折辱,硬生生弄得问筠昏倒,现在还没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太后淡淡地看了眼太后,问道:“有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柳贵妃忙道:“回禀太后娘娘,这事情与妾身身边的周嬷嬷也有关,不如将周嬷嬷叫来,问个清楚。若是墨儿行事当真荒唐,也不能轻纵了他!周嬷嬷就在殿外,等候太后娘娘传召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传她进来吧!”太后不紧不慢地道。

    周嬷嬷进来行礼,一板一眼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她虽然是在叶问筠行礼过后才到的,但自然是了解了前因后果,才敢对叶问筠那般苛刻,这时候也不加油添醋,平淡无奇地讲述了整件事的经过。

    太后原本还在听着,到后来忽然面色一变,拍案道:“这也太放肆了!”

    见太后发怒,皇后心中暗喜,忙道:“可不是吗?再怎么说,问筠也是个姑娘,又姓叶,九殿下这样做,实在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哀家是说,这叶问筠太放肆了!”太后厉声斥责道,“她是吏部尚书之女,裴小姐是刑部尚书之女,一样的身份,她凭什么指摘裴小姐?何况当时还有烟儿这公主在场,哪里有她说话的地方?连当着墨儿的面都敢如此放肆嚣张,当着别人还不知道怎么轻狂呢?若是明白的人,知道这是叶问筠自个儿不上进,若换了不知道的人,只怕以为她是仗着姓叶,才敢这样嚣张,连皇室的公诸皇子,和规矩体面都不放在心上!”

    皇后没想到太后竟是责怪起叶问筠来,顿时大惊,忙伏身请罪:“是臣妾之失,还请母后息怒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她姓叶,又是你的堂侄女,后族之人,就更应该谨守礼节,知晓进退,这般张扬放肆,成何体统?传哀家的旨意,以后不许叶问筠出入宫廷!”太后命令道,看了眼皇后,心中越发不满,都做了十几年的皇后,还分不清轻重,只知道偏袒护短,争风吃醋,一点长进都没有!“另外,传哀家的旨意,就说墨儿教训叶问筠教训得对,赏一对金玉如意。今天要不是墨儿在场,教训了她,只怕别人都以为她敢这样张扬放肆,都是哀家和皇后纵容的!”

    被宇泓墨打了脸,却还要感激他?姑妈是不是老糊涂了!

    皇后心中暗自腹诽,却不敢做声。

    “皇后起来,你是皇后,她在你面前哪敢这样?定是乖巧得跟猫咪似的逢迎,你这才会被她所蒙蔽,以后谨慎些就是了。”终究是自己的亲侄女,太后不愿她太过难堪,转开话题道,“等等,那位裴小姐,是不是就是哀家下旨命她进宫的那个裴……裴元歌?”

    周嬷嬷答道:“回太后,正是裴尚书的嫡女,裴元歌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哪个孩子啊!”太后脸上忽然露出笑意,问道,“裴小姐的寿礼是否已经送到,快拿来给哀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太后会对裴元歌如此感兴趣,旁边的宫女忙找出裴元歌的寿礼,奉了上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拿到手的却是一卷手抄的金刚经,太后有些愣住了,随即微笑着展开,点头道:“俗话说得好,于寻常处最见真灼,寻常的楷书,这孩子写起来不急不躁,每个字都是同样的大小,横竖撇捺几乎没有分别,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,看来在书法上是下过苦功的,最难得的是沉静不张扬。好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宫女面有难色地道:“太后娘娘,还有一份寿礼……。”

    听她口气似乎很为难,太后道:“呈上来吧!”

    拿着手中的鞋袜,没有丝毫的绣花,别说是给太后的寿礼,就算是给寻常人家贺寿,也未免太素了些。太后微微皱眉:“这是裴府的长女送来的寿礼?”思索半天不解其意,不由得生了好奇,道“这裴府的一对姐妹还真有趣,来人,宣那些孩子们进来吧,哀家实在想要见见这对姐妹了!”

    有太后懿旨宣召,众人很快就列队入内,男子以后到的宇泓哲和宇泓墨为首,女子以宇绾烟为首,安安静静地站着,不敢有丝毫的喧哗动静。

    看着满殿的少年男女,都十分出色,太后点点头,问道:“那位是裴府的长女?”

    没想到太后第一个就点名到自己,裴元华心中惊喜莫名,知道必定是自己的寿礼起了作用。送给太后的寿礼,自然是各色奇珍异宝,争奇斗贵,她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,十分朴素简单,在一众寿礼中自然如鹤立鸡群,只要太后注意到,因此生出好奇,那就是她走出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一步,她赢了。

    裴元华按捺着惊喜,神情文静地出列,跪倒在地:“小女裴元华,叩见太后娘娘!”

    见她端庄守礼,落落大方,太后点点头,道:“你就是裴元华?章御女曾经跟哀家提起过你,说你聪慧大方,才华横溢。只是哀家拿到你的寿礼,却猜不透你的意思。不知道你能否为哀家解惑?为何要送如此朴素的鞋袜于哀家?”

    章御女,应该是指待选入宫的章文苑吧?原来太后是从章文苑这里知道裴元华的。裴元歌思索着。

    裴元华恭声道:“回太后娘娘,小女蒙太后恩宠,谕旨入宫为太后贺寿,感念太后的恩宠,因此想要亲手为太后准备寿礼。这对鞋袜,是以细棉布所制,虽不如丝绸名贵,但柔软舒适,穿在脚上却是十分的舒服,若再加上刺绣,难免会有些不平,不如棉布贴肉舒适。再则,也是小女不善刺绣,因此不敢露拙。小女只是一份小小的心思,绝非有意怠慢太后,还请太后明鉴!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太后再用手去摸了摸那鞋袜,果然柔软舒适,再看看大小,正好合她的尺寸,便知道裴元华的确是用心的,对她的心思细腻十分满意,后面在听到她坦言不善刺绣,更觉得这孩子诚恳,并不浮夸,点点头道:“怎么会是怠慢呢?你有这份体贴心思,很是难得。张嬷嬷,赏!”

    太后身边一位五十来岁的嬷嬷便起身下来,将一对荷包放在她的手里,道:“太后赏你的!”

    荷包里鼓鼓的,显然有东西。但退一万步来讲,哪怕单只一个荷包,满殿众人,她却是第一个得太后赏的,光这份荣耀就很难得。裴元华心中十分喜悦,颤声道:“小女叩谢太后赏赐!”

    原来,裴元华打的是这种主意!

    裴元歌想着,思绪却又回到了今日初见五殿下的时候,当时在殿外遇到时,五殿下看到她,眼眸中分明有着一丝惊讶,似乎很意外她也会出现在太后的寿宴。这样看来,太后的懿旨与五殿下和皇后无关。如果说,太后是从章文苑那里听说了裴元歌,那么,又是为什么要召她入宫贺寿呢?

    正想着,太后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:“哪位是裴府的四小姐?”

    裴元歌心神一凛,出列跪倒在地,恭声道:“小女裴元歌,叩见太后娘娘!”

    “你大姐姐的寿礼是外表朴素,内里却另有乾坤。相比起来,你这卷经书字迹秀丽,字字都一般的大,没有丝毫的偏倚,也没有一笔的凌乱潦草,看得出来是十分用心写的。”太后笑语晏晏,却骤然板起了脸,道,“不过,哀家还是很不满意,你这孩子,怎么就偷懒只肯写一卷经书,不肯为哀家绣一幅好画呢?”

    虽然是责怪之意,但谁都听得出来太后言语中的喜爱。

    裴元歌却是一头雾水,惑然道:“小女……小女不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在哀家面前装傻?”太后嗔怪道,“前些日子,吴才人送给哀家一幅绣屏,颜色十分悠淡,如同墨画一般,意蕴悠远,跟京城这些繁华艳丽的绣图完全不同,哀家从未见过这样好的绣图,就召来绣绣图的工匠询问。那工匠倒是老成,实话说,这绣图原本被颜料污了,眼看着他无法按期交货,正好遇到裴府的四小姐,妙手扭转乾坤,化腐朽为神奇,不但遮掩了被颜色污掉的地方,还让整个绣图更为珍奇。”

    是那副花开富贵的绣图?

    魏师傅说过,那幅绣图是叫一位吴大人要的;温姐姐说过,柳贵妃的赏花宴,最后吴侍郎的庶女得了皇上的青眼,被封为才人;魏师傅前些天托人来道谢,说因为这幅绣图得了上面的青眼,成为一等供奉师傅……将前后的线连起来,裴元歌这才明白,原来太后召她入宫,是为了这幅绣图!

    “哀家说了这些,在场诸位是不是也想渐渐这幅绣图?”太后笑着道,命人将那副绣屏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副绣图的确跟京城的刺绣风格截然不同,好像是用墨笔勾勒出图景的轮廓,再由颜料浅浅涂就而成,尤其是中间那朵红紫二乔,宛如用画笔描绘出来的,丝毫也看不出刺绣的痕迹,却又比单纯的画要鲜明立体,融合了绘画和刺绣二者之长,的确令人叫绝。

    大殿内顿时响起了一片赞叹声,无数人都将目光集聚在裴元歌身上。

    其中以宇泓墨、宇泓哲、傅君盛和安卓然的目光最为灼热。尤其是安卓然,怎么都没想到,这次寿宴还未开始,他现在的未婚妻就被九殿下当众羞辱,又被太后赶出宫廷,丢尽了颜面;寿宴乍一开始,却是从前被他退掉的未婚妻裴元歌大出风头,连太后都赞赏不已。

    如果说他当日没有退婚……。

    一时间不由得有些嫉恨地看着傅君盛,却见他虽然低着头,却是傻笑着瞧着裴元歌,心中更觉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裴元歌原本没打算在寿宴上出风头,因此才挑了最普通的寿礼,没想到最后却因为先前一幅绣图,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,只觉得无语,伏地道:“是太后娘娘谬赞了,小女不过是想遮掩了绣图,替魏师傅交了货而已,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,反而有着格外的效果。说起来都是太后洪福齐天,才会有这样的巧合!”

    听她将福气归到自己身上,太后心中更喜,笑道:“你这孩子!抬起头来,让哀家瞧瞧,到底生了张怎样的巧嘴,才这样能说会道?”

    裴元歌无奈,只能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乍见那副清丽绝俗的容颜,太后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,不自觉地讶然起身,连手中的经书掉落地上都没有察觉到!

    天底下……怎么会有这样相似的容颜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