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89章 美女蛇被罚禁足【手打VIP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89章 美女蛇被罚禁足【手打VIP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既然为歌儿和傅君盛定下了亲事,虽然歌儿年纪还小,婚事还不着急,但也要开始筹办嫁妆。这种事情,本来是应该交给舒雪玉来操办的,但想到小小的女儿眼看着已经定下了人家,总有一日要出嫁,就觉得心头酸涩,很不是滋味,这十三年来,父女聚少离多,现在好不容易他回了京城,女儿却又订下了人家…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裴诸城就忍不住对五殿下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门口传来怯怯的呼喊声,似乎熟悉,却又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裴诸城转过头去,只见裴元华身着玉白色左衽斜襟上襦,领口绣着一枝娇艳的鹅黄腊梅,下身是天青色齐腰长绫裙,浅紫色的腰带更显得腰身纤细,盈盈不足一握,乌黑的鬓发并未戴任何首饰,只插着一朵白玉兰,盈盈地站在门口,扶着门框。

    她素来喜欢红紫等鲜艳色彩,牡丹缠枝的花纹,而且也十分配那些衣饰,显得格外端庄大气,倒是第一次穿戴得如此素淡,倒显得身材单薄,纤弱文秀,惹人生怜。白玉般的脸上未施脂粉,浅浅的眉,雪白的贝齿轻轻咬着下唇,乌黑的眼眸飞快地看了眼裴诸城,又垂了下去,站在门口进退维谷,似乎不知道能不能进来。

    她一向端庄大气,气度高华,第一次显得如此瑟缩。

    裴诸城看了她一眼,又收回了目光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裴元华眼眸中闪过一抹晦暗焦虑,咬咬唇,脚步轻浅地走了进来,走到裴诸城跟前,什么话都没说,便对着裴诸城跪了下来,低垂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平日,裴诸城早就叫她起来,这次却没有,连问都没有问一句,径自整理着公务。

    “女儿是来认错的。”裴元华轻声道,带着微微的哽咽,仰起头来,明艳的杏眸中已经噙了一层浅浅的水雾,氤氲雾浓,“女儿错了,女儿不该生出攀龙附凤的心思,明知道绣图牵连甚广,却还在上面动手脚,想要……想要讨好五殿下。而在事发后,却又……却又收买绣娘,意图蒙蔽父亲。”说着,两行清泪从眼中滑落,其意甚哀。

    脸上的红肿还未全消,犹自带着浅浅的一层红,看起来更加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该有的份例一样不缺,未曾禁足,也未曾有责罚,但父亲却再也没有跟她说过话,见了她也只是淡淡地点头,不再像从前那样嘘寒问暖,关心爱护。她知道,父亲已经清楚了绣图的前因后果,这是在无声的谴责她。在裴府这么多年,对于府内人的性格,裴元华自认还是相当了解的。

    在一定的限度内,父亲可以容忍她做错事,但是,绝对不能容忍她做错事却硬赖着不承认。

    虽然她吩咐周娘子编的那个故事也算天衣无缝,但很多时候,感觉却比证据更准确,父亲也许已经拿到了证据,也许没有,但无论如何,已经在心里怀疑她了。这个时候,如果她还硬撑着不认,只会让父亲对她越发的失望,让她在父亲心里的形象一落千丈,时间久了,她就再也不可能是父亲引以为傲的裴大小姐。

    因此,这日她前思后想,还是决定冒险赌一赌,来向父亲认错,坦诚事实。

    裴诸城的动作微微一顿,随即低下头,继续整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顿却给了裴元华希望,知道自己这步棋是走对了。

    父亲心中不但有怀疑,说不定连证据都拿到了,不然,听到她这番话,怎么也应该有些恼怒愤恨,而不该是现在这样一片沉静。想到这里,心中更定了定,父亲明明有怀疑,有证据,却一直没有声张,显然是顾忌她的颜面,说明她虽然做错了事情,但父亲对她还是看重爱护的,所以才要为她遮掩,之所以这些天冷淡以对,就是在等她来自己认错。幸好她来了,不然父亲怕是会真的对她失望,那就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,女儿真的知道错了,女儿不该明知故犯,做出这样有辱声名的事情,得了教训还不曾悔悟,还抱着一丝侥幸想要蒙蔽父亲。”裴元华更是说得声泪俱下,“这件事女儿真的是被油脂蒙了心,才会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情来。那日收到父亲送来的端午节例,让女儿静思己过,女儿如同被冰水浇身,彻底冷静清醒过来。这些日子一直在反思这件事,终于知道自己犯了大错,所以特来向父亲认错。”

    听她其意甚诚,裴诸城叹了口气,终于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见状,裴元华更是哀哀怯怯地看着他,哽咽着喊道:“父亲,女儿知道做错了,你要骂女儿,打女儿,责罚女儿,怎样都好,不要不理女儿。女儿到底还小,不懂事,许多方面都要父亲多教我……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裴诸城心头一软,扶她起来,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:“华儿,你一直是个聪明的孩子,行事有度,知晓分寸,怎么这次就这么糊涂呢?”说着,忍不住恼怒地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而这一眼,却让裴元华的心彻底放下,知道父亲肯这样跟她说话,肯对她表现恼怒,那这件事还有回缓的余地,这些日子的担忧,惊惧,不安……种种情绪都涌上心头,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,拉着裴诸城的袖子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:“父亲,女儿还以为……。还以为父亲再也不会理会女儿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这话却是真情实意,如果裴诸城就此冷落她,她一个不受宠的庶女,前程着实堪忧。

    裴诸城看着这样的大女儿,心头固然有恼怒,也有着一丝欣慰。

    容儿个性鲁莽率直,想得浅,看得短,不吃些苦头就记不住痹。但华儿不同,她聪明,敏锐,有自己的一套想法,因此,容儿犯了错,他可以直接责罚打骂,让她记个教训。可是华儿的事情,就得她自己想明白,知道自己错了才行,否则,反而可能适得其反,让她钻入牛角尖,再也转不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,她能知道自己错了就好,还不算太迟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娇嫩的面孔,裴诸城心头暗叹,毕竟才十六岁,还是个孩子,总难免会有犯错的时候,他做父亲的更该好好教导才是。拉着她的手,在旁边坐下,语重心长地道:“华儿,你一向是我最骄傲的女儿,我一直对你抱有很高的期望,老实说,你这次太让我失望了。告诉我,华儿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以前,他对女儿们的关心太少,以后要多加注意,多了解她们的想法才好。

    裴元华咬着嘴唇,好一会儿才道:“是女儿的错,是女儿起了糊涂心思,女儿想着,以父亲的军功,早该封爵,却屡屡被人阻挠,现在又武将转文职,连带着裴府的身份也跟着变化。女儿想,如果女儿能够攀上五殿下,就没人再敢跟父亲使绊子,咱们裴府也能让人高看一筹。再者,父亲对女儿好,女儿心里知道,但女儿毕竟是庶女,总难免被人诟病,所以就想着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十分聪明,知道单说为了裴府太过虚无缥缈,父亲心中会生疑心,因此又拉上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但这庶女的身份的确是她心中的隐痛,如今在父亲跟前说起,神色难免有些变化,唇色咬得发白,浓密的睫毛上挂着滴滴泪珠,设施呢哀羞,看起来倒是情真意切,看不出丝毫的伪饰痕迹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裴诸城从镇边大将,接任刑部尚书,自然会有趋炎附势的人冷落嘲讽,却忘了他身后的裴府,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,华儿又是经常出入京城名媛圈的人,对人情冷暖的感受自然比别人更深刻些。连他这样昂扬大汉,遇到这种事情也会窝火恼怒,何况华儿一个女孩子,才十六岁,自然更加难忍,一时意气,难怪会钻了牛角尖,起了这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裴诸城顿时释然。

    “华儿,你是我的第一个女儿,从小到大金娇玉贵地养着,难免心高气傲了些。可是,攀高踩低,世情如此,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世顺遂,总会有些起起落落,事情冷暖难定。按理说你是女孩子,不必知道这些事情,可是父亲对你期望很高,我希望你能够经受得起风浪,宠辱不惊,不要因为境遇跌入谷底,连带着你的心性都跌了下去,明白吗?以后万不可再起这种糊涂心思了!”

    裴元华乖巧地应道:“女儿知错了,以后不会再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华儿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父亲相信,你能够想明白这些。”裴诸城放缓了声音,柔声道,“我知道,待选的事情对你打击很大,可是,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?皇室中人看起来尊贵豪华,惹人艳羡,可那只是表面,内里有多少你死我活,阴谋诡计,是你无法想象的。那里面葬送着不知道多少冤魂!你没有被选上,不必卷入那些诡谲莫测的算计中,将来嫁个上进本分的夫婿,和和美美,平安顺遂地过这一辈子,那才是真正的福分。至于裴府,那是父亲的事情,你不需要多操心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裴元华脸微微一红,似乎是因为听到婚事而羞涩娇赧,慢慢地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见她这样,裴诸城反而笑了,摸了摸她的头,道:“好了,回去好好想想我说的话,以后万不可行差踏错。”想了想又道,“如果在外面受了委屈,回来告诉父亲,我虽然不再是镇边大将,可我裴诸城的女儿,也不是谁都能欺辱的,你要有裴家人的骨气!以后再起这种歪心思,我可就不饶你了!”

    “是,多谢父亲的谅解和开导。”裴元华福身道,“女儿这次实在错得厉害,愿意自请罚禁足,抄写女戒百篇,好给自己一个教训,谨记这次的事情,和父亲的教诲,还请父亲允许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是乖巧的孩子,能明白自己错了,以后就不会再犯,这些就不必了。”裴诸城不在意地挥挥手。

    裴元华坚持道:“父亲,女儿以前就是被父亲太过娇宠,才会不知天高地厚,行事鲁莽,犯下今日的大错。您以后万不能再这样娇惯女儿。女儿毕竟年纪小,不明事理,许多地方都需要父亲严加教导。不如就从这次的事情开始,让女儿记个教训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这样说,那就依你所言吧!”裴诸城点点头,道,“看你的模样,脸上和身上的伤还没好全吧?回去好好休息,按时上药,免得落了疤痕,以后嫁人可要吃亏。快去吧!”

    裴元华领命离去,才刚走到门口,却又被裴诸城叫住。

    “华儿,你四妹妹虽然在姐妹中年纪最小,但行事却稳重有度,你不妨多向她学学,姐妹多亲近亲近,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裴元华神色从容,福身道:“是,女儿谨记父亲的教诲。”

    出了书房,慢慢走在草木葱茏的庭院中,五月份的大夏王朝,天气已经渐渐热了起来,绿华蔓长,苍翠凝碧,放眼望去,一片深深浅浅的绿,夹杂着各色花朵,繁花如锦。裴元华慢慢地抬起头,仰望着湛蓝湛蓝的苍穹,朵朵白云漂浮在其中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大地苍生。

    裴元华微微地松了口气,随即眼眸又微微地眯起,眸光闪烁。

    这次她实在太过鲁莽冲动,以至于惹出这样大的乱子,闹得几乎不可收拾。她可以肯定,绣图是叶问卿要送给九殿下的,这件事裴元歌想必早就知道,却故意不做声,看着她跳入陷阱,不但被叶问卿暴打一顿,还在父亲跟前露了端倪,差点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好在,现在总算把这关过去了!

    父亲肯开导她,她又自罚禁足,抄写女戒,绣图这件事总算是揭了过去。只是,从今往后,她在父亲心目中不会再是从前完美无瑕的骄傲,她虽然认了错,父亲也原宥了她,但这究竟是一根刺,以后但凡遇到应景的事情,这根刺都会提醒父亲,她这个女儿曾经多么荒唐糊涂。但是,总比父亲对她彻底失望,不再理会来得好。

    这根刺拔不掉,只能任它留在父亲心中,靠她日后的表现,和时光的流逝将刺慢慢软化,直至消失。

    那需要很长的时间,而在这段时间内,她最好不要有任何异动。

    这次父亲之所以能够这样简单地原谅她,是因为她从前的美好形象还留在父亲心中,父亲认为她只是一时的行差踏错,纠正过来也就是了。但如果再有第二次,被父亲抓到把柄,就没有这么容易过关了。甚至,父亲可能会看破她的本性,对她彻底失望,再也不理会她这个女儿,到时候,就是她的地狱!

    从庆福寺祈福归来后,她实在是昏了头了。

    前十六年,她过得实在太顺遂了,父母赞赏,下人称颂,同龄人羡慕嫉妒,人人都说她才华横溢,冰雪聪明,是京城第一才女,她也被这些东西迷花了眼,真的以为自己无所不能。再加上这次祈福归来,父亲降职,章芸被贬,待选落选,种种事端夹杂在一起,重重的打击,让她失却了往日的冷静和睿智,从前的无往不利,所向披靡,又让她小看了裴元歌,先是流霜被赶,断了左右臂膀,这次更是阴沟里翻船,闹出了天大的笑话,连在父亲那里也接连折损颜面,甚至几乎失宠。

    所幸,父亲的那卷蚕丝,那篮果子,如同一盘冷水,将她彻底浇醒,完全的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她绝对是被油脂糊了心,居然跟裴元歌撕破脸,斗得你死我活,实在太不明智了。裴元歌是明锦的女儿,是父亲跟前最得意的人,也是个聪明伶俐,慧黠机敏的人,这样的人,怎么能够得罪?又怎么能够当面撕破脸呢?如果没有白衣庵的冲突,许多事情都未必会走到今天这一步。

    其实,她之前跟裴元歌说的一句话,是对的。

    她们之间,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,甚至是能够互助互帮的。她裴元华所要的,是站在女子权利的巅峰,成为天底下最尊荣的女人,让所有人都跪在她的脚下!而裴元歌,就算斗画赢了她又如何?就算比她更得父亲的心又如何?她们走的路,根本就不一样,裴元歌只是一个俗女,嫁人生子,这是她一生的轨迹,除了姐妹的血缘相系外,她们以后的道路不会有任何交集。

    她真是傻了,跟这样一个完全和她前程无关的人斗得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甚至,及时裴元歌真的给五殿下作侧妃,那也是她的机遇,有了姐妹这层血缘,她才有机会真地踏入皇室的圈子,离她的目标更近三分。

    其实,她们不应该争斗,她们应该联起手来,共同努力才是。裴元歌与几位殿下相熟,那本该是她的机遇,应该让裴元歌为她制造机会,亲近极为殿下才对;而裴元歌的聪明才智,应该要为她所用,助她步步高升,而不是彼此斗得你死我活,最后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毕竟,如果她能够成为贵人,对裴府也是一件好事,裴元歌的身价也能跟着水涨船高,这是互惠互利的事情。

    是的,这才是她应该对待裴元歌的态度。

    裴元华慢慢地闭上眼睛,浑身都沐浴在明亮而微热的阳光下,刚从庆福寺回来时,她还能够清楚地看到这些,结果后面却被一时的得失蒙蔽,彻底走上了岔路,以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。还好,她醒悟得及时,虽然说现在跟裴元歌关系很僵,但并非没有弥补的余地,因为裴元歌是个聪明人,应该知道怎样对彼此都有利。

    当初的章芸,也曾经被裴元歌算计,让父亲起了疑心,跟她现在的情况相似。

    如果她还执迷不悟,那么,章芸的下场就是她的前车之鉴。幸运的是,她比章芸聪明,也比章芸冷静,她能够急流勇退,及时抽身,所以绝对不会落到章芸那样的下场!这次,她需要些时日好好冷静冷静,清醒清醒,认真地思索,看清楚如今的形势,想好今后的路该怎么走,不要再犯从前的错误。

    等她这次禁足出来,她会再度成为从前光华耀眼,誉满京城的裴元华!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自从订亲之后,除了每日登门的人都会打趣几句,舒雪玉和裴诸城拉着她参详嫁妆单子外,裴元歌的日子倒也过得清静,就连原本以为要生事的裴元华都异常安静,除了每日定时向舒雪玉和裴诸城请安外,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半点风浪都未掀起,偶尔与裴元歌撞上,神情颇为温婉,似乎还带着一丝讨好,再没有先前趾高气昂的模样,倒叫裴元歌心中暗暗警惕,不知道裴元华又要捣什么鬼。

    她也听说裴元华曾到书房,跟父亲好一顿促膝长谈,但她绝不认为,裴元华会因此立地成佛。

    初夏晴暖,花木繁盛,透过茜色的薄窗纱,看着外面繁华似锦的景致,闻着隐隐透过来的淡淡花香,裴元歌微微地叹了口气,继续飞针走线。随着她的灵巧飞舞的双手,一朵圆润娇俏的桃花渐渐成形,慢慢透出粉红的光泽,嫣然绽放,看起来好似真的一般。

    绣帘一掀,露出舒雪玉莲青色的身影,见她这般,笑道:“哟,在绣嫁妆啊!”

    按照规矩,女子订婚后,就要开始绣嫁妆,大红金丝嫁衣,凤冠霞帔,乃至夫君的衣饰鞋袜枕帕,都要好几套。而且,新婚过后,要奉给夫君上下人等的礼,都要女子亲手绣制,零零碎碎地加在一起,着实有的忙。裴元歌虽然才十三岁,但早些将零碎的东西绣好,也免得将来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谁见了她都要打趣几句,裴元歌已经习惯了,索性装作没听到,笑着道:“母亲怎么过来了?紫苑她们也不通报一声,我好出去迎接。”又起身去取茶点。

    “不用忙了。”舒雪玉忙按了她的手,道,“我今日要出去巡视嫁妆铺子,想过来看看你有没有时候,陪我一起去,免得整日闷在屋里,闷出病来。虽然说绣嫁妆很要紧,但也不必如此匆忙,你父亲和我还想多留你两年呢,没那么急着把你嫁出去!”

    “母亲!”裴元歌有些不自在地跺脚,娇嗔道。

    舒雪玉看着她直笑,“别光顾着撒娇,到底是去还是不去,你给我个准信儿啊!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敢不去吗?”裴元歌站起身来,吩咐着紫苑把绣架移走,上前挽住舒雪玉的手臂道,“才做些刺绣活,就被母亲您这样打趣。若是再不陪母亲您出去巡视嫁妆铺子,我还不成了大逆不道的孽女了?母亲等我一会儿,我进去换了衣裳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带着丫鬟出门,坐马车来到外城,还是最先往简宁斋的方向前来。

    还没到简宁斋跟前,吵闹喧哗之声就透过窗帘传了进来,听声音似乎就在前面不远出,紧接着马车也顿了顿,停了下来,车夫禀告道:“夫人,小姐,前面人多,路被堵住了,恐怕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掀起窗帘往外一看,眉头顿时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前方不远处黑压压地围着许多人,人头攒动,似乎在瞧什么热闹,嗡嗡的议论声不绝,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端。眼看着众人围拢的中心似乎就是舒雪玉的嫁妆铺子简宁斋,难道铺子里又出了什么事情?裴元歌和舒雪玉对视一眼,舒雪玉开口吩咐道:“派人去前面打听下,到底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侍卫领命而去,不一会儿就回来禀奏道:“回夫人小姐的话,前面堵了路,是因为有人在闹事,说是自家从铺子里买的名贵丝线有假,堵着铺子的门口吆喝,不肯离去。许多人围在那里看热闹,眼瞧着越吵越激烈,人也越围越多,就把道路给堵了。咱们要不要绕道?”

    丝线铺子?裴元歌暗忖,难道真是简宁斋?

    舒雪玉已经问道:“那间铺子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回夫人的话,那间铺子名叫简宁斋。”舒雪玉被禁十年,对于她的事情,府内知道的人不多,这护卫又是新调上来的,并不知道简宁斋就是自家夫人的铺子,更不知道现在众人要去的地方就是简宁斋,只将自己打听到的情况如实禀告。

    真是简宁斋!裴元歌心中一沉,难道说还是上次那个广致斋的人,贼心不死,又来闹事?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,引来这许多人围观,若处理得不好,简宁斋的名声就算污了。毁桥容易建桥难,到时候想要再挽回声誉,可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们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,这种事情若处理不善,对铺子的影响很大的。”

    舒雪玉对点点头,两人带了帷帽下车,先派人去通知铺子里的人,然后在护卫的护送下,挤进人群。只见一个穿宝石蓝丝绸圆领通身袍的中年人,正举着四五卷丝线,另一只手指着店里小二的鼻子骂道:“你们简宁斋也太缺德,十两银子一卷的上好红绣丝,你们居然是拿染了红色的白丝来凑数!我原本接了吴大人的单子,要为他们府上绣花开富贵,要用这红绣丝绣牡丹花,谁知道这丝线居然掉色,把我之前辛辛苦苦绣了十余日的绣图给全污了,现在根本赶不及吴大人原本定下的时间,我没得钱赚,还得倒赔银子。你们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二被骂得脸通红,好声好气地劝道:“魏师傅,你是简宁斋的常客,也该知道咱们丝线铺子的规矩,丝线当场验过,过后概不负责。你这都买了三天的绣线,突然拿来说是假的,这叫我们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是,丝线铺子是这规矩,可是我在你们简宁斋买了**年的绣线了,我信得过你们,所以没有亲自来验丝线,而是派小厮来买,任你们挑选的。谁知道你们这么缺德,连老顾客都坑?之前人家说,你们简宁斋以次充好,故意提价,我还替你们说话,谁知道竟是帮了白眼狼!”

    魏师傅也气得脸红脖子粗,跳脚只骂人。

    眼看着人越来越多,店铺的名声定要受影响,小二也急了,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辩驳,正急得六神无主时,一位四五十岁,身着锦蓝袍服的男子匆匆挤了进来。小二顿时如见了救星般,忙上前道:“二掌柜的,您来的正好,这事儿怎么办啊?”说着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二掌柜面色一肃,转向魏师傅,白皙的脸上尽是凝重之意:“魏师傅,您也是多年的老绣匠了,这丝线是真是假,你上手一摸就该知道。红绣丝柔滑如水,白丝粗糙,您怎么可能拿染了色的白丝当红绣丝刺绣,以至于绣图染色,前功尽弃,无法按时完工呢?”

    这话有理,周围的人顿时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的意思,是说我在栽赃陷害你们简宁斋?”魏师傅闻言更是火冒三丈,气得将手中的丝线摔在地上,怒冲冲地道,“你知不知道我这副绣图有多要紧?吴大人说了,我这副绣图若是绣得他满意,他就跟姻亲举荐我,让我进华秀斋。那可是皇商铺子,专门给皇宫里的贵人绣东西的。为了这幅绣图,我赔上了所有的家当,丝线绢布都买最好的,就是想着进了华秀斋,从此一家老少都能过上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一阵心酸,几乎掉下泪来,捂着额头道:“我就是太他妈信你们简宁斋了,想着**年的老交情,不坑不骗,货真价实,连半点其他念头都没起过,拿到丝线就赶紧赶工,谁知道……赵二掌柜,你自个说,我会自己毁了这么要紧的绣图,只为了栽赃你们简宁斋吗我?”

    对于这些手艺人来说,能够进入皇商铺子,成为里面的供奉师傅,月银和身份都会翻好几翻,差不多已经是他们这些人最好的归宿。按理说,魏师傅没有道理拿这样要紧的绣图做赌注,来陷害简宁斋。一时间,众人的议论顿时偏向了魏师傅,对简宁斋的指指点点,目露怀疑。

    见状,赵二掌柜眼眸中闪过一抹惊慌,急怒之下道:“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弄坏了绣图,却赖到了我们简宁斋的头上?想要把责任推给我们?”这事要真闹大了,对简宁斋的损害极大。

    “我**!”魏师傅被他这话气得一蹦三尺高,“这绣图有多要紧我不知道吗?我会好好地去毁它?要不是你们做事不地道,我会到现在这个地步吗?哪怕你们是以次充好,也比这样强啊!至少我还能拆了线重新绣!结果你到现在居然还说风凉话!我跟你拼了我!”

    说着,猛地冲上前去,揪住吴掌柜的衣领就要挥拳。

    旁边的小二们忙拉住魏师傅,还好拉得及时,那斗大的拳头差一点就落在赵二掌柜的头上,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。看着魏师傅这幅模样,也来了气,硬着脖子道:“怎么?没道理讲了就动拳头,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心事,心虚了?有本事你冲我这里打,咱们去刑部大堂说个分明,告诉你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两位请住手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一道清润温雅的女声传来,声音并不高,也不张扬,静柔如水,透着一股教养良好的温润感。但不知为何,赵二掌柜和魏师傅的吵嚷,满场的窃窃私语,却都没能压下这道温和的声音,让它清清楚楚地传入所有人的耳朵,不自觉的凝神静气,都朝着声音的来处望去。

    人群中不知何时多了两位衣着华贵的女子,头戴帷帽,看不清容貌,但从气度衣饰来看,似乎是一对母女。而说话的正是那名女子,一身水绿衣裙,绣着精致的缠枝兰花纹样,站在那里,正如一朵空谷幽兰,寂然芬芳。见两人犹自纠缠,那女子又道:“魏师傅,赵二掌柜,两位请先推开,这件事咱们慢慢商议,如何?”

    那女子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,但不知为何,她那温淡的话语里就是有股力量,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听从。魏师傅下意识地松了手,怔怔地看着眼前仙女一样的人物,脱口问道:“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小二忙道:“这是我们东家小姐。”

    舒雪玉上次带裴元歌过来时,他并不在店内,因此不认得裴元歌。但舒雪玉是他多年的主子,虽然十年未见,却还是认了出来,忙上前见礼道:“夫人。”随后才向裴元歌拱手道:“小姐。”虽然没有见过,但听老掌柜和小二说过,这位小姐对丝线十分精通,连罕见的玉楼点翠都知道,绝非凡俗。

    裴元歌点点头,从地上捡起魏师傅方才丢弃的丝线,手一摸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手中的丝线鲜艳光亮,柔滑如水,乍一看很像是名贵的红绣丝,但若细细地看,就会发现它的柔顺中有种淡淡的油脂般的油腻感,不像红绣丝般浑然天成。命小二取来一瓢水,冲着丝线浇了上去,滴落下来的水顿时变成红色,而丝线则露出原来的白色,再伸手摸去,十分粗糙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白丝。

    白丝质地粗糙,红绣丝细润如水,两者的价值犹如天壤之别。但是,如果用一种名为茜红草的药粉将白丝浸泡过,不但染出来的色泽很像红绣丝,而且也会在短时间内变得十分柔顺,只是不能持久。而且遇水则融,颜色会褪去,也会露出原来粗糙的质地。

    见裴元歌这一手,魏师傅就知道她是识货的,忙道:“就是这样,我绣得好好的,不小心打翻了一杯清水,结果……”刺绣师傅在刺绣是原本是不能喝水的,但有时候赶工疲累,顾不得离开,就就着绣架喝水,只是只能喝清水,不能喝茶,以免茶水不小心溅到绣布上,污了颜色。

    “小女刚刚接手简宁斋,对情况不太熟悉,魏师傅刚才说,你是我们简宁斋的老顾客了?”裴元歌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对着裴元歌,魏师傅不自觉地放缓了声音,道:“是,已经有**年了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目视小二和赵二掌柜,见他们都点头承认,显然魏师傅的确是简宁斋的老顾客,心中暗自思忖。方才她一直都在旁边观看,原本以为是广致斋又在耍手段,想要污了简宁斋的名声。但看着看着,却又觉得不像,这位魏师傅显然是个脾气暴躁的主,又摊上如此要紧的绣图被污,因此暴跳如雷,看起来倒不像是作假。现在所有人都承认,魏师傅是简宁斋的老顾客,这件事就更加奇怪了。

    难道真是简宁斋的丝线有问题?

    无论如何,现在魏师傅这件事已经闹开了,这么多人眼睁睁地看着,必须要有个交代,让双方都能满意。否则,无论真相如何,简宁斋的声名都会受损,世人最爱以讹传讹,又有一个广致斋在旁边虎视眈眈,没事都能生出三分事来,何况现在这样好的话题?

    舒雪玉对经营铺子本就是门外汉,又信服裴元歌的聪慧能力,并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魏师傅,且不论现在真相如何,对魏师傅来说,最要紧的,还是那副花开锦绣的绣图,不知道能否将绣图取来,一来看看是否真是被茜红草所污;二来也看看有没有补救的办法。毕竟,对魏师傅来说,这红绣丝的真假尚在其次,这幅绣图却关系着魏师傅的身家,以及以后的前程。”裴元歌思索良久,才温声道,“魏师傅,你说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这店小二已经说到,我已经让小厮回去取了。不过,绣好的绣图污了一大团,根本没得救了。离交绣图的时间只剩三天,再绣也来不及了。”魏师傅摇头叹道,神色颓废,整个人都心灰意冷起来。其实,这副绣图污掉的时候,他的前程也就彻底毁了,一切都没有了意义。之所以到简宁斋来闹事,完全是忍不下这口气,加上店小二又不承认,因此火气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这会儿遇到这么个温文秀雅的小泵娘,又和和气气地跟他讲道理,火气消了,心也灰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简宁斋承认丝线有问题又怎么样?绣图已经污了,再绣也来不及,他没办法按时交绣图,别说进华秀斋,光吴大人的怒气,和那些违约的银子,他就赔付不起。何况,为了这幅绣图,他耗尽心血,搭上了全部身家,还接了不少银钱,光这些就足够他们一家人从此以后喝西北风了。

    现在,除非有人能够挽救他这副绣图,否则,一切的事情都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但是,那是不可能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