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85章 脑残容加油添醋,美女蛇被暴打【手打文字版VIP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85章 脑残容加油添醋,美女蛇被暴打【手打文字版VIP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第一轮的龙舟赛有两位殿下和叶府柳府参与,有试探众人支持倾向的嫌疑,因此裴府众人都投了冯府。但从第二轮开始,就没有了这些忌讳,众人开始随意下注,有输有赢,倒是慢慢热闹起来。温夫人看着傅君盛,突然忍不住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傅君盛抬起头,看到温夫人瞧着自己下注,意味深长的模样,知道被看穿了,慢慢红了脸。

    温逸兰不解,歪着脑袋问道:“娘在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想起昨儿看的一个笑话,原本以为是呆头鹅,原来看走了眼,并没有那么呆。”温夫人掩袖笑道,暗地里推了一把舒雪玉,递过去一个恭喜的眼神。这傅君盛看起来恭谨守礼,有些呆呆的模样,原来也是个聪明的,每注都随着舒雪玉投注,明显是在讨好未来岳母。

    看来这桩婚事是要成了!

    舒雪玉显然也察觉到了,却没做声,只是嘴角又露出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裴元歌看看这个,再看看那个,心中慢慢升起了一种诡异的感觉,总觉得父亲母亲和温夫人似乎都知道些什么,却瞒着她。还有傅君盛,前几次见面都会跟她说话,这次除了开始行礼外,却是半个字都没多说,直着身体目不斜视,总有种刻意的感觉……这些人到底在打什么哑谜?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穿绿纱袄裙的丫鬟走进来,对着众人福了福身,道:“奴婢碧月,是国舅府上的人,我家小姐久闻裴大小姐之名,方才见裴大小姐在此,想请裴大小姐过去一聚,不知道裴大小姐肯不肯赏脸?”

    国舅府?叶问卿?

    后族实力雄厚,叶问卿身为国舅爷的嫡女,又深得皇后喜爱,视若亲女,是京城名媛圈中让众人趋之若鹜的贵族小姐。裴元华虽然誉满京城,交游广阔,但却从未能进入这种皇亲贵族的圈子,这会儿听说叶问卿邀她过去相聚,不禁一怔,下意识地朝着对面望去,果然看到叶问卿正呆在原本是九皇子所在的雅间,笑吟吟地冲她招了招手,确实在邀请她过去。

    裴元华心中一动,叶问卿是五殿下的表妹,会不会是五殿下想要见她,但男女有别,所以托叶问卿出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心中一阵狂喜,面上却按捺着,依然保持着大家闺秀的温婉端庄,请示道:“父亲,母亲,既然叶小姐相邀,女儿想过去一趟,不知道父亲母亲是否应允?”

    裴诸城知道这位大女儿交游广阔,好友众多,不在意地挥挥手,道:“去吧!”

    裴元华便随着那小丫鬟离开。裴元容眼珠子转了转,假装有些忸怩地对舒雪玉附耳低声说她要如厕,得到应允后出了雅间,趁着众人不注意,悄悄地跟在了裴元华的身后,也朝着对面的天上客而去。裴元华一定是因为那副绣图得了五殿下的青眼,所以被邀去天上客。这绣图是裴元华从她手里抢走的,不能只让她一个人得了便宜,她也要去。

    天上客都是皇亲贵族,随便被哪位少年贵公子看上,她就飞黄腾达了。

    裴元华丝毫也不知道身后跟了只黄雀,随着小丫鬟下楼,绕到龙舟赛奖台的前面,乘坐渡船过河,来到天上客,上了五楼。小丫鬟将她带到叶问卿所在的雅间,便施礼告退。

    裴元华推门进去,只见叶问卿坐在窗台的牡丹花旁边,身穿着五彩洒金的羽缎对襟上襦,系着泥金色的百蝶穿花百褶裙,挽着百花髻,戴着整套赤金镶红宝石的牡丹花簪,长长的花蕊状流苏一直垂到光洁的额头,顶端水滴状的坠子上前者一颗红宝石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年轻秀美的脸上带着骄矜之气,转过头来,细细地上下打量着裴元华,微微上扬的眼线飞出一抹蛮横骄纵之气。

    裴元华福身道:“叶小姐好。”

    叶问卿细细地打量着她,水绿色的软纱对襟短半臂,里面是件浅绿得近白色的左衽上衣,下身是纯白的绫裙,腰间系着条水绿色的腰带,更显得腰身纤细,不盈一握。周身没有任何绣花,却丝毫也不见寒酸局促,自有那么鼓妩媚风流的韵味,乌黑的鬓发挽成流云髻,斜插着一只莲叶荷花流苏金钗,随着她的身影微微晃动着,更衬得面色白腻,如同剥了壳的鸡蛋般,吹弹可破。

    好一副玲珑有致的身段,好一身水嫩的肌肤,果然是个狐狸精!

    看着眼前水灵灵的美人儿,叶问卿心中更恨,却强自忍着,招招手道:“你过来。我看你面纱上绣的紫云英花很好,摘下来给我瞧瞧?”

    裴元华自然不会得罪她,摘下面纱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那张牡丹花般芳华盛艳的容貌就这样展现在叶问卿眼前,再看看她送到跟前的手,削葱根般纤细柔白,挑不出一丝瑕疵。叶问卿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意,挥手一耳光就甩了上去:“不要脸的女人,敢背着我勾引九哥哥,你当我叶问卿是死人吗?”

    完全没有防备的裴元华被打得懵了,捂着发烫发疼的脸,心头又气又恨又茫然,上次被裴元容打了一耳光却不能还手,她已经呕了好些天,没想到今天又莫名其妙被叶问卿甩耳光!偏偏叶问卿是皇后的亲侄女,她得罪不起,更加不能还手。只能按捺着性子问道:“叶小姐,你这是做什么?什么勾引九哥哥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贱人!”听了她的话,叶问卿心头更怒,“九哥哥也是你能叫的吗?”

    话没问清楚,反而又挨了一耳光,裴元华咬得嘴唇都几乎滴血。还好这是在屋内,如果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甩耳光,指着鼻子骂她勾引男人,那她的名声就真的全毁了!

    “叶小姐,如果我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,您要打死我我也不敢说话,可是,您总得让我死个明白,知道为什么被打的吧?也许中间有什么误会,或者有人在故意栽赃陷害我也说不定。您这样做,岂不是反而让亲者痛,仇者快?”

    “哼,别在我跟前装得一副可怜相,九哥哥不在这,你摆出这副娇滴滴的模样给谁看去?”叶问卿怒喝道,又扬起了手,冲着她微微红肿而显得更加风致楚楚的脸上挥去。“什么误会?什么栽赃陷害?我托裴三小姐裴四小姐绣的绣图,你凑什么热闹?又加明月又绣诗的,怎么?炫耀你文采好,绘画好?还在诗里绣了你自己的名字,怎么?怕九哥哥不知道那幅绣图是你绣的?怕九哥哥记不清来你?你这个贱女人,狐狸精!”

    说着,觉得光甩耳光不解气,忍不住提脚朝着裴元华踹过去。

    尤其,那该死传递情意的绣图,居然是通过她叶问卿的手送给九哥哥的?居然敢利用她来勾引九哥哥!

    裴元华虽然不敢还手,但看叶问卿的架势,赤红着眼睛,势如疯虎,也不愿坐以待毙,躲闪着道:“叶姑娘您恐怕弄错了,我并没有要勾引九殿下的意思。您说的绣图,是雪猎图吗?”慌乱之中,她还是抓住了重点。雪猎图,那不是五殿下托人绣的吗?怎么又落到了九殿下手里?

    “你居然还敢躲,还敢闪?”叶问卿在府里宫里都是骄横惯的,除了在宇泓墨那里处处吃瘪外,从来嚣张跋扈,她要打人,别人就得凑过来乖乖让她打,这会儿见裴元华居然敢闪躲,更加怒火攻心,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我要打你,你还敢闪躲?谁给你的胆子?以为有九哥哥给你撑腰,你就肆无忌惮了是不是?回头我就告诉姑姑,把你这个不知羞耻,不要脸的狐狸精扔到军营的红帐里!你想勾引男人,我就让你勾引个够!”

    想到宇泓墨三番两次关注裴元华,这是从没有过的,更觉得伤心气恼,下手的力道顿时更重了。

    被人指着鼻子骂她勾引男人,裴元华又羞又气,若论不知羞耻,不要脸,谁能跟叶问卿比?京城的名媛谁不知道,叶问卿打小就巴着九殿下不放,私相授受,投怀送抱,什么手段都用,只是九殿下不理她罢了。被这样的人骂不知羞耻,真让裴元华有种想死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这种话,裴元华只能在心里想,却是不敢说出口的,更不敢闹将起来,害怕事情闹大了,引来众人围观,万一叶问卿还发疯,胡言乱语地骂她,再揭开绣图一事,这样真假难辨下,她在京城就休想再抬起头来。当务之急,是要先安抚好叶问卿,让她能够解释清楚整件事。

    于是,裴元华忍着怒气,突然不再闪躲,任由叶问卿大骂,沉沉静静地道:“叶小姐,如果您真的喜欢九殿下的话,就该停下手,听我把整件事说清楚。我对九殿下从无妄想,这件事必定有人在中间捣鬼,您错打了我不要紧,若是因为紧盯着我,而错过了真正勾引九殿下,在中间耍手段的人,那才会后悔莫及!”

    不用问,十有**,这件事她是被裴元歌给算计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不再躲闪,已经让叶问卿微微怔了怔,再听她这番话,处处都在提她和九哥哥。叶问卿最心心念念的就是宇泓墨,自然而然听入耳中,慢慢停下手,怀疑地道:“你最好能给我说出一二三四来,如果被我发现你是在拖延时间,耍诡计的话,我就真让人把你劫走,扔进红帐子。别以为你是刑部尚书的女儿,我就不敢,不过一个小小的庶女,别想在我手里翻天!”

    以叶问卿的身份地位,恐怕真的能做出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裴元华灵光一闪,叶问卿对九殿下独占欲如此之强,又心狠手辣,如果把她的这种妒意和怒火转移到裴元歌身上……想到裴元歌可能会被扔到军营红帐,裴元华顿时觉得快意无比,忙道:“叶小姐,你真的误会了,我并不知道那副绣图与九殿下有关,是四妹妹托付我绣这副绣图的,那首诗也是四妹妹拿来给我,让我绣上去的,我之前根本没注意到那首诗里原来暗含了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裴元歌?”叶问卿疑心更重了,问道,“她绣技很好,为什么反而要找你绣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四妹妹推说身体不好,我只当是帮姐妹的忙,就没有在意。”裴元华叹了口气,眼眸中还带着几分关心,“叶小姐您不知道,四妹妹从小身体就不太好,尤其前些日子在白衣庵遇袭,虽然被九殿下救了,但还是受了惊吓,所以她说她身体弱,绣不了,我也就信了。我真的不明白,她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眉宇微皱,牵动肿胀的脸,**辣的疼,却也只能忍下。

    叶问卿被她绕得头晕,大声怒喝道:“裴元华,你就算要蒙我也要编个像样点的谎话,现在你说的连你自己都解释不了,居然还拿来敷衍我?你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,以为用这种烂谎言就能交代我是不是?你以为我是傻子啊!要我修理你一顿才肯老实,是不是?”说着,挥手又想打人。

    你就是傻子,就是草包!

    裴元华气得几乎吐血,她已经暗示得够明显,这叶问卿怎么还没明白?偏偏又是个急性子,一言不合就要动手。她本来不想明说,免得落个不好的名声,但看眼下这情形,不跟叶问卿这笨蛋说清楚,她根本领悟不了。只能摊开讲道:“叶小姐,我家四妹妹在柳贵妃的赏花宴上遇到九殿下,惊为天人,常常在我跟前提起,再加上九殿下又救了她,英雄救美,九殿下又是神仙般的人物,四妹妹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想法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倒是深得叶问卿的赞同。

    “的确,九哥哥那样的人物,谁不喜欢?”叶问卿点点头,疑惑地道,“所以,你是说裴元歌也喜欢九哥哥?可是,如果她喜欢九哥哥的话,干嘛要委托你绣这副雪猎图?她自己绣,再送给九哥哥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笨蛋!白痴!

    裴元华心中暗自恼怒,只能道:“我家四妹妹是很聪明的人,她故意让我帮她绣绣图,又故意添上那首诗,暗嵌了我的名字,就是想要转移叶小姐的视线,让叶小姐以为我对九殿下有意,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,你我鹬蚌相争,她好渔翁得利啊!您这会儿真盯紧了我,却疏漏了她,那就上了她的当!我一直都很怀疑,白衣庵那么偏僻,为什么九殿下却能刚刚好赶到,救了四妹妹?说不定本就是他们约好在那里相会的,后来四妹妹还深夜孤身前去九殿下住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不住地加油添醋,只希望能偶勾起叶问卿对裴元歌的怒火,好好地修理她一顿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话语,叶问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眼看着就要爆发,门口忽然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:“叶小姐千万别听她胡说八道,您要信了她的话,去找我家四妹妹的麻烦,那才真是上当受骗呢!”

    裴元容一身银红绡丝绸衣裳,赤金首饰,倒也娇艳,慢慢地走进来,看到裴元华脸上红肿,鬓发蓬乱,衣衫不整的模样,幸灾乐祸地道:“大姐姐,你不是素来端庄优雅吗?怎么这会儿这么狼狈?大姐姐你这副模样还真稀奇,我觉得我应该把天上客里的人都叫出来,好好看看京城第一才女这时候的风范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活该,让你抢我的绣图,让你抢我的风头,活该你被打!

    如果说从一开始,裴元华就喊人,叶问卿未必能打那么多下,但裴元华最重形象,最好颜面,不愿意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,更不愿意大庭广众之下被指着鼻子骂狐狸精,勾引男人,因此才按捺着性子,宁愿吃亏多挨些打来安抚叶问卿。没想到自己现在这狼狈的模样,却被裴元容这白痴看得清清楚楚,还被她出言讥诮,气得几乎吐血。

    裴元容算什么东西?论才华,论相貌,论人品,论父亲的宠爱,给她提鞋都不配!

    可是,她最狼狈,最凄惨的模样,却偏偏被她看到!

    裴元容也没想到,她跟到天上客后,会看到这样精彩的一幕,看着一向趾高气昂,对她不屑一顾的大姐姐现在的狼狈凄惨,心头极为快意,扬声道:“叶小姐你千万别被她骗了,我这位大姐姐最狡猾善辩,那副绣图明明就是她告发父亲,通过父亲从我手里夺走的,才不是四妹妹托她绣的。那首诗更是她自己写的,故意把自己名字写进去,想在殿下跟前出风头,她可是京城第一才女,写首诗嵌进自己的名字算什么呀?这会儿赖给四妹妹,才是真正的转移视线,想让叶小姐你去对付四妹妹,她好渔翁得利。当然,四妹妹也未必没有心思,不过没有我这位大姐姐有本事,没能把绣图夺走罢了。”

    裴元华,裴元歌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最好统统去死,只剩她享受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叶问卿见过裴元容,知道她是个没心眼的,说的话又句句在理,又想到一件事,更觉裴元华是在蒙骗她,登时又恼怒起来,指着裴元华道:“你这个狐狸精,真当我是傻瓜,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?你家四妹妹早被我五表哥看中了,已经跟皇后姑姑提了,要立她为侧妃,跟九哥哥又有什么关系?再说,当初绣图本就是托付裴元歌绣的,是她推辞了才给了裴元容,她要有什么心思,何不当初就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五殿下?侧妃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裴元华和裴元容同时色变,异口同声地道,再彼此看看,心头都是一阵恼恨。

    裴元歌这小贱人,什么时候不动声色地就勾搭上了五殿下了?居然迷得五殿下要立她为侧妃?

    “不错,所以,别再拿裴元歌来糊弄本姑娘!”叶问卿跺着脚道,“我不管你们姐妹转的什么心思,我告诉你们,谁敢打九哥哥的主意,我就让她生不如死!裴元华,别以为你聪明,你好看,九哥哥就会被你迷住,我今儿是手下留情,下次再让我逮到你跟九哥哥有什么暧昧不明的关系,我就不客气了!你知不知道,宫里有的是办法整治你们这种狐狸精,不说别的,但就掌嘴,有特制的铁板,一板子下去就能毁了你们的脸,到时候,我看你们还怎么得意的起来?”

    说着,怒气冲冲地瞪了裴元华一眼,狠狠一脚踢过去,这才提裙离开。

    屋内只剩下裴元华姐妹二人,各自转着心思。许久,裴元华冷笑着道:“三妹妹,你真是好心,居然出来替裴元歌讲好话,结果呢?被反咬了一口吧?五殿下的侧妃,你是不是想了很久了,结果现在被裴元歌抢走,不知道你作何感想?”已经被裴元容听到她的那些话,又看到她现在的模样,裴元华也没耐心再在她面前装大姐姐的风范。

    反正也是条喂不熟的白眼狼,她帮她求情,放她出来游玩,结果她居然胳膊肘往外拐,偏帮裴元歌那贱人!谤本忘了,谁才是跟她同母的亲姐妹!

    裴元歌那小贱人除了是嫡女,哪一点比她好?

    裴元容愤愤不平地想着,被裴元华这一刺,反唇相讥道:“大姐姐,你尽避刺我,你信不信我一嗓子把天上客的人都叫出来,好好看看你现在这副尊荣?头发乱糟糟的,脸上红紫交加,衣衫不整,还带着脚印……我倒要看看,以后你还怎么在京城端庄华贵得起来?”

    两人怒目对视,又各自冷哼一声,扭头不去看对方。

    裴元华站在房间偏激处,慢慢地整理着衣裳鬓发,忽然开口道:“三妹妹,其实我们不该这样针锋相对,反而便宜了裴元歌。我们本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,原该被别人更亲近才是,不能胳膊肘朝外拐,到最后反而便宜了外人。三妹妹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要在我跟前卖弄你的花言巧语,这回绣图的事情我算看清楚你了。”裴元容根本不理她。

    “三妹妹,这件事,我们只怕都被裴元歌算计了。也幸亏是我,若这副绣图是三妹妹你绣的,今儿遭殃的人保不定便是三妹妹你。说起来,到时我替三妹妹挡了这一灾!”裴元华苦口婆心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可没你那么不要脸,把自己的名字绣在绣图上送给别人。”看着眼前裴元华的模样,再想想事情的前因后果,裴元容也有些惊心,但她难得拿捏到裴元华的短处,才不会轻易作罢,“与其还有心思在这蒙骗我,不如好好想想回去后怎么跟父亲交代你这一身的伤,别指望我会替你遮掩!我倒是很想看看,父亲要知道她一向疼爱的大女儿,被他当做骄傲的裴大小姐做出这种没脸没皮的事情,以后会怎么看待你!”

    哼,看着姨娘被罚,她被禁足,从来不给她们求情,还抢她的绣图,在她面前装好人,耀武扬威,不就仗着父亲宠信她吗?这次裴元容倒要看看,这位大姐姐还能不能把这铁证如山的事情给扭转过来!

    想着,裴元容一扭头就要离开,忽然神色一变,声音极为温柔:“五殿下。”

    五殿下怎么会在这时候过来?裴元华心中一惊,想到自己现在这狼狈的模样,如果被五殿下看到就惨了,想到这里,更对叶问卿和裴元容恨得咬牙启齿。如果不是叶问卿,她也不会这样狼狈,如果不是裴元容,她也不会耽误到现在还没离开,以至于被五殿下看到,即使没看到正面,只有背影也足矣让她羞愧无地了。

    宇泓哲随意扫了一眼,就大概猜出事情的经过,淡淡一笑道:“裴大小姐,裴三小姐,问卿这个丫头被我舅舅,舅母惯坏了,所以性子有些急。今日的事情,都是这丫头胡闹,我代她给两位赔不是了。只希望这件事不要传扬开来,裴大小姐的伤势要不要紧?不如我派人送你到药铺看看吧?”

    叶问卿打了个庶女而已,他根本没放在心上,只是有些顾虑裴诸城,才不像把事情闹大。

    毕竟,这件事要真闹开了,对他也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听到宇泓哲的温语,裴元华背身还礼道:“多谢五殿下的好意,小女并无大碍。”声音柔婉动听。

    “还是看看才能放心。”宇泓哲淡淡一笑,又道,“只有裴大小姐一人,难免让人不放心,不如我派人护送裴三小姐和裴大小姐,先看伤,然后送你们回府,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尊贵的五殿下这样说,二女哪还有不同意的,都点头应是。

    裴元华拾起跌落在地的面纱,遮掩着脸上的肿胀和容貌,在裴元容的陪同下,被两名护卫护送着离开天上客。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下,宇泓哲的笑容慢慢消失,不屑地扫了一眼,转头却正好对上宇泓墨讥嘲的眼神,心头怒火涌起,却勉强按耐:“九皇弟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他们二人都知道叶问卿叫裴元华来没有好事,但有心教训她,因此都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刚回来。不知道五皇兄接下来准备去哪里?”宇泓墨靠着红漆圆柱,一手撑颔,作思索状,“我猜五皇兄接下来一定要去对面吧?裴大小姐不小心受伤,被五皇兄的人护送回府,五皇兄想必要过去交代一声。还是说我猜错了?”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,笑意宛然,“好吧,如果五皇兄不愿纡尊降贵,那皇弟我勉为其难,代皇兄走这一遭吧!”说着,举步就要下楼。

    “九皇弟!”背后传来宇泓哲压抑怒气的低喝声,宇泓墨转头,笑眯眯地道,“五皇兄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宇泓哲死死地盯着他,这个宇泓墨,一定是猜到他想过去见裴元歌,所以故意捣乱。经过白衣庵的事情后,他对裴元歌和宇泓墨的接触总是很敏感,不愿意这两个人接触太多,这时候又怎么可能放宇泓墨前去?只能勉强扯动嘴角,道:“问卿是我表妹,我自然是要去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愤愤地一拂袖,越过宇泓墨,径自下楼去,宫嬷嬷和两名侍卫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望着宇泓哲的身影,宇泓墨嘴角露出一抹笑意,招手命暗卫过来,悄声吩咐道:“寒铁,李阁老连同家眷在临江仙四楼偏角处,你到那里后……”低声说了一通话后,寒铁领命离去。

    不是说要结亲吗?那就让你们好好亲近亲近!

    还有……宇泓墨微微眯了眯眼,神色阴沉,要去瞧瞧某只今天一直都惹得他很生气的小猫咪!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临江仙五楼雅间内,众人在这赌龙舟,倒也玩得开心,气氛十分热烈。过了好一会儿,舒雪玉才察觉到说要如厕的裴元容到现在还没回来,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事情。正担忧着,外面的丫鬟又进来悄声禀告,说五殿下和九殿下前来拜见。

    “裴尚书,裴夫人,真是不凑巧,裴大小姐在与我表妹相聚时,不小心受了伤,我们正要送她回来,正巧遇到裴三小姐。裴三小姐爱姐心切,就由我等派人护送她们先去医馆就医,然后再送她们回府。”寒暄见礼过后,宇泓哲便拱手解释道,却将裴元华受伤的经过掠过,“说起来都是问卿表妹淘气,才会至此,所以,我特来代表妹向诸位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裴诸城以为是裴元华和叶问卿游玩间失足或者怎么摔倒了,虽然心疼,却又没有在意,道:“五殿下太客气了。”说着扫了眼他身后的宇泓墨,心中有些嘀咕,因为小儿女失足受伤,两位殿下齐齐来向他赔不是?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,宇泓墨微微一笑,慵懒地道:“裴尚书不必看我,我不是来代问卿妹妹赔不是的,我只是觉得,有我五皇兄在的地方总会有热闹瞧,所以跟着过来看热闹的!”说着,环视四周,目光忽然微微凝定,瞧着坐得十分相近的裴元歌和傅君盛,眸光晦暗。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,傅君盛下意识地挪动身体,将裴元歌挡在身后,不愿这两人多加接触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个动作,宇泓墨唇角的弧度越发大了,绝美的脸上,带着妖异的笑容,让人几乎有种他连载发光的错觉。也不理会屋内其他的人,宇泓墨盯着这两个人,大踏步过去,毫不客气地坐在了……。傅君盛的身旁,双目凝视着他,微笑道:“傅世子这身衣服不错,不知道在那家店订做的?告诉我一声,赶明儿我也定做一套穿穿试试,想必也会不错。”

    目光一转,落在他身后的裴元歌身上,笑意宛然,缓缓地道:“裴四小姐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明明是很温和的目光,很寻常的话语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裴元歌就是有种汗毛都要竖起来的感觉,心头暗暗叫苦。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,招惹了这位祖宗殿下?到现在气都还没消,以至于又专门过来找她麻烦?点了点头,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旁人都以为她是在夸奖傅君盛的衣服好看,只有宇泓墨和她知道,这是在不动声色的逢迎宇泓墨,说他穿上后会很好看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宇泓墨微微一笑,觉得心头的郁结稍稍散去,不再理会裴元歌,只拉着傅君盛说个不停,偶尔目光轻飘,微微错位,落在裴元歌身上,但很快就又闪过,重新凝聚在傅君盛身上。忽然一击掌,高声道:“对了,本殿下记得,这件雅间是陈妃的娘家人定下的,怎么却是裴尚书和家眷在这里?什么时候,裴尚书跟陈府关系如此之好,居然将这样好的雅间让给了裴尚书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屋内的人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他们用尽办法,都没打听出订了这件雅间的人到底是谁,现在听九殿下的意思,竟是国子监祭酒陈大人定下的?陈妃是陈大人的爱女,才十九岁便被封妃,圣眷荣宠,宫里除了皇后,柳贵妃和华妃,第四位就是她了。而她又年轻貌美,极得皇帝宠爱,也只有她的家人,才有可能定下这临江仙最好的雅间。

    裴诸城隐约感觉到蹊跷,不动声色地道:“微臣与陈大人并无交情,只是微臣先前所定下的雅间有人闹事,无法再用,刚巧遇到临江仙的老板,说起原本定下他们顶楼雅间的客人突然有事来不了,空出一间雅间来,邀请我们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遮到真是巧了。”宇泓墨若有所思,目光忽然转向宇泓哲,“五皇兄,皇弟我记得,陈妃与皇后十分亲近,也许你会知道她的家人出了什么事情,以至于舍弃如此优越的雅间,倒是白便宜了裴尚书一家人。早知如此,我就先下手为强了!”

    裴元歌秀眉微蹙,难道今日的事情不是巧合,而是有人刻意安排?

    难道是五殿下?

    可是,他这样做,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不止她有这样的念头,在座众人几乎都有,各自神思着,目光不自觉地落在宇泓哲身上。

    私下的安排又被宇泓墨拆穿,宇泓哲气恼不已,就知道这个老九又是来捣乱的!不过,私下安排这件事,只是为了让宫嬷嬷相看裴元歌,虽然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,但宇泓哲也并不会觉得心虚,淡淡笑道:“我也不太清楚,没有听人提起过。既然九皇弟你好奇,那时候皇兄派人打听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五皇兄体贴过人,不过,打听倒不用了,只是希望五皇兄能转告陈大人一声,下次如果再有这种好事,记得告诉我一声,我出双倍的银子谢他!”虽然不知道宇泓哲在捣什么鬼,不过,宇泓哲越是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,宇泓墨就越是想要当众揭穿,目光转了转,又落在了宫嬷嬷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位嬷嬷——”

    “奴婢是宫里伺候皇后娘娘,因皇后娘娘说,每年赤霞河的赛龙舟十分热闹,可惜娘娘却瞧不见,因此命奴婢前来看看,回去给娘娘讲讲新鲜。因此奴婢就厚着脸皮跟着五殿下来凑趣了。”为了不让宇泓墨再说出什么好听的话,宫嬷嬷抢先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看这位嬷嬷很眼熟,原来是母后娘娘身边伺候的人。”宇泓墨也不在意,依然笑吟吟地道,“不过,嬷嬷既然是来看龙舟赛的,站在这里间怎么能看得清楚?该到窗口去看才是,不然,误了母后娘娘听新鲜,那可就是大罪了。”

    宇泓哲也道:“你是奉了母后娘娘的旨意来的,不必拘礼,自到窗口去看吧!”

    宫嬷嬷行礼谢恩,向着窗口走去,经过裴元歌身边时,忍不住转头瞧了她一眼。遥望时只觉得这女孩气质出众,近了看,虽然有面纱遮掩,但眉若细柳,眸若秋水,肌肤晶莹,俨然是位美人坯子,心中更觉满意,笑着继续向前走。还没走几步,忽然间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,猛地回头再去看裴元歌,顿时心中大骇,急忙转头,以免被人看出异常。

    天底下,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又想起了丫鬟的禀告声:“老爷,夫人,李阁老的夫人携李小姐前来拜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