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84章 绣图事发,叶问卿妒恨美女蛇【文字版VIP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84章 绣图事发,叶问卿妒恨美女蛇【文字版VIP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裴尚书和裴夫人并裴家小姐都不在怡然居?”

    端午节,赤霞河前人潮太过拥挤,马车轿子都过不来,最后还是京兆尹请京城禁卫军统领调了一队禁卫军来维持秩序,这才开出一条路。然而,当裴元歌和裴元华来到怡然居时,却被掌柜和店小二告知,父亲母亲并两位姐妹并不在怡然居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之前我们裴府明明订了怡然居四楼临江的雅间,怎么会……。”裴元华温声问道,声音中却透着几分焦虑。眼看着她年龄已长,舒雪玉已经有了把她许配出去的念头,这时候,任何能够展露风采的机会都不能错过。这次端午节,高官贵族,乃至皇室子弟都会出来,正是大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听了她这话,低头只管拨算盘的掌柜抬起头,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你们是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裴府的小姐,因为有点事出门晚了,原本跟父亲母亲说好了,在怡然居汇合的。”裴元华款和有礼地道,“如果掌柜知道家父家母的行踪,还请告知,小女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裴府的小姐!”掌柜的神情立刻变了,笑容中带着几分讨好,“小人不知道是裴府的千金,还请两位小姐恕罪。裴尚书和裴夫人等人的确不在怡然居,而是在临江仙,特意吩咐了,如果两位小姐到了,让小人派人引两位过去。黄连,快带这两位小姐到天上客去!”

    天上客?

    裴元歌和裴元华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端午龙舟赛的赛程有十几里,沿岸全部是都是酒楼,关上龙舟赛十分方便。而越靠近终点的酒楼,风景视野就约好,平日倒也罢了,在端午节这种时候,光有钱根本就订不到,还有看权势地位。怡然居已经很接近后端,能够遥望到终点。而临江仙则是建在终点处,位置好,楼层又高,装饰又奢华,平时龙舟赛都被皇亲贵族包下。

    即使父亲身为刑部尚书,也定不了那里的雅间,只能定下怡然居。

    怎么这会儿却又到了临江仙?

    裴元歌不禁感到奇怪,隐隐察觉到这中间恐怕有别样的内情。

    裴元华当然也觉得奇怪,但更多的却是欣喜。临江仙今日必然都是高官贵族,而且,与赤霞河对岸的天上客遥遥相对,那里是皇族关上龙舟赛的地方,透过窗户就能看见对面的人,说不定能够直接看到五殿下。以五殿下的才华,想必能够参透她那首诗里的玄机,如果再能够在龙舟赛偶然相见……

    裴元华心跳有些加快,果然老天爷都在帮她。

    在店小二的带领下,两人乘坐马车,顺利地来到临江仙。裴诸城和舒雪玉所在的楼层是最高的五楼,珠帘玉钩,宝鼎湘琴,四周还悬挂着命人字画,豪奢又不失雅致。临着赤霞河的方向开着三扇大窗户,供客人观赏龙舟赛。两人进去时,裴诸城正带着裴元巧和裴元容在最中间的窗户赏景,对着窗外将说着各种典故风景。

    裴元巧第一次跟父亲亲近,激动得眼睛发亮,灼灼地望着裴诸城。

    裴元容则有些闷闷不乐的模样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裴元巧在身边觉得不忿,也不理会裴诸城,只盯着对面的楼阁。

    舒雪玉在最左边的窗户前,身边还坐着温夫人和温逸兰,正说笑着。

    听到两人进门的声音,众人同时回头,裴诸城和舒雪玉见两人好好地到来,松了口气,带着众人过来互相见礼。裴元巧还好,裴元容看见两人,脸上的不忿之色更增,不情不愿地见了礼,随口应了句就又跑到了中间的窗户处。看到裴元歌莫名其妙的模样,温逸兰凑过来,揽住她的手臂,悄声在她耳边道:“我们来时,裴尚书正在呵斥你三姐姐,不让她到最右边离奖台最近的窗户去,说是留给你和你大姐姐的,结果她就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眼眸中流露出渴望和羡慕的光彩:“你爹对你真好!”

    知道她又想起那桩荒唐的婚事,裴元歌握紧她的手,以示安慰。那边裴元华则笑道:“女儿还在奇怪,怎么父亲母亲到了临江仙来了?原来是温夫人在帮忙。”

    温阁老即将升任首辅,温府也跟着水涨船高,能够订到临江仙的雅间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温夫人掩袖笑道:“大姑娘这话太抬举我了,我哪有这本是能定下临江仙最好的雅间?倒是沾了雪玉和你父亲的光才能坐在这里。我家的那群姨娘和二房三房的人还挤在二楼偏角的地方呢!”眼眸中却有着异样的光泽,意味深长地看着裴元歌道,“是你们裴府运气好,也说不定是你们姐妹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听她说的奇怪,裴元歌将询问的目光转向舒雪玉和裴诸城。

    两人的神色也有些莫名其妙,舒雪玉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到了怡然居时,正碰上有人闹事,把咱们府上原来订的雅间给砸了,又是端午节,雅间早就爆满,调换不出来。原本还以为看不到了,没想到离开时,却正好遇到临江仙的主人过来,听说这事后,说偏就这么巧,原本订了这间雅间的客人,忽然派人来说有事来不了,这间雅间便空着,于是我们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细眉微蹙,这么巧?

    而对于太过凑巧的事情,她总是带着一定的戒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巧?”那边裴元华也在疑惑,却是带着欣喜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在奇怪,怎么就这么巧?”温夫人笑道,“我原本在温府订的雅间坐着,赵嬷嬷说隐约看见雪玉,我还不信,出来一瞧还真是。反正对着家里那些人我也烦,你们这雅间风景又好,位置又好,索性带了兰儿过来跟你们挤着,也沾沾你们的光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问道:“那原来订了这件雅间的,是哪家?”

    舒雪玉摇摇头:“掌柜的不肯说,说这是他们临江仙的规矩。除非客人交代了,否则不能透漏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许多上等酒楼的规矩,毕竟,他们所招待的多是高官权贵,想要巴结逢迎的人极多,却苦无门路。如果这些消息被透漏出来,想要来拜见讨好的人绝对会像苍蝇一样围拢上来,哪里还能够有清静?因此,久而久之,酒楼便有了这个规矩,越是上等的酒楼,越是守口如瓶。

    “别想那么多了,今儿出来是玩儿,没必要为这种事情花费心思。反正我们裴府没偷没抢的,难道谁还能为我在临江仙占个雅间,参我一本不成?龙舟赛快开始了,都快过来瞧把!”裴诸城也感觉这事有些蹊跷,不过他素来豪爽直率,自认此事他并无不妥之处,也就不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不过,怎么到这会儿傅君盛那孩子还不过来?

    明明他交代了怡然居的掌柜,如果有寿昌伯府的人问起,就说他在临江仙的呀!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忽然响起一道清润儒雅而又恭敬的声音:“小侄傅君盛,听说裴世伯在此,特来拜见,问世伯和伯母安好。”

    终于来了!裴诸城松了口气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房门“吱呀”一声推开,露出傅君盛的身影。舒雪玉拉了拉温夫人,一同打量着他。只见眼前的少年穿着品蓝色绣剑兰的刻丝圆领通袍,显得身材颀长,因为在拱手行礼,只看到头顶金灿灿的顶冠,大红的缨绒微微颤抖,似乎透漏着些许紧张。行完礼后一抬头,露出一双温润的眼眸,如黑珍珠般莹然晕泽,剑眉星眸,面如冠玉,显得十分温润俊俏。

    仪表堂堂,举止有礼。舒雪玉心中先有了三分满意。

    而且,方才明明看到他有小厮跟过来,却留在屋外,显然是知道屋内有女眷,是个心细的。

    “君盛不必多礼。”裴诸城笑着道。

    见过裴诸城和舒雪玉后,傅君盛又与裴府四位小姐见礼,一直都目不斜视,直到听到裴元歌娇糯的声音唤他,这才飞快地抬头看了一眼,只见一身深深浅浅的蓝,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品蓝衣裳,顿时觉得自个花那么多时间挑衣裳实在值得,不自觉地浮起一抹笑,轻轻咳嗽一声道,道:“元歌妹妹好!”

    裴元歌还礼笑道:“傅哥哥好!”

    舒雪玉又为傅君盛引见了温夫人和温逸兰,两边都见过礼,便问起一些家常话,傅君盛一一答了。听说他母亲身体有恙,因此并未来看龙舟,父亲又跟同僚出去相聚,舒雪玉顿时明白,这傅君盛今儿是专门为的元歌来这里的,看来对元歌是有心的,心中又多了几分好感,道:“既然你今日是孤身一人,不过不嫌弃,不如跟我们一道在这里看龙舟吧?”

    傅君盛心中大喜,忙道:“多谢裴伯母垂爱。”悄悄地看了眼裴元歌,微微地红了脸。

    他听父亲说过,这桩婚事本就是裴伯父提出来的,显然对他很满意,这次让他来见,是让裴伯母相看的。如果能给裴伯母留下好的印象,他和裴元歌的婚事也就差不多能定下来了。如今裴伯母肯留他一道看龙舟,应该对他还算满意……

    这一眼没能逃过舒雪玉的眼睛,跟温夫人对视一眼,都微微点头,面露微笑。

    这时候,门外又传来了店小二逢迎的声音,敲门后进来,手里托着一个偌大的托盘,上面放着九根红头描金签,标着九个数字,下面是人名或者府邸名声。店小二笑着解释道:“这是端午节赛龙舟的惯例,在龙舟赛开始前,赌那条龙舟能赢,不过是小姐夫人们取蚌乐,不知道夫人们要不要押注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有趣。”舒雪玉笑着道,“拿来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九根描金签,有写叶府的,也有写柳府的,也有写赵府的,舒雪玉倒有一半都不知道是哪家府邸,只有五号签和九号签不同,一根写了五殿下,一根则写着九殿下。不过,能跟这两位并排列在一起参赛的龙舟,显然这些府邸都是富贵难言的。

    舒雪玉正犹豫着,傅君盛忽然道:“小侄听说,封国公冯老将军以军法治府,府内的护卫令行禁止,十分得力,说不定能赢这第一场龙舟赛。我压三号船,冯府五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傅君盛从进门到现在,一直彬彬有礼,突然抢先说话,舒雪玉不禁一怔。

    店小二则笑道:“这位公子说得倒是不错,不过冯老将军府邸已经好些年没有赢过龙舟赛了,往年都是叶府或者柳府赢,叶府的赢面较高。不过今年五殿下和九殿下也派人参加,只是就不好说了。但说起来还是这条船最有可能赢,恕小的多嘴,公子您压冯老将军的船,只怕要输喽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傅君盛似乎有些懊恼,“我只听父亲说冯老将军治府严谨,因为一定能赢,却忘了打听以往龙舟赛事的赢家,这下定要输了。罢了罢了,男子汉大丈夫,举手无悔,不过五两银子,输就输了吧,不值得为了这个反悔。”说着,从袖中取出五两银子,放在了店小二的托盘上。

    裴元歌心里一动,忽然道:“我也压三号船,冯府。”说着,从荷包中取出二两银子,伸出白玉般的手,放入托盘中,对着众人嫣然一笑道,“既然那四条船赢面大,那赌注肯定低,不如冯府赌注高,赢了大概能翻好几倍。反正都是取乐,我就赌赌自己的运气。”

    见裴元歌似乎领悟了自己的意思,傅君盛心中一阵甜蜜。

    裴诸城看着两人,正好接到裴元歌递过来的眼色,微微一怔,凝神思索了会儿,忽然一笑,道:“冯老将军军法如神,征战沙场,保家卫国,一向是我敬仰的长辈,就为了这份敬仰,我也愿意他赢。不过十两银子!”说着,取出十两银子压上。

    见三人都如此说话,相比其中另有缘由,舒雪玉和温夫人也都压了冯府。

    温逸兰跟着裴元歌压,裴元巧跟着裴诸城和舒雪玉压,裴元华犹豫了下,她倒是想压五殿下赢,又怕太显眼,因此也压了冯府。裴元容却还在赌气,没有下注,店小二也不在乎,捧着托盘恭恭敬敬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到裴元容压了五殿下,裴诸城微微皱眉,见她又压了九殿下,这才松了眉头。

    但心里终究还是有些失望,转头看看裴元歌和傅君盛,心中才觉得安慰了些,笑道:“我老喽,还不如你们两个年轻人反应得快,老喽老喽!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语气中却尽是欣慰之意。原本只觉得傅君盛性子好,人也上进,能够善待元歌,没想到他还有这份心细。裴诸城只有四个女儿,尤其疼爱元歌,因此对他的夫婿也十分看重,见傅君盛比他想象中的更好,心中的欣慰喜悦难以尽言。

    傅君盛忙道:“裴伯父谬赞了,倒是元歌妹妹反应得快。”

    舒雪玉看看三人,忍不住问道:“你们打什么哑谜呢?”

    “还请裴伯母宽恕小侄方才抢先出言的冒犯。”傅君盛先告了罪,这才解释道,“小侄前些天听说,这次赤霞河一带的酒楼,暗地里都换了东家。之前听说时还没在意,直到方才店小二拿着托盘来请下注,又格外提了五殿下和九殿下,以及叶府柳府,才忽然惊觉。那些号签里,只有冯老将军的府邸最没瓜葛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很含蓄,但在座众人都不傻,自然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赤霞河一带的酒楼全部换了东家,这次龙舟赛又有五殿下和九殿下派人参加,店小二特意点出两位殿下参赛,赢面较大。虽然说到这里的都是权贵高官,但对参赛龙舟的情况并不清楚,如果贸然下注,显然选的不是龙舟,而是两位皇子的势力偏向,下意识觉得某位皇子会赢。而这种偏向很可能影响到将来的站队。店小二一直都在旁边,对谁下注压谁赢心中有数。临江仙如此,其他酒楼恐怕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这场龙舟赛一过,众位权贵心中觉得谁胜算高,也差不多就昭然若揭了。

    而这些情况,身为这一带酒楼的新东家,显然是清楚的。现在捉摸不定这新东家的底细,而且朝中的形势也很混沌,裴诸城无心站队,因此选择五殿下或者九殿下都不合适,叶府和柳府显然也是一样。而封国公冯府则没落已久,与两边都不沾边。裴诸城又是武将,崇尚冯老将军因此压他赢,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傅君盛小小年纪,已经能够想通这些关节,已经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最难得的是,年轻气盛的他并没有打算选择五殿下或者九殿下,以图个拥立之功,这份沉稳在年轻人里可不多见。想到这里,舒雪玉心里更觉得满意,她本就没指望裴元歌嫁得多富贵,安稳和乐最为要紧。现在看起来,这个傅君盛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裴元歌则心中微微一动,这个新东家,会不会就是颜明月的哥哥颜昭白?

    “傻孩子,咱们两家是通好,说句话有什么不成的,也值得你这样诚惶诚恐地告罪?”舒雪玉笑着道,“别这么拘束,就当是自己家里,若是饿了渴了只管叫人上东西,别为了一点儿俗礼委屈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听她称呼和语气都变了,傅君盛知道这桩婚事十有**已经定下了,心头一荡,低声道:“多谢伯母。”

    温夫人霍然起身,道:“我下去一趟,待会儿回来。”

    显然她是要去警告下温府众人,不要随意下注。不一会儿又回来,笑道:“我下去晚了,不过有公公在,直接说了不许赌这个,因此谁也没压。”想到这里,又觉得有些欣慰,公婆都在,她这个做媳妇的却能上来,可见温阁老和温老夫人对这个儿媳的疼爱,倒是情真意切的。

    店小二来请下注,那就意味着第一轮的龙舟赛马上开始,众人便到窗边观看。

    裴诸城和傅君盛因为是男丁,便单独在最左边的窗户处,舒雪玉和温夫人则带着裴元容、裴元巧在中间的窗户,裴元歌、温逸兰和裴元华在最右边的窗户。

    刚站在窗户口,裴元歌就知道裴元容为什么愤愤不平了。

    临江仙和天上客隔江相望,高低相仿,裴元歌所在的这个窗户的对面,赫然竟是五殿下和九殿下所在的雅间窗户。而中间的窗户,视觉效果就要稍微差些,难怪裴元容没能争到这个窗户,神色郁郁。不过,裴元歌相信,父亲之所以这样安排,绝对没有别的心思,只是想着这个窗户离终点和奖台最近,最合适赏龙舟赛,所以留给了她和裴元华。

    似乎也看到了她,左边窗户口的宇泓哲举起酒杯,冲着她遥遥致意,神态温和。

    裴元歌无奈地点头,目光不自觉地滑向右边窗户口,窗台上摆着几盆怒放的牡丹花,紫红相间,花团锦簇一般。然而,国色天香的花朵的确很吸引人的目光,但只要看到它们后面那位红衣黑发,姿态慵懒的妖孽殿下,便被映衬得黯然失色。宇泓墨半靠在窗棱上,双手抱胸,似笑非笑地斜乜着下面,一身红衣艳丽无双,却更衬得那面容绝美,似乎是从花丛中滋生出来的妖孽,妖艳魅惑,诱得人心魂失常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隔着宽阔的江面,裴元歌隐约觉得,在她站到窗户口的一瞬,宇泓墨曾经瞬间扬起眼眸看了她一眼。不过,那双眼眸中却带着满满的不悦和恼怒,很快就又垂了下去,像是不想再多看她一眼似的。

    很明显,又有人把这位祖宗惹怒了。

    裴元歌心中暗暗同情那个人,这位九殿下祖宗,小气而且记仇,又性格乖张,他一不顺心,所有人都要跟着倒霉。不知道那个触怒九殿下的倒霉鬼是谁?能让九殿下这气延续到现在都没消,那人肯定完蛋了!

    “宫嬷嬷,对面窗台,穿蓝衣服,戴白色面纱的女子就是裴元歌。”

    左边的雅间里,宇泓哲对着身后看似苍老慈和的嬷嬷道,“宫嬷嬷是宫里的老人,有着一双利眼,不知道元歌姑娘入不入得了你的眼睛?”

    “是个守规矩的姑娘,气韵也好,很难得。”宫嬷嬷仔细地打量着,暗暗点头。那姑娘一身深深浅浅的蓝,搭配得极为得宜,与她清丽脱俗的气质十分相称,盈盈地站在那里,宛如一朵出水清莲,跃然于众人之上,显得十分醒目。

    端午龙舟,那临江仙又正对着天上客,对面有着许多皇室子弟,多少女子想要趁机出风头,假装与身边的人大声说笑,以引起别人的注意,或者高声吟诗赋词,展露才华,更有假装洒脱不羁,连面纱都不带,状似在看下面的龙舟,却不住地偷瞄对面。只有这位姑娘,规规矩矩地站着,带着面纱,没有任何小动作,优雅沉静,气度高华,那一身沉静脱俗的气质,将众人映得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即使方才五殿下跟她打招呼,也只是点头致意,并没有刻意的逢迎讨好,沉稳有度。

    以宫嬷嬷的阅历眼界,也觉得这女子十分难得,就算现在占个一宫主位都能压得住气场。只是一身齐胸襦裙,发束双鬟,显得稚气了些,听说才十三岁,年纪似乎有些小了。不过,倒也不算什么,就算这会儿定下了,各种礼仪流程走下来,能入宫也得明年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个难得的好姑娘,难怪能入五殿下的眼,奴婢回宫后定然如实禀告皇后娘娘,就等着听五殿下的喜讯了。到时候,五殿下可得赏奴婢一杯喜酒,让奴婢也沾沾喜气。”宫嬷嬷笑着逢迎道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宇泓哲就知道这位宫嬷嬷对裴元歌很中意,满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宫嬷嬷原本伺候太后娘娘,后来被太后赏给了母后,一向是母后的得力助手。她都这样说,这件事也就成了九分。不枉费他如此耗费心机,派人到怡然居捣乱,推掉了裴府原本订的雅间;又空出了临江仙的雅间,不动声色地将裴府众人安排到他的对面。

    宇泓哲嘴角露出一抹笑意,俯首去看下面的江面。

    看到对面的人,裴元华也是一怔,随即心中大喜,真是天助我也,没想到裴府巧合之下得到的雅间,竟然如此有地利之便,正对着五殿下的雅间。而且,她刚才假装看下面的江面,却仍然能感觉到五殿下的目光曾在她们这个窗口巡梭许久,想必已经猜出绣图上的哑谜,所以才会关注她。

    幸好她足够机灵,在白衣庵听到有关绣图的事情后,及时禀告父亲,拿到了绣图,这才有了如今的机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赤霞河的下游隐约传来喧哗震天的鼓噪声,以及锣鼓声,想必是第一场的龙舟赛已经开始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锣鼓声和喝彩声越来越近,正急速地朝着终点的方向而来。两岸站满了前来看热闹的百姓,人山人海,不住地为自己投注的龙舟加油鼓劲儿,喧哗声震天,几乎是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那热烈的气氛,似乎也感染到了高楼上的高官贵族,也一个个跟着不顾形象地呼喝起来。

    饶是裴元歌对这赛龙舟的胜负兴趣不大,也有些被周围的气氛感染到,紧紧握住窗棂,朝着下游的方向望去。宽阔的河面上,慢慢出现了几个小黑点,箭一般飞速地朝着这边话来,鼓声敲得震天响,为划船的壮汉们加油鼓劲儿,你争我夺,朝着重点冲刺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前面的两艘龙舟,一红一黄,紧紧地彼此撕咬着,忽前忽后,争夺得十分激烈。

    “加油加油,红船胜!红船胜!”活泼好动的温逸兰早就兴奋起来,一手紧紧地抓着裴元歌,一手紧握成拳,为下面的龙舟加油。

    裴元歌哑然失笑:“温姐姐,你知道红船是哪府的龙舟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!”温逸兰关注着下面的情形,随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给红船加油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今天穿的红衣服啊!”温逸兰笑着道,“我觉得红船比较快,虽然偶尔会被黄船咬住,但一直劲头很足,一定能赢!”说着,忽然“啊”的一声叫了出来,抱着裴元歌又跳又笑,嚷嚷着道,“赢了赢了,元歌,我早说了红船会赢,没错吧!我很厉害吧?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裴元华微微周谢皱眉,这温逸兰也太聒噪了些。不过也好,有她在旁边,更能衬托出自己的温厚大方,行事得体。想着,不动声色地朝着对面扫了一眼,正看到五殿下的目光往这边看过来,急忙又低下头,倚窗盈盈站立,神态温婉,娴静大方。

    看到红色的龙舟抢先到达终点,宇泓墨唇角露出一抹笑意,抬眼看了看对面的窗台,看到店小二,脸色又微微沉了沉。方面他明明看到小二进来请裴府众人下注,这会儿却没有送银子,也就是说……。再看看窗台边静蓝如海的裴元歌,目光扫过另一边身着品蓝华裳的傅君盛,眼眸更加晦暗。

    “寒铁,本殿下现在心情很不好,你说,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拜访拜访我那位五皇兄?”

    冷冷地掠过对面窗台,宇泓墨转身离开,来到了隔壁的雅间,进门先大笑着向宇泓哲深深一揖:“五皇兄,实在对不住,皇弟我也没想到,第一次参加龙舟大赛,居然就赢了,更没想到,五皇兄居然输了。真是对不住。早知如此,皇弟我就让那群小子们收着几分力,也不会让五皇兄这样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宇泓墨浅笑着道,容貌绝艳。

    龙舟赛以毫厘之差输给了宇泓墨,宇泓哲已经很恼怒了,这会儿见他又过来挑衅,更觉得刺心。但对面还有人看着,若为了这个翻脸震怒,反而会被人说心胸狭窄,只能忍着气,勉强笑道:“九皇弟这是什么话?不过大家游戏玩乐而已,输赢本是常事,又何必这样郑重道歉?难道说九皇弟你做了什么手脚,心虚所以才要来找我赔礼道歉?”

    宇泓墨笑着道:“赢了五皇兄,我能不心虚吗?万一因此被五皇兄记恨上了,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不要紧了,怎么九皇弟你反而还是斤斤计较?将我想得这般小气,这可是你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再这样我就真的恼了。”宇泓哲故意皱起眉头,貌似在说笑,却是暗骂宇泓墨自己心胸狭窄,所以将别人想得和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恭喜你赢了龙舟赛!”就在这时,叶问卿欣喜的声音忽然在隔壁响起,没有看到人,正疑惑着四下搜寻,忽然看到二位皇子在一起,兴高采烈地跑了进来,妆容艳丽的脸上闪烁着别样的光彩,“九哥哥,我早就知道你最厉害,一定能赢了龙舟赛的。”

    就连叶问卿都知道他会赢,偏某人犯傻,活该输银子!

    想着,宇泓墨面上却丝毫不露,笑吟吟地道:“问卿妹妹别恭喜得太早了,我赢了龙舟,你五表哥可是输了,你这样,就不怕他伤心吗?”明知道宇泓哲输了龙舟必定会觉得被他压了一头,心中不忿,却偏偏句句都在提,不住地强调他输了龙舟赛。

    宇泓哲在旁边恨得咬牙切齿,但碍于大庭广众之下,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“五表哥才没那么小气呢!”叶问卿丝毫也没察觉到两人之间的异样,微微红了脸,神采飞扬地道,“九哥哥,我早猜到你会赢。喏,为了祝贺你赢得龙舟赛,我特意绣制了一幅雪猎图送给你。这可是我亲手绣制的,花费了我好几个月的心血呢!九哥哥你看看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说着,将怀中的长锦盒打开,取出里面的绣图,展开在两人跟前。

    装裱精致的绣图上,明月如霜,白雪皑皑,只有那骑者红衣黑氅,跃然纸上,配上旁边的五言绝句,的确是一幅不错的绣图。

    这绣图的来历,宇泓哲早就知道,却装作不知道,点头道:“好绣工,好图,好诗!”

    宫嬷嬷虽然不知道这绣图的来历,但她久在皇后跟前,却知道叶问卿自小被娇宠着,诗词和绣技都是寻常,断绣不出这样的绣图来。却也不拆穿,跟着凑趣道:“可不是吗?瞧瞧这图画的,这绣工,这诗配的!奴婢在宫里一辈子,也没见过这样好的绣图,可见叶小姐的费心。想必九殿下也能看出来吧?”

    听到众人的称赞,叶问卿眼中光芒更盛,灼灼地盯着宇泓墨,瞪着他的夸奖和感动。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这幅绣图时,她也觉得很漂亮,跟原来的画轴上的画一模一样不说,绣法也跟宫中不同,不会被人看出破绽。而且,顶上那首五言绝句也配得很好,辞藻华丽,又带着对骑者的咏颂,想必是裴元歌从五表哥那里知道了些什么,为了讨好她而耗费心思地配诗,好让她在九哥哥跟前出彩。

    “的确,我听说问卿表妹这些日子把京城的首饰店逛了个遍,辛劳异常,居然还能抽出时间来为我绣这副雪猎图,的确让我很感动。”宇泓墨笑吟吟地道,只略扫一眼,就知道这副雪猎图绝对不是叶问卿的手笔,图不是,绣图不是,至于那首诗,的确闺阁气息很重,但矫揉造作,无病呻吟,更加不是叶问卿这个草包能够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找人代画,代写,代绣,然后拿来说是她亲手绣制的……

    以为这样就能糊弄他?

    宇泓墨微微一笑,伸手接过绣图,一边看着一便慢慢朝窗户处走去,正要伸手将绣图扔下水面,忽然目光凝定在那首五言绝句的最后两句上,眼眸微转,喃喃念道:“圆月霜凋尽,来年待芳华……。”心念电转,忽然微微一笑,收起绣图,道,“问卿妹妹这两句写得真好。”

    叶问卿第一次听到宇泓墨夸她,神采飞扬地道:“九哥哥也觉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的确是很好。圆月霜凋尽,来年待芳华,问卿妹妹写的诗,绣在绣图上送给我,居然这么巧,最后一句的收尾二字暗含着裴家大小姐的名字,元华!”宇泓墨笑着看了眼神色微变的叶问卿,故作沉吟道,“元华……。这两句的确很好。看在这两句诗的面上,这幅绣图我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宇泓墨第一次私下收她送的东西,叶问卿却没有丝毫的喜悦,脑海中不住地回想着宇泓墨刚才的话。

    圆月霜凋尽,来年待芳华。

    的确,这两句诗的首尾两次,暗含着裴家大小姐裴元华的姓名……怎么会这么巧?不,这不是巧合,这是有人在捣鬼,知道这幅绣图是要送给九哥哥的,才这样费尽心机,又是添了一轮明月,又是作诗,其实目的只是想要告诉九哥哥,这幅绣图不是她叶问卿绣的,既让她出了丑,又在九哥哥跟前露了脸。

    裴元华!

    再想到那日温府寿宴,九哥哥以裴元歌为名,私下询问裴元华的情况。当时裴元华解释说是因为她要参加待选,自己轻易就信了。结果呢?裴元华的待选失败,根本没有入宫,恐怕真是九哥哥看上了她,故意把她刷下来的?还有这副绣图,想必不是裴元歌绣制的,而是裴元华,还把自己的名字绣进去,生怕别人不知道这绣图是她绣的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副绣图还是她拿到九哥哥跟前,是裴元华借助她的手送给了九哥哥,这根本就是明目张胆的示威和羞辱!而九哥哥从来没收过她的东西,这次却收下了,显然是因为那两句诗暗含了裴元华的名字,说不定根本就看出了这绣图是裴元华绣的……

    叶问卿越想越怒,胸中的妒火和怒火熊熊燃烧者,忽然目光透过窗户口的宇泓墨,落在对面那个故作温婉大方的女子身上。虽然戴着面纱,却仍然认得出来,正是那位誉满京城的裴府大小姐!不但偷偷诱惑九哥哥,借她的手送东西给九哥哥,现在干脆坐在了对面……

    这该死的贱女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