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83章 万渣男得罪权贵,被教训【文字版VIP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83章 万渣男得罪权贵,被教训【文字版VIP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“我知道我说这些话,四妹妹定然不会信,毕竟,这事儿是我先挑起的。”裴元华叹了口气,明艳的容颜蒙上了一层黯然,“四妹妹,其实认真计较起来,咱们并没有利益冲突。姨娘的事情,我知道是她自作孽,从不曾怨恨你,这点想必妹妹也清楚。若说我这人有什么不好,就是心气儿高了些,一心想要嫁个富贵人家。但这对妹妹并无坏处,我是裴府第一个出嫁的女儿,若我嫁得好,对妹妹也有好处。毕竟都是裴府的女儿,咱们总还是要互助互帮,才能一道昌盛。妹妹说,我这话可有说错?”

    连章姨娘的事情,和她自己的短处都曝露出来,看起来倒像是诚心的。

    不过,裴元歌才不相信,无缘无故的,裴元华会向她示弱?说什么自知不是对手,所以甘愿认输,裴元华若是这样轻易就能放弃的人,那也就是不是裴大小姐了。不过,既然她要演戏,裴元歌就陪着她演,倒要看看她到底卖的什么关子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这话说的是,毕竟都是裴府的女儿,赌赌气也就罢了,哪能认真闹将起来?”裴元歌笑吟吟地道,“如今大姐姐得了绣图,必定能得到五殿下青目,锦绣前程不可限量,以后还要请大姐姐多照看妹妹才是!”

    没想到裴元歌居然这样轻易地应了,裴元华一噎,顿时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要怎么说。

    这个裴元歌怎么这么难缠?

    见她这模样,裴元歌就更知道其中有蹊跷,裴元华今天绝对不会是为了跟她赔礼道歉而设这个局的。那么,她这样故作姿态倒是有什么图谋?

    “四妹妹这样敷衍我,看来是并不信我的话。”犹豫了会儿,裴元华脸上现出不悦的神色,“四妹妹若还怪罪姐姐,请尽避说,尽避恼,这才显得真心。如今这样虚应我,明显是虚情假意,难道当我是傻子?还是把姐姐的诚心道歉当成另有所谋,当我在耍猴戏给你看?”

    恼怒之下,霍然站起身来,帷帽的面纱不住晃动,似乎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裴元歌的声音很委屈:“大姐姐这话怎么说?说了都是裴府的女儿,要和睦相处,大姐姐的话有道理,妹妹自然要听,难道说妹妹非得横眉竖眼,让大姐姐给我跪下赔罪再罢休,那才是真心?若大姐姐真觉得这样才能安心,妹妹纵然折寿折福,也只有受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不用假装,裴元华也已经一肚子气,冷笑道:“你想要我给你跪下赔罪?”

    一再地被挑刺,裴元歌也恼了,看得出来,裴元华之前的话不过是虚话,不然也不会说变脸就变脸,既然这样,她又何必客气,装小媳妇给她欺负?“妹妹说原宥了大姐姐,大姐姐说我应得太快,心不真,是虚情假意;妹妹依照大姐姐的意思说了句话,大姐姐又觉得妹妹在折辱你。左也不是,右也不是,大姐姐的心性好难捉摸,妹妹愚钝,还请大姐姐教教我,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满意。难不成大姐姐跟我服软求饶,反倒要我给大姐姐跪下不成?这是哪里的道理?”

    隔着帷幕,望着那道蓝色的朦胧身影,裴元华只觉得满心满眼都是怒气。

    “我诚心诚意向妹妹道歉,希望咱们姐妹能和睦,妹妹倒好,牙尖嘴利,处处让我下不了台。难道真以为我怕你不成?”反正戴着帷帽,遮掩着容颜,周围有没有认识的人,裴元华也不怕会影响自己的名声,尖刻地威胁道,“既然如此,咱们就走着瞧,看看到底是谁能笑到最后!”

    说着,重重地在粗木茶桌上拍了一下,震得茶碗微晃,浅褐色的茶水顿时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裴元华随手往桌上扔了几个铜钱,付了茶水钱,便怒气冲冲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突然向她示好服软,又突然变脸恼怒,如今更怫然离去……。裴元歌微微蹙眉,沉思不语,这裴元华到底耍的什么把戏?正想着,忽然察觉到异常,猛地抬起头来,隔着软罗轻纱,隐约看到几个粗布灰衣的身影在向她靠近,虽然看不太清楚容貌神情,却明显能感觉到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独自在这里,想必没有人陪寂寞了,不如哥哥来陪你说说话?”不必看人,只听这话语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能在这碰到也是缘分啊!”

    那七八个人说着风言风语,慢慢地朝着裴元歌所在的地方走过来。

    周围店铺里的人似乎都知道这些人的来头,都下意识地推开,不趟这趟浑水,就连茶寮老板都悄悄地躲了起来,原本坐着歇脚的茶客也默不作声地走人。转眼间只剩裴元歌孤身坐在茶寮中,心念电转,飞快地整理着整件事的经过。

    她现在在的地方是京城的平民区,这些人显然是附近的地痞无赖,行事作风很是下作,俗话说小表难缠,所以周围的人都不敢做声。若是平常,裴元歌所到的地方多是高官权贵所在,京城巡卫来回走动,根本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。裴元华费尽心机,延误了时候,算定会被人潮堵在这里,又邀她下车,难道就是为了给这些地痞无赖创造机会,想要污了她的名声,甚至毁了她的清白?

    不,不可能!

    虽然周围的人都不敢出来,但毕竟光天化日,众目睽睽之下,这些地痞胆子再大,也不敢真的做出什么。但若是为了玷污她的名声,她本来是好好地在车里呆着,是裴元华提议下车走走,是裴元华吩咐护卫守着马车,是裴元华让紫苑木樨她们离开,如果她真的出了事,父亲问起来,裴元华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到时候她固然要遭殃,但裴元华也会失了父亲的欢心。

    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,裴元华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,至少,现在不会。

    裴元歌强自镇静,锐利的目光透过纱幕向四周望去,忽然间眼眸微眯,在人群中捕捉到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。虽然隔着纱幕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模样,但这道身影,裴元歌实在太过熟悉,前世今生萦绕脑海,印刻得分毫不错,随便一个动作,就能让她认出来人,同时也明白裴元华究竟在算计些什么。

    原本准备到鬓发后面取玉簪的手,悄无声息地垂了下来。那次在白衣庵,因为有裴府的护卫,又是合家女眷一起前去,她没有戴这个玉簪,以至于后来遇险时束手无策。从那之后,裴元歌的戒心更严,只要外出,便戴着这根玉簪,里面有紫苑为她配的迷一药,效果极好。因为今天裴元华行为反常,她便又戴上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应该是用不到了。

    裴元歌的心慢慢安定下来,知道今天必定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领头的地痞无赖正大摇大摆地走着,忽然觉得腿弯出一酸,左腿顿时提不上力气来,“砰”的一声半跪倒在裴元歌跟前。膝盖处的疼痛犹在其次,这样当众折面子却让他十分恼怒,四下看着,横眉怒眼地喝道:“谁他妈暗算老子?有本事站出来,大家当面锣对面鼓,好好较量一番,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?”

    人群中,万关晓顿时一怔。

    难道有人横加干涉?

    按照原本的计划,他是要等到最危急的时候才出手,但现在异变突起。现在被人潮堵在外面的马车不止裴府,说不定有哪些纨绔子弟见状出来逞英雄,若耽误下去,只要就要为他人作嫁衣裳了!刑部尚书的嫡女,这不是他这种寒门子弟所能高攀起的,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当即缓步走出人群,正气凛然地喝道:“京畿重地,天子脚下,光天化日,众目睽睽,居然想要欺辱弱女子,你们这些无赖也太放肆了。还不快给我滚?”

    他本就面目俊美,一身白衣翩然出尘,这一亮相便引起人群中一阵惊叹,再一听他的言辞,顿时更觉这位公子不畏强暴,敢为人言。一时间,人群中许多少女的秋波顿时盈盈送来,芳心可可,暗自系在这白衣少年身上。

    果然!裴元歌冷笑,今天这一切,不过是裴元华在想方设法为万关晓博一个惊艳的亮相。

    英雄救美,以身相许?

    哼,还当她是前世那个无知易欺的裴元歌吗?

    在万关晓越众而出的一瞬,不远处酒楼二楼正要起身的身影顿时一僵,原本就透着三分恼怒,三分阴寒的容颜,此刻更是冰寒彻骨,优美的唇形弯起一抹讥诮的弧度,幽黑如曜石般光泽幽然的眼眸晦暗难辨,看似淡然轻飘地掠过那道白色身影,黑瞳深处,却已经闪烁过一抹冰雪般的光泽,冷暗森寒。

    天底下,居然还有人敢抢他的功劳为己用?

    真是有意思!

    稳稳地坐下,宛如玉刻的修长手指慢慢地把玩中手中的酒杯,看似云淡风轻地瞧着下面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敢叫老子滚?”地痞头领本就满心怒火,见这白衣少年一副文绉绉的书生模样,更加不放在心里,握了握指关节,发出咯咯的响声,狞笑着道,“哪里来的毛头小子,也敢管老子的事情。今天不教训教训你,你都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。”说着,捏着钵盂大的拳头,就冲着万关晓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他那清秀的身姿,恐怕连这人一拳头都禁不起。

    人群中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声,十之**都是娇俏婉转的莺呖燕语,充满了担忧关切之意。

    然而,身为当事人的万关晓却怡然不惧,顺手拿起腰间的竹笛,敲、点、划、勾,如灵蛇般,配合着他如穿花蝴蝶般矫健灵动的身形,招招都打在地痞头领的身上,自己却毫发无伤。待这轮交锋过去,地痞头领已经肿的满头青紫大包,万关晓却是衣袂翩然,半点也没让他沾上身。

    地痞头领的狼狈,更衬托出万关晓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滚?”万关晓凛然喝道,“还是说,想要一起上来试试?本公子全然奉陪!”

    地痞头领知道眼前这人拳脚功夫了得,不是他们能应付过来的,虚张声势地丢下一句:“老子今天拉肚子,虚了点,这才不是你对手。你要真有本事,就给我等着,等老子去治好了这体虚,再来跟你较量!你别走啊,你要走了你就是王八蛋!”口吐秽言,灰溜溜地带着一众人离开。

    本就是翩翩少年,见义勇为,又有这样的好身手,再在这污秽狼藉的地痞头领的衬托下,白衣如雪的万关晓此刻直如天神般威武雄俊,却又秀丽如花,围观的人群中爆发出阵阵叫好声,而这次不止是围观的平民少女,就连旁边停车游玩,被吸引过来的官家少女,也有不少眼眸定定地凝视着万关晓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顿时有无数面纱“凑巧”被风掀起,露出如花似玉的容貌,和赞赏的盈盈秋波。

    万关晓视若无睹,径自迈步走近裴元歌,在三步远的地方停下,将竹笛系回腰间,这才拱手为礼道:“姑娘受惊了,不知道可否安好?别被这些污秽之人惊吓到才好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结果,裴元歌一点都不觉得意外,前世她与万关晓夫妻四年,对他的身手很清楚。表面上看起来文弱秀丽,出口成章,却也有着一身的好武功,算得上文武兼备。当年科举,他文试只上了榜,三甲之中,得了个同进士的出身,武举却是榜眼,又兼容貌俊美,很是京城父母心中的佳婿典范。

    上次是幽林山谷之中,奏笛吟诗,这次是闹市之间,英雄救美。

    裴元华为他所设计的每次出场,都是煞费苦心啊!对方已经搭好了台架,她若不跟着好好唱一出,岂不是太对不起这场惊吓?

    “多亏公子及时赶到,赶走了那些恶人,小女子才得保全。”裴元歌盈盈福身,一身深深浅浅的蓝,宛如海水般澄澈清逸,沁人心扉,声音更是娇柔婉转,却又端庄矜持,处处守礼,没有丝毫的轻浮之感,“不敢请教公子尊姓大名,小女子也好让家父登门致谢,以报答公子今日的相救之情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般娇糯动听的声音,万关晓不禁一怔。

    他对裴元歌的确有所图,那也是听说裴府姐妹不合,大小姐有意整治这位四小姐,这才用得上他。原本以为会是个刁蛮任性,或者容貌丑陋的骄横女子,但为了前程便也应了。那日山林之中,他一直背着身,又离车队远,根本就没看到裴元歌,今日相见,却发现她身姿轻盈,气质出尘,虽然隔着帷帽,看不清楚模样,但听其声音,观其姿态,想必是位美貌温存的贵族少女,心中登时意动。

    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是我辈应为之事,姑娘不必放在心上!”虽然意动,万关晓却并没有急切地报上姓名,而是不动声色地吊着这少女的胃口,甚至不再多说一句话,笑道,“姑娘既然无恙,小生就放心了,这就告辞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取出腰间的折扇,“唰”的一声展开,微微摇晃着,信步离开。

    虽然时间很短,但裴元歌仍然看到了那折扇上的字,正是当日前去白衣庵的路上,万关晓故作姿态所吟诵的那首《感遇》,心中冷笑,却故作惊讶地轻咦出声,留道:“公子请留步!”

    听到那声轻咦,知道裴元歌必定认出他就是当日奏笛吟诗之人,万关晓心中得意,却并不顿足,径自离开,长声笑道:“区区小事,不足挂齿,姑娘真的不必放在心上。”当日幽谷之中,他乍然出现,奏笛吟诗,却连个正面都没漏,今日英雄救美,让她察觉到自己就是那日山谷之人,勾起她的好奇心,已经做足了姿态,神秘、好奇、悬念,都是容易勾人的情绪,这两日露面,定会让裴元歌那位深闺小姐对他印象深刻,日思夜想。

    这样的效果,刚刚好!

    按耐住想要转身再与裴元歌说话的冲动,万关晓强令自己离开。

    也许,等到下次相见时,便可以再进一步了!

    习武之人耳目聪灵,虽然离得不近,但裴元歌那软糯的声音还是传入耳中,浅色的唇微微抿起。没良心的丫头,他也救过她,也帮她接过围,她何时这样跟他道过谢?紧紧盯着下面那道白色的身影,看清那俊美的容貌后,美眸顿时更加冷厉,招手叫来侍卫,低声地吩咐了两句。

    这头,万关晓正要离开,还没走几步,忽然听到背后一声厉喝:“给老子站住!”

    万关晓下意识地驻足,转过身来,只见一个铁塔似的黑汉站在当场,目若铜铃,神色很不善地盯着他,冷冷道:“怎么?在老子的地盘打了人,就想开溜,当老子是死人哪?看着你个小白脸就不像个好东西,是不是专门出来勾搭无知少女来了?来来来,老子跟你比划三百回合,你要赢了,老子半句话不说,从此见了你就绕道走,你要输了,这辈子再在老子跟前出现,老子见一次打一次!”

    好好的英雄救美戏码,半路居然杀出个程咬金,万关晓和裴元歌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裴元歌还以为这黑汉子也是裴元华和万关晓计划中的一部分,想要更突显他的身手。但看着万关晓惊愕的模样,却又似乎不像。听他的意思,难道方才那个地痞流氓头领,真的回去找人,这是来找场子了?裴元歌蹙眉,犹豫了下,试探着开口道:“这位壮士,您误会了,方才是有人想要欺辱小女子,这位公子相救,这才动起手来,并非有意冒犯。”

    黑汉子挥挥手,瓮声瓮气地道:“小娘子别被这小白脸骗了,现在世道不好,专有这种小白脸,自编自演,装什么英雄救美骗涉世未深的小泵娘。我看这小子不是好人,说不定就是搞这种事儿的,先让我教训教训他,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在我的地盘行骗?”

    自编自演?骗涉世未深的小泵娘?

    纱幕下,裴元歌纤细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这黑汉子绝对不是裴元华原来设计好的,看起来也不像是那个地痞头领找来的帮手,倒像是……倒像是来跟万关晓作对的?很快的,她眉头又舒展开来,万关晓最重颜面,被这黑汉子这样讥刺,肯定按捺不住,如果不小心输个一招半式,或者赢得比较狼狈……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紫苑和木樨的声音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她们正在街上游玩,忽然看到裴元华找了过来,却不见裴元歌。再看大小姐似乎面试不豫,心中更加担心,急忙回转找了过来,看到这人多,便拥簇过来,没想到正好瞧见裴元歌坐在当中,急忙跑了过来,连声问道: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裴元歌正好装作跟两位丫鬟解释,不再作声。

    听了这黑汉子的话,万关晓顿时涌起一股怒气,这人明显是来拆他的台的!再想到刚才横加拦阻,暗中出手教训那地痞头领的人,忍不住怀疑这是哪家的贵公子,不忿他如此出风头,所以故意找人来羞辱他。不过,他万关晓是有真材实料的,可不是那些绣花枕头!

    “既然这位壮士有心赐教,那咱们就来比划比划?”

    想清楚这些后,万关晓脸上又浮现出笑意,温然如玉,却并没有再提英雄救美的事情。这种事情,是非公道自在人心,如果他真的出言辩驳,反而显得心虚,再让这黑汉子风言风语地说下去,说不定那位裴四小姐便会起了疑心,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潇潇洒洒地再赢一场,在这位裴四小姐跟前再露一回脸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让我来教训教训你这个想要骗财骗色的小白脸!”

    黑汉子怒喝一声,扬起醋坛大的拳头,冲着万关晓就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交上手,万关晓就察觉到了不对,这黑汉子看起来好像和之前那地痞头领一样的本事,似乎是地头蛇之流。实际上却是难得的高手,行动前有意无意地封死了他的退路,让他只能放弃自己的优势硬接他的拳头,而力道又蛮横强大,只一招就震得他“蹭蹭蹭”地只后退。

    “老子早说了,你这小子就是来骗财骗色的吧?刚才跟那家伙打,装得天下无敌似的,跟老子一交手,这底细全露出来了吧?”黑汉子看似鲁莽蛮横,言辞却十分刻薄尖酸,明明方才万关晓是凭借自己的本事打赢的,但被他这样一说,倒真像是双方做戏,故意演给别人看的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中,哪有什么懂门道的人?眼看着这黑汉子跟刚才那些地痞一样的出手,这位白衣公子却丝毫也没有先前的潇洒倜傥,一招就被打得只退后。不禁对黑汉子的话将信将疑起来,嗡嗡如蚊子响的议论声中,隐约夹杂着:“不会真的是骗子吧”之类的怀疑。

    万关晓听得只吐血,更确定这是哪位贵公子看他不顺眼,故意来拆他台的。

    被这黑汉子逼得这样狼狈,那之前幽谷中宛如谪仙的奏笛吟诗,方才潇洒倜傥的英雄救美,可就全成了泡影,他在这位裴四小姐心里的形象只怕就要一落千丈了!心头既担忧又不甘,更充满了对这黑汉子和他幕后之人的恼怒憎恨,咬牙道:“方才不过是我疏忽了,咱们再来!”

    “再来一百次也一样,你个骗子小白脸,在老子跟前就得现原形!”黑汉子喝道。

    这次却是万关晓先发难,登步上前。黑汉子丝毫不害怕,就这样跟他缠斗在一起。黑汉子的武功比起万关晓来,要高得多,但他十分促狭,就是故意在人前折万关晓的面子,每次都是故意封死了万关晓的退路,让他没办法打的潇洒自若,而只能狼狈地在他一拳又一拳简单利落的拳下躲闪,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这些该死的权贵,仗着有权有势,就这样肆意地其辱人!万关晓心头的怒意越来越盛。

    两人斗了约莫百回合,黑汉子看着差不多了,卖了个破绽,引得万关晓欺身上前,一拳砸在他的脸上,白皙俊美的书生脸上顿时浮现出一大片的青紫交加,彻底毁掉了那张秀美的脸。指着他的鼻子喝道:“老子这是给你点教训,男子汉大丈夫的,仗着这么涨小白脸就出来骗人,丢不丢脸啊?以后再被老子看到你这样行骗,老子就废了你!”

    说着,骂咧咧地抽身离开。

    裴元歌在旁边看着,听着,心里直憋着笑。这黑汉子故意使坏,左一句骗子,又一句小白脸,生生把这个罪名扣在了万关晓头上,最后还故意打脸,分明是要在人前羞辱他。万关晓这人最终形象名声,被他这样羞辱,只怕心里连死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虽然隔着纱幕,看不清楚万关晓的神情和模样,但用膝盖想,也能想出他此刻的精彩。

    想到前世的恩怨情仇,裴元歌心中大觉畅快,脸上却丝毫不露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万关晓暂时还得吊着他,说不定将来有用。裴元歌思忖着,附耳在木樨身边吩咐了几句。木樨点点头,走到万关晓身旁,脆生生地道:“这位公子,我家小姐说,方才承蒙相救,感激不尽,那黑汉子的风言风语,不必放在心上。胜败乃是兵家常事,公子莫要为此介怀。不知道身上的伤势是否严重?”

    没想到裴元歌居然还这样待他,万关晓一怔,随即道:“在下无碍。请带我多谢你家小姐的开导,小生技不如人,甘愿认输。但胜负无常,经此一是,日后必定更加精进修习武艺,今日之事倒是小事,待到艺成,将来奔赴边疆,为国浴血,那才是真正的男儿气概。所以,小生绝不会因此气馁!”

    方才胜负分明,他若再找借口遮掩,反而会被人认为输不起。

    这样坦坦荡荡地认输,又说要刻苦精进,为国杀敌,彰显男儿气概,倒是颇有几分磊落洒脱之气。在加上那张俊美的脸,一时间又赢得许多认同声,娇声娇语地为他喝彩鼓掌。

    万关晓向众人团团一拜,深深地凝视了眼裴元歌,转身洒然离开。

    “故作姿态!”不远处楼上,浅色的唇微微翕动,吐出几个字来,双眸死死地盯紧那道白衣身影,把他的模样记个准,黑眸中闪烁着绝对不善的光泽。耳边传来了暗卫的禀告声:“九殿下,人潮已经散去了些,可以往赤霞河那边去了。”

    宇泓墨起身,又顿住,盯了眼下面海水般蔚蓝的身影,想到她方才派人劝解的话,又是一阵来气。

    蠢丫头!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精致舒适的马车里,裴元歌和裴元华摘下帷帽,四目相对,几乎能够激射出火光来。许久,裴元歌微微挑眉,眼眸中透漏出一丝寒意,冷笑道:“我就说,大姐姐怎么突然好心地要跟我讲和,原来只是为了把我引出去,让那些龌龊的人糟践。大姐姐你当真是好心思!”

    “你若好好地应了我,不久什么事都没有了吗?偏要自讨苦吃!”裴元华也不遮掩,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裴元华,你好大的胆子,你也不想想,如果我今天出了事情,从头到尾你都陪着我,你脱得了干系?父亲对我的疼爱,你是知道的,只要他有哪怕一丁点儿的怀疑,你这位裴大小姐也就做到头了!我素来以为你是个聪明的,没想到也有笨的时候。”裴元歌故意装作好像不知道裴元华的图谋,以为她只是想要毁掉她。

    裴元华今日前面的种种姿态,都只是为了给万关晓做遮掩,只可惜,她在白衣庵早早地跟裴元歌翻了脸,不想裴元歌怀疑到万关晓与她有关,进而生疑,这才一环套一环地百般设计。这会儿听裴元歌的口风,显然没猜出来她的真正目的,心头一阵得意,却故作冷冽地道:“我看是四妹妹你傻了吧?如果真的出了事情,你遮掩来来不及,哪里敢跟父亲捅出去?父亲的确很宠爱你,可是,如果你成为裴府的耻辱,伤风败俗了,你以为,你还是父亲金娇玉贵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而你到时候,正好拿到了我的短处,可以趁机拿捏我?裴元华,你好狠毒,毁了我不够,还想让我成为你的工具!”裴元歌索性把戏做足了,眼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,忽然转过了头,微笑道,“可惜,老天爷是站在我这边的,你设计得再好,最后还是落空了!”

    裴元华紧紧地盯着她,道:“的确,你的命够大的,这样也能被你逃脱?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还要谢谢大姐姐的成全,如果不是你的这番设计,我又怎么能……”裴元歌眸光微转,却没有再说下去,一副若有所喜的模样,笑容中透着几分温柔。

    “成全?”裴元华眯了眼,故作疑惑道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裴元歌却只是微笑,不再理会她,顺手戴上了面纱,微微掀开车窗帘幕,瞧着外面的景致。

    见她眸光温柔,容光焕发的模样,眼神虽然在车外浏览,却是呆呆滞滞,似乎已经神游到不知名的远方,裴元华嘴角露出一抹微笑。任你裴元歌再聪明,再多疑,你也想不到,那位让你心心念念惦记的白衣公子,其实是我安排的,而今天的一切,都只是为了让他在你跟前露个脸,而不是你所以为的让那些地痞欺辱你。

    我裴元华才没有你想象中的愚笨,做这种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蠢事。

    真正对付你的利刃,不是其他,而是万关晓!

    幽谷巧遇,闻天籁之音,展露才华;闹市街头,英雄救美。种种的巧合,对于深闺中的少女来说,无疑有着极大的诱惑力,何况万关晓的确是个文武兼备的美男子,就算拿到父亲那里去说,说不定父亲也会应允这门婚事。而那时候,才是专为你裴元歌打造的地狱的开端!

    你以为你天生幸运,逃过了我的算计,又遇到了情郎?

    殊不知,这样想的你,才真正地落入我的局中!

    裴元华也转开目光,悄悄地探看着外面的风景,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察觉到裴元华审视的目光散去,裴元歌这才稍稍地收回目光,朝着裴元华的所在望去,正好看到她嘴角那抹宛然的笑意,嘴角也跟着微微弯起,不屑而嘲讽。想必裴元华这时候一定以为,她已经跳入她了名为情网的局吧?那就来看看,最后到底是谁入了谁的局?

    龙舟大赛在赤霞河举行,因此,这附近人山人海,拥挤不堪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走慢点,等等奴才啊!”一名青衣小帽,小厮打扮的人气喘吁吁地在人群中奋力厮杀,朝着自家公子在的地方挤过去,“您慢点吧,那怡然居又没长腿,又不会跑,难道您害怕会它会丢了不成?这会儿离龙舟大赛还有一会儿呢,耽误不了您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别拖拖拉拉的,快点赶到吧!再怎么说,裴伯母也是长辈,哪有让长辈等的道理?”傅君盛身着品蓝华服,头戴着缨绒金冠,温润如玉的脸上一片焦虑之色,“都怪你,磨磨蹭蹭的,也不早点叫我,害得我出门晚了,要是给裴伯母留了不好的印象,回去我揭了你的皮!”

    小厮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也不害怕,油嘴滑舌地道:“公子您就拿我做幌子了,分明是公子您想着要见丈母娘,换了十多身衣服都不够,要不是奴才提醒您,这会儿您还挑衣裳呢!我说公子啊,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!俗话说得好,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顺眼,何况您这人才?只要往裴夫人跟前一站,事情就能订下来了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便“哎呦”一声喊了出来,却是被恼羞成怒的主子在头顶狠狠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人群又是一阵涌动,挤得许多人都站立不稳,有的甚至跌到在地,被人挤踩着,惨叫声不绝,却是难以脱身。傅君盛自幼习武还好,眼看身边有个文文弱弱的少年朝着他这边倒了过来,顺手扶住他,道:“小心些,站稳别摔了!”

    那少年原本以为自己要重蹈那些人的覆辙,没想到却被人救起,抬起头来,看清来人的模样,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顿时闪烁起来,忙又低下头,声如蚊呐地道:“多谢公子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倒是你,身体这么弱,就不要走这条路。这是通往赤霞河最近的路,每年端午人都挤在这里,每年都有踩死人的事情发生。你若不急,就从这巷子穿过去,绕个大圈,虽然路远了许多,却安全多了。毕竟还是性命要紧!”见那少年身材文弱,傅君盛忍不住多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正要离开,眼见那少年畏畏缩缩的模样,再看看周围黑压压的人头,约莫着这少年也挤不过去,叹了口气,帮人帮到底吧!暗君盛拉着他,跟自己的小厮齐心合力地将他护送到那巷子口。抬头看看日头,心中只犯急,也顾不得再跟那少年说些什么,急急地又朝着人群拥挤过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爷,您当心点!”小厮正要追赶上去,却被那少年拉住。

    “你家公子是谁?”

    “寿昌伯府世子!”小厮急着追赶自己公子,随口答道,挣脱那少年的拉扯,追赶过去。

    那少年站在人烟稀少了许多的巷子口,目送着傅君盛的身影离开,黑眸之中光彩潋滟,喃喃自语着道:“寿昌伯府世子……没想到寿昌伯那样粗豪的人,他的儿子却这般文秀儒雅,又有侠义心肠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等傅君盛辛辛苦苦赶到怡然居,却发现事实完全在意料之外,让他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裴尚书和裴夫人不在怡然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