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82章 美女蛇服软求饶?【文字版VIP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82章 美女蛇服软求饶?【文字版VIP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听到舒雪玉说要为她安排婚事,裴元华心中一沉,红唇不受控制地失去了血色。她自认国色芳华,才貌双全,德色兼备,心气儿一直很高,没想到十拿九稳的待选却出乎意料地落选。从年龄来说,她已经十六岁了,的确该说亲事了,但现在她身为庶女,府里又是舒雪玉做主,能给她说什么好亲事?

    再加上还有个裴元歌从中作梗,说不定会故意羞辱她,给她说个寒门子弟。

    别说寒门子弟,就是普通的官宦人家,裴元华也看不上眼。她这样的璀璨完美的人,应该配世间最尊贵的男子,至少也该嫁入皇室,其他的地方,实在太辱没她了!迎着舒雪玉那双微凝的眸,裴元华细思,舒雪玉现在恐怕恨不得明天就把她嫁出去,而她如果想摆脱这种命运,把前途掌握在自己手里,就得一方面拖延婚配的时间,另一方面尽快找到合适的权贵,抢先一步才行。

    握了握手中的卷轴,裴元华心中稍定,她已经有了接近五殿下的契机。

    至于前者,只好先给舒雪玉找些事情,让她暂时无暇顾及自己的婚事了!裴元华谋算着,故作娇羞地低头道:“母亲就会拿女儿打趣,什么婚事不婚事的?女儿情愿一辈子不嫁,只伺候父亲和母亲。难不成父亲和母亲如今有了四妹妹承欢膝下,就看得女儿厌烦了,要把女儿发落出去不成?”

    这个大女儿一向端庄,甚少有这样撒娇打趣的时候,裴诸城笑着道:“牙尖嘴利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婚事?”就在这时,门口绣花鸟鱼虫的错金丝绣帘一掀,露出裴元歌宜喜宜嗔的面容,莲步轻移进入房间,后面跟着紫苑和木樨,笑盈盈地道,“还没进门就听说说什么婚事,嫁人?谁要嫁人了?难道父亲和母亲给我们找个了大姐夫?快说来听听,我倒要看看,什么人能配上我们大姐姐。以我们大姐姐品貌,我看入宫做贵人也是绰绰有余,大姐姐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笑着向裴诸城和舒雪玉行礼,做到了舒雪玉旁边。

    这个贱丫头,居然还敢提入宫做贵人?如果不是她捣鬼,自己的待选谤本就不会落选,这会儿已经章文苑那丫头一道入宫了,哪还会在这里受她奚落?这该死的裴元歌,居然还当众说这样的话,故意戳她的心窝子!裴元华心中大怒,面上却丝毫不露,也笑着道:“你这个小丫头满嘴胡吣些什么?什么嫁不嫁的?敢情是你自己想嫁了吧?是不是相中了哪家的公子,快说出来让父亲母亲给你做主!”

    这话原本恨不妥当,不过她以玩笑的语气说来,却显得似乎只是打趣妹妹而已。

    裴元歌却知道她这话并非无的放矢,而是在提醒她那日吹笛之人,故意顿了顿,别过头去,嗔道:“大姐姐就爱胡说!论年纪是大姐姐居长,就算要说亲也是先给你说,别拿我做幌子!”娇嗔之余,却并没有否认心中有相中的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裴元华自然听得出其中的关键,这次却没打趣,只抿着嘴笑。

    裴诸城却没有这样复杂的心思,只当她们姐妹打趣着玩,看笑着瞧着她们姐妹斗嘴,眼瞧着小女儿在发娇嗔,笑着转过过话题,道:“华儿,你手里拿的卷轴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呀,只顾着与四妹妹玩闹,差点忘了正事。”裴元华轻轻敲了敲额头,恍然道,盈盈走上前去,将卷轴摊开,转移话题道,“这是父亲之前委托女儿处理的雪猎图,已经绣好了,父亲且看看如何?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,女儿就让人尽快给五殿下送过去,毕竟已经耽误了这么久,不能再延误了。”

    五殿下?绣图?

    舒雪玉不知事情原委,有些莫名其妙,不明白裴元华怎么会跟五殿下有所勾连。但见裴元歌嘴角含笑,应该是知情的模样,又微微地放下心来。元歌比她更加胸有沟壑,凡事都能分清轻重。既然她知道这件事,又是这样的神情,想必没有什么不妥当,也就没有追问。

    卷轴摊开后,栩栩如生的绣图顿时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霜凋草木,雪覆悲凉,茫茫的雪地上,隐约露出草木的轮廓,悲凉苍茫。一轮明月下,男子身披黑色鹤氅,纵马雪猎,一截鲜亮的红衣煞是夺目,几乎是把绣图原样照搬过来。而且,这幅绣图大量运用了凸绣之法,尤其是在人物和那只白狐上,纤毫毕现,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,比绣图更加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就知道裴元华会动手脚!

    裴元歌微微笑着,目光凝视在雪猎图左上角的诗词上。原本左上角是一片留白,现在却用黑色的丝线绣着一首五言绝句,看内容是在咏颂骑者的骁勇,最后两句却是“圆月霜凋尽,来年待芳华”,看似切合图画,在描述明月如霜,凋零万木,只能等待来年芳华的意境,但将这两句第一个字和最后一个字连起来,却是“圆华”二字,也就是裴元华的名字——元华。

    在绣图里加了一轮明月,又写了一首诗词,将自己的名字嵌进去。

    裴元华真够费心思!

    “这绣娘的绣工的确不错,不过,比不得歌儿的绣技,别的不说,单这首无言绝句的绣字,匠气有些重了,远不如歌儿那副梅寿图浑然天成,几乎让人认不出是绣图。不过,市井之中有这样的手艺,也算难得了。”裴诸城点评着,忽然微微皱眉,“华儿,这绣图是不是跟原来的不太一样,我怎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儿?”

    当时他只顾着恼怒,根本没有好好看绣图,但只是乍一看,却也似乎觉得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裴元华心跳一滞,装模作样地瞧着绣图,故作茫然道,“不会啊,跟五点给的绣样一模一样!”说着又摊开原本的画轴,放在绣图旁边作对比,而画卷上也已经多出一轮明月,和左上角的那首五言绝句,看起来两幅图完全相同,没有丝毫的差别。

    “咦,我之前看着,怎么好像没有这轮明月和诗啊?”裴元歌故作惊诧地问道,神色却有些许不确定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裴元歌,果然要跟自己作对。想必,被自己夺走了绣图,抢走了在五殿下跟前展露锋芒的机会,她也很不甘心吧?想到这里,裴元华心中终于觉得有些畅快了。在画卷和绣图上做手脚时,她就想到被看穿后要如何应付,当下笑道:“恐怕是妹妹记错了,姐姐拿到这副绣图时,就是这样子。再不就是当时画卷没有展开完全,毕竟明月和这首诗都在上方,被遮掩住了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这首诗是她耗费心血所做,又嵌入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五殿下本就是风流才俊,精擅诗词,看到她这首诗必定会叫好,再猜出诗中的哑谜,对她必定会印象深刻。有了这个契机,以后再想办法加以接触……只要能入了五殿下的宫阙,凭她的聪慧才貌,步步高升指日可待。再等五殿下被立为太子,登基为帝……

    届时,她一定要让裴元歌这贱人匍匐在自己脚下,哀求乞怜!

    裴诸城以为自己记错了,倒也没在意:“既然绣好了,就赶紧送过去,这事儿够烦心的,早落定了早心安。”挥挥手,见裴元华正要去下安排,忽然又叫住了她,“等下。”思索了会儿,道,“这件事华儿你去安排不太妥当,绣图和画轴都交给我吧,我派人送过去!”

    大夏王朝的规矩,未立太子之前,所有皇子不分长幼,全部都住在皇宫。等到立太子后,年满十五岁的皇子则出宫分派府邸。如今虽然五殿下宇泓哲既是嫡子,又是长子,在文官中也颇有声望,但当今皇帝却迟迟没有流露出立太子的意思,因此,宇泓哲也还在住在皇宫的沐阳宫。

    听说宫外有裴府的人求见,宇泓哲微微怔了怔,随即命人宣了进来。

    然而,小太监回来后,却是孤身一人,禀奏道:“回殿下,那位裴府的护卫只将这东西交给奴才,托奴才转交给五殿下,便离开了。说五殿下见了里面的东西,就知道怎么回事。”说着,双手将两个细长的黑漆雕花盒子呈了上来。

    宇泓哲接过,打开,见是那副雪猎图的画卷和图样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画卷是他陪叶问卿找的画师,自然清楚里面的内容,见多了一轮明月,又多了一首五言绝句,刚开始以为这是裴元歌与自己相合所做,心中一阵欣喜。但再一想,却又觉得不太对。

    那日在白衣庵,他问起绣图的事情,裴元歌的神色很是疏落,似乎并不上心,又怎么会特意作诗相合?何况,他曾经听说,裴元歌绣技和书画都是一绝,她所绣的梅寿图,喜得裴诸城连父皇的春梅图都换了,记忆之高超可想而知。而这副绣图虽然也算上品,但终究有些匠气,只怕并不是裴元歌所绣。尤其,这绣图和画卷还是裴府的护卫送来,裴元歌素来最重礼仪操守,即使他们私下独处,也都谨守规矩,又怎么会公然命裴府护卫将此图送来,如此地授人权柄?

    那日赏花宴,裴元歌在长春宫所做的边塞诗,他也曾经听过,苍凉大气,而现在绣图上这首,虽然勉励在称颂骑者,却终究还是闺阁气息浓郁,显得秀弱了些,断然不是裴元歌所做。

    再想想白衣庵里裴元歌的言辞,以及当日托付绣图的模样,只怕这副绣图多半是裴三小姐所绣。至于这轮明月和这首诗的用意,也就十分明白了,是为了展露才华,好讨好献媚于他。又故意派裴府护卫送来,是巴不得天下人都知道他宇泓哲青睐于她把?

    肤浅虚荣的女人,与裴元歌那等清灵秀逸的女子,根本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宇泓哲被女人讨好献媚得多了,因此也就有些厌烦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这绣图若是裴元歌所绣,他就截下来,不会容它落入宇泓墨之手。既然现在是裴元容所绣,这绣工也的确跟宫中的绣法不太相同,这首诗又如此的闺阁气息,柔弱纤细,倒是正好可以让叶问卿那丫头送去讨好宇泓墨。想到这里,宇泓哲便吩咐道:“来人,把这两样东西送到叶府去,交给问卿表妹!”

    等到侍从领命而去,宇泓哲眉宇微敛,沉思入神。

    他虽然自负骄傲,却并不傻,与裴元歌几次相见,她都有所闪避推拒,已经超出了礼仪规矩的限度,似乎对他无意,这不得不让宇泓哲有些恼怒。不过,只要他求得母后懿旨,裴元歌就算不愿,也只能嫁他,女子这一生,荣辱系于夫君,只要嫁过来,就只能依附于他,讨好于他。

    何况他又是如此的年轻尊贵,才华横溢,容貌俊朗,对她又如此恩宠,裴元歌总会心动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泓哲眼眸中闪过一丝亮芒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就等着端午龙舟,宫嬷嬷见过裴元歌后,他再次向母后求旨赐婚了!他相信,裴元歌的才貌品行,世间罕有,宫嬷嬷从前是皇祖母的人,后来被皇祖母赐给了母后,伺候了两代皇后,必定目光如炬,就算再高眼界,再挑剔,他宇泓哲能看上的人,宫嬷嬷必定也会赞赏有加!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端午节,吃粽子,赛龙舟,是个极热闹的日子,大夏王朝对女子约束颇多,平日里也只有这样的节日,才有机会光明正大的上街游玩赏景。这种机会,别说大家小姐,连丫鬟们都是眼巴巴地想跟着出去。就连被禁足的裴元容,也被身边的丫鬟,劝得心动,又想着出去才有机会在贵族少年间出风头,也想着要随众人一道游玩。

    但她正被禁足,连见裴诸城的面都不能,又如何求情?

    “大小姐您就发发慈悲吧!三小姐被禁足这些日子,整日里闷在院子里,这心情如何能开阔?眼看着就要闷出病来。若趁着今日的热闹出去游玩一番,散了心事,说不定那些郁结也就散了。大小姐素来在老爷跟前是个体面的,三小姐又是您的亲妹妹,您就通融通融,为三小姐求个人情吧!再则,咱们采薇园的奴婢们也感激大小姐的恩德!”想到紫玉的话,为了端午节能出去游玩赏乐,湘玉横了心,对着裴元华哀求着。

    她时机找得很准,正是裴元华到蒹葭院请安的路上,周围还有其他的奴仆,见状都把目光聚集了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府里就渐渐有了大小姐冷漠绝情的传言,说她对章芸见死不救,却眼巴巴地巴着夫人。如今又是大庭广众之下,湘玉又说得如此凄凉,只把裴元华气得肝疼。上次被裴元容打了一耳光,又碍着答应了湘玉等人遮掩,连这几日告病,躲在屋内不出门,她已经够火大的了,没想到这湘玉倒像是得了法宝,只要事关裴元容,事事都求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偏她跟裴元容是一母所出的同胞姐妹,打断骨头连着筋,连甩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现在湘玉已经好话说尽,又当着众人的面,裴元华知道,自己若是拒绝,只怕明日府内又要谣言纷飞,虽然说此刻父亲还没听到,也不会放在心上,但众口铄金,总有一日会置她与死地。没奈何,只能窝火着应了,来到蒹葭院,正巧裴诸城和舒雪玉都在,请安过后,便为裴元容求了人情。

    “父亲责罚三妹妹,女儿并不敢置喙,只是总把人闷在院子里,反而容易郁结。不如让三妹妹今日随我们一道出门散散心,说不定反而会好些,哪怕等她回来后继续禁足呢?再则,若让三妹妹知道了,也会感念父亲和母亲的心思,能更好地反省到自己的错误。还请父亲和母亲应允。”

    裴诸城皱眉,沉思不语。

    容儿这丫头心思越来越大,再不好好教导约束,天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来,哪能轻易纵了?

    舒雪玉更不想带着裴元容这个麻烦出门,正要拒绝,忽然被身边的裴元歌拉了拉衣角,转头望去,却见裴元歌对她眨了眨眼睛,递了个眼色过来,娇糯地道:“母亲,难得大姐姐对三姐姐这片心意,您就应了吧!三姐姐行事虽然有些不妥,但大姐姐却是个极妥当的人,她既然为三姐姐求情,又与三姐姐是同胞姐妹,自然会照看着。有大姐姐照看三姐姐,您和父亲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
    闻言,裴元华几乎气得要当场失态。

    被裴元容那白痴打了一耳光,却不能发作,还要为她遮掩,裴元华已经很窝火了,又被湘玉当众求情,不得不来为裴元容说话,那窝火更盛,现在再被裴元歌这话一挑,心中的火苗只跟浇了油似的直往上窜。表面上,裴元歌这话是在为裴元容求情,替她裴元华说话,实际上,却是不动声色地将裴元容这个大麻烦扔到了她的身上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    什么叫有大姐姐照看三姐姐,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

    这分明是说,如果今天裴元容闹出什么乱子,那就是她这个做姐姐没有照看好,又是她求得人情,连带着也要在父亲跟前没脸!这裴元歌实在太阴险,太损了!裴元华心里恨得咬牙启齿,却半分也不敢露出来,这事绝非她所愿,但一步一步地逼过来,让她根本没法推拒,只在心里将裴元容、湘玉和裴元歌都咒骂了无数遍。

    舒雪玉也听出了这层意思,微微一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三姑娘一道出门吧!”

    裴诸城想到这位大女儿素来稳当,有她照看,料想裴元容也闹不出乱子来。既然如此,让容儿出去散散心,别总把心思放在不该放的地方,也是好的,便也跟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商议已定,裴诸城便派人去请裴元容,一家人一道出了门。

    谁知,才刚出了府门,舒雪玉上了马车,裴元歌正要踩着车阶上去时,裴元巧却突然一个立足不稳,向前两步,刚好踩在裴元歌的裙子上,只听“嘶啦”一声,轻柔的软罗缎裙裂开了一大道口子。裴元巧骇得面容惨白,她方才走得好好的,突然后面一股推力,不自觉地向前跌倒,没想到竟把裴元歌的裙子踩裂,父亲恼怒之下,若是不许她今日出门还是小事,若因此以为她嫉妒裴元歌,暗地里使手段,那可就惨了。

    “四妹妹……我,我真的……”裴元巧慌乱地想到解释,却是惊骇得难以成句。

    裴元歌倒是微微一笑,顺手扶住了身子不稳的裴元巧,道:“二姐姐想必是一时没站稳,才会如此,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不用这样诚惶诚恐。再怎么说,咱们也是姐妹,哪里为了一条裙子就翻脸的道理?”目光却掠过裴元巧秀丽的脸,落在她身后正跟裴元容并肩而行的裴元华身上。

    她敢肯定,这事是裴元华所为,自己不愿出面,又摊上了裴元容这个麻烦,只能把主意打到裴元巧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裴元华这般做,到底有什么目的?现在在裴府门口,就算她裙子被踩裂,回府换身衣裳也就是了,又不可能拦住让她不去看赛龙舟。不过,裴元华绝不会无的放矢,她这样做,一定另有目的,她只小心警惕,静观其变便是。

    舒雪玉本能地感觉到这件事有蹊跷,却说不出哪里不对,只道:“元歌你快去换衣裳,我们等你。”

    裴诸城微微皱了皱眉头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母亲,这端午赛龙舟,是咱们大夏王朝的盛事,因此每年观看的人极多,人山人海的,咱们虽然早在赤霞河旁边的怡然居订了位置,可要是去得晚了,只怕道路都被堵住了。”裴元华这些年总随着章芸出门,对此了解得很清楚,“女儿在这里陪着四妹妹,等她换好衣裳,我们二人一道过去,至于父亲、母亲和两位妹妹就先去好了。父亲觉得这样可好?”

    居然要留下来陪她换衣裳,再一道过去,绝对有问题!

    不过,她从来不怕人耍手段,因为只要动了心机,无论安排得多周密,都可能会有破绽,那正是抓住机会反击的时候,也就是所谓的后发制人!因此,裴元歌怡然不惧,笑道:“我常年不出门,倒是不知道这些。既然如此,也就不耽误父亲母亲和两位姐姐,就让大姐姐陪我,我们稍后赶去。”

    裴诸城也知道赛龙舟的人潮拥挤,何况这两个女儿都是极省心的,却还是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裴元歌和裴元华晚到,裴元容却是最高兴的人,她巴不得这两人干脆不要到,免得遮住了她的光芒,至于裴元巧,根本就不被她放在眼里,因此心里巴望着父亲同意。不过,被责罚了这么多次,她倒也学会了些按捺,没有迫不及待地开口,只是期待地望着裴诸城。

    裴元巧则道:“父亲,是我误了大家的时候,还是让我陪着四妹妹吧!”

    她这样做是为了向众人表明心迹,表示她并非有意算计裴元歌什么而故意踩坏她的裙子,所以甘愿留下来陪着要延误时间的裴元歌。

    “瞧二妹妹说的,知道的说你懂事,不知道,还以为四妹妹小心眼儿,事事都记恨呢!”裴元华哪里能容她坏自己的好事,当即开口道,貌似打趣,却不动声色地在裴诸城和舒雪玉跟前抹黑了裴元巧,又道,“再说,二妹妹和四妹妹一样,素日里少出门,别两个人都丢了。我认得路,还是我留下来陪着四妹妹吧!案亲母亲放心,我们出门乘坐马车,也会带着裴府的护卫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裴元巧表面木讷,心里却是通透的,如何听不出裴元华这番话里的意思,面色顿时一变,有些怀疑地看着这位和蔼可亲的大姐姐,难道说,方才推她的人正是她?她要殷勤地留下来陪裴元歌,到底有什么居心?会不会想暗算裴元歌什么?如果真是这样,裴元歌出了事情,到最后会不会又算到她头上来?

    毕竟是因为她踩坏了裴元歌的裙子,才害得裴元歌要重新换衣裳,如果真出了事,以父亲母亲对裴元歌的宠爱,她恐怕难辞其咎。何况……裴元巧悄悄地看了眼舒雪玉,这位嫡母现在看她的眼神,已经带了些许怀疑和猜忌。她生母本就不得宠,虽然有了她也依然地位卑下,夫人虽然不怎么喜欢她,但总比章芸宽厚,从不刻意刁难人,这些时日,她的日子好过了许多。

    如果夫人因此对她起了猜疑,那可就糟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陪着四妹妹吧!”裴元巧歉疚地道,“虽然我不认得路,但咱们小姐出门,总是乘坐马车的,车夫对这京城的道路熟悉得很,若是连赛龙舟的地方在哪里都不知道,那可就贻笑大方了。再说,四妹妹心底宽厚,不会跟我计较这件事,可我心里总难免不安,大姐姐一向最体贴人,就当体谅体谅妹妹我的心思,给我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吧!”

    这个裴元巧……裴元华眼眸微眯,素日里只怕所有人都看错她了!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八面玲珑,既维护了裴元歌,又表明了自己的歉意,倒也句句在理,哪里有平日木讷寡言的模样?看起来,这位二小姐平日里隐藏得够深的!居然在这时候跳出来要坏她的事情,裴元华心中暗恨,裴元歌这嫡女得宠,她暂时不能动,难道还收拾不了裴元巧这个被冷落的庶女吗?不过,这时候要紧的是不能让裴元巧留下来陪裴元歌,不然,有她在旁边妨碍,自己的算计恐怕要落空。

    正要措辞辩驳,旁边裴元歌却似乎有些不耐烦了,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啦,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也值得这样一家子聚在门口当件正经事议个不停?”裴元歌且笑且嗔,“既然是我要换衣裳,那就我说了算,二姐姐,你和三姐姐陪着父亲母亲先去,免得被我耽误了时候,留大姐姐陪我就是。在这样拖拖拉拉的,只怕大家伙都得被耽误了,那多划不来?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等众人做声,拉了裴元华转身回府,两人的大丫鬟都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娇嗔的模样,裴元巧心中一阵羡慕。

    真个裴府,也就裴元歌敢这样跟父亲母亲说话,偏偏父亲母亲不会恼她,反而更觉得她可疼可爱!什么时候,她也能够这样恣肆飞扬呢?叹了口气,随着裴元容一道上了舒雪玉的马车,裴诸城则骑马在前开路,将另一辆马车留给了裴元歌和裴元华,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赤霞河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回了静姝斋,裴元华在花厅候着,裴元歌则进了内室换衣裳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衣饰都是相配的,如今裙子被踩坏了,整个都要重新更改,换了件米白色镶银边的中衣,外面罩件浅蓝色的对襟半臂,下身则是条天青色的齐胸襦裙,颜色如烟笼雾绕般飘渺,待到裙裾处,则氤氲出大片大片的深蓝色花朵,随着脚步若隐若现,仿佛花座般拥簇着裴元歌纤弱的身躯,显得格外清丽脱俗。

    裴元歌望着镜中的自己,想了想,道:“木樨,帮我梳个双鬟吧!”

    至于首饰,则选了点翠的孔雀簪,美丽的翠羽点缀在雀身和雀屏上,光泽幽然,华美却又沉稳不张扬。

    因为要出门,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,什么事,为了不招惹是非,裴元歌穿齐胸襦裙,梳双鬟,竭力烘托出自己的稚气,即使出现什么意料外的情况,也能倚小卖小。想到裴元华不明的意图,裴元歌犹豫了下,纤细的手指掠过琳琅满目的首饰匣,最后拈起一根白玉簪,插在发髻后面不显眼的地方。

    又选衣裳又配首饰,耽误了时间,裴元歌一出内室就向裴元华告罪。

    “四妹妹别这样客气,女孩爱美是天性,自然要梳妆好了才能出来见人。”裴元华依然表现的十分善解人意,不动声色地打量这裴元歌一身的装束,倒是秀雅脱俗,可惜稚气太重了些,总给人一个小孩子的感觉,跟她的温婉大方,成熟美艳没得比,心中更定,笑吟吟地挽起裴元歌的手臂,“既然妹妹梳妆好了,咱们就赶紧出门吧!”

    上了马车,车夫扬着鞭子,驾马朝着怡然居的方向而去,四名裴府的护卫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果然是端午佳节,街道上人山人海,都是冲着赤霞河的方向而去。正如裴元华所说的,拥挤的人群将所有的道路堵得水泄不通,马车根本没法通过。不止裴元歌他们的马车,同时被堵住的还有其他十几辆马车。

    撩起帘子看了看外面的情形,裴元华建议道:“四妹妹,眼见这会儿是过不去了,不如我们下车到两边的茶楼酒肆坐一坐,或者逛逛铺子,也好消磨时间。等这会儿人潮过去,再去怡然居找父亲母亲他们?”

    如今的情形,除了等的确没有别的法子。

    难道说,裴元华故意推裴元巧,踩坏她的裙子,耽误时候,就是为了这个?人潮堵着,马车过不去,她们赶到怡然居的时候就晚……可是,这又对裴元华有什么好处?她一样是在这里陪着她干等!裴元歌本身自然没心思在那种地方露头,去早去晚倒是无所谓,但裴元华的性子,该是很乐意早早赶去,寻机会展露锋芒,好表现她的出众的,又怎么会自己舍了这机会,干巴巴地在这里陪她?

    这件事看似顺理成章,却处处都透着蹊跷,裴元华到底打的什么主意?

    因为想不透,裴元歌的警惕心更高,但她并无畏惧,笑道:“大姐姐说的是,那我们就下去走走吧!”

    两人戴了面纱,下了马车,裴元华扭头吩咐道:“我要跟四妹妹走走逛逛,这里人多人杂的,你们就留下来看好马车,别出来一趟,丢了辆马车,那可就笑话闹大了。放心,我跟四妹妹只在附近走动,不会有事,再说还有丫鬟们陪着呢!”这话却是对裴府的护卫们说的。

    护卫们知道这位大小姐很得宠,不敢违背,见四小姐也不发话,便只有照做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端午节,路两边的店铺里也多了些应节的物件,什么草根编的粽子,自家绣的五毒辟邪荷包,泥捏的屈原像,瓷做的龙舟摆件,还有各种各样玲珑小巧的玩意儿,都是冲着平日里没法上街,只能趁节日出来的小姐们的荷包来的,虽不贵重,却精致可爱,最受欢迎。

    同样被堵了马车的大家小姐们,都三三两两地下了马车,围在那些摊铺前,挑选着喜爱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个竹篾编的玲珑八宝塔倒是有趣儿,精致得很,四妹妹可喜欢?”裴元华随手拿起一样东西问裴元歌,见她随声附和,便吩咐流霜给钱,将东西买了过来,又递到裴元歌手里,道,“难得能出来透透气,这玩意儿就当姐姐送你贺节的,妹妹别嫌简陋就拿着。”

    虽然身边跟着紫苑木樨和流霜流絮,但裴元华如此殷切,还是透着古怪。

    从那次白衣庵里,两人彻底撕破脸后,私底下见了她,裴元华虽然不至于原形毕露,但也不会处处周到地维护她大姐姐的形象,怎么今儿突然殷勤起来?不过,裴元歌就是要静观其变,看裴元华唱得是哪一出?因此欣然接过,转手让紫苑帮她拿着,然后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六人慢慢走着,一路上裴元华的确殷勤得很,只要见裴元歌验身留恋的,便立刻出钱买下赠给她。

    裴元歌倒是来者不拒,一概命紫苑木樨收着。

    似乎瞧出了她的心不在焉,裴元华忽然叹了口气,看看左右,对丫鬟们道:“你们整日里也拘在府内,难得出来游玩,四处走走看看吧!我跟四妹妹走得有些累了,在这茶寮坐会儿,你们玩够了,就回来找我们!”说着,拉着裴元歌坐在了旁边简单的竹棚茶寮里,叫了两碗茶,却并没有喝。

    流霜流絮倒也罢了,紫苑木樨却看着裴元歌,见她点头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“妹妹这两位丫鬟真是能干,能难得的是忠心,除了四妹妹的话,谁也不认。”裴元华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,赞叹道。转头看着裴元歌,眼眸微转,“我知道妹妹此刻心底有着许多疑惑,对我也有很多怀疑。咱们索性摊开了讲。不错,是我推的二妹妹,又故意耽误的时间,特意留了我们二人,四妹妹若恼了我耽误你看龙舟,只管骂我便是,若再不解气,给你打两下,如何?”

    既然说了这些话,看来是准备摊牌了。

    裴元歌悠悠道:“大姐姐这说的什么话,咱们姐妹一场,岂会因为这些事情生疏了?”

    “妹妹要这样说,那就是真的还在恼我了。”裴元华叹了口气,神色黯然,“也不怪妹妹,是姐姐太过分了。只因为姐姐将待选之事看得十分要紧,不明缘由地落选,实在是气得有些糊涂了。所以那日在白衣庵便迁怒到了妹妹身上,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。还请妹妹看在咱们同时裴府女儿的份上,能原宥了姐姐这遭。这些日子跟妹妹对峙,姐姐才算清楚,我那些道行在妹妹眼里,什么都不是,难怪我处处吃瘪。只要妹妹能原谅了我这回,要我怎样给妹妹赔礼道歉都可以!”

    这番话亦真亦假,神色又十分诚恳,倒是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裴元歌倒是觉得事情更有趣,难不成裴元华做了这许多手脚,只为了这会儿跟她服软求饶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