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78章 教训庶妹,蹊跷婚事【首发文字版VIP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78章 教训庶妹,蹊跷婚事【首发文字版VIP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裴元歌和温逸兰都不防有人过来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来人身着雨过天青色绣玉兰花的软罗衫,下着粉红色软绫裙,头上戴着赤金嵌宝石的莲花垂珠簪,细细的柳眉,水汪汪的眼睛,模样秀致妩媚。随着她的动作,莲花赞赏的垂珠不住地晃动,柔软的衣料行动间闪烁着丝绸的光泽,如水般顺滑,小小年纪,却已经有种别样的妩媚风情,看上去略显轻浮。

    她身后跟着两个身着浅绿色比甲,下身白绫裙的丫鬟,跟主人一般的态度,很是不庄重。

    温逸兰看清来人,不由得来气:“温逸静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二姐姐果然是咱们温府的嫡女,就是比别人威风!妹妹不过跟你玩笑下,逗个趣,也值得你这样生气?”温逸静笑吟吟地道,柔媚的水眸中盈溢着对温逸兰的嫉恨,以及一种蔑视的快意,“不过也是,二姐姐能在府内耍威风的日子也没多久了,当然是能耍一天就耍一天。”

    温逸兰性子直,当即被她气得涨红了脸: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二姐姐还不知道呢!这么说,是我失言了。”温逸静拿绣珊瑚红豆的帕子遮了嘴,故作失言状,“呀,是妹妹多嘴,在胡说八道,二姐姐大人大量,千万饶了我则个!”神情却是毫不掩饰的快意和讥讽。

    听她这话的意思,似乎温夫人的异状和温逸兰有关?

    裴元歌蹙眉思索着,旁边的温逸兰却已经被她挑衅而含糊的话语激起了怒火,喝道:“温逸静,你别在这装可怜!你方才的话什么意思?咱们到爷爷跟前说清楚,走!”说着,就要去抓着温逸静的手腕,想到温阁老前评断。

    温逸静才不会跟她去温阁老前对质,但却没有闪避温逸兰的手,想等她握到自己的手后,再假装被她捏疼了手腕,到父亲跟前哭诉,给她按个嫡女欺负庶女的名声。父亲素来不喜欢温逸兰的强横霸道,现如今又摊上这样的事情,肯定更加厌恶她,早早地把她嫁出去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温府嫡女又如何?

    嫁得不好,落魄下来,看她以后还怎么耀武扬威?

    然后,就在温逸兰的手触到温逸静之前,却被一只欺霜赛雪的皓腕拦住。裴元歌微笑着:“温姐姐,你还没跟我介绍呢,这位姐姐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我三妹妹,温逸静。”温逸兰没好气地道,所有姐妹里,她最讨厌的就是温逸静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静姐姐。”裴元歌笑意宛然,上前亲亲热热地拉了她手,轻轻握住,笑语如珠,“在家里时,我就听母亲说过,说温府上有些三小姐,人如其名,最是娴静淑雅,知书达理,又出落得极好的相貌,将来必定是富贵荣华的命。上次来贺寿没见到,我心里一直很遗憾,今儿总算是见到了,才知道,闻名不如见面,静姐姐比母亲说的还要好,真让我们这些人自惭形愧,连静姐姐身边的丫鬟,也跟别人不同。”

    温逸静见裴元歌清丽脱俗,却只不住口地赞她,还说她将来必定有荣华富贵,正敲中她的心事,心中不由的十分得意。能跟温逸兰在一起的人,想必也跟她一样直性子,这人既然这样说,肯定是真的。想到自己的名声已经传入别的府邸,心中自得,却又故意做出谦虚的模样,道:“妹妹真是慧眼。”

    竟是将裴元歌的赞誉全盘接受。

    见裴元歌跟温逸静亲近,温逸兰气得直跺脚,上前道:“元歌妹妹,你跟她说什么?我们才是朋友啊!”明明元歌跟她是玩伴,怎么反而跟温逸静亲近起来,不由得十分委屈,眼圈顿时红了。

    温逸静却很喜欢抢温逸兰的东西,这会儿她的朋友却跟自己这样亲热,心中得意,笑道:“二姐姐这说的什么话?咱们都是姐妹,姐姐的朋友就是妹妹我的朋友,姐姐为人强硬些,妹妹柔和些,元歌妹妹喜欢跟我说话,再正常不过。元歌妹妹,别理她,咱们到我屋子里说话。”

    见温逸兰这天真娇憨的模样,裴元歌有些哭笑不得,却又觉得心底有些柔软,握了握她的手,道:“温姐姐,静姐姐说得对,姐妹一体,大家都是朋友嘛!”用力地捏了捏她的手,悄悄地递过去一个安抚的眼神,示意她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温逸兰不知道有没有看懂,不过却是不说话了,只咬着嘴唇,悻悻地跟在两人后面。

    少见她这般垂头丧气的模样,温逸静更觉得意,故意跟裴元歌表现得亲亲热热的,刺激后面的温逸兰。

    只一会儿,裴元歌就试出这人的道行,自负美貌,又爱耍些不入流的小手段,又沉不住气,不足为虑,遂微微笑道:“静姐姐,你是温府的千金笑金,又素来知书达理。正巧妹妹有些疑问,想必静姐姐一定能替我解答。”

    温逸静得意地道:“你说吧!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问静姐姐,身为大家闺秀,走路是不是应该端庄静雅?冷不防地从假山里跳出来,这是大家闺秀该有的模样吗?我还想问问静姐姐,庶妹见到嫡姐,是不是应该要先行礼,是不是应该谦逊和雅,面带讥讽,语露讥刺,这又该如何惩治?”裴元歌笑吟吟地道,神色天真,倒真想是求知的模样,“静姐姐知书达理,又是温府的千金,想必一定知道答案。姐姐快教教妹妹,以后遇上这样没规矩的人,妹妹也好给她个教训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温逸静这才知道,裴元歌前面说那么些,只是为了诱她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丫头果然还是偏帮温逸兰的!

    温逸静心中恼怒,再看看裴元歌握着自己的手,越发觉得刺眼,手一甩,挣开了裴元歌,气冲冲地正要离开,忽然听到身后一声痛呼,伴随着温逸兰和丫鬟们的惊叫声,似乎出了什么事情。下意识地回头,却见裴元歌跌倒在地上,手捂着脚踝的地方,神色痛楚,却紧紧咬着牙不做声。

    温逸兰怒吼道:“温逸静,你做什么?元歌妹妹好好的跟你说话,你为什么要甩开她,害她扭到脚?”一叠声地吩咐丫鬟拿伤药,若不是裴元歌还拉着她,就想冲上前去找温逸静算账。

    温逸静没想到会这么巧,张口结舌道: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看到裴元歌递过来的挑衅眼神,忽然间明白过来,怒道:“你陷害我,你联合温逸兰来陷害我!”说着又哭道,“你们都欺负我,欺负我是姨娘养的,没把我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这一片混乱,早惊动了别人,偏巧今日休沐,温睦敛也没去翰林院应卯,听到外面骚动,便也跟着出来看看,先看到温逸静在哭,心头顿时一阵恼怒。温逸静的生母是容姨娘,妩媚风流,虽然如今有些年纪,却是风情更甚,很得温睦敛的喜爱。因此一见温逸静在哭,只道又是温逸兰欺负庶妹,忍不住怒道:“兰儿,你身为姐姐,怎么总是欺负妹妹?”

    “谁欺负她了?”温逸兰素来讨厌温逸静,更讨厌总是偏袒温逸静的父亲,这会儿听他不分青红皂白就骂自己,更觉得委屈,眼泪盈盈转转地道,“父亲瞧清楚了没有?是温逸静她好好地推元歌妹妹,害元歌妹妹扭到了脚。她推了人,害别人受伤,倒说自己委屈,有这个理吗?”

    温睦敛这才看到偎依在温逸兰怀中的裴元歌,果然见她捂着脚,面色痛楚,不由得有些犹疑。

    温逸静见状,忙哭诉道:“父亲,那是二姐姐的朋友,她们合起伙来陷害女儿,欺辱女儿,然后又自己摔倒,故意说是女儿推的。女儿的为人,父亲您最清楚了,我怎么会去推人?”

    温睦敛素来知道这女儿温柔可人,跟容姨娘相似,倒是温逸兰跟温夫人一样强横霸道,顿时就信了。必定是兰儿知道了那件事,又拿庶妹来撒气,真是可恶!

    这个父亲,真是偏心得没边儿了!裴元歌看着委屈的温逸兰,气极反笑,做出一副忍痛却温婉的模样,道:“静姐姐,妹妹素来听说姐姐温和知礼,是温府头一等的人物,本就存了结交的心思,这次见到姐姐更觉得喜欢,一直以礼相待。这一路走来,多少人都瞧得清清楚楚,妹妹对姐姐可有半分失礼的地方?”

    她这一路,对温逸静亲亲热热的模样,早被许多人看在眼里,才不怕对质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温逸静顿时结舌,好一会儿才道,“你那根本是为了掩人耳目,你刚才还拿话欺辱我!”

    裴元歌神色不解:“妹妹实在不知道,到底那句话得罪了姐姐。还请静姐姐明示,妹妹究竟那句话欺辱了静姐姐?又是如何欺辱静姐姐的?”

    “你说——”话音才到一半,温逸静顿时卡了壳。

    方才裴元歌所说的话,虽然是在指责她失礼,但却是句句都在规矩,让人挑不出丝毫毛病。如果她硬要说那话是在欺辱她,就得解释清楚,为什么这话是针对她的。这样一分说明白,众人顿时恍悟,哦,原来是因为她温逸静先不守规矩,对着嫡姐无礼,然后元歌加以质问……这么一来,她不是又把自己绕进去了吗?

    温逸兰怎么会有这么刁钻的朋友?不是应该和温逸兰一样是草包吗?

    “……”温逸静说不出话来,只是跺着脚哭。

    “说不出来了话吧?”温逸兰恼怒地道,“是,我自己脾气不好,我一向知道,可是元歌妹妹人是最好的,方才还不住地夸你,说要好好跟你学,学的知书达理。两个人亲亲热热地说着话,突然你就把她甩开,害得她站立不稳,跌倒在地,扭到了脚。我就知道,你一向看我不顺眼,所以也看我的朋友不顺眼,故意欺负她!”还要再说下去,却觉得衣袖被人拉了拉。

    低头看去,裴元歌对着她缓缓地摇了摇头,示意她不要继续发作。

    温逸兰虽然不解,却还是听话地闭嘴了。

    看着神色痛楚的裴元歌,再看看义愤填膺的温逸兰,最后看着不说话只管哭的温逸静,温睦敛顿时皱起了眉。兰儿跟着她母亲学的强横霸道是有的,可是却不会撒这么大的谎;裴元歌看起来也端庄大方,既不哭闹也不严词斥责,虽然神色痛楚,却是句句温和在理,不像是无理取闹的人;但是,静儿更是温婉可人,是自己一向疼爱的小女儿,应该也不会做事太出格才对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没有甩她,是她自己故意跌倒,来陷害我的!”温逸静越发心慌,说不出任何辩解的话,尤其现在裴元歌还伤着脚,怎么看都是她占理,只能紧紧抓住她是故意跌倒来陷害她来做文章。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裴元歌似乎恼怒地一下子站起了起来,却又因为脚踝的伤站立不稳,急忙扶着温逸兰,紧紧咬着唇,几乎滴出血来。好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,道:“静姐姐,妹妹虽然扭了脚,但我母亲跟静姐姐的母亲是手帕交,咱们两家也算交好,小孩子们打打闹闹,不小心伤了也是常事,妹妹并不会介意。但是,姐姐却硬要说妹妹是故意扭伤脚来陷害姐姐,这就是说,妹妹我人品有问题。妹妹不才,名声只是小事,可家父和裴府的名声何等要紧,妹妹万不敢因我一人,连累到裴府,所以,还请静姐姐细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看她那模样,明明痛得很,却又强自忍着,也不说自己的委屈,反而句句都是裴府的声誉。

    温逸兰更是道:“温逸静,你别在这里颠倒是非,方才明明是突然甩开元歌,她站立不稳才会跌倒,多少人都看着。你居然连这都不敢认?真是懦夫!”

    温逸静咬着牙,只反复说着:“她是自己故意跌倒的,故意害我的。”却再说不出依据来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乖巧懂事,顾全大局的裴元歌,虽然受了伤,神色痛楚,却依然是一派大家风范,处处设想周到;再看看自己素来疼爱的女儿,却只知道哭闹撒泼,简直不成体统。且不说事情根由,单两人相对,涵养高下顿时立现,直如云泥之别。这个女儿真是给自己丢脸!温睦敛悻悻地想着,转头去看跟随在身边的丫鬟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丫鬟们七嘴八舌地回禀起来,都与温逸兰所说无二。

    温逸静的两个丫鬟面面相觑,虽然有心帮自家主子开脱,但人证这么多,她们也无法一手遮天,只能不说话。

    看这情形,温睦敛就明白了,肯定是温逸静甩开了裴元歌,害得裴元歌跌倒,至于这是有意还是无意倒还不清楚,但是事实无疑。只是事后温逸静敢做不敢认,生怕挨骂,于是推卸责任,反而说是裴元歌在欺负她……当着客家小姐的面,这种行径实在上不得台面。

    温睦敛不由得十分失望。

    见状,温逸静也察觉到不妙,哭着对那些丫鬟道:“你们不要胡说八道,都因为二姐姐是夫人生的,都巴着他。欺负我是姨娘养的,处处给我使绊子,没拿我当小姐看。”她知道父亲一向不喜欢夫人和温逸兰,每次她这样哭诉时,都会得到父亲的怜爱,因此又使出了这一招。

    果然,听了这话,温睦敛神色微动,目露慈爱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裴元歌疑惑的声音传来,不大不小,堪堪入耳,让众人都听个清楚:“温姐姐,我们府上不管是庶女还是嫡女,父亲都是一样疼爱,份例各色东西从来不露薄厚,我三位姐姐从来都没说过嫡庶之别。因为有父亲的态度,下人们也不敢欺辱小姐,难道你们府上不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她故意忽略了掌府之人,只说父亲不露薄厚,因此下人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再连上温逸静之前所说的话,似乎是说温逸静觉得温睦敛偏爱嫡女,亏待了她,连带着下人也攀高踩低,这才敢欺负她。

    温睦敛一向觉得,自己夫人强硬了些,嫡女温逸兰也跟着学的这样的脾气,妾室和庶女都难免会受欺负,因此多偏宠了些。尤其是温逸静,他自认对这个庶女极为疼爱,连嫡女温逸兰都要让步。一直都觉得这样没问题,忽然听了裴元歌的话,顿时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的确,虽然夫人偏宠温逸兰,但自己却更疼庶女,尤其是静儿,怎么静儿总是口口声声说因为是姨娘生养的受委屈呢?是她觉得自己更疼温逸兰,不疼她,还是觉得他在府内的威势不如夫人,因此下人们攀夫人,踩他?但无论是那种,都很伤温睦敛的心。

    这种心思一起,温睦敛再看温逸静,顿时就觉得这女儿没素日里看起来那个楚楚可怜了。

    温逸静却没听出这其中的机锋,只顾着哭。

    见事态的发展已经差不多了,她想要的目的也已经达到,裴元歌也不再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“温大人,小女不敢认人品有瑕,连累裴府和我诸位姐姐的声誉,所以方才不得不辩个明白,得罪之处,还请温大人见谅。”看着温逸静那副模样,裴元歌叹了口气,扶着温逸兰过来,忍痛笑道,“裴府和温府素来交好,不值得为了小儿女的斗气伤了和气,这件事就当是小女自己不小心跌倒,扭伤了脚,与静姐姐无关,不知道温大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看似在平静事态,但却已经把罪名彻彻底底给温逸静坐实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这孩子受了委屈,却还把责任兜揽到自己身上,只说自己不小心,将事态压了下来。这才是大家小姐该有的风度。温睦敛心中赞叹,再看看温逸静,难免觉得她有些丢人现眼,忙道:“这样最好,只是委屈了你这孩子。快到屋子里做做,已经吩咐人去请了大夫,即刻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温大人了。”裴元歌给福身道,在温逸兰的搀扶下慢慢离去。

    见众人都走了,温逸静走到温睦敛身边,抬起泪痕满面的脸,楚楚可怜地道: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若在平时,温睦敛早就安慰她,说要责罚温逸兰了,但现在,想到她方才的表现,再想到裴元歌那些天真的无心之言,心中如同扎了根刺般,冷哼一声,甩袖子就走。

    扶着裴元歌来到自己的房间,温逸兰忽然把丫鬟都撵了出去,又关上房门,先问了裴元歌的脚伤,然后才神秘兮兮地道:“元歌,你老实告诉我,你刚才是在替我修理温逸静,对不对?哈哈哈,我第一次看到她在父亲跟前吃瘪,真是解气!快告诉我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我真的觉得你好神奇啊!”

    裴元歌一怔,随即笑道:“我还以为,你真跟我生气了呢!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有点,谁叫你跟温逸静那么好,我伤心嘛!后来看到你那个眼神,我不太明白什么意思,不过我在娘跟前也经常这样,看不懂母亲的意思,就干脆不说话了。再后来,我以为她真的欺负你,是很生气,可是看到最后是她吃亏,我就知道,你还是帮着我的!”温逸兰笑道娇憨可人,抱住裴元歌的肩膀,亲昵地道,“以后她再敢找我的茬,我就跟她说,我明儿请元歌妹妹来玩,下不到她也气死她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欢快清脆的笑声如银铃般,都落在精致的闺房内。

    “瞧你的出息劲儿!”裴元歌也觉好笑,点了点她的额头,“不想着自己想办法,专会拿我吓人。”

    温逸兰毫不在意地笑道:“人家没你聪明嘛,能够赢了斗棋,又能让娘都夸你,我就不成了。虽然你有时候看起来傻傻的很好欺负,不过有时候还是比我聪明的。有你这么聪明的朋友,我还操什么心呀?有了你,有了娘,有了爷爷,我谁也不怕!”说着摇头摆脑地甚是得意。

    裴元歌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夫果然很快就请来了,帮裴元歌看到,说只是扭伤,揉开了,散了淤青就好。留了瓶伤药,又教了揉淤青的法子便告辞了。温府自然有会揉的丫鬟,来帮裴元歌揉了一遍。不过,这样一来,倒是惊动了温府的人,温老夫人和休沐在府的温阁老都过来探望了,好生安慰了一番。

    裴元歌只说是自己不小心扭伤了脚,不过,以温阁老和温老夫人的本事,应该能查出真相,这样一来,那个温逸静恐怕要倒一番霉才行。

    温阁老是个十分清癯精瘦的老人,约莫五十多岁,鬓须半百,看起来有些古板严厉,不好亲近。不过,他很看重温夫人这个儿媳,连带着也很喜欢温逸兰这个娇憨天真的嫡孙女,听说是她的朋友,露出了一丝笑意,忽然问道:“裴元歌?是刑部尚书裴诸城的女儿吗?”

    听到父亲名讳,裴元歌急忙起身道:“正是家父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原来是裴半城的女儿,居然在我的府里受了伤。这下惨啦,你回去可得多在你父亲跟前,替我说说好话,别让他那个护犊子的提刀追着我跑半个京城。”温璟阁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情,只管笑,“我这把老骨头可禁不起他折腾喽!”

    “啊?”裴元歌一怔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裴半城?提刀跑半个京城?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正疑惑着,门边忽然传来“扑哧”一声笑,众人转头看去,却是温夫人在哪里拿帕子遮着嘴,笑得直不起腰来,另一只手不住地推着舒雪玉。舒雪玉瞪了她一眼,进来先拜见了两位老人家,然后才关切地问道:“元歌,伤得严重不严重?有没有看大夫?有没有敷药?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裴元歌笑着道:“母亲,没事的,是我不小心扭了脚,已经看了大夫,也上过药了!”

    舒雪玉还是不放心,但当着温璟阁的面也不好查看伤势,只是道:“以后小心些,别莽莽撞撞的!”

    裴元歌吐吐舌头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温璟阁和温老夫人看着温夫人,虽然粉光脂艳的,却似乎是重新梳妆,又涂了脂粉的模样,心中有些疑惑。这两天,这个儿媳妇的神色看起来都不太好,总有些强颜欢笑的感觉。温阁老问道:“老大家的,府里最近可是有什么事情?看着你比往日更加劳累了。”

    温夫人忙道:“没什么,下人刁钻了些,因此更费些心神。”

    温阁老点点头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被他们这么一说,温逸兰似乎也察觉到什么,看着温夫人,满面疑惑,正要开口询问,却被裴元歌拉住,冲着她摇了摇头,小声道:“等你爷爷奶奶走了再说,不要让两位老人家担心。”

    温逸兰恍悟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知道温夫人和舒雪玉是手帕交,温逸兰又和裴元歌要好,两位老人也没做多,便起身回了自己的院子。人一走,温逸兰便起身跑过去,拉住温夫人的手,上前仔细地看着她的眼睛,关切地道:“娘,你怎么了?为什么眼睛红红的?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你告诉我,我——”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本事不足以替娘出气,忽然拉着温夫人到裴元歌跟前,大力举荐道,“你告诉我,我让元歌给你出气!”

    听她说出这么句话,温夫人和舒雪玉都笑了起来,温夫人慈爱地摸了摸女儿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笑,我说真的。”见两位长辈不信,温逸兰急得直跺脚,道,“刚才元歌才替我教训了温逸静那丫头,到最后连父亲都不帮温逸静,还说元歌懂礼。她聪明着呢!”

    “温姐姐!”裴元歌没想到她会把这事说出来,急忙拦阻,却还是没拦住,只能有些忐忑地对着温夫人福了福身,道,“娴姨,对不起,按理说这是你的家世,我不该插手的。我只是看温三小姐欺负温姐姐,就像给她点教训。”

    温夫人仔细问了经过,反倒笑了,道:“元歌你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,温逸静那丫头平日总爱耍心眼儿,欺负兰儿,我早想教训她了。不过虽然我是嫡母,拿捏她很容易,但也不能太过,若引来兰儿父亲的反感,反而便宜了温逸静,害了兰儿。没想到你倒是有本事!娴姨这镯子给你,就当是谢礼!”说着,从手腕上捋下一个冰种翡翠镯子,翠色通透,显然十分名贵。

    裴元歌哪里能接,忙推辞着不要。

    温夫人拉过她的手,强将镯子给她戴上,边道:“你也别见外,我不止跟雪玉是手帕交,跟你娘也是好朋友,你娘还救过我的性命,当初我生兰儿时难产,要不是你娘,说不定世上早没我和兰儿了。再说,这镯子不止是谢礼,我还想托你,以后多来看看兰儿,在遇上温逸静那丫头,尽避教训,后面有我给你撑着!”

    若论雷厉风行,铁血手腕,持家理府,温夫人也算女中豪杰,但这种小女儿的争斗,却不是她好插手的。

    她执意要给,裴元歌推辞不过,只得受了,叹气道:“我算懂了,这镯子不是谢礼,原是工钱,娴姨和温姐姐一样,都巴着抓我做壮丁呢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都笑了,温逸兰更是抱着裴元歌,笑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见裴元歌跟娇憨的温逸兰相处自然,似乎连笑容也开朗了三分,舒雪玉心中一阵欣慰,忽然心中一动,有些犹豫地道:“娴雅,不如把这事情给元歌说说试试。元歌年纪虽小,却的确很聪明,总能想到我们大人想不到的地方,说不定真能有什么好主意呢!”

    “算了,这些腌臜事,还是别让女儿家知道的好。”刚才对着好友一阵抱怨痛哭,倒完苦水后,温夫人的情绪显然好了许多,挥挥手,不在意地道,“这种事情,没有这样办的道理,只要我不答应,我就不信,他真敢不做声地把——”顿了顿,看了眼温逸兰,却没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舒雪玉有些担忧地道:“话虽如此,但是,娴雅,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,却又说不上来。这桩事实在太过蹊跷,也太过糊涂,纵然温大人有所不慎,但另一边也不该这样行事啊!”

    听着两人的话,裴元歌暗自思索,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温夫人看了眼温姐姐,就顿住了,看来事情应该跟温姐姐有关,又提到了温大人行事不慎。能够让利落铁腕的温夫人气成这样,事情显然不小,于温姐姐来说,最重要的,显然是她的婚事……还有之前温逸静曾经说过的某句话也很奇怪……“娴姨,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,不过,之前我跟温姐姐遇到温三小姐时,曾经听她说了句很奇怪的话,温姐姐因此才生气。”

    说着将温逸静的话重复了一遍,特别强调了她说温逸兰在温府的日子没多久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蹄子,想必是昨天那人来闹事,被人看到,通报到容姨娘那里去,再不就是他自个说的,于是那丫头今儿就来找兰儿的麻烦!”温夫人拍案而起,心中却也莫名地觉得有些不安,犹豫了下,看了眼温逸兰,忽然一阵心灰酸楚,道,“罢了,我也不再替他遮掩了,就让兰儿知道,她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东西,省得以后还有着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说着,就将事情的经过缓缓道来。

    这桩事,的确与温逸兰有关,也的确是跟她的婚事有关,是温睦敛为温逸兰订下一桩婚事。

    但这婚事订得实在太糊涂。

    温睦敛是翰林院翰林学士,官位不算高,每日里除了编纂书籍,陪皇上作作诗,偶尔起草一些发布全国的诏令外,几乎没什么事情,既没有油水,也没有前途。温睦敛总觉得郁郁不得志,正巧前几天遇到一位姓李的中年人,自称是靖州左布政使司参政,名叫李树杰,这次秘密奉布政使司之命入京公干。两人一来二去的,不知怎么就熟悉起来,整日一起喝酒取乐。

    前些天,两人喝酒时随意提起,那李树杰说他只有一个儿子,将来所有的家私和前程都是要给这个儿子的,正想寻门好亲事。正巧温睦敛说他有好几个女儿,两边越说越投契,便想结个儿女亲家。接着酒酣,李树杰说他绝不娶庶女,要娶就娶嫡女,光耀门楣,结果温睦敛借着酒意,糊里糊涂地就这样拍板定案,将温逸兰许给了李树杰的儿子,还留些了温府的玉佩做信物,连女儿的生辰八字也给了。

    结果昨天,那个李树杰找上门来,拿着更贴和玉佩,要说商议婚事。

    温夫人一听怒不可遏,且不说温睦敛连跟她商量都没商量,就把女儿的婚事定下,单说这李树杰本身就很可疑。靖州离京城最远,他身为左布政使司参政,不在靖州,却说奉命入京公干,结果倒是镇日里跟温睦敛喝酒,更骗下这桩婚事来,怎么看怎么像是骗婚的骗子。

    经他这么一说,温睦敛也有些怀疑,出去找李树杰,然而不知道他们又说了些什么,回来后温睦敛顿时又改了口风,说那李树杰并无可疑,既然已经答应了,就不能失信,不然,传出去温府的名声不好听。而且,这桩婚事有大大的好处,执意要嫁女儿,却又不说到底是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温夫人气得头疼,跟温睦敛大吵一架,却丝毫也动摇不了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舒雪玉一来,温夫人眼圈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有这样糊涂的父亲吗?连对方的来历身家,儿子的人品德行什么都不清楚,就要把女儿嫁过去!兰儿再怎么说也是温府的嫡孙女,怎么能这样糊涂呢?”温夫人说这,又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当初嫁到温府,就知道温睦敛是个不成器的,嫁的就是温老夫人和温阁老公婆讲理开明。这些年来,公婆的确看重她,把府里的一应事务都教给她打理,偶尔婆婆会偏向儿子,但公公却是一直站在她这边。她又生育了二子一女,地位无可动摇,尽避温睦敛不成器,小妾庶子庶女一堆,她也不理会。

    谁知道,他竟然越来越糊涂,把歪脑筋打到了她的女儿身上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温逸兰顿时怔住了,她再天真娇憨,也不是傻,也知道婚事对女儿家一生的重要性,更觉得父亲这婚事订的太草率,太不成体统,一时间既委屈又害怕,忍不住就落下泪来。却看到母亲已经先哭了,倒忍着眼泪,去劝慰温夫人。

    温夫人见女儿懂事,却偏偏摊上这么个父亲,更觉心酸,搂着她直掉泪。

    舒雪玉已经听温夫人说起过一回,第二回听到仍然觉得气愤不平。若是十年前的她,早打到温睦敛的门前去了,这时候却能够忍住,先劝慰着温夫人和温逸兰:“娴雅,你也别太难过了,这事太不成体统,就算温大人应了,我看温阁老和温老夫人也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答应了都不成!”温夫人恼怒地道,“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不敢说要她嫁得金尊玉贵,但也没有这样给人作践的道理。他要想嫁兰儿,除非先勒死我!”凌厉的眸子中尽是怒气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不太对劲儿。”裴元歌刚听说后也觉得气愤,但她很快就冷静下来,仔细地分析着整件事,总觉得这里面透漏着丝丝缕缕阴谋的气息,忽然又问道,“母亲,你今天来温府,是不是知道温府出事了?”

    舒雪玉点点头:“我听你父亲说的,他说下朝时,隐约听到有人提起温府出事了,回来告诉我,让我到温府来看看娴雅。说,如果有什么他能帮忙的,就尽避告诉他。不过,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,只是听那些人的话语,觉得不像是好事。”刚说完,突然一怔。

    朝堂上天天议论各处是非,提到温府也没什么稀奇,裴诸城只听到只言片语,觉得不对,就回来立刻告诉她,显然是因为娴雅是她的好友,所以才会如此……心中又忍不住苦笑,还是有着痴心妄想啊!他早说了,只是为了还她救元歌的人情而已……

    听了这话,裴元歌更觉得不对劲儿:“娴姨,府上最近还有别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温夫人仔细想了会儿,摇摇头:“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父亲听到的话语,的确就是指温逸兰的婚事的话,那事情就更蹊跷了。这件事在温府还未传开,看情况,连温阁老和温老夫人都不知道,看起来只有温夫人和温大人知道,为什么反而会是父亲在下朝时听到呢?还有温逸静,她的话语和神态也很异常……恐怕这不只是温大人行事糊涂,而是被人算计了。

    难道,为的只是温姐姐的婚事吗?

    恐怕,没有这么简单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