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77章 掌掴裴元华,温府生变【手打VIP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77章 掌掴裴元华,温府生变【手打VIP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黄昏时分,出门去督看绣图进度的裴元华回到裴府,虽然连日奔波,有些疲惫。但想到绣图进展顺利,想到五殿下,想到自己的前途,美丽的眼眸中却满是光亮,灼灼生辉。夕阳的余晖照在她浅橘色的衣衫上,仿佛为她涂上了一层金粉,熠熠生辉,越发显得华贵照人。

    虽然疲惫,她却没直接回雨霏苑,而是来到了采薇园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无论多累,她还是遵照父亲的嘱托,每天都来劝慰裴元容,见她宽厚善良的大姐姐形象展示在众人跟前。进了院子,看到裴元容坐在正厅,大红色绣富贵牡丹的锦绣长袄,海棠红的百褶裙,头上戴着赤金嵌珍珠的八宝凤簪,心中不由得有些鄙夷。

    她这个妹妹,最喜欢这些鲜亮的颜色,偏又驾驭不住气场,只剩一派庸俗。

    脸上却是温和柔婉的笑意,柔声道:“三妹妹,姐姐看你来了。”莲步轻移,袅袅地走了上去,在她对面坐下,亲切地道,“午膳用的可好?有没有奴才攀高踩低地欺负你?有什么委屈尽避告诉姐姐。不管怎么说,咱们是亲姐妹,姐姐自然会为你做主!”

    亲姐妹?好个亲姐妹!

    脸上带笑,背里捅刀,抢了她的绣图,抢了亲近五殿下的机会,现在还来跟她装慈悲?

    闻言,裴元容顿时怒不打一处来,胸口急剧地起伏着,一双杏眸死死地盯着裴元华,看到那身浅橘色的软罗轻衫,**艳丽的容貌,微微一笑,如牡丹般芳华盛艳,更觉得这人刺眼,咬牙道:“少在我眼前假惺惺了!裴元华,亏我还把你当姐姐,是我眼瞎了!抢走我的绣图,你自个去跟五殿下亲近,你很得意是不是?看着我被你骗得团团转,你是不是心里都在笑,笑我是傻子?”

    裴元华一怔,秀眉微蹙:“三妹妹,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?咱们是亲姐妹,你可不能听信仙人谗言,坏了咱们姐妹的情意啊!”

    “姐妹情意?”裴元容怒气冲冲地道,“那我问你,雪猎图现在是不是在你手里?绣图的事情,父亲是不是交给你做了?你说!你说!如果这些都是假的,我这就去撕了裴元歌的嘴,可要都是真的……”双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,恨意十足。

    一根筋的白痴,这么容易就被裴元歌挑拨离间了!

    裴元华暗自鄙弃,但为了保持形象,还是柔声劝慰道:“三妹妹,绣图在谁手里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件事你做错了。闺阁女子,清誉何等重要——”

    “少东拉西扯,我只问你,绣图现在是不是在你手里?”裴元容现在心心念念的只有绣图之事。

    白痴!裴元华素来是万千娇宠的掌上明珠,只有她厌弃质问别人的,还从来没人这样咄咄逼问她,就连父亲对她也素来温和宽宠。现在居然被裴元容这个白痴当罪犯一样审问,这叫她如何能忍?但院门外有护卫守着,院内还有采薇园的丫鬟,她却不想当众现了原形,只能苦口婆心地劝慰道:“三妹妹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不敢说,就是承认了,对不对?是你把我的绣图抢走了,对不对?”确定这点后,裴元容心里的怒火顿时全发泄了出来,“砰”的一声,拍桌子站了起来,指着裴元华的鼻子骂道,“哼,什么大姐姐?什么做事妥帖放心?平日里装的温存敦厚,暗地里连亲妹妹也下绊子!你以为你长得好看,别人夸你才华出众,就什么都是你的了?做梦!五殿下看上的是我,所以才托我绣的绣图,你想趁这机会攀高枝,那是妄想!”

    白痴!白痴!

    当时裴元歌也在,论颜色论身份论气质,哪里能轮到你这个白痴?裴元华心中暗骂,但这话,显然不是她这个端庄温厚的大姐姐所能说出口的,只能分辩道:“三妹妹,你错怪姐姐了,这绣图——”

    裴元容显然没打算听她继续说下去,再次打断她的话语,喝骂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,专会在父亲跟前卖乖讨巧,可说到底,你也不过是个庶女!有本事,你越过裴元歌去?你以为别人夸你几句才华横溢,才貌双全,你就真的是天仙下凡,众所难及了?那不过是众人看着父亲面上,逢迎你罢了!你要真好得让人没话说,怎么不进宫做贵人去?为什么待选会落选?眼瞅着没法进宫,就又把主意打到了五殿下身上,为这连我这个亲妹妹你也算计,落井下石,裴元华,你不要脸!”

    她是怒极了胡说话,却不曾想,刚刚好刺中裴元华的心。

    身为庶女,待选落选,这是她心头的两根刺,稍微一碰就会疼,何况现在还被裴元容这样当众辱骂?以裴元华的伪装和掩饰的功夫,也不禁勃然变色,激怒之下,挥起了手掌,就想给眼前的裴元容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你打呀,你打呀!”

    裴元容丝毫不惧,反而把脸往她跟前凑,挑衅地道:“你尽避打,正好都让人瞧瞧,温婉端庄,才貌双全的裴大小姐是怎么泼妇一样地打人的?而且,打的还是她的亲妹妹!再问问根由,为什么要打人?哦,原来是抢了妹妹的心上人,被说中心事,恼羞成怒了所以打人!我到要听听,别人要怎么评断?你打呀,我巴不得你打呢,等打完了,咱们就去父亲跟前评说评说,让人都瞧瞧你做的好事!”

    裴元华这辈子,明里暗里的算计得心应手,却偏偏耍不来这种泼妇手段,显然眼睁睁看着裴元容撒泼,对着她放肆无礼,只气得浑身发抖。但裴元容根本不听她说话,那些花言巧语,巧妙算计,半点也使不出来,想到聪慧如自己,居然被裴元容这种手段钳制得没有办法,一时间呕得几乎吐血。

    “三妹妹,你若在这样胡闹,被父亲知道,这禁足怕是又要加长了。”

    不能跟裴元容一般见识,更不想像她这样没形象的撒泼,裴元华只能把裴诸城搬出来。

    “加就加,反正已经被禁足这么多次,我早习惯了!”裴元容怒气冲头,尤其想到,原本能与五殿下亲近,飞上枝头变凤凰,现在这机会却被裴元华抢走,她还在自己跟前耀武扬威,更是又痛又气,早没了理智,伸手就一耳光朝着裴元华脸上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裴元华从没想到裴元容会对她动手,没防备之下,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耳光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响亮的耳光声,把院内院外的人都惊呆了。采薇园的丫鬟们早听到两人争执,但知道三小姐被禁足怒气冲天,每次大小姐来劝说,都是这般,也没在意。没想到一个疏忽,居然动起手来。这要闹到老爷那里,小姐们且不说,她们做下人的第一个倒霉。于是都一窝蜂地涌上来,有拉着裴元容的,也有向裴元华求情的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三小姐她就是这脾气,这次又挨了老爷的罚,脾气更加不好,您多多包涵。”采薇园的大丫鬟湘玉焦虑地恳求着裴元华,急得跪下,连声哀求道,“大小姐一向为人最宽厚,最体谅人,求大小姐帮着遮掩此事,不要闹到老爷那里才好。不然,奴婢们恐怕都要遭殃,只怕就没活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不住地磕头。

    旁边的丫鬟们都知道事情轻重,也都给裴元华跪下了,连声哀求。

    “就算奴婢们贱命,不值得大小姐怜惜,可三小姐跟大小姐是同胞姐妹,现在三小姐已经失了老爷的欢心,接连被罚,再闹出这种事情,只怕三小姐这辈子就毁了。大小姐您人最好,有仁慈又善良,求求你顾惜三小姐是您妹妹,替她遮掩过这件事,奴婢代三小姐谢大小姐恩德!”另一个大丫鬟紫玉也忙磕头道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二等丫鬟,因为原本的大丫鬟绣玉在白衣庵中遇害,因此才被提上来。

    裴元华这辈子第一次挨耳光,又是被裴元容这种白痴打的,偏偏当着众人的面,她又不能不顾形象的还手,心中已经呕得半死,恨不得裴元容再受十倍的罚。偏偏这些丫鬟又求到她身上来,这样苦苦哀求,自己的身家性命,裴元容的姐妹关系都拉扯出来,她若不答应,只怕之前辛辛苦苦营建出来的仁慈宽厚的名声就毁于一旦了。

    但就这样放过裴元容,她实在不甘心!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怎么从庆福寺祈福回裴府后,事事都不顺利?先是父亲被贬,然后是章芸被贬,紧接着待选落选,又受尽了裴元歌的奚落欺凌,现如今,连裴元容都欺到她头上来了!裴元华心中怒火熊熊燃烧,衣袖里尖尖长长的指甲几乎刺入肉中,却不敢表露分毫,深吸一口气后,强作镇静地道:“你们放心,这事我不会说出去。不过,你们也要好生伺候着三妹妹。我是三妹妹的姐姐,若是别人,现在要怎么收场?”

    听到她肯代为隐瞒,湘玉等人喜不自胜,不住地磕头道:“多谢大小姐,多谢大小姐!大小姐今日的恩德,奴婢们谨记在心,日后若有机会,必定相报。往后奴婢们也会好好伺候三小姐,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!”

    听着往日里听惯了的感恩戴德,赞赏感激,裴元华的心情却并没有好转。

    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?她巴不得再出这种事情,若让裴元歌也来挨几巴掌,她再来表现自己的温厚仁慈,那才真正大快人心!可惜,这些话,不是她这位裴大小姐所能说的。

    裴元华只能在心里恶狠狠地诅咒着。

    偏这时候,旁边又传来裴元容的怒吼声:“湘玉,你在说什么?你给本小姐认清楚,你是采薇园的大丫鬟,是本小姐我的大丫鬟,不是她裴元华的。这么快就想捡高枝儿飞了?我还没死呢!”

    湘玉歉疚地看了眼裴元华,低声道:“大小姐,您先走吧,我们会安抚三小姐的!”

    裴元华也不想再在采薇园待下去,更不想再人手裴元容这个白痴的挑衅和欺辱,摸了摸发烫得开始疼的脸,眼眸中闪过一抹狠厉的光芒。裴元容,你居然敢打我?这一耳光,我早晚会连本带利让你还回来!尤其想到,这一路回去,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看到她挨打的模样,心头更是恨极。

    看着裴元华答应帮她们遮掩,又听从她的劝告离去,湘玉松了口气,拍拍胸口道:“今儿幸亏是大小姐,她一向仁慈宽厚,最体谅下人,我们才能逃过这一劫!”说着,又赞赏地看了眼紫玉,道,“也多亏你机灵,第一时间就想到来求大小姐,不然,今儿这事儿恐怕不能善了。看来,把你提上来是对的,我没看错你!”

    紫玉福了福身:“湘玉姐姐别这么说,咱们都是伺候三小姐的丫鬟,若有事,谁也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听到紫玉的话,湘玉神情黯然。是啊,就算三小姐再不讲理,再难伺候,她们已经是采薇园的丫鬟,这辈子的荣辱也只能系在三小姐身上,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。谁叫她们都是奴才呢?叹息着,又转过身去安抚依然暴怒的裴元容。

    浓荫如盖,幽香细细,采薇园的偏门角落处传出一阵轻细的对话声

    “……就是这样了,还多亏你提醒我,告诉我,如果三小姐有不妥当的地方,就赶紧去求大小姐,好歹一母同胞,大小姐也不能置之不理。也幸亏今天是大小姐在这里,要不然,今天的事情,还不知道要怎么收场?”紫玉的声音里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“都是奴身,能相帮相帮也是应该的,快别说这样的话。”另一人的声音轻轻细细的,“三小姐的脾气,咱们都知道,也亏得有大小姐这位姐姐,能帮衬帮衬,不然,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?以后,三小姐若有事,紫玉姐姐尽避去求大小姐,她人又好,心思又软,在老爷面前又有脸,不比求别人强?”

    紫玉叹息道:“是啊,多亏还有大小姐,不然,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叽叽咕咕地说了一通话,紫玉先出来,看看四周无人,转身疾步回去伺候裴元容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另一人才出来,手里拿着笤帚,专心致志地打扫着这偏僻处的路径,身材娇小,鸭蛋脸上一双眼眸倒是焕然有神。扫干净后,拿着笤帚等东西,回到洒扫上交差。管事嬷嬷笑着道:“还是泉儿你最勤快,三小姐现如今失了势,谁也不愿意去她那里打扫,要不是又泉儿你,我都为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别这么说,反正都是要打扫的,扫哪里不都一样吗?”泉儿笑得很甜,“嬷嬷,采薇园的事情我做好了,能不能出去逛会儿?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只是小心别冲撞了人?”管事嬷嬷很喜欢这个机灵的小丫鬟,大方地道。

    泉儿福身道:“多谢嬷嬷。”

    除了洒扫院子,泉儿随意逛着,看着没人注意,一溜烟儿地进了静姝斋。

    “……想起泉儿说的话,奴婢就想笑。”紫苑端了一盅茶,递给裴元歌,“本来奴婢还担心,三小姐也忒不是大小姐的对手了,恐怕不中用。没想到到最后竟真是大小姐吃了亏。奴婢虽然没亲眼瞧见,可想也知道,被三小姐打了一耳光,大小姐心里肯定恼着呢,偏碍着面子不能发作,还得代为遮掩,可不窝火死?”

    裴元歌笑着接过茶:“这就是俗话说的,秀才遇上兵,有理说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倒是觉得,这事儿最妙的还在四小姐教泉儿说的话。”青黛早笑得弯腰,“让紫玉以后有事尽避去求大小姐。想让三小姐那边没事儿可难得很,偏三小姐跟大小姐一母同胞,紫玉若真求到大小姐跟前,大小姐也不好不理,这才是沾了个包袱上身,我看,大小姐日后有的头疼了!懊,让她装好人去,这回让她装个彻底,想甩都甩不掉!”

    “就算她想甩,也得弄她一身腥。”木樨也道,“府里最近已经在传,说大小姐的善良仁慈都是装出来的,不然,生身姨娘遭难,连三小姐那样的性子都去求老爷了,偏大小姐那样有脸,却半句话都不说。分明是攀高踩低,见姨娘失势了,就置之不理了。这还只是传言,若三小姐再出事,她还不理,那可就坐实了。这些年积攒的好名声,算全毁了。”

    楚葵不善言辞,没说话,却还含着笑意。

    之前大小姐让流霞来试探静姝斋的人,设下一连串的陷阱,就等着四小姐踩,这让四个丫头都对她非常没好感。而且四小姐在山林被人推出去,几乎丧命,这事儿大小姐也有嫌疑。因此,这会儿听说裴元华在采薇园的尴尬境况,四个丫头都忍不住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四小姐,奴婢刚听说一件事。”楚葵忽然道,“被撵出府去的流霞,听说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都是一怔,惊讶得很。

    只有裴元歌,怔过之后便叹了口气,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流霞是家生子,这次连带着家人都被撵出裴府,一家人窝在咸菜胡同里。听说流霞才到家没多久,就突然眼一翻,昏了过去,没撑多久就走了。他们家人只当是流霞出了这事儿,羞愤不过气死了,一条席筒卷了就丢乱葬岗了。”楚葵慢慢地道,“不过,奴婢听说,流霞出府前,大小姐曾经去看过她,府里的人还夸大小姐善心,对这样欺主的丫鬟还记挂着。雨霏苑的另一个大丫鬟流霜哭了好几回,奴婢还亲眼看见她眼睛红红的。”

    紫苑、木樨和青黛都沉默了,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府里的人都觉得大小姐人好,可在她们看来,这流霞死得太蹊跷了!

    而大小姐的心和人,也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这事你们都记着,心里有个底,以后遇到跟大姐姐沾边的事情,都小心些,要谨慎谨慎再谨慎,还有司音也盯紧些,别让她给静姝斋闹出乱子来!”裴元歌知道她们心中所想,只提醒了下众人,也不再多说,起身道,“帮我换衣裳头饰,我要去蒹葭院给母亲请安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皇宫,凤仪宫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万物笼罩在夕阳的余晖中,在橘红色的光芒下,都显得有些朦胧零落。但夕阳照在凤仪宫的黄色琉璃瓦上,却是一片金光斐然,灿烂辉煌,正如同皇后的威严权势。正殿内的祥云飞凤铜鼎里吐出丝丝缕缕的白烟,弥漫出一股馥郁的芳香,沁人心扉。

    “还请母后成全。”宇泓哲一身紫金四爪蟠龙服,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皇后端坐着,满目慈爱地凝视着她心爱的儿子,欣慰地笑道:“本宫催了哲儿你多少回,偏你眼光高,就是不肯立妃。本宫正着急呢,没想到哲儿你这次倒是开了窍,一下子正妃侧妃都要立了。李阁老的嫡次女,本宫倒是听说过,家世倒也配得上,李夫人也跟本宫提起过。可是,这裴元歌又是谁?怎么本宫从未听过?”

    不过这名字倒是有些耳熟,似乎在哪里听说。

    “回母后的话,是刑部尚书裴诸城的幺女。”宇泓哲笑着答道,想到裴元歌清丽脱俗的容颜,心头一阵火热。

    “刑部尚书的幺女?”皇后思索着,忽然道,“是不是之前跟镇国候府定过亲,后来被退婚的那个裴元歌?”倒是想起来在哪听过她的名字了,她的那个堂侄女叶问筠似乎提过,“按理说,刑部尚书的女儿,给你做侧妃勉强够,可是,若是被退过婚的女子,这名声也太不好听了。你堂堂的五皇子,嫡长子,将来是要做太子的,怎么会选上这么个声名有碍的人?”

    宇泓哲早料到这会有些阻碍,笑着道:“这说起来不能怪她,镇国候府不过是想攀上咱们,偏巧叶问筠那丫头又迷上了安卓然,镇国候府这才要退婚,说起来,倒是镇国候府的不是,并不干元歌姑娘的事情。母后放心,儿臣见过元歌姑娘几次,端庄秀丽,才华也好,人也机敏。难道母后还不相信儿臣的眼光吗?”

    “本宫还在说呢,裴诸城从镇边大将转为刑部尚书,显然是失了皇上的心思,你怎么会挑上他家的女儿,原来是见过人,自己相中了。”皇后脸上露出一抹笑意,“能让哲儿相中,那裴元歌想必是国色天香了?不过,本宫没见过她人,还是有些不放心。而且,本宫依稀记得,她似乎参加了柳贵妃的赏花宴?”

    别是柳贵妃故意设的美人局,引哲儿上钩吧?

    “柳贵妃那赏花宴,不过是为父皇选蚌美人,给自己固宠罢了!何况,儿臣听说,元歌姑娘半路告了病,连父皇的面都没见,可见她是个心性高洁的女子,母后就不必担心了。”宇泓哲央求道,“至于母后说没见过人,这还不容易?赶明儿挑个时候,母后选她入宫见一见,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宇泓哲越是心急,皇后反而越要慎重,笑道:“无缘无故,又素不相识的,宣人家姑娘入宫,好没意思。”见儿子心急的模样,叹了口气,道,“罢了,再过些日子便是端午,官家小姐们必定会出门看龙舟,哲儿你去打听打听那位裴四小姐出不出门?到时候让宫嬷嬷代本宫去为你掌掌眼,若真是好,本宫再宣她入宫,等相中了,就去跟你父皇说。宫嬷嬷,你可替本宫瞧好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服饰在皇后身边的穿赭色宫装的老嬷嬷立刻起身,恭恭敬敬地道:“老奴遵旨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尽避放心!”听皇后的意思,差不多已经答允,宇泓哲顿时眉眼飞扬,笑道,“儿臣跟母后打赌,母后见了她,也只有说好,断说不出半个不字!”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下了朝,裴诸城照惯例,先到蒹葭院来坐了坐。

    白霜一心希望两人和好,因此早带了丫鬟们下去,只留下两人在房内。舒雪玉自然知道她的心思,却只是在心中暗自叹息。这丫头不懂,他们现在的情形,若是有人在,还能觉得自在些,真正只剩下两人,彼此熟识了二十多年了,谁的性子心思也瞒不过谁,再如人前那般演戏作势已经完全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这样单独相处着,反而彼此都更尴尬别扭。

    因此,只剩两人的时候,房间内常常是寂静和沉默。

    舒雪玉随手拿了本书,翻着看着,作为掩饰。忽然间,耳边响起裴诸城有些犹豫的声音:“你……”顿了顿,才道,“肩膀上的伤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好得差不多了。”舒雪玉淡淡地道,连头也没抬,依旧看着书,似乎浑不在意,只有她知道,心里在翻涌着这样的浪潮,说不出是欢喜还是悲伤,抑或心酸苦涩,“我早说过了,我如今唯一的指靠,就是元歌,我会把她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待。我救她是为我自己,不关你的事,你不必因为这个对我感激或者愧疚。”

    如果他想要关心她,她希望,那只是因为她是舒雪玉。

    如果是为了元歌,她宁可不要!

    “那就当我没问好了。”裴诸城也淡淡地道,声音很平静,心中却暗笑自己傻了,明知道结果,却还是要自找钉子碰!真是活该!倒没有生怒,神情反而平静自然下来,原本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,镇静自若地道,“温府似乎出了点麻烦,你跟温夫人不是手帕交吗?有时间的话,明儿带着元歌过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听到好友府内出事,舒雪玉顿时抬起了头,忍不住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他跟她说话,她连头都不想抬,听到温夫人有事情,就能够如此关切?裴诸城淡淡一笑,早就习惯了,倒也没觉得受冷落,回答道:“我也不太清楚,只是下朝时偶尔听朝臣们提起,说温府遇到了麻烦。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让元歌告诉我。你也不用觉得向我开口求情而别扭,我只是在还你救元歌的人情而已,至于要不要接受,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算着时间差不多可以,将手中的书卷扔到了桌上,起身道:“我去书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舒雪玉应了声,看着他离开,才幽幽地叹了口气,慢慢地合上手中的书,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:“是啊,只是因为元歌而已……不然还会是因为什么?”她能出院,是因为元歌,能够获宠,是因为元歌,能得到他一声伤势询问,也只是因为那伤是为元歌受的……一切都是因为元歌,这点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难道他以为,她还会自作多情地认为,他在关心她?

    夫妻情分,早已经尽了……

    可是,不知道为什么,朦胧的莹光中,舒雪玉似乎又回到了从前,回到了第一次跟裴诸城相见的时候。盲婚哑嫁,第一次相见,便是他来迎娶之时。她的脾气不好,四邻八乡都有耳闻,那时候,哥哥跟他已经相熟,开玩笑说:“裴老弟,我这妹子的名声你是知道的,这一旦嫁出去,你可就没法再反悔了啊!”

    那时候她很生气,哥哥怎么能当着夫婿的面,这样落她的面子。

    然后,她听到了那个清亮的声音大声道:“舒世兄,这话应该我说才对。进了裴家门,就是我裴诸城的妻子,你们要反悔再想把人要回去,那才是不可能!”

    还未相见,就这样维护她,原本婚嫁忐忑的心,在这一刻顿时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而婚后的生活,正如她所预期的,他很维护她,处处都不让她受委屈,连她那样骄横刚类的个性,都说不出一个不好来。她知道自己脾气不好,个性又直,虽然心里对这位夫君眷恋深切,却还是因为个性的原因顶撞他,他脾气也直,却一直包容着她,偶尔被她气得急了,也只是瞪她一眼,自己出去,等气消了才回来。

    婚后四年,她没有身孕,也没给他安排通房妾室,他半个字都没说,反而在公婆面前替她扛起,说是他自己不愿意纳妾。

    就连那一年,他立下军功回京,原本稳稳的爵位,被她一耳光打飞了,他也没埋怨她半句。

    娴雅说,他惯坏了她,一点都没有说错!

    如果不是习惯了他的忍让和退步,如果不是被他宠惯了,那一年,在章芸出现后,她不会那么冲动,那么任性,没有丝毫的包容和理解,只顾着自己的愤怒和痛恨,冲他发脾气,半点好脸色不给他,结果让章芸有了可乘之机,在他们中间搬弄是非。如果那个时候,她能冷静一点,能稍微宽和一点,好好地处理章芸的事情,是不是一切都不会走到今天这个无可挽回的地步?

    可惜,时光无法倒流。

    舒雪玉慢慢地闭上眼睛,一滴泪从眼角滑落,现在,她只有元歌了……

    书房内,裴诸城静静地坐在紫檀木的圈椅里,神色沉凝。放舒雪玉出来,只是考虑到她没有子嗣,又是正室,她跟他说,会好好照顾元歌。在人前的时候,扮演一对和睦的夫妻,不算太难,但私底下,他从来不喜欢单独面对舒雪玉。每次单独面对着舒雪玉,就好像在面对着十年前的自己。

    好像在面对,年少轻狂的他曾经犯下的错误。

    那时候年轻气盛的他,身在局中,看不清楚是非对错,等到现在冷静下来,再去回想从前的事情。章芸也好,那三位妾室也好,都不再是他记忆里的模样。从前的事情,也许有很多地方,他错怪她了。但是,如果有错,是他的错,她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对明锦下毒手!

    苦笑着,裴诸城抛开烦乱的思绪,开始整理繁琐的刑部公文,再想这些都已经没有意义了……

    现在的他,只好好好照顾元歌长大,给她找个好的夫婿,看着她一生福寿安康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别无所求。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因为是温府有了麻烦,舒雪玉是去探望温夫人的,因此没再带着那些让她添堵的裴元华、裴元巧和裴元容,只带了元歌,乘着裴府的马车来到温府。

    前一晚,舒雪玉就给温府下了拜帖,温夫人早知道她今早要来,早早地在二门候着。只见她身穿烟霞红的刻丝长身褙子,下身石榴红裙,头上戴着八宝攒珠的金翅大凤簪,粉光脂艳,含笑而立,依然是干脆利落,气场十足的模样。只有熟悉她如舒雪玉,才能看出她盛装之下的疲惫和委屈。

    温逸兰却仍然是那副娇俏憨厚的模样,笑着道:“雪姨好,元歌妹妹好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回礼道:“娴姨好,温姐姐好。”

    温夫人和舒雪玉笑着应了,温夫人这才对舒雪玉道:“你拜帖下得真及时,我正想带着兰儿去裴府找你呢,你到先赶上门来了。”说着,紧紧地抓住她的手,还没说话,眼圈先红了,又不想被女儿看到,便勉强道,“兰儿,你带着元歌去见你祖父祖母,然后四处玩玩,我跟你雪姨说说话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啦,我好久没见雪姨,我也想跟雪姨说话呢!”温逸兰撒娇道。

    裴元歌不像她这般粗心,看模样就知道温府必定出了事故,只是瞒着温逸兰,笑着道:“我早听说温阁老的名声了,早想见一见。只是不知道你爷爷严厉不严厉,会不会很吓人?”说着哄着,将温逸兰拉走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一来,温夫人满肚子委屈,却又无人可说,昨晚接到舒雪玉的帖子,就在盼着手帕交快些来,这会儿好容易盼到了,女儿又不在跟前,也顾不得是在院子门口,眼泪顿时成串地落了下来,只紧紧握着舒雪玉的手,却半句话都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见她这模样,舒雪玉就知道事情不小,拍拍她的手,表示安慰,却没急着问话,等她哭得差不多了,才用手帕替她擦着眼泪,温声道:“到底是什么事?让你这么委屈!说给我听听,咱们一起参详参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?”见她这帖子下得这样及时,温夫人还以为她已经知情。

    舒雪玉摇摇头,道:“是诸城下朝时,听朝臣说温府出了事情,告诉我一声,我这才过来。不过他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是为了什么事情?是温睦敛欺负你了,还是怎么了?你告诉我,我给你出气!”

    “他温睦敛要是敢来惹我,那倒好了,虽然婆婆偏着儿子,可公公是通情达理的,从来不纵着他胡闹!”说起这件事,温夫人又忍不住悲从中来,“就算他再胡闹,冲我来,不过我受些委屈,有什么要紧?可这件事,他却是把我的兰儿给搭进去了!我苦命的兰儿,怎么就有这么个不争气的父亲呢?”

    这边,温逸兰很快就被裴元歌转了心神,拉着她往后院走去:“你放心,爷爷表面上看起来很严厉,实际上人很好的。而且,他最喜欢我了,我又喜欢你,他也一定会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笑着听着她说话,看起来,温阁老的确很疼爱这个嫡孙女。

    两人正走着,横里突然闪出一人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