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73章 并肩赏月,九殿下动心【首发文字版VIP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73章 并肩赏月,九殿下动心【首发文字版VIP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裴元歌有些为难,她不是颜明月,方才大殿上剑拔弩张的情形,以及刀光剑影的对话,她都听在耳里。她对颜明月的单纯温婉很有好感,当然不希望她成为宇泓墨和五殿下针对的目标,但问题是——“颜公子,我很想帮明月,但是,我和九殿下虽然见过几次面,但我恐怕根本没办法说服他。”

    宇泓墨那个家伙,心思难测,行事只随喜好,从来都不讲道理,根本无从说服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裴四小姐的难处,九殿下的个性我也有所耳闻,只是现在,我所认识的人中,完全没有人能跟九殿下搭上话,所以才不得不来请托裴四小姐。”颜昭白神色温和,却总透着些许疏离,“当然,五殿下和九殿下的争斗由来已久,我站在五殿下这边,九殿下无论怎样针对我都是应该的,我无话可说。我只是希望,这件事不要牵连到明月。裴四小姐也看到了,明月本性单纯,从不插手生意场上的事情,她什么都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颜昭白说着,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他真的是非常疼爱这个妹妹,不愿意她受一丁点儿的苦难惊吓。

    “颜公子和明月的兄妹感情真好!”裴元歌点头道,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,我也觉得,这种事情不该牵涉到明月身上。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,九殿下想要银子,我并不是不能给,只是我不能当着五殿下的面给。过了这段时候,我愿意将景轩商号一成的利拿出来给九殿下,甚至两成也可以,我只希望九殿下能给我一点缓和的时间。如果九殿下还有其他条件,裴四小姐可以转告我,只要不伤害到明月,一切条件都可以谈。”颜昭白诚恳地道,“九殿下性情难测,难以猜度,所以,此事无论成与不成,我都承裴四小姐的人情,都只会感激你对明月的心思,绝不会心生抱怨。这一点,裴四小姐尽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犹豫了下,道:“那我试试吧,不过,颜公子不要抱太大希望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事情,本来就是尽人事,听天命,裴四小姐愿意为我做说客,我已经感激不尽了。”颜昭白声音低沉,黑色的眼眸中带着难以描述的复杂和深沉,“钱财本是身外之物,我并不在意,但明月是我在世上唯一的家人,我所在的一切,都只是希望她能够平安喜乐,如果她有什么长短,那天底下也不会再有颜昭白这个人。死,对我们来说,并不可怕,甚至也许会是一种解脱……”

    他幽幽地道,忽然间回过神来,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忙道:“这是我的底线,我会去跟五殿下谈,九殿下这边,就拜托裴四小姐代为转告了。”

    颜昭白说话,从来低沉浅淡,就好像他的情绪永远游离在世事以外。但奇怪的是,有时候,就是这样浅淡的话语,却似乎比任何慷慨激昂的宣誓更加有感染力,更加让人觉得,他必定会如此,不是威胁也不是恐吓,只是事实,所以,他才能说得如此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裴元歌很难形容这种感受,只是觉得,眼前的人,似乎被重重阴霾包裹着,深沉压抑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,我会把颜公子的话转告给九殿下的。”颜昭白的意思很明白,只要不针对颜明月,一切事情都有商量的余地,但如果颜明月出事,他宁可拼得鱼死网破,玉石俱焚。有了这重底线,裴元歌心中稍微有了底,这样的话,也许应该能够说服宇泓墨……吧?

    临出大殿前,裴元歌忽然转身:“颜公子,恕我冒昧,五殿下并非良善,与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。”

    颜昭白淡淡地一笑,眼眸深处无数阴霾:“多谢裴四小姐的劝告,只是……有的时候,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。当时对我来说,眼前只有那么一条路,就算明知道眼前是刀山火海,我也只能踏上去。”明月身体很弱,必须常年用许多名贵的药材来养身,不然就很可能会危及性命,他必须把景轩商号做起来,必须要做大它,就算要与魔鬼交易,他也会同意。

    能够让明月多活一天,他的存在,就多一天的意义!

    听出他语调中无奈却又坚定的执著,有着说不出的让人震撼的感情,裴元歌沉默了会儿,忽然展颜一笑,道:“颜公子,我一定会尽力说服九殿下的。”

    颜昭白颔首,躬身为礼:“那就多谢裴四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出了大殿,裴府的护卫统领赵景便迎了上来,这次黑衣人遇袭,倒是多亏他布置得当,裴府的人才没有太大伤亡,等到了宇泓墨带人来救。对于有功劳的人,不能吝于赞赏,裴元歌微笑道:“今晚多亏有赵统领保护我们,才没有出大乱子。等回府后,我一定禀明父亲,好好地奖赏赵统领。”

    赵景没想到裴元歌一开口便是赞赏他,心中一阵暖流经过。

    认真计较起来,他今晚等于是失职,差点让四小姐和夫人出了意外,没想到小姐居然不责罚他,还说要奖赏他,这份宽厚仁慈,实在是令他感动。

    “是卑职保护不力,才让夫人受伤,四小姐受了惊吓,都是卑职学艺不精,无法抵挡那些死士,哪里还敢接受四小姐和大将军的奖赏?四小姐这话,实在令卑职惭愧,卑职日后必定勤练武艺,好更好地保护夫人和小姐们,到那时候,四小姐再来奖赏卑职吧!”

    “赵统领不必自责,今晚的事情只是意外。护卫伤亡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有三人受了重伤,七人轻伤,其余人都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等这次回府后,我会吩咐下去,重伤的护卫每人补贴一百两银子,轻伤补贴七十两,其余护卫每人五十两。你是统领,调下轮值的班次,让众人都好好休息,等伤好了再说,若有什么困难,都可以让人递信到静姝斋来,我会想办法解决。今晚若不是你们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”裴元歌感激地道。

    赵景心中又是一暖,在权贵的眼里,他们护卫不过是奴仆,为主效死是应该的,从来没想过会得到四小姐的感激,还说如果有困难,就可以去找四小姐……他是个心直口快,忠厚实诚的人,当即跪倒在地,声音微有些哽咽地道:“多谢四小姐,卑职代手下的兄弟们多谢四小姐的宽厚仁慈!”

    “赵统领快起来吧!”裴元歌虚扶了他一下,继续问道,“赵统领在殿外候着我,是否有事?”

    赵景这才想起正事,忙回禀道:“是回府禀告消息的兄弟回来了,只是大将军不在府内,被皇上连夜召进公众议事去了。他怕耽误时间,没敢等老爷回来,只留了人在宫外等老爷,然后先把裴府剩余的护卫都带了过来,约莫近百人。他们过来的时候,夫人已经安睡,四小姐正在大殿与五殿下和九殿下议事,因为黑衣人已经被九殿下的暗卫所杀,事情已经平息,卑职想着不必惊扰小姐,就先安排他们守在庵外,注意四周的动静,以免再有意外发生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点点头:“赵统领你做得很好,正该如此。既然事情已经平息,就不必惊动父亲再过来,你且派人再去告知在宫外等父亲的人,告诉他我们已经无事,明日便会起身回府,让他不要惊吓到父亲。”

    赵景拱手道:“是!”

    “对了,赵统领,你可知道九殿下宿在哪里?之前遇袭,我太过惊慌,没有来得及感谢九殿下的救命之恩,方才殿内又在说正事,我不太好插嘴。想趁这时候去拜谢九殿下,不知道赵统领能否随我前去?”裴元歌征询他的意见。为颜昭白求情,势在必行,但深更半夜,她若孤身到宇泓墨的院子,被人看到,难免会有闲言碎语,但若有赵统领带人护送,丫鬟陪着,以感谢为名,这就光明正大起来。

    赵统领点头道:“卑职听说,九殿下宿在北院,很偏僻幽静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赵统领你先派人到北院通报一声,问九殿下方不方便见我?”裴元歌一切都依足了正式的礼仪规矩来做,免得将来招人闲话。

    北院。

    “裴元歌说,她待会儿要来拜谢我?”宇泓墨眉毛高高扬起,这丫头难道良心发现,想起来要感激他?才怪!中间肯定有蹊跷,八成跟那个颜昭白脱不了干系!不屑地撇撇嘴,然后却忍不住弯起了一抹弧度,眼睛不自知地亮了起来,道,“你去告诉来人,让裴元歌尽避来,我随时恭候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等寒麟离开后,宇泓墨起身从床上下来,在屋内走来走去,忽然……

    得到消息后,裴元歌又让人找来紫苑和木樨,由赵景带着三名护卫,一同前往北院。踏着一地银霜,来到北院门口,却见一名暗卫守在门前,等裴元歌进去后,忽然伸手拦住其余众人,恭声道:“抱歉,九殿下有令,只请裴四小姐一人进去,诸位请在此地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紫苑忍不住作声,放心不下小姐。

    裴元歌想了想,没有紫苑等人也好,这样待会儿谈判起来,也不必担心被她们听到,问东问西,倘若一个不小心泄露了消息,只怕颜公子和明月的处境反而会更危险。“既然这样,紫苑,木樨,赵统领和三位护卫,就劳烦你们在外等我一会儿,我进去去向九殿下致谢。”

    暗卫躬身道:“九殿下在正房等候四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告知。”裴元歌微笑着,颔首致意。

    暗卫不禁一怔,来找九殿下的女子多得很,但要么是谄媚讨好,要么是畏畏缩缩,对他们这些暗卫,不是不屑一顾,就是让人打赏讨好,想从他们这里多了解一些九殿下的事情,这位裴四小姐却是落落大方,对待他们这些暗卫也温和有礼,既不谄媚,也不张扬,这份气度倒是很难得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,院门便被暗卫关起。

    想到又要独自面对那位喜怒难测的九殿下,裴元歌不禁有些惴惴,深吸一口气,来到正房,温声道:“小女裴元歌,前来拜谢九殿下。不知道小女能否进去?”

    房内却是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裴元歌有些疑惑地探头看了看,这位九殿下,不会又在捉弄她吧?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!”一道无奈的声音从房顶传来,紧接着,宇泓墨那张令日月为之失色的绝美容颜从房檐探出来,在月色下灿然生辉,“裴元歌,我不相信你是来谢我的,是不是跟颜昭白留你说话有关?让我猜一猜,他是想让你来求情,让我放过他和颜明月。当然,肯定会开出不错的条件,比如说,让利给我;然后就是威胁,如果我逼得太紧,大家一拍两散,鱼死网破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事情还没开始说,就被这妖孽全猜中了!

    聪慧如裴元歌,一时间也怔住了,不知道该如何接话,更不知道还要不要开口。

    看着呆愣的模样,宇泓墨粲然一笑,向她伸出一只手,道:“上来!”见她犹豫着,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,面色微微一沉,道,“你要不想上来,现在就可以回去了。想跟我谈颜府的事情,就乖乖听我的话,抓住我的手,上来陪我,不然,一切免谈!”

    隐约觉得这样有些不合规矩,但想到颜明月,想到颜昭白那种莫名的阴霾,不知怎地,裴元歌心中微微一动,踮起脚尖,向着宇泓墨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因为手臂伸直,宽大柔滑的衣袖滑落下去,露出皓白如玉的手臂,白皙柔嫩的肌肤在月光下,仿佛会发光一般。宇泓墨望着那只手臂,纤细的手指如削葱根般,心中忽然猛地一滞,俯下身子,慢慢地触到她柔滑娇嫩的手,握在手中,如凝脂般柔滑,宛若无骨,让人恨不得一世握着,永远不要松开。

    “九殿下,你拉我上去啊!”

    握着她柔嫩的小手,望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眸,在月色下,她的那份清丽脱俗就更加明显,淡淡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,似乎给她周身都镀上一层淡淡的银辉,没有了那些伪装出来的柔顺乖巧,也没有那浑身的锋芒和刺,朦胧,飘逸,如仙如幻。宇泓墨只觉得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,心中原本存的那些捉弄的心思顿时烟消云散,只剩下一片柔软温和。

    他有些慌乱地别过脸,手上一用力,将她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察觉到脸上有些微烫,不知道为什么,但就是觉得别扭,宇泓墨没转头去看裴元歌,径自又躺回了斜向下的屋顶上,心头却不住地翻涌着。方才拉她的时候,感觉她好轻啊,像是一片羽毛,轻飘飘地就拉了上来,一点力气都没用到……正胡思乱想着,忽然身边传来一声低低的惊呼,伴随着瓦片滑落的声音。

    宇泓墨吓了一跳,以为裴元歌失足滑落,霍然坐起身来,只觉得双肩一紧,被人紧紧抓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屋顶好滑,我站不稳啦!”白衣庵的厢房屋顶跟大部分大夏王朝的屋顶都一样,呈八字形,虽然弧度不算陡峭,但也并不平和。裴元歌被拉上来后,就心惊胆战地站立着,想慢慢地朝屋脊走过去,那里有着些许平坦的地方,会让她比较有安全感。结果还没走几步,脚下忽然踩到了青苔,几乎失足跌落下去,只吓得她花容失色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正巧宇泓墨坐起身来,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顺手就抓住他的肩膀,这才止住了下滑之势。

    说是抓住肩膀不太合适,准备来说,她的上半身几乎都压在宇泓墨的背部,将全身的重量都靠了过来,以免滑下去。惊吓之下,裴元歌丝毫也顾不得这样的姿势有多暧昧,兀自把头藏在了他的背后,不敢去看下面,只觉得越看越头晕。这个宇泓墨,这个混蛋,一定是故意的!

    故意挑这么个地方,故意让她上来,故意要吓她!

    她因为害怕没有察觉到,但宇泓墨却清晰地感觉到少女柔软芬芳的身体靠在他的背上,淡淡的幽香萦绕鼻间,似乎是很多种花混合后的清香,很淡很淡,却又似乎十分馥郁,不同于他所闻过的任何一种熏香,但比那些熏香却要好闻得多,嗅入鼻中,只觉得莫名痒痒的,像是有根羽毛在心底挠呀挠的,让宇泓墨觉得有些心慌意乱,下意识地一手揽住她的腰,一手轻拍她的肩,柔声抚慰道:“好了好了,没事的。别担心,有我在,不会让你摔下去的!”

    有他在,她才更可能会摔下去吧!裴元歌在心中腹诽道。

    然而,她却不敢说出口。不然,以宇泓墨的恶劣性子,肯定会松手让她下去,自己在一边看她的笑话。

    察觉到她依然在微微颤抖,宇泓墨只觉得心底越发柔软起来,低声道:“好了,是我不好,我自己习惯在高处,忘了不懂武功,我扶你到屋脊那边坐,好不好?”心中忍不住觉得自己奇怪,以前看到女孩害怕的模样,他早在一边笑着看着热闹,现在是吃错了什么药,居然会想要安慰身边的裴元歌?

    这可是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啊,什么时候不防备,就被她狠狠咬一口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算了,小猫咪就是小猫咪,总是张牙舞爪也会累,也会有乖巧柔顺的时候,就像现在。而他这样也不算奇怪吧?看到张牙舞爪,浑身的毛都炸起来的小猫咪,他会想要整治它;可是,有时候看到柳贵妃那只猫乖巧地盘成一个毛团,毛绒绒的很可爱,他也会想要伸手摸摸它的毛,抚摸它两下,抱着它出去晒太阳,心里也会觉得很柔软。

    现在的裴元歌就很像是一只盘成毛团的猫咪,毛绒绒的很可爱。

    所以,他拍她两下,安慰她几句,也很正常吧?

    陡峭的屋顶,对裴元歌来说很难,但对宇泓墨来说就太简单了,如履平地。一手揽着她的腰,一手握住她的手,宇泓墨带着裴元歌轻而易举地来到屋脊,这里有着一尺宽的平台,坐在上面还是很安稳的。“好啦,坐在这里,就不会滑下去了,元歌别怕,没事了,嗯?”

    终于接触到平稳的地方,裴元歌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有个睡都不知道的小秘密,连前世的章芸都不知道,那就是,她怕高。每次到高的地方,只看着周围的景物还好,一旦看着下面的景物,察觉到自己离开了地面,就会觉得头晕目眩,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掉下去。宇泓墨这混蛋一定是故意,打听到她怕高,所以故意让她到房顶来吓她!

    安稳下来后,裴元歌这才差距到她跟宇泓墨的姿势有多不合规矩,急忙挣脱开来,装作整理鬓发,道:“多谢九殿下援手之恩!”小气吧啦的男人,之前在山林里故意捉弄她,气得她没有跟他道谢,他就一直记着,之前在大殿还发难。这会儿她要是再不道谢,鬼知道他会记仇记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然而,这次,宇泓墨却真的没有心思理会这些。

    因为他觉得自己好像生病了,总觉得整个脸都是烫的,脚底轻飘飘的,好像踩不到实地一样,就像他小时候发烧一样。安逸,以他的武功,下盘很稳的,别说这个屋顶,就是踩在树枝上也安安稳稳,更别说生病了。从他习武开始,就再也没有生过病了。宇泓墨思忖了半天,还有觉得有些不放心,伸手在裴元歌额头试了试温度,又来摸摸自己的。

    见他这样,裴元歌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好像生病了,额头的温度有点高。”宇泓墨转过头,有些不确定地道。

    生病?这位九殿下不会跟她在一起生病了吗?要这样的话,以他小气爱记仇,又喜欢迁怒的性子,搞不好会把这笔账再记到她的身上!看着他面色的确有些绯红,眼眸迷离,裴元歌也担心起来,伸手贴在他的额头,再回来试试自己的,点点头,道:“是有些烫,你的神色也不太对,可能真的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?你也觉得我生病了,对吧?”宇泓墨寻找认同。

    裴元歌再次点点头:“夜太深了,应该是吹了风,有些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着凉只是小事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宇泓墨很豁达地挥挥手,不想让裴元歌觉得他很弱很容易生病似的,试着运转内息,不过却似乎对他的脸烫和脚虚一点用处也没,倒是微寒的夜风吹在脸上,凉凉的十分舒服。还有就是方才裴元歌的小手来为他试温度时,凉凉的,软软的,也很舒服。

    而且,他似乎很喜欢被她关心的感觉……嗯,果然小猫咪还是柔顺乖巧的模样最可爱!宇泓墨脑海里转着乱七八糟的念头,却莫名地不太敢去看裴元歌,只好仰头,望着天上半轮明月,假装赏月的模样。突然一个激灵,猛地清醒过来,转过头,目光不善地紧盯着裴元歌。

    裴元歌不敢去看下面,也只能仰头望着天上的明月,忽然察觉到很熟悉的带着怒气的眼眸,心中暗叹了口气,转头望去,果然迎上了宇泓墨幽黑的眼眸,微带着火焰。这位祖宗,难得安静一会儿没捉弄她,没刁难她,这才多大一会儿,又想生什么事儿了?

    “九殿下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她目光似乎并无异样,宇泓墨觉得心头有些闷闷的,只盯着她不说话。

    裴元歌有些头疼地揉揉太阳穴,九殿下,九祖宗,你究竟又怎么了?这脾气说来就来,能不能给个提示啊?

    见她仍然没有察觉到,宇泓墨无奈地提示道:“裴元歌,你没觉得我这会儿有什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不一样?

    裴元歌眉宇微蹙,打量着他,仍然是那双幽深而波光潋滟的眸子,仍然是那张妖孽得令女子忍不住嫉妒的容貌,还有,也仍然是那副喜怒无常,古怪难测的祖宗脾气!不过,好像是有哪里不一样……裴元歌仔细思索着,忽然道:“哦,我知道了,九殿下你的脸没有刚才那么红了,病是不是好些了?”

    宇泓墨才一阵兴奋,听了她的话又失望了,摸了摸额头,道:“是吗?好像是没有那么烫了,也没那么轻飘了…。不对,我说的不是这个。”他循循善诱地道,“除了这个呢?你难道都没发现,我有其他的地方不一样了吗?”

    其他……裴元歌蹙眉深思,目光微微一移,忽然间睁大了眼睛:“九殿下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宇泓墨笑着问道,终于发现了,迟钝的丫头!

    “你换了衣裳和装束啊!”裴元歌道,难怪她进院子后,第一眼看到宇泓墨就觉得好像哪里不一样了,不过当时记挂着颜昭白和明月的事情,后来又上了房顶提心吊胆的,这会儿才发现,宇泓墨现在穿的,不是之前那身大红衣衫,而是一件玉白色绣蟠龙云海图的锦缎圆领通身袍,腰间系着玉带,夜色般漆黑的墨发也不再是红缎随意扎起,而是用八宝攒珠的玉冠束起,看起来温雅清贵。

    红衣如火的他恣肆热烈,如妖魅般勾魂摄魄,引人沉醉。

    而这身玉色装束,却稍稍褪去了他的狂傲恣肆,格外烘托出他绝美的容颜,以及骨子里身为皇家的贵气,显得异样温雅清贵,连他神情中惯然带着的妖魅之色也显得淡了起来,更显得他气度尊贵,卓然不凡。在淡淡的月色下,这身玉色装束泛着淡淡的光芒,使得他周身都带着朦胧的光泽,也许是这种朦胧,让人有种他的神情随之温柔起来的错觉,不再刁难缠,反倒有种亲切柔和的感觉,好像一时间拉近了不少距离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看着裴元歌的神情,宇泓墨很得意地转了个身,“我穿这身衣裳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裴元歌老老实实地道: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别说这么身华贵锦绣的衣裳,以宇泓墨的容貌气质,就算裹块破布,一样好看得很。

    “比你那位傅哥哥怎么样呢?我记得他也有身玉色的衣裳,跟我这套差不多。怎么样?是他穿得好看,还是我穿得好看?”宇泓墨记得很清楚,那天在寿宴上,傅君盛就是这么身差不多的打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九殿下穿得好看。”裴元歌毫不犹豫地道。

    听到了想听的答案,宇泓墨满意地点点头,不枉费他特意订做这么身衣裳,又特意换上,他就说嘛,傅君盛那身衣裳穿得再好,难道还能有他穿得好看?就算裴府跟寿昌伯府是通好,裴元歌叫他一声“傅哥哥”,但也得承认,同样的衣裳,还是他穿得最好看。

    眼看着刚才还目光不善的宇泓墨,这会儿又高高兴兴地坐下,脸上带笑,抬头看月亮,裴元歌有些呆愣。

    敢情这位尊贵的九殿下,九祖宗,方才突然变脸,就是因为她没有注意到他新换了一身衣饰,没有夸奖几句,所以就晴转多云?也因为这样,她说他穿得比傅哥哥好看,这就又阴天转晴了?而且看起来,似乎的确是这样……裴元歌有些哭笑不得,这也太幼稚了吧?

    又不是女孩,怎么这么注意衣饰?

    不过想想,她又释然了,这位九殿下的容貌实在太出色了,出色得连女子也远远不及,也就难怪他会比寻常人更加注意衣饰。见他此刻心情似乎还不错,裴元歌犹豫了下,试探着道:“九殿下,这轮明月很美,是不是?可惜,越是美好的东西越是容易消散,现在是下弦月,它会越来越弱,直到消失。”

    说着,幽幽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宇泓墨这会儿心情很好,转头看着她,笑道:“那有什么?下个月它又会出来,你若喜欢,我们再一起看月亮啊!”这话他说得十分自然,丝毫也没察觉到不对。

    “天上的明月缺了还会再圆,消失了还能再出现。可惜,人间的明月则不然,一旦香消玉殒,就再也没有弥补的余地。”裴元歌也没有注意到他话语中的异常,低声叹息,转向宇泓墨,神色很认真,“九殿下,您和五殿下的争斗,我不敢置喙,但无论怎样的血雨腥风,都是应该是你们男人的事情,明月她身体很差,人又单纯无知,丝毫都不插手生意上的事情,她跟你们的争斗完全无关,九殿下,您能不能放过她?”

    听到她为颜明月求情,宇泓墨觉得自己应该要生气的,但这会儿,似乎是心情太好了,居然生不起气来,脸上依然带着笑,道:“如果你真的为颜明月好,就不该来求我,而应该去劝劝颜昭白,让他想办法脱离我五皇兄。不然,以我五皇兄的贪婪性子,绝不会满足与四成利,会步步紧逼,一旦颜昭白无法满足他,那时候颜明月一样会置身险地。今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,五皇兄做事可没有忌讳,尤其颜明月不过是商人之妹。”

    “颜公子也明白这一点,他说他回去跟五殿下谈,只是希望九殿下能够不要针对明月,给他一点回缓的时间,如果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慢慢谈,只要不伤害到明月。这是颜公子让我转告九殿下的话,除此之外,我也不希望九殿下伤害到明月。”裴元歌思索着,乍着胆子道,“虽然九殿下曾经几次捉弄我,我的确很生气,但是,再怎么生气这也是玩笑和作弄,无伤大雅。我一直觉得,九殿下虽然性子古怪了些,但是是个很有分寸的人,我不希望看到您,为了和五殿下的争斗,连明月那般病弱无辜的少女都要伤害,我真不希望九殿下您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静静地凝视着宇泓墨,眼眸中充满了恳请和希冀。

    这位九殿下性子难测,因为难以捉摸,所以很难应付,说真话他未必会高兴,说假话也容易被看穿,他一样生气,而且行事不拘常理,实在很棘手,不过刚才他显摆衣饰的事情,倒是让她有了一点触动,显然这位九殿下不是不喜欢听好话,只是要看讲话的技巧,要么是铁一般的事实,要么就得婉转而隐蔽地逢迎,让他觉得你是在说真话,只是在真话中无意透漏出赞扬他的意思,而非刻意地逢迎。

    看着宇泓墨盯着她的眼神,虽然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了,但似乎并无怒气,反而带了点思索权衡的意思,显然是在考虑她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看来,她的想法没错,对这位九殿下,还是得以柔克刚,绝对不能硬碰硬。

    看着那双黑白分明,水一样的眼眸,对他露出了恳求的目光,本来想到她来为颜昭白、颜明月求情,他还有些恼怒,很想再整治她一番,不过……叹了口气,宇泓墨浑不在意地笑了笑:“算了,本殿下今晚心情好,你回去告诉颜昭白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不会对颜明月下手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不是什么好人,但他也不想裴元歌把他想得太坏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把他当成了十恶不赦的坏人,一见他不是面露鄙夷,就是横眉竖眼,那可就不太好玩了。反正一个颜明月而已,他本来就没打算在她身上打主意,只不过……瞥了眼欣喜异常的裴元歌,只不过之前被某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气得够呛,急需人撒火气,所以在大殿上,他才会那么尖刻地针对刁难宇泓哲和颜昭白。

    不过,好像结果也不错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那么针对颜昭白,颜昭白也不会求小猫咪来求情,小猫咪也不会有刚才那样毛绒绒的可爱模样。嗯……宇泓墨开始忍着考虑,他以后是不是应该时常针对下小猫咪身边的人,然后让小猫咪来找他讨人情呢?似乎……好像……很好玩哎!

    “裴元歌,你知不知道,我答应给你这个人情,我会损失多少?”宇泓墨忽然转过头,眼眸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颜公子说了,九殿下如果有条件,可以提出来,慢慢商议。”裴元歌倒是很冷静地分析道,“颜公子很疼明月这个妹妹,他说,如果明月因为他有什么长短,他也不会独活于世。伤害到明月,最后只会落得个玉石俱焚的结果;相反,九殿下肯放过明月,颜公子也会给出相应的答谢,这样一来,对双方都有利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宇泓墨摇晃着食指,笑道,“元歌你这样说就错了,颜昭白是我五皇兄的钱袋子,跟我没关系。如果他死了,对我没有影响,我五皇兄失去了这个经济支柱,他手下也没有经商的人才,很快就会捉襟见肘,这对我来说会更有利。可是呢,为了你,我放弃了这么有利的局面,你说,你要怎么谢我?”

    照他这样分析,的确是颜昭白死了,对宇泓墨更有利。

    裴元歌哑口无言,只能道:“这么说,的确是我欠了九殿下的人情,请问九殿下,我该怎么谢你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现在我先不说,反正你要记得,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,等慢慢累积够了,说不定哪天我就连本带利地跟你讨要了!”宇泓墨倒是心情很好,起身伸了个懒腰,深吸一口山林间清新宁静的气息,只觉得浑身舒爽,“好了,很晚了,扰得你大半宿都没睡,赶紧回去休息会儿——”

    忽然间目光一凝,紧盯着远方,喃喃道:“奇怪,深更半夜的,她怎么会到这里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