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71章 二位殿下争献殷勤,华嫉妒【首发文字版VIP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71章 二位殿下争献殷勤,华嫉妒【首发文字版VIP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元歌心急如焚,却又不得不按捺下来,想办法逗宇泓墨开心。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宇泓墨始终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慵懒模样,丝毫也瞧不出情绪。裴元歌隐约觉得,这位九殿下恐怕根本就没心去救夫人,只是在这里不紧不慢地逗她玩,但一时间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,因此越来越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看着裴元歌这幅模样,宇泓墨眼眸中的笑意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“九殿下,”裴元歌忽然顿住,咬着唇,好一会儿才道,“请您给我一句准话,您到底是否有心去救我母亲?再拖延下去,时间恐怕来不及了。如果您无心救她,就直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宇泓墨望着她,笑意宛然:“你猜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人绝对是在逗她玩,根本没心思去救人!裴元歌霍然起立,“既然九殿下无心救人,那还是我自己去想办法把!”这个宇泓墨越来越混蛋,以前不过恶作剧地找她麻烦,这次却——他不肯救人也就算了,还是拖着她在这里耗费时间,一耽误二耽误的,不知道现在夫人怎么样了?

    裴元歌转身想要追过去,忽然听到踏着灌木丛的的脚步声从前方传来,心中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舒雪玉那身锦绣衣裳便映入眼帘,面色有些苍白,但气色还好,步履也还轻盈,看起来似无大碍。裴元歌忽然觉得,提在嗓子眼儿半天的心一时间都落了下来,转头看着慵懒闲适的宇泓墨,却又气不打一处来,半带恼怒半带讥讽地道:“九殿下,现在不劳您老人家动手了!”提裙奔上前去。

    宇泓墨笑容微僵,撇撇嘴,这丫头,果然翻脸不认人!

    越奔越近,舒雪玉温细柔润的脸渐渐清晰,望着这副往日十分熟悉的容颜,想到方才她舍命相救的恩德,裴元歌心中的思绪如浪潮般翻涌不息,百感交集,脚步顿时慢了下来。伶俐如她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对舒雪玉说些什么,只是扶住了她的手,好一会儿才问道:“……母亲,您还好吗?”

    舒雪玉也上下打量着裴元歌,欣慰地摇摇头:“我没事,多亏这位公子及时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这才看到舒雪玉身后有位穿黑衣上绣云松暗纹的青年男子,身姿矫健,眉目端正,只是有些冷漠,看不出表情来。忙福身道:“多谢这位公子相救我母亲,小女感激不尽,不敢请教公子尊姓大名?虽然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,但若有机会,小女必定重谢公子。”

    寒麟身为习武之人,眼力甚好,早远远地瞧见宇泓墨看着裴元歌笑的模样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家主子对一位女子如此神态柔和,猜度这位女子在九殿下心中分量必定不轻。不敢怠慢,忙恭声道:“小人只是奉我家主人命令行事,不敢当裴小姐此言。裴小姐如果要谢,就谢我家主人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裴元歌急忙问道,“不知道尊主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就是九殿下!”寒麟点头致意,越过二人,来到宇泓墨跟前,单膝跪下,禀奏道,“殿下,小人救出裴夫人后,曾经留意四周,但并没有听到其他声音,因为怕裴夫人心忧裴小姐,所以先护送夫人至此,小人这就再去四周搜索?”最后一句却是请示的语气。

    宇泓墨点点头,淡淡道:“去吧!”

    寒麟领命后,几个起跃,便消失在幽暗的林间。

    裴元歌愕然望着宇泓墨,心头百般滋味,好一会儿才道:“九殿下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?我可从来没说,我是孤身一人前来的。”宇泓墨似笑非笑地乜着她,“我只说我自己没心思救人,没说我的手下不会去救人。唉,其实我这个人不喜欢说假话,如果你问我裴夫人会不会有事,也许我会告诉你没事。可你偏偏不问,只想求我去救人,我很不喜欢多费事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裴元歌眼眸中渐渐有怒火涌出,似乎还听到了磨牙的声音,他又觉得心情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按理说,宇泓墨的属下奉命救了夫人,裴元歌知道自己应该感谢他。但是,看着他此刻的模样,她却实在说不出感谢的话,反而越发觉得恼怒。宇泓墨明明早就知道有人去救夫人,却偏偏不说,还故意拉着她在那里东拉西扯地拖延时间,说什么心情不好不想救人,让她逗他开心,无非是想看她急怒交加,气得直跳脚的模样,以为取乐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实在太恶劣了!

    裴元歌一跺脚,不想再理会他,转头去察看舒雪玉的模样,忽然看到她肩膀处血痕斑然,心中一沉,焦急地问道:“母亲,您受伤了吗?怎么样,严重不严重?”

    舒雪玉摇摇头,握住她的手,微笑道:“只是一点轻伤,不要紧,元歌你不用担心。”忽然察觉到异样,拉着她的手到月光明亮的地方,看到上面纵横交错的擦伤,心中一痛,“你手怎么了?还有脖子上也是,脸上也是……你这孩子,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

    她常常称元歌为孩子,平时裴元歌还不觉得什么,但这会儿却莫名觉得心中有暖流经过,摇摇头,道:“我没事,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。倒是母亲你,肩膀上的伤口是被长剑割伤的吧?好像还在流血!都是我不好,如果不是为了我,母亲您也不会……”声音渐渐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经过前世的事情,裴元歌对人有着强烈的戒备心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次救她们的是别人,或者她还会疑心,这件事是不是舒雪玉安排的苦肉计,目的是为了拉拢她。但是,救人的是宇泓墨,那就是说,在当时,夫人真的是冒着性命危险救她的,这份心是真的。因为,以夫人的能力,根本不可能让宇泓墨配合她演戏。

    这时候再想起夫人往日对她的好,一切就都有了种别样的滋味……

    “傻孩子说什么呢?”舒雪玉从袖中取出绢帕,动作温柔地替她擦拭眼泪,“你是我的女儿,我是你的母亲,看到女儿遇险,身为母亲怎么能袖手旁观?好了,元歌别哭了,你伤口还没清洗,眼泪流进去会疼的。”

    宇泓墨当然知道舒雪玉和裴元歌并非亲生母女,看着她们这幅模样,眼眸忽然晦暗起来。

    转过头,仰望着月朗星稀的夜空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渐渐地,宇泓墨带来的暗卫陆陆续续地护送着裴府的人回来,还有三三两两的白衣庵的尼姑,居然没有多少人受伤出事,只有裴元容的大丫鬟绣玉掉队,被黑衣人所杀。紫苑和木樨看到安然无恙的裴元歌,拉着她的手,又是哭又是笑。这次骤然遇袭,黑衣人武功有那么高强,她们原本以为死定了,没想到大家都还好。

    那边,暗卫正在禀告:“九殿下,属下已经四处查探过,却并没有发现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,那个颜姑娘是遇难了呢?还是藏在了别处?宇泓墨沉思着,忍不住又瞧了那边的裴元歌一眼,就是为了救这丫头,他连正事都耽误了,结果到最后还是连声谢都没落下,没良心!想了会儿,长身而起,来到舒雪玉面前,问道:“裴夫人,你们今晚想必是宿在白衣庵,请问知不知道一位姓颜的姑娘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颜明月?裴元歌暗自思索,难道说,这次刺杀是冲颜明月来的吗?

    “对了,颜姑娘还在白衣庵内,我也不太放心她的情形,正巧,一道回去看看吧?”舒雪玉这才想起颜明月,之前颜明月受惊,被护送到她的门前,虽然惊吓得有些失常,但仍然能看得出是位天真温婉的女子,心性纯善,她倒是很乐意歌儿跟这样的姑娘相交。

    听说颜明月还在白衣庵,宇泓墨一怔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派人搜索过白衣庵的,并没有发现颜明月的踪迹,难道说白衣庵还有密道地窖不成?

    等回到白衣庵,看到裴元歌等人来到大殿,从高大的观音像后背,将精神萎靡的颜明月接了下来,宇泓墨很无语。他以为颜明月如果要藏身,一定会藏在晦暗隐蔽的角落,而整个白衣庵灯火通明,大殿更是目标明显,所以只是草草看了一眼就算完事,怎么也没想到颜明月居然和婢女藏在大殿的观音像后面。

    忍不住看了眼裴元歌,不用问,这么刁钻的主意,肯定是她出的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声急促的呼喊从外面传来:“明月——明月——”

    紧接着一道颀长的身影从庵外急速地奔了进来,一袭青衫,清秀的脸上满是焦虑和担忧,看到站在裴元歌身边安然无恙的颜明月,这才常常地松了口气,冲过来,上下打量着颜明月,连声道:“明月,你没事吧?看到你的护卫满身是血地回来报讯,说你在白衣庵遇袭,情形危急,我快要吓死了!”一向镇静平稳的他,只有遇到颜明月的事情,才会如此焦虑时常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,颜明月脸上也浮起了由衷的微笑,过去握住他的手,摇摇头道:“我还好,这次多亏了元歌她们在,是她们的护卫及时赶来,才救下了我。而且,元歌她很聪明,听说我身体不好,没办法逃生,就把我藏在了大殿的观音像后面,还精心布置。我和小寿在后面,听到两拨人来来去去的声音,却都没发现我。”

    元歌?难道是裴府的小姐裴元歌?

    青衫男子心中猜度着,目光一扫,果然在人群中看到了那张有过一面之缘的容颜,握着颜明月的手,拉着她走向前去,拱手行礼道:“在下颜昭白,明月她……是我这世上唯一的家人,四小姐救了她,就等于救了我的命。这块玉佩是我颜府的信物,请四小姐手下,以后若有差遣,只需让人带此玉佩前来,颜昭白万死不辞。”他的声音很清淡,并不慷慨激烈,但是却给人一种很可信的感觉。

    似乎他说万死不辞,就是万死不辞!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语,颜明月脸上浮起一抹温柔的神色,却又带着微微的凄然。

    “颜公子不必多礼,我和颜姐姐一见如故,彼此扶助是应该的。”裴元歌连忙回礼,隐约觉得颜昭白这种冷冷清清的声音,似乎在哪里听过,有些耳熟,却又一时记不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后面又有一人快步进来,紫衣华袍,神态文雅中却带着掩饰不住的傲慢,正是宇泓哲。他边走边朗声道:“昭白,你不要急,我想颜姑娘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不会有——”忽然看到裴府众人以及安然无恙的颜明月,目光一凝,落在了裴元歌身上,稍微顿了顿,随即又看到了不远处含笑凝睇的宇泓墨,浓黑的眉紧紧皱了起来:裴四小姐怎么会在这里?还有,宇泓墨这家伙怎么也在这里?!

    现在的情形,是裴府的人被追杀,宇泓墨救了她们吗?

    这么说,颜明月是也被宇泓墨救了?!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看到来人竟是宇泓哲,裴元歌忍不住秀眉微蹙,心头暗自思索,看起来,这三个人都是为颜明月而来,这样说的话,这次黑衣人的追杀,是冲颜明月来的?还有,那个青衫男子刚才说到颜明月的护卫满身是血的回来报讯……。这件事,真是处处都透着古怪!

    “五殿下,九殿下,妾身为了逃难,如今仪容凌乱,想先告退整理,以免有失礼仪。”舒雪玉道。

    裴元华和裴元容都是极爱美又重外表的,之前为了逃难迫不得已,这会儿已经平安无事,眼前又有贵人在此,早就想换掉这一身难看的装束,只是怕一说话,把众人的目光都集聚在自己身上,让两位殿下都看到她们这灰扑扑的模样,这才一直隐忍,这会儿听到舒雪玉说话,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身着缁衣佛帽的模样,宇泓哲也猜得出根由,点点头。

    至于宇泓墨,早就想让裴元歌换掉这身碍眼的装束,只是找不到由头说话,这时候自然同意。

    于是裴府众人带着颜明月一道回了后院厢房。好在众人知道要外宿,都带的有替换的衣裳首饰,只是颜明月的厢房被黑衣人弄得凌乱不堪,到处都是血迹,带来的衣裳都会玷污了。而她又比裴元歌身材略高,穿不了她的衣衫,后来还是裴元巧拿了自己的衣裳,帮忙给颜明月换上。

    换完衣裳,裴元歌来到舒雪玉的厢房,问道:“母亲手臂上的伤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平时,她只有在人前才叫舒雪玉母亲,私底下都称之为夫人。但这次,厢房内只有二人,她却依然称她为母亲。而这一声,也与平日里的语调有所不同,因为就从舒雪玉舍身救她那一刻起,她真的觉得,也许舒雪玉真的把她当做女儿了……

    舒雪玉倒没发现她称呼的变化,微笑道:“没事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伤口上药了吗?”裴元歌坐了下来,见舒雪玉只着中衣,想必是在查看伤口,正巧她进来了,便慌忙遮住。看到白色的中衣上慢慢渗出血迹,裴元歌忍不住皱紧了眉头,“母亲,怎么伤口还在流血?我看这伤不轻,不如我们尽快下山,找好的大夫好好瞧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庵内没有伤药,没法处理。”舒雪玉宽慰她道,“别说傻话,现在天这么黑,乘马车下山太危险。若是步行下去,大家都累了一晚上了,哪里还有精力跋山涉水地回府?你放心,伤口在我身上,我自己有数,等明儿清早再下山,不会有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却放心不下,正要在说话,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因为舒雪玉只着中衣,不便见人,裴元歌拉起棉被,细心地帮她盖上,起身去开门。质朴的木扇门一打开,便露出宇泓墨那妖孽的容颜。一见是他,裴元歌顿时便没好脸色,微微别过脸,不去正眼看他,疏冷地问道:“九殿下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见她这幅模样,宇泓墨就觉得心头有气,冷哼一声,也不说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来敲门,却又不说话就走人?这人果然莫名其妙!反正他性子就这么阴晴不定,难以猜度,裴元歌也不再费心神去猜,正要关门,却听得“噗噗”两声风响,一青一白两个瓷瓶先后落入她的手中。正怔楞时,宇泓墨不爽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伤药,青瓶外敷,白瓶内服,爱用不用,不用就扔掉!”

    伴随最后一个话音的,还有一声沉闷的踢门声。

    裴元歌一怔,难道他特意来,就是为了送这两瓶伤药?如果这样说的话,那她刚才是不是有些太冷淡了?不过……这家伙脾气那么坏,又那么古怪,谁知道他是找麻烦还是来送伤药?这也不能怪她!至于后面那声踢门声,哼,最好踢断他的脚趾头,谁叫他那么恶劣,明知道她担心夫人,却偏偏不说,故意害她心急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裴元歌觉得心里舒坦了些,冲着宇泓墨离开的方向皱皱鼻子,吐吐舌头,扮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裴元歌!”

    低沉压抑的声音在眼前响起,带着咬牙切齿的怒气,不是宇泓墨又是谁?

    “……”裴元歌神情一僵,一滴冷汗悄悄地滑落下来,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唾液,小声道,“九殿下,您不是走了吗?”都不用抬头,只听那声音就知道,某个小气吧啦的男人现在有多气。

    “本殿下会轻功!”宇泓墨磨牙道,露出白森森的牙,恨不得再咬某人一口。

    “呃,母亲伤势比较严重,小女先回去给她敷药了,多谢九殿下的伤药,九殿下慢走不送!”三十六计,走为上,裴元歌迅速地说完话,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意,然后“砰”的一声把门关上,轻拍着胸口,吐了一口气。想当然尔,那个鬼脸看在天潢贵胄的九殿下眼里,绝对是大不敬,他又那么小气,睚眦必报……

    不过,反正已经莫名其妙地得罪他了,也不在乎再多这一次!

    裴元歌吐吐舌头,拿着伤药到内室为舒雪玉敷药去了。

    门外,险些被门扇夹到鼻子的宇泓墨一脸铁青,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木扇门,眼眸中的怒火几乎想要把门扇烧掉,顺便再把某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一起烧死!他真是有病,明明知道某人狡猾奸诈,又忘恩负义,却还惦记着她手上脸上的伤来送药,结果……。果然又被她气个仰倒!

    回去后,他要点上十盘水晶蹄膀,一盘煎,一盘炸,一盘刀削,一盘剑砍……。

    在心中用所有知道的酷刑把水晶蹄膀凌虐过一遍后,宇泓墨才稍稍出气,目光不善地又瞧了眼木扇门,磨着牙愤愤然离去。

    舒雪玉肩膀上的伤势其实不算轻,她也是柔弱女子,那钻心的疼不是她所能承受的。不过害怕裴元歌担心,她一直勉强微笑,没有露出丝毫痕迹。当青瓶中的药粉撒上伤口后,一股清凉的气息袭来,那股疼痛顿时消散了许多,再服下白瓶中的药粉,更觉得心神舒爽,顿时不再那么难受。

    “这药粉果然很好,我得向这位九殿下道歉才是。”舒雪玉吁了口气,笑道。

    这次的笑容却是真的,没有半分勉强。

    裴元歌有些心虚地道:“母亲不用忧心,我已经向九殿下道过谢了。”只是不怎么诚心就是了。不过,以宇泓墨那种古怪性子,就算诚心道谢,他也未必会放在心上,好像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舒雪玉微微一笑,觉得一股困意涌了上来,忍不住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裴元歌见状,忙道:“折腾了这半夜,又受了伤,母亲一定累了,不如好好歇息歇息吧!”说着,扶着她躺下,小心地注意着不压到她的伤口,又为她掖好被角,调整了下枕头的角度,让她能够躺得舒适。前世她服侍章芸和婆婆,这些事情早做惯了,现在用来伺候舒雪玉,自然也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舒雪玉没有推辞,看着她殷勤照顾她的模样,嘴角浮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元歌,我突然觉得,你这会儿就像是我的女儿一样。”舒雪玉躺着拉住她的手,轻轻地拍着,“元歌,我知道有些话,无论怎么说,都很难让人相信。我跟明锦的确有过冲突,我曾经很针对她,害得她很惨,这些我都承认。可是,到后来我能感觉到她的心,她怀你的时候,跟我说,她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。元歌,我以前疏忽你,对不起你,也对不起明锦,可是现在,我真的把你当做是我的亲生女儿!”

    没想到舒雪玉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裴元歌一怔,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现在无法相信也没关系,我知道这样说很突兀,不过没关系,时间还很长,我想总有一天你能明白我的心思的。”舒雪玉柔和地笑着,这一刻温柔如水的模样,倒是跟她细眉细眼的温润容颜很相配,“好了,你别多想,如果觉得别扭,就跟从前一样待我,没关系的。我有些累了,不过五殿下和九殿下都在,只怕还有些事情要交代,就麻烦你了!”

    她没有客套,也没有强撑着要为裴元歌代劳,然而,这份不外道的吩咐,却更让人觉得,她真的没把裴元歌当做外人,是当做自己女儿一样待的。

    裴元歌咬着唇,心头有些混乱,点点头道:“母亲放心,外面的事情,我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等到裴元歌离去,舒雪玉忽然又慢慢睁开眼睛,望着朴素简单的青幔帐顶,眼中慢慢涌出了泪光,朦胧中,似乎看到了那张她从来不愿意想起的容颜,她曾经那么恨她,恨她抢走了她的丈夫。可是这一刻……明锦,谢谢你,谢谢你留给我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儿!

    这一辈子,你有对不起我的地方,我也有对不起你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最重要的,是我们共同的女儿,元歌。你放心,这次我不会再食言,我一定会好好地照顾元歌,让她这一生能够幸福安康!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出了厢房,慢慢地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,想着舒雪玉方才的话,裴元歌心头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“裴四小姐!”

    背后忽然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,裴元歌猛地清新过来,转过身去,只见宇泓哲傲然而立,面带笑容,貌似温和,但却始终无法掩饰他骨子里那种身为皇室中人,尤其是皇后之子的倨傲和自得。紫衣上金线绣出的连云纹,在灯笼的烛火照耀下,熠熠生辉。裴元歌福身行礼道:“五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裴四小姐不必如此多礼。”宇泓哲虚扶了下,笑容变得更加柔和。

    裴元歌淡淡地笑了笑,如果说她很气恼宇泓墨喜怒无常又喜欢捉弄她的性子的话,那么对于宇泓哲那种颐指气使,却又偏偏喜欢故作温雅的姿态就是厌恶了,尤其不喜欢他看她那种眼神。但他毕竟是五殿下,就算她厌恶不喜,也不能流露,只好维持着疏离的客套。

    宇泓哲却并未察觉,有些担忧地道:“刚才,我看到九皇弟怒气冲冲地从你们住的院子里离开,他不会是来找你的麻烦的吧?”

    裴元歌一怔,随即摇摇头,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的确没有,相反好像……被她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宇泓哲却以为她是在为宇泓墨遮掩,摇摇头,很有些无奈地叹息道: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九皇弟那样乖张的性子,无事也要生三分事。你一定又受委屈了。其实你不必在我面前遮掩什么,我虽然和他是亲兄弟,但为人并不相同,他若难为你,我虽是他皇兄,却也不会一味地维护他。只是,他是柳贵妃养大的,又有军功,即使是父皇,打过也罚过,可他屡教不改,也拿他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只是淡淡笑着,并不接话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兄弟间的矛盾,他说可以,但她若赞同,那就是大不敬了。何况,她一点也不想搅进皇子们的争斗中。

    “对了,之前我托裴四小姐绣的雪猎图,不知道进度如何?”宇泓哲忽然转了话题,现在他有些改变主意了,如果裴元歌绣好了那副雪猎图,他不打算转送给叶问卿,让她拿去讨好宇泓墨,想自己留下了。听说裴元歌绣技十分高超,她所绣的梅寿图深得裴诸城欢心,甚至让裴诸城替换下了大厅内父亲的春梅图。

    裴元歌正在发愁,要怎么让宇泓哲明白,她对他无意,但又不能说的太明显,正巧他转了话题,倒是个机会,忙道:“那副绣图,是五殿下委托三姐姐绣的,小女技艺拙劣,不堪匹配五殿下的厚爱。因此,五殿下如果要问进度,应该去问三姐姐才对。她就在那间厢房,小女想,她应该很乐意为五殿下禀告进度。”

    宇泓哲神色微变,目光陡转阴沉,沉沉地瞧着裴元歌。

    那幅绣图,他虽然委托的是裴元容,但心里却是想要裴元歌为之代绣的,以裴元歌的聪慧,不会看不出来这层意思,她这样说,分明是在推脱。尤其那句“不堪匹配五殿下的厚爱”,更是饱含深意,隐约带着拒绝他的意思,这令骄傲惯了的宇泓哲非常不悦。

    他向来是女子爱慕的对象,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看中一个女子,居然被拒绝?

    想到方才他提起宇泓墨时,裴元歌不以为然的神色,宇泓哲心中一动,难道说裴元歌喜欢宇泓墨?越想越觉得可能,宇泓墨虽然身份比他差了点,但也是皇子,容貌又十分妖美,本就容易迷惑女子。何况,这次他还英雄救美,救了被追杀,饱受惊吓的裴元歌。裴元歌若因此对他倾心,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心头顿时一阵恼意,不止针对裴元歌,更针对宇泓墨。

    想了想,宇泓哲却没有发作,反而微微笑了笑,缓和了神色,道:“裴四小姐,有些话,按理说我是不该讲的,毕竟九皇弟是你的救命恩人。不过,我实在担心裴四小姐不了解我这位九皇弟的为人,被他所骗,所以不得不说了。我这位九皇弟为人十分乖张,行为轻浮,众所周知,不过,除此之外,他也是个十分冷清绝情之人,视人命如草芥。裴四小姐可知道,他曾经与我母后身边的一位宫女有私?”

    裴元歌脚步一顿,虽然说这种皇室密事,不是她该打听的,但能被这位九殿下看上的宫女……真的很好奇啊!

    见她目带询问,宇泓哲更觉得自己猜对了,心中难免有些恼怒,脸上依然带笑道:“其实这也没什么,皇子与宫女有私也是常事,如果九皇弟肯求母后,母后为人和善,最多呵斥两句,也就给了他的。然而,他却迟迟不肯言明,直到那宫女有了身孕,再也无法遮掩,这才哭诉到母后跟前。母后召九皇弟前来,九皇弟为了颜面,居然不肯承认。不过,母后成人之美,又怜惜那宫女伺候她极为尽心,将那宫女赐给九皇弟作侍妾,算是过了明路。裴四小姐可知道,最后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裴元歌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结果,母后将这宫女赐给九皇弟为侍妾,送入他的殿阁,结果当天,宫女的尸体就从他的殿阁抬出,一尸两命。”宇泓哲摇摇头,面色不忿,以及怜惜,“虽然说,我也知道,九皇弟亲近那名宫女,多半是看中了她是母后的贴身宫女,想要她做眼线。但再怎么说,那宫女也与他有一段情,还怀有身孕,他迟迟不给她名分也就罢了,居然在母后替他过了明路后,将这位宫女杀害,连她肚子里的孩儿也不怜惜,只因为这宫女伤了他的颜面。如此始乱终弃,薄情负心,却又残忍绝情的人,就算他是我的九皇弟,我也十分齿冷。”

    皇室秘闻虽然听着很有意思,不过……裴元歌暗自思索,真实性有待怀疑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宇泓墨是柳贵妃的儿子,皇后又有五殿下,九殿下和五殿下斗得死去活来,皇后和柳贵妃也有芥蒂,如果皇后察觉到宇泓墨与宫女有私,皇后怎么可能不借机整治宇泓墨?居然还好心地把人赏赐给他!天知道这中间有什么弯弯道道。不过,五殿下敢这样说,看来一定有这么一起事端……

    裴元歌突然觉得,以后看见这位九殿下,她还是绕道走比较好。

    不过,五殿下为什么会跟她说这些?就只是为了毁坏宇泓墨的名声?还是另有深意。

    见她凝眸不语,宇泓哲以为自己的话有了作用,继续道:“还有一件事,裴四小姐应该知道,我是母后所生的嫡子,上面几位皇兄又相继夭折,如今皇室子弟中,以我为长。而柳贵妃也一直嫉妒母后身为皇后,所以,从小到大,九皇弟无论什么,都喜欢跟我争抢针对,凡是我喜欢的,他都一定要挣到手才算完。我真的很担心,九皇弟会因为我,注意到裴四小姐,进而生事。尤其今晚的事情,我是正在颜公子府上,听说颜小姐遇袭,这才赶来。但不知为何,九皇弟与颜公子毫无关系,却恰恰好赶到如此偏僻的地方,又恰恰好救下了裴四小姐,这实在太过巧合,让我不能不担忧。裴四小姐,我这位九皇弟惯会玩弄手段,你要警惕才好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是说宇泓墨是因为他看中了裴元歌,才会对裴元歌有兴趣。而今晚这出黑衣人遇袭事件,可能是宇泓墨自编自演,目的是为制造英雄救美的巧合,令裴元歌倾心,是不怀好意的。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,屋顶上忽然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五皇兄,背后说人闲话,不是君子所为吧?”宇泓墨一身大红衣衫,慵懒地坐在屋顶上,月色下衣袖翻飞,容貌绝美,看起来充满了一种邪魅的妖异感,“颜公子和颜小姐已经收拾稳当,在正殿坐着讨论今晚遇袭的事件,似乎商量出了些苗头,五皇兄不赶紧过去听听吗?”

    宇泓哲一怔,随即对裴元歌一拱手道:“既然如此,那待会儿大殿见了!”

    言毕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“裴元歌,我不知道,你对我的私事原来这么感兴趣?居然好奇,不如来问我这个当事人的好,要不要我详详细细地告诉你我跟那位宫女的私情,嗯?”宇泓哲一走,宇泓墨的脸上立刻就沉了下来,不过,他背对着月亮,神情隐藏在阴暗处,离得稍远,便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,哪里还用看?光用听的,裴元歌就听出来某人语气不善,连忙乖巧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?”宇泓墨挑眉,心情非但没好转,反而觉得更加压抑,“真的不要听?很香艳很刺激很私密的哦?这辈子我还没跟任何人说起过,你确定你不要听?”想咬人,很想咬人!这件事所有人都误解他,他也不在乎,但是,看到现在裴元歌的模样,就是很不爽,尤其看她摇头,丝毫也没打算穷根究底的时候,更加不爽。决定了,回去要凌虐二十盘水晶蹄膀!

    裴元歌摇头摇得更加坚决,心中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这其实不是她的错,是五殿下非要说的,她不过是好奇了一点点而已,结果又被逮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听就算了,记得到大殿来,要查问你们今晚遇袭的事情!”宇泓墨沉沉地敛起神情,冷哼一声,双足一点,如大鸟般翱翔离去。只是,谁都没发现,他双脚周围的**块青砖,已经化为齑粉,风一吹,便悠悠扬扬地飘飞起来。

    今晚的事情……。裴元歌微微皱了皱眉头,今晚的事情,的确有很多蹊跷的地方呢!

    等到两人都离去后,有间厢房的门微微开了一条缝,露出了一双嫉恨的美丽眼眸。裴元华凝视着裴元歌离去的方向,心中充满了不甘。裴元歌哪里比她强了?没有她美貌,没有她有才华,也没有她端庄宽厚的大家风范,不过就是因为有个嫡女的身份,就引得众人趋之若鹜,连两位殿下都纷纷朝她献殷勤。

    她不过就是输在庶女的身份,她不服气,绝对不服气!

    不过……裴元华忽然眼眸一转,想起方才听到的话语,心中不禁沉思,五殿下所说的绣图,究竟是怎么回事?难道说,他指的是裴元容这些天一直在忙活的那幅绣图吗?怪不得裴元容最近安静得过分,即使被禁足也不闹腾,只专心地绣那副绣图,原来那是五殿下托付的!

    绣图……裴元华眸中精光一闪,隐约察觉到,这是她的机会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