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64章 再遇九皇子,叶问卿醋意横生[手打文字版VIP]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64章 再遇九皇子,叶问卿醋意横生[手打文字版VIP]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只见来人头戴白玉攒珠冠,身着玉白色圆领通身袍,领口周围用绣着精致的兰花纹路,衣袖顶端则是交缠的兰叶,腰间系着天蓝色绣二龙抢珠玉带,垂着一个松香色荷包,用金丝银线绣着松鹤图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眉目温文,风度翩翩,举止中带着皇室的尊贵,满面赞赏地朝着裴元歌微笑。

    皇后所出的五殿下,宇泓哲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则站着叶问卿,梳着流苏髻,缀着七朵碎叶兰花,是用整块玉顺着颜色雕刻而成,栩栩如生,身着米白色绣如意连枝云纹的软罗长袄,下着水绿色绫裙。淡雅的装扮,使得她秀丽的容颜也温润起来,双眸粲然如星,醺醺欲醉,连带着那股颐指气使的骄纵都消减了许多。

    五殿下,叶问卿,他们怎么会在这里?裴元歌不解。

    “五皇兄,问卿表姐,你们也过来了?”宫装少女见二人过来目光一转,嫣然笑道,“五哥在桃源仙境斗诗结束了吗?不想猜,五哥肯定又拿了魁首!之前我跟五哥要这首诗,你还不情愿,说女子绘画能高到哪里去?白污了你的好诗,现在却又自己出口赞赏,这怎么说?咱们可是打赌了,若是有人能作画让你满意,你得输我一斛东珠!罢巧我要打造一套东珠头面,这下有着落了!”

    说着拍手欢悦,神态娇憨可爱。

    五哥?难道这位宫装少女是哪位公主?这首诗句怎么又是宇泓哲的?裴元歌满目茫然。

    见裴元歌这副模样,温逸兰拉拉她的袖子,低声道:“你不知道吗?这位是华妃娘娘所出的绾烟公主,精擅丹青之术,平日里最喜欢云集名媛斗画。凡事能在她的斗画上胜出的女子,很快就会成为京城名媛圈的新贵。”刚说完,忽然恍悟,吐吐舌头道,“我忘了你不太出门,当然也就没见过绾烟公主!现在你的画技得到她的赞赏,很快就会传扬京城,不用再担心被退婚的事情影响声誉啦!”

    绾烟公主,华妃?裴元歌现在真恨自己没注意过皇宫的事情,以至于现在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宇泓哲闻言悠然一笑,举步来到亭内,揭起裴元歌的画纸,仔细查看着,点头赞道:“好一幅‘踏花归去马蹄香’,好一位裴四小姐!能得到如此好画,别说一斛东珠,就算千百斛,送给绾烟你又何妨?”说着,朝着裴元歌温柔一笑,黑眸中是毫不遮掩的惊艳和赞赏。

    上次和这位裴四小姐见面,她轻纱遮面,使他一直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日竟在裴府相遇,这次她并无面纱遮掩,终于能够一睹芳容。虽然也曾在心中试图勾勒过面纱下容貌,但如今一见,却还是觉得自己所想,比之她的真容仍要逊色三分。柳眉弯弯,眸若清泉,挺直的琼鼻宛如玉刻,嫣红的红尘好似点破樱桃,充满这一种让人怜惜却又想要品尝的冲动。精致的五官完美的融合在娇嫩如莲瓣的脸上,衬着凝脂般的肤色,实在令人惊叹。

    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宇泓哲微微缓和了下神情,柔声道:“裴四小姐,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感觉到四周突然变得炽热锋锐的眸光,裴元歌苦笑,恭谨地行礼道:“小女拜见五殿下!”声音清冷而微带疏离,动作恭谨中带着婉拒,摆明了是在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而看在宇泓哲眼中,却只觉得她守礼知进退,越发欣赏,道:“四小姐不必拘礼!”

    当今皇上重孝道,对太后十分敬重孝顺,而皇后则是太后的亲侄女。连出了两位皇后,叶氏一族的实力雄厚可想而知。宇泓哲是皇后唯一的儿子,上面几位兄长幼年便已经夭折,论嫡论长,太子之位都该落在他的身上。如此尊贵的身份,加上英俊的外貌,温文尔雅的行事作风,是无数贵族少女心心念念所想所嫁之人,如今见他对裴元歌的画如此赞赏,又似乎很熟识的模样,心中难免嫉妒,不少人都微微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身着蓝底碎花袄裙的美貌少女尤其恼怒,不满地瞪了裴元华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,你已经赢得了这次斗画的魁首,绾烟公主也对你赞不绝口,干什么要节外生枝?”章文苑靠近裴元华,低声抱怨道,“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绾烟公众今日要在温府斗画,巴巴地引了你过来,给你崭露头角的机会,这下全被你搞砸了!现在,风头全给你那位四妹妹抢走了,你说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裴元华心中何尝不恨,但她素来擅长伪装,温婉一笑,道:“四妹妹本就委屈,被镇国候府退婚,声誉受损,若是能借这次斗画挽回,我做姐姐的,也为她开心!”言语之间,却轻轻巧巧地将她的弄巧成拙,表现为对妹妹的关爱,甚至连自己被比下去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却稍微大了些,刚好能让周围的人听见,却又不显刻意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纷纷回头,看着芳华正艳的裴元华,见她浅笑温柔,落落大方的模样,一点也没有被比下去的愤怒羞惭,不由得暗暗猜测,难道说裴大小姐根本未尽全力,目的是为了让妹妹夺魁,好帮她挽回声誉?若真是如此,这般温良恭谦,爱护妹妹的姐姐,实在难得!

    宇泓哲自然也听到了,转过头看到芳华盛艳的裴元华,又是一怔。

    这女子称裴元歌为四妹妹,又如此才貌,难道是被誉为“京城第一才女”的裴元华?

    小小的裴府,武将之家,有一位裴元歌已经难得,居然还有一位这般出色的大小姐。不过,相比较起来,裴元华容貌明艳,身姿玲珑,让人初见惊艳;裴元歌则吃了年纪小的亏,眉眼身形都还未长开,但胜在气质出众,灵秀雅致仿佛不然尘俗,飘然若仙,每多看一眼,似乎就多一分美丽,多一分让人想要继续深究查看的魅力。

    相比较而言,倒还是裴元歌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绾烟公主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色,方才她看得清楚,裴元华是倾尽全力想要在她面前表现,但因为切入点输了一筹,所以败给裴元歌。这会儿倒是在谦辞,这样明目张胆地耍心眼儿,打量别人都是傻子吗?遂微微一笑道:“裴大小姐刚才似乎未尽全力,不如再作一幅,也免得四小姐胜之不武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说笑了,小女已经尽力,的确技不如舍妹,不必再作了。”裴元华惊觉自己的失言,忙含笑弥补。

    而这番作态,更让人坚信先前的猜想。

    温逸兰偷偷戳了戳裴元歌的腰身,低笑道:“你这位大姐姐跟我心思一样,她对你真好!”

    温逸兰的确是真心想要帮她扬名,挽回被退婚的羞辱,而裴元华嘛……。裴元歌淡淡一笑,也低声道:“你想要表扬你自个儿对我好,就直说,不必拿我家大姐姐做幌子。不就是想让我感恩图报,以后继续给你做牛做马么?”

    闻言,温逸兰“格格”地笑起来,笑着捶了她一拳,模样真正的天真娇憨。

    “裴四小姐这幅画独出心裁,切题至准,又意境悠远,我想很难有人能与之相匹了!”宇泓哲究竟也是见惯美人的,很快就将目光转了回来,再度望着手中那幅“踏花归去马蹄香”的图,赞赏不已,转头道,“绾烟妹妹,皇兄很喜欢这幅画,不知道你肯不肯割爱,把这幅画让于皇兄?我再加送你一斛东珠,如何?”

    这次斗画毕竟是她发起的,他想要拿走,也要问问这位皇妹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从未见皇兄这样赞赏一位女子,看在这点上,我就成全皇兄了!”这对兄妹三言两句,就定了裴元歌这幅画的归属,谁也没有想到要问问裴元歌的意思。在这些天潢贵胄的心里,他们总是最尊荣的,能够被他们看重索要,本就是对裴元歌的恩赏,裴元歌怎么可能不答应呢?

    然而,裴元歌却真的不愿意。

    她肯下场作画,一来是因为裴元华强拉,众人怂恿,难以推拒;二来是以为只是京城贵族少女寻常斗画。如果早知道这场斗画的发起人是绾烟公主,所出的画题是五殿下宇泓哲的诗,说什么她也不会出这个风头。对于皇室众人,在敬畏的同时,她也保持着足够的戒心,能不打交道,就最好不要打交道。

    何况,宇泓哲未婚,她未嫁,她所做的画,点的题是宇泓哲的诗作,若再被他收藏,成何体统?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是,这位五殿下似乎对她格外留神,且不说周围众人杀人的目光,单说她自己就没有嫁进皇室的意思。皇室历来是最阴暗,最诡谲的地方,她没必要让自己陷入这场漩涡。但现在,宇泓哲话已经出口,她若强拒,也十分不妥……。

    看看周围的情形,裴元歌考虑着,她要不要假装跌一跤,趁机把画撕破算了?

    正想着,一道慵懒而带着令人沉醉的风情的声音,从落英园的门口传来:“这儿怎么这么热闹?”懒洋洋的声音停在众人耳中,似乎有只小虫子在心底爬呀爬的,勾得人心痒痒。

    只听这么一句话,在场的不少女子已经面色绯红。

    众人顺着声音望去,一副绝美的画卷顿时展现在眼前,如梦如幻。

    雕花镂纹的月亮门边,宇泓墨双手抱胸,闲适地斜倚着门框,似笑非笑地瞧着众人。如墨的黑发仅用一根红色丝带绑起,一身大红的衣衫烈如火焰。似乎在配合他的出场,突然一阵狂风,卷起隔壁桃源仙境的落英缤纷,呼啸着袭来,吹得他红色衣衫烈烈飞舞,在乱花狂舞之中,依然清晰醒目。

    漫天狂乱的飞花中,容颜绝美的他突然绽放出一抹惊心动魄的笑意。

    那种美,浑然不似仙着的闲适悠淡,带着深深的魅惑和引诱,配合那双含情凝睇的眼眸,浑然是天生的妖孽,让人无法抗拒地想要沉浸下去,即使万劫不覆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真是妖孽!

    裴元歌有些紧张地朝后稍稍退了一步,这位九殿下,总是给她极强的危险和压抑的感觉。而且,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总觉得那双眼眸在掠过她时,微微地亮了一下,然后嘴角多了一抹笑意,就好像……。就好像毒蛇瞄准了猎物,然后藏起阴冷的眼,只露出五彩斑斓的身体,等着猎物上钩。

    她……应该没有得罪过这位九殿下吧?

    如果说,宇泓哲出现在落英园时,众女是惊叹外加敬畏爱慕的话,宇泓墨这一出场,却让众人直接陷入了呆滞。偌大的院落,在这一瞬间,似乎全然停滞,连呼吸声也不可闻,只剩下风呼啸的声音,以及花瓣落地的细润声音,几乎所有人都震惊在宇泓墨的美貌中,无论是第一次见,还是第无数次见到。

    叶问卿早就听到声音时,就呆愣住了,这时候更加难以自控,不自觉地朝着宇泓墨走去,娇声道:“九哥哥!”

    伸手想要去揽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问卿妹妹好!”宇泓墨微微一笑,柔声道,却无视她伸出的手,径自朝着斗画的八角重楼亭慢慢走去。

    宇泓哲咳嗽一声,很是不满宇泓墨这样震惊全场的出场方式。

    这一生咳嗽,也唤醒了绾烟公主的神智,微笑道:“九皇兄,你又来迟了,该罚!”

    “不该罚,你们该谢我才是!”宇泓墨眉眼微舒,似有意似无意地掠过裴元歌,唇角弯弯,“我故意来吃,是为了绾烟妹妹和在场的众位美人有表现自己美丽的机会,不然……”悠然一笑,黑曜石般的眼眸光泽闪烁,“有我在,只怕众位都要黯然失色,岂不要怨我一介男子,跟她们争这风头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很有些自恋自负,但在强大的事实面前,众人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他这一出场,的确将在场众人都压得黯淡无光了。

    以宇泓哲的自负自傲,面对这样的话,也无可辩驳。

    “对了,方才隐约听到五皇兄和绾烟妹妹似乎在争一幅画,不知道是什么画如此惊世骇俗,让两人这样相争?是绾烟妹妹斗画里出来的作品吗?”宇泓墨说着,目光悠然环顾,潋滟出无数的风情,很快凝定在那副白练上,“踏花归去马蹄香,这种风流辞藻,像是五皇兄的手笔吧?嗯……。踏花归去马蹄香,”扫过宇泓哲手中的画作,目光微微一凝,“五皇兄手里这幅画倒是有点意思,不知道是谁所作?”

    绾烟公主嫣然笑道:“是这位裴四小姐所作。!”

    “裴元歌,是你啊!”宇泓墨弯唇一笑,“难道说五皇兄和绾烟妹妹所争的就是这幅画?五皇兄,看你拿在手里舍不得放下的模样,不知道舍不舍得让小弟一观呢?”

    宇泓哲不愿失了风度,递过去道:“九皇弟请看!”

    接过画卷,宇泓墨双手展开,走到亭子边上,临水而立,细细看着,道:“的确是好画,难怪五皇兄中意——”正说着,突然“哎呀”一声,双手一松,画卷立刻随风飞走,在空中打了个转,飘飘然落在亭边的湖水中,虽然是上好的宣纸,但被碧绿的湖水一浸,颜料和墨迹都迅速地晕染开来,很快变成一堆红紫黑各色混杂的墨团,在吸足了水之后,慢慢地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幅好画,就此毁于旦夕。

    宇泓墨回头,表情很无辜:“五皇兄,不好意思,手滑了下,没拿住!”

    以宇泓墨的武功,在画落水的一瞬间都能够重新救起,又怎么会拿不住区区一卷画轴?分明是见他喜爱,便故意毁损,借机挑衅嘲弄他!宇泓哲心中的怒焰“腾”的一下冒了出来,却不好就此发作,双眼冷冷地盯着宇泓墨,缓缓道:“这幅画可是裴四小姐的心血之作,被这样轻轻毁损,九皇弟不觉得太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宇泓墨浑不在意地耸耸肩,目光微微一错,“喂,裴元歌,你觉得我太过了吗?”

    裴元歌立刻道:“小女不敢。”

    何止没有觉得他太过,如果他不会男子,现在不是大庭广众,她简直都想抱着他亲一口!

    太感谢了,这画毁得太好了!

    “五皇兄你看,她不觉得我过分。”宇泓墨像是松了口气,悠悠然笑道。

    宇泓哲几乎要被他这种行径气得发疯,一字一字道:“她只是不敢,不是不觉得你过分!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说,裴元歌你没把话说清楚啊!那你就再清清楚楚地告诉五皇兄,对于我不小心毁了你的画,你到底是什么看法?可以随便说,有公正无私的五皇兄在这里,他一定会为你做主的,不用担心会被我报复!”宇泓墨故意咬重了“不小心”三个字的音,末了又刻意点出“报复”。

    很显然,如果裴元歌敢说她介意,绝对会被他报复!

    这种明目张胆的威胁,让宇泓哲更加想要吐血,怒道:“九皇弟你是皇子,她一介弱女子,怎么敢说介意?你又何必故作姿态,这样威胁她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不小心,五皇兄不信;裴元歌说她不介意,五皇兄也不相信,这可如何是好?”宇泓墨状似苦恼地道,以手撑颔,很无辜地道,“要不,我画一幅画赔给五皇兄?或者,五皇兄把我关入京兆府,大刑伺候?还是五皇兄有更好的建议?”漫不经心的神态,湛然含笑的眼眸,以及微带嘲弄的眼眸,无不透露出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就是在故意挑衅宇泓哲,而且正努力地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宇泓哲双手紧紧握拳,怒气满胸。宇绾烟在旁边看得有些担心,怕他一时控制不住发作出来,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。被他这一拉,宇泓哲也稍微冷静了下,如果他为了这种小事发作,那好不容易在文官中建立起来的温文尔雅,温厚纯善的名声就全毁了,勉强一笑道:“九皇弟说笑了,一幅画而已,只要裴四小姐不介意,为兄又怎么会跟你计较?”

    宇泓墨击掌,状似庆幸道:“那就好,我知道,裴元歌你一定不会介意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裴元歌哪能说“不”,乖乖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宇泓墨嘴角又弯出一抹笑意,这时候倒是装的乖巧!就像上次在皇宫见面时,乖巧得跟柳贵妃养的那只波斯猫似的,毛绒绒的柔顺可爱,私底下却那般张牙舞爪,咬了他一口,跺了他一脚,后来还揍了他一顿,这口气,今天应该能出出了。接下来,看他怎么整治这只利爪利牙的小猫咪!

    当然,对于其实是他先私闯人家的闺房,又偷窥人家浸泡温泉这个事实,宇泓墨早就选择性遗忘了。

    眼看主子受窘,跟着宇泓哲一道过来的一位蓝衣青年眼珠子转了转,看似解围,实则刁难地道:“九殿下来得正好,刚才大家伙正在仙境桃源里吟诗作赋,九殿下不防也来试试?以九殿下的高才,想必能够技压群雄,独占魁首,我等正准备聆听九殿下的杰作!”

    谁不知道这位九殿下战功彪和,文采却是寻常,从没听说他有什么诗作。

    相反的,五殿下却是才华横溢,在文士清流中素有才名,这次斗诗,又是五殿下独得魁首。九殿下素日里嚣张放肆,方才连五殿下都折辱了,这次也要让他尝尝丢脸的滋味!蓝衣青年不坏好意地道:“九殿下来得晚,有些吃亏,这样好了,不限题目,不限韵律,不限体裁,让九殿下恣意发挥,务必写出最好的诗来!”

    给予他如此大的自由,若写出的诗词还是不堪入目,看他以后还如何在文官中立足?

    宇泓哲也终于抓到转机,微笑着道:“九皇弟名为墨,想必不但精通舞刀弄枪,舞文弄墨也是一把好手。不如趁今日这机会,让众人都瞧瞧九皇弟的文采。”

    宇泓墨微笑着看着两人,哪能不明白他们什么心思?

    厅内一阵沉默,就在宇泓哲和那蓝衣青年的笑意越来越明显,越来越透着一种得意和挑衅时,宇泓墨终于看够了戏,霍然起身,拿起画台上的墨笔,沾足了浓墨,在雪白的宣纸上笔走龙蛇:“绝顶峰攒雪剑,悬崖水挂冰帘。倚树哀猿弄云尖。血华啼杜宇,阴洞吼飞廉。比人心,山未险!”笔迹酣畅淋漓,带着众所未有的狂放恣肆,剑拔弩张得正如同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这首词若只有前面几句,那只是单纯地写景,最多只能算佳作。

    但加上最后一句“比人心,山未险”,前面所有的描写就都变成了幌子,只为了衬托最后一句点睛之句,一下子将整首词的意境拔高了一大截,从佳作变为杰作。而“比人心,山未险”这句话,似乎又在讽刺蓝衣青年和宇泓哲的险恶用心,情景交融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宇泓哲和蓝衣青年一时间都有些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见他们这个模样,宇泓墨终于大笑起来:“翰林院孙学士,我这首词呢,是为了告诉你,人心险恶超乎你的想象,别傻乎乎的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!我说我不善诗词,你们就真以为我不会写诗词?白痴!”说着,又纵声长笑,行迹洒脱地离亭而去,“不必评我这首词了,我知道,但凡有五皇兄参加的诗会,五皇兄必得魁首,这是规矩,我懂得。所以不会跟五皇兄争这风头!炳哈哈哈哈…。”

    一身红衣如火,狂妄恣肆地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他话中的“白痴”,看似在嘲骂那位孙学士,实则是在骂宇泓哲,尤其最后几句,“必得魁首”“规矩”云云,似乎是暗指宇泓哲文采寻常,只不过身为五殿下,皇室嫡长子,众人畏惧逢迎才会推拒他为诗作魁首。宇泓哲只听得脸上红一阵,白一阵,再也按捺不住,脸色铁青地离席走人。

    宇泓墨却是走到一半,突然停了下来,朝着亭子的方向招招手:“裴元歌,你过来!”

    “我?”裴元歌愣了好一会儿,才疑惑地用手指指着自己道,满脸诧异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你,过来!”

    裴元歌下意识地感觉到危险,不但没向前走,反而后退一步,警戒地道:“九殿下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嗯,这幅模样,就好像是浑身的毛都炸起来的猫咪。宇泓墨饶有兴趣地看着,微笑道:“我的吩咐就是,你,给我,过来!”一句话截成三段,微微拖长的声音中带了明显的不悦和威胁。

    裴元歌无奈,只能冒着众人的越发锋锐的目光,慢慢地磨蹭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温逸兰也察觉到不对,虽然也有些害怕宇泓墨,但想到见死不救,未免有失朋友义气,咬咬牙跟上去,挽住裴元歌的手臂,跟她一道上前,紧张地道:“九殿下有什么吩咐?是不是想逛园子?我这就安排人领着九殿下四处逛逛,那边院子里有假山流水,很僻静,风景很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宇泓墨很直白地打断她,很温和地道,“温小姐能不能回避下?我有话想单独跟她说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——”

    “温小姐!”宇泓墨再度打断她,眼眸微眯,透漏出十足的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温逸兰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被裴元歌扯了扯她的手,微微摇摇头,示意她不要再插手了。虽然不知道宇泓墨找她什么事,不过多半不是好事,而这位九殿下喜怒无常,难以捉摸,温逸兰个性直率,天真单纯,若惹到了他,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还不如自己见机行事!

    示意温逸兰离开,裴元歌沉静地道:“九殿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这会儿工夫又冷静下来了?宇泓墨越发觉得有趣,低声道:“这里人多,我们换个地方说话。乖乖地听我的话,有你的好处,不然……。”顿了度,却没再说下去,想起温逸兰刚才指着说有假山流水园子的方向,当即领先走了过去,听着后面轻盈的脚步声,嘴角弯起的弧度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没走多久,果然看到一处院门入口,进去后假山嶙峋,流水淙淙,十分僻静。

    宇泓墨满意地找了个幽静的地方,在溪水边捡了块干净的长石坐下,看着乖巧柔顺地站在身边的裴元歌,心情一阵大好,指了指对面的石头,笑着道:“坐吧!”

    “小女不敢,”裴元歌只想尽快结束此事,“九殿下有话,请尽避说吧!”

    宇泓墨眼角微眯:“我说,坐!”

    隐约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袭来,似乎有怒气发作的前兆,裴元歌不敢再违逆,乖乖地依言坐下。

    见她乖乖听话,宇泓墨的眼角顿时又扬起,满意地一笑,双手抱头,很是慵懒闲适地径自躺了下去,听着旁边淙淙的流水声,闻着空气中花草和泥土的清香,感受着春日暖洋洋的阳光,想到对面还有个摸不着头脑,对他的沉默提心吊胆,忐忑不安的裴元歌,一只等待他修理的小猫咪,几乎要笑出声来,慢慢地合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不着急,先晾她一会儿,让她自己猜去吧!

    宇泓墨躺得很舒适,裴元歌坐在他的对面,却是如坐针毡,这位九殿下总是给她一种很强的压抑气场,让她每次面对他时,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应对。如果说今天毁了她的画,是为了向五殿下挑衅,那这会儿叫她过来,又是为了什么?是因为上次赏花宴的事情,还是这次她又有什么地方无意中惹怒了这位九殿下?

    因为猜不到原因,也就无从去想应对之策,这种无法控制,无法预料的情形,让裴元歌有些焦躁。

    偏这位九殿下也不说话,竟这样沉默着,更让她心里没着落,额头微微渗出汗意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宇泓墨似乎还是没有开口的迹象,裴元歌越来越焦躁,终于忍不住开口,试探着轻声道:“九殿下,您到底要跟小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对面没有回声。

    “九殿下?”裴元歌微微扬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宇泓墨突然一个激灵,惊醒过来,猛地坐起身,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,他居然睡着了?!虽然说裴元歌不懂武功,没什么威胁,但好歹也是个活人在旁边坐着,自己居然睡着了?!太没警戒心了吧?!有些恼怒地看了眼裴元歌,问道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睡……睡着了?裴元歌一呆,她在这里左思右想,而九殿下居然睡着了?

    “大约…。两刻钟左右吧!”

    见她微微透漏出的目瞪口呆的模样,宇泓墨心情突然又好了,带着一种恶作剧的心理,道:“哦,那我再睡半个时辰吧!”说着,作势又要躺下去,等着裴元歌叫他。

    果然——“九殿下,您找小女过来,到底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裴元歌不想再胡思乱想半个时辰,忍不住开口问道。既然九殿下能睡着,那是不是说明,事情并不严重呢?

    “哦,这个啊!”终于等到裴元歌发问,宇泓墨转了转身,面对着裴元歌坐着,慢吞吞地道,“其实也没什么事,我就是想试试,我这样把你带出来,过一个半个时辰再放你回去,别人会怎么想?”还说,还似乎很得意地凑到裴元歌跟前,“你猜她们会不会以为,我看上你了,带你出来谈情说爱?或者向你倾诉情衷?尤其是叶问卿,哎,裴元歌,你猜,你待会儿回去,叶问卿会不会把你撕了?”

    波光潋滟的眸子光彩洋溢,闪烁着恶作剧似的光芒。

    就……就为了这个?!裴元歌惊怒交加,想到自己提心吊胆了半天,回去说不定还要被众人围攻,结果就只是因为这位尊贵的九殿下一时心血来潮的玩笑?霍然站起身来,就想转身离开,但想到宇泓墨喜怒无常的脾气,又软了下来,声音柔和地道:“就然九殿下没有要事,那小女就先告辞了!”

    见她明明恼怒生气,却又强自按捺,宇泓墨终于觉得小小地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她似乎想要走,宇泓墨又慢吞吞地开口了:“裴元歌,你有没有听过一种叫做睚眦的神兽?”

    裴元歌秀眉微蹙,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会提到睚眦。

    “传说龙生九子,第二子名睚眦,性情凶猛,脾气暴躁,心胸狭窄,但凡别人有一点得罪它的地方,它都会十倍以报。所以,有个成语就叫‘睚眦必报’。”宇泓墨慢条斯理地道,“本殿下虽然排行第九,不是第二,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我欣赏睚眦的脾气,对不对?你猜猜,你就这样转身走了,本殿下会不会恼怒?而以本殿下心胸狭窄的性子,你猜,我以后会不会放过你?”

    都说了自己心胸狭窄,当然会恼怒!又故意以“本殿下”自称,点明自己皇子的身份,摆明了是威胁。

    裴元歌闷闷地想着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没错,本殿下就是在威胁。而且,经过刚才的事情,你应该知道,得罪本殿下的后果很严重,绝对比得罪叶问卿要可怕得多,裴元歌,我建议你不要尝试哦!”宇泓墨继续威吓,看到裴元歌颇有些不甘愿地又坐下来,这才微笑扬眉,柔声道,“这就对了,元歌乖乖地陪我坐着,等到时间了我就放你回去,嗯?”

    知道这结果无可逆转,裴元歌反而镇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九殿下身为皇子,战功彪赫,本身就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而看刚才的情形,显然跟五殿下的关系很紧张。按理说,这种日理万机的大人物,应该没有闲情雅致捉弄她玩,九殿下这样做……“九殿下,小女斗胆问一句,小女是不是在哪里冒犯了九殿下?”

    宇泓墨又舒适地躺了下去,随口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仔细回想,她和这位九殿下交集并不多,只有上次赏花宴,和这次温府寿宴。赏花宴时她的确耍了心眼,没有随柳贵妃到御花园,而且被九殿下看穿了。当时九殿下的确有些恼怒,但后来似乎又气消了,放她安然离去,应该不会隔了这么久重算旧账吧?那么,是自己刚才有得罪九殿下的地方?

    想来想去,裴元歌仍然找不到缘由,忍不住问道:“小女实在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九殿下,还请九殿下明示。”

    白痴,要是能明示的话,他早就报回来了,还用得着这样吗?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想不出来可以慢慢想,我不着急!”宇泓墨漫不经心地道,很乐意看裴元歌继续为此伤脑筋。

    “……。”裴元歌无语,以手撑颔,他是整人的那个,当然不着急!

    这一动作,使得袖口内有样东西被阳光照到,折射出璀璨的七彩光华。被那光华耀了下眼睛,宇泓墨转过头,隐约看到皓如白玉的手腕处,似乎戴着一道红线,底端缀着一颗琉璃珠,琉璃清透,七彩流转,十分的美丽。只是被衣袖遮掩着,等闲不容易看到。

    望着那颗琉璃珠,宇泓墨的眼眸忽然幽深起来,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但很快地,他就回过神来,不想被裴元歌看出自己的异样,转过头去,仰脸朝天地躺着。不过这次,不知道是被七彩琉璃珠勾起了心事,还是因为捉弄到了裴元歌心里比较兴奋,他再也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时辰,宇泓墨终于“大发慈悲”,放裴元歌离开。

    嗯……这个裴元歌不是一向很聪明吗?这次他倒要看看,她要怎么应付叶问卿的嫉妒和纠缠。“裴元歌,如果应付不来,可以向本殿下求救,你求求我,说不定我心情好就帮你了!”毫无诚意的声音,伴随着慵懒的笑声,从裴元歌的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才刚出院子,迎面就碰上了淡雅如兰的叶问卿。可惜,她的表情和言辞丝毫也不淡雅。

    “裴元歌,九哥哥叫你过来,跟你说了什么?你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,到底在做什么?你给我老老实实地交代清楚,如果敢又丝毫隐瞒,你今天就别想好好出温府!”叶问卿妒意十足,面色狰狞地恐吓道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小剧场:望着那颗琉璃珠,宇泓墨的眼眸忽然幽深起来,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——宇泓墨:七彩琉璃珠啊七彩琉璃珠啊,好想要!好想要!蝴蝶,快让我去抢过来吧!快让我去抢过来吧!

    ——蝴蝶(踢飞):敢抢我闺女的东西,不想活了?

    宇泓墨郁闷地蹲墙角画圈圈去了…。

    (小小的题外话:那首词是元代张可久的《红绣鞋*天台瀑布寺》其实是元曲来着,不是词,不过,咳咳咳,亲们包涵下吧~蝴蝶很喜欢最后一句“比人心,山未险”觉得很有震撼力,于是就……最后,谢谢zaqxsw,leewh鲜花~O(∩_∩)O~最最后,貌似过了这章,就能投月票了吧?两眼星星求票票~O(∩_∩)O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