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59章 验身证真假!姨娘失宠【手打文字版VIP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59章 验身证真假!姨娘失宠【手打文字版VIP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既然他们执迷不悟,那她也没必要再客气了!裴元歌淡淡一笑,眉眼中透出几分锋锐,向裴诸城道:“父亲,既然他们口口声声说女儿是他们的孩子,那能不能容女儿问他们几句话?”在得到裴诸城的首肯后,裴元歌端正身姿,在裴诸城下首做了,沉声问道,“李大勇,我且问你,你说你家住笆州,家境如何,以何为业?”

    不知道裴元歌为什么为这些,李大勇犹豫着道:“草民家境寻常,有着几亩薄田,以种田为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女儿何时被人接走?”

    这个章芸倒是给他算过时间,李大勇答得很快:“四个月前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我再问你,你的女儿可曾识字?可会刺绣?可懂绘画?可会书法?”裴元歌继续问道,眼眸中已经带了几分哂笑,以为随便找两个人,编这么个故事,就能够以假乱真?也就趁着众人晕头转向的时候闹闹场,一旦冷静下来,这件事处处都是破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这么一串问下来,李大勇顿时张口结舌,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裴元歌转向裴诸城,恭声道:“父亲明鉴,不说其他,如今前院大厅所挂的梅寿图,是女儿亲手所为,送给父亲的寿礼。这副梅寿图融合了书法、绘画、刺绣三种技艺,而李大勇却说,他女儿并不会这些。他们的女儿四个月前被接走,四个月的时候,不足以让女儿补足这些功课,所以女儿不是李娇莲!”

    听着小女儿条理分明的分析,裴诸城欣慰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样一说,在场众人也暗暗点头,大家小姐所会的技艺,那都是从小教导的,小家碧玉根本不能同日而语,很难冒充!

    见风向转了,李大勇顿时急了,忙道:“草民是说,小女懂得的一些这方面的东西。虽然草民家境寻常,但只有这一个女儿,因此当做儿子来样,也教了她不少东西。草民刚才说不,是说不要认为草民家境普通,女儿就疏忽了,草民的女儿也懂得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这样生硬的改口,众人哪能听不出来?

    裴元歌倒也不计较,依旧缓缓地道:“照这样说,你家女儿所懂的技艺,和我相同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李大勇很肯定地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不说别的,单说刺绣好了,只那副梅寿图,就用到了分绣、杂绣、挑绣、立绣、缠丝绣等共九种绣法,还牵扯到双线绣。也不说别的,单说双线绣好了。据说所知,在南方,懂得双线绣的绣娘,每个月的束脩至少五十两银子。李大勇,凭着你们家的几亩薄田,能供得起一个双线绣的绣娘吗?”裴元歌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一堆的“不说”“单说”,将众人绕得几乎晕了,但有一点大家都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以李家的家产,连一个双线绣的绣娘束脩都供不起,更别说四小姐会的其他技艺了,这样说起来,李大勇说他的女儿懂得的那些技艺就很可疑了。再想到他前后的反复,生硬的改口,众人心中已经有了疑窦。这李大勇所说的话,到底有几分能信的?

    李大勇和赵氏都是寻常人,哪里知道这束脩的昂贵,一时间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你们是甘州人士,但我听你们的口音,倒像是地道的京城口音。当然,你们可以说你们学得快,不过,为了证明你们的确是甘州人士,李大勇,赵氏,你们敢回答我一个问题吗?”裴元歌从容自若地问道,“甘州有种特有的植物,叫做云竹鸢,但凡甘州人士,无不知晓。你们既然自称是甘州人士,能不能告诉我,云竹鸢开的花,是红色,还是白色?”

    李大勇犹豫着道:“白色。”既然有个“云”字,应该是白色的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裴元歌淡淡一笑,眸露讥讽。

    赵氏立刻碰了他的手臂,道:“你长年在外面做工,哪里晓得?云竹鸢是红色的!”

    裴元歌目光淡淡,瞧着他们,好一会儿才轻笑道:“抱歉,甘州根本没有云竹鸢这种植物,我说甘州人都是知道,是诈你们的。如果你们真的是甘州人,就应该知道,我说的是假话,而你们却回答了,这就证明你们根本不是甘州人!”转头向裴诸城道,“父亲,女儿认为这两人身份来历有问题,又莫名指摘母亲和女儿,恐有蹊跷,请父亲下令,派人到甘州去查这两人的户籍,将此事彻底查个水落石出?”

    听着歌儿的问话,裴诸城也早察觉到不对,不过之前关心则乱,这才有些错乱。冷笑道:“到我裴府来撒野,真好胆量!来人,将这二人拿下,交由京兆府处置,严惩不贷!”京兆府比较大的案子,经常要移交刑部,裴诸城身为刑部尚书,他说严惩不贷,那就必定是严惩。

    李大勇和赵氏没想到会落到这个地步,慌了手脚,不住地磕头求饶:“大人饶命,小姐饶命!”

    挥挥手,拦住要上前的家丁,裴元歌目光幽深,盯着他们道:“想要饶了你们也可以,只要你们说出,裴府是谁跟你们勾结,我就饶了你们这次。当然,你们可以选择不说,不过,我的父亲是刑部尚书,只要让他彻查你们的来历,查探这段时间什么人跟你们接触过,事情自然会水落石出。你们想清楚了!”说着,挑衅地瞥了眼旁边的章芸。

    “裴府?歌儿,你的意思是,府内有人跟他们勾结?”裴诸城有些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裴元歌沉声答道:“父亲,现在这事,显然是这对夫妇到裴府来生事,其他的倒也罢了,如果不是与裴府的人勾结,又怎么知道女儿耳后有颗红痣?那人必定跟女儿十分相熟,否则不可能知道这样**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跟歌儿相熟,裴府里的人……裴诸城有些怀疑地看了章芸。

    门房有章芸的心腹,这点并不是秘密,刚才章芸的表现和言辞又那样怪异,先是失声透漏出歌儿的所在,有不停地劝说他让歌儿验身……浓黑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心头有些恼怒,章芸这是在搞什么?之前不是反省,最近有对歌儿百般体贴,突然弄这么一出,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

    被他这一看,章芸心中暗叫不好,知道老爷已经疑心到她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是章显派人去接触的,虽然隐秘,但有人进出他们的住宅,还是会被注意到,而且是因为和裴元歌眉眼有几分相像,所以选了赵氏夫妻。这种泼皮无赖,口风不会太严,说不定几棍子打下去,就会把章府供出来。这种后果,她事先也曾经想过,但因为笃定裴元歌是假的,只要证明了这一点,事后她大可以主动向老爷交代,因为有事实证明,届时相信老爷不会太难为她。

    但现在的问题是,事情还没爆发,就被裴元歌拆穿了。

    她本来不想掺和到这件事里,但现在形势有变,与其放弃这样的机会,等到那两个无赖交代,或者查到章府,再怀疑到她身上,还不如她现在主动说了,拼个鱼死网破。只要证明了裴元歌的确是假的,到时候,她这一切举动,就是在为真正的裴元歌伸冤,非但无过,反而有功!想到这里,章芸沉声道:“老爷,婢妾有事要禀奏,请老爷命管事和管事娘子们退下,也带这个两个人下去!”

    裴诸城目光有些冷,看了她好一会儿,才挥挥手命众人退下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厅内只剩裴诸城、舒雪玉、章芸和裴元歌,以及他们的贴身丫鬟婆子,都是心腹可信之人。章芸这才跪倒在地,坦然道:“启禀老爷,不必查了,这件事是婢妾所为,这两个人是婢妾找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姨娘,怎么是你?”裴元歌惊呼,惊讶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虽然有所猜想,但真正听到她这样说,裴诸城还是愣住了,好一会儿才皱眉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声音中已经带了些许冷意,指使人冒认歌儿的父母,指摘她不是裴府的女儿,这太放肆了!因为镇国候府的事情,歌儿清誉已经有损,这事如果再传出去,让人对歌儿的身份起了疑心,往后歌儿在京城还有立足之地吗?这个章芸,怎么行事越来越糊涂,越来越不成章法?

    “因为婢妾怀疑,这个人根本不是四小姐!”章芸指着裴元歌,表情凝重气愤,声音尖锐,“真正的四小姐,早就被这个冒牌货和她背后的主使害死了!婢妾不愿意害死四小姐的凶手占据四小姐的位置,占据老爷的宠爱,占据本该属于四小姐的一切,所以安排了这两个人,想要借机验身,证明这个人不是四小姐!婢妾有罪,但婢妾只是不想看到四小姐死不瞑目,不想看到明锦姐姐死不瞑目,所以,无论老爷怎样猜想婢妾,婢妾都要拼死力指,老爷,这个人真的不是四小姐!”

    太过石破天惊的一番话,顿时让众人都皱起眉头来,难以相信,尤其是裴诸城和舒雪玉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歌儿?”裴诸城几乎气得要笑了,“章芸,你昏头了吧?她不是歌儿,谁是歌儿?我看你真的是病了!”言辞锋锐中,带了些许怒气,却已经是在克制了。

    舒雪玉则道:“章芸,你所谓的背后主使,是指我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事到如今,章芸也就豁出去了,她手里握着裴元歌是假的证据,也不怕与舒雪玉对质,“因为自从这个假的裴元歌出现以后,最大的受益人就是夫人!蒹葭院被封十年,这个假的裴元歌一出现,夫人就从蒹葭院解封,然后逐渐受宠,还因为四小姐的原因,得到了理事之权。因此婢妾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有蹊跷。老爷,您一直以为,四小姐不知道明锦姐姐过世的原因,其实她知道的。所以,真正的四小姐,根本不可能跟夫人亲近,更加不可能视夫人如生母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茫然抬头,“父亲,我娘不是因病饼世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够了,章芸你在胡说些什么?”裴诸城怒声喝道,他一直都没有告诉歌儿明锦过世的事情,不想歌儿小小年纪,就背负太多仇恨伤心,反而失了女孩家该有的娇憨活泼。现在又有让舒雪玉抚养歌儿的心思,就更不希望两人之间生出嫌隙,这时候听到章芸这样说,哪能不怒?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装了!你以为,把静姝斋的人都赶走,就能够掩盖真相吗?”章芸却没注意到裴诸城的怒气,挥挥手,冷声喝道,“桂嬷嬷进来。”为了今日的事情,她做了完全的准备,要指证裴元歌,从小照顾她的桂嬷嬷是最好的证人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声音,被带到了外面的桂嬷嬷立刻进来,跪倒在地:“老奴见过老爷!”

    “桂嬷嬷你说,四小姐知不知道明锦姐姐遇害的真相!”

    桂嬷嬷不住磕头,道:“回姨娘的话,四小姐知道的。那几年,静姝斋内有些丫鬟不服管教,私底下常常议论明锦夫人遇害的事情,不小心被四小姐听到。四小姐当时恼怒得很,一口气冲到了蒹葭院,跟夫人争执起来,还差点动了手。这件事,在静姝斋伺候久了的丫鬟都知道,夫人也应该知道才对。”

    裴诸城朝舒雪玉看去,舒雪玉轻轻地点点头:“是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当初明锦过世前,曾经将元歌交托给她。她虽然被禁足,却也还挂念着外面的元歌,悄悄派人去探视过她。也许是因为失母的关系,元歌的脾气变得很坏,对她更是常常口出恶言,那次还冲到蒹葭院来对她动手。久而久之,她也就彻底心灰,干脆不管不问。

    不过,她在章芸手上吃亏极多,坚信这人处处心怀鬼胎,因此并不因为这件事就怀疑元歌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听过一些谣言,说我娘是被夫人害死的。可是,那时候我年纪小,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,现在渐渐大了,知道的事情多了,才有了分辨能力。”裴元歌神色中带着悲哀,“如果说真像谣言所传,夫人和娘亲水火不容,那么,娘亲托梦要我照顾的紫苑,为什么却是被夫人庇护着呢?所以,女儿才想起到要去探视夫人,请父亲明鉴!”

    她静静地跪倒在地,不哭也不闹,安静乖巧,却更加让人生怜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提那个托梦了,那根本就是你想要包庇紫苑的借口,却故意打着明锦姐姐的旗号来欺骗老爷。在镇国候府退婚之后,四小姐病倒,有一晚桂嬷嬷曾经看到有个丫鬟的身影在半夜潜入静姝斋。后来四小姐再醒过来,就全变样了。”章芸言辞铿锵,朝着裴诸城磕了一个头,沉声道,“老爷,您常年征战,不在府中,对四小姐的情形不了解,但是婢妾不同,婢妾掌管裴府后院,对小姐们的情况很了解,现在这个四小姐根本就换了一个人!”

    裴诸城看看裴元歌,再看看章芸,眉头几乎要打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从前的四小姐,安静守拙,偶尔会写诗词,但是,并不精擅书法、绘画和刺绣,这一点,老爷问问府里的教习先生就很清楚,那副梅寿图,从小的四小姐根本不可能绣得出来。当时四小姐解释说,是自己私下学的,可是,桂嬷嬷一直服侍四小姐,老爷可以问她,四小姐私底下可曾练习书法、绘画,以及刺绣。而刚才这个女子也说,她所会的刺绣手艺,绝非一朝一夕能成,所以也不可能是桂嬷嬷被赶出静姝斋后才学习的!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撕破脸,章芸索性将所有的疑惑都兜了出来。

    桂嬷嬷连连磕头:“姨娘说的一点都不错!四小姐从前只喜欢看些风俗志异,偶尔写写诗词,素来不喜欢书法、绘画和刺绣,老奴伺候了四小姐这么久,最清楚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姨娘的意思了。”裴元歌静静地开口:“姨娘的意思是,只有从前自卑内向,不讨父亲欢心的我,才是裴元歌。而一旦我懂事了,优秀了,得到父亲的宠信了,我就不再是裴元歌了。因为在姨娘的眼里,裴元歌必须是差的,失败的,处处都比不上三姐姐,只能做三姐姐的附庸和衬托,只有这样的人,才是裴元歌,是吗?姨娘,你是这个意思吗?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情绪越激动,到后来几乎是失态地在喊了。

    既然章芸要闹,那就索性把事情闹大,撕开章芸伪善的面具,露出恶毒的嘴脸给父亲看。裴元歌不相信,听到这样的话,听到她这样的质问,父亲会对章芸没有丝毫怀疑?因为她是裴元歌,所以并不担心结果,问题就在于,能让父亲对章芸生出多少不满和怀疑。

    因此,这个过程中,将章芸的意图和险恶用心暴露出来,才是最重要的!

    章芸心中微惊,但随即就不放在心上了,现在的重点是要让老爷同意验身,只要证明这个裴元歌是假的,那就是她的大获全胜,再没有舒雪玉和那个小贱人翻身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老爷,静姝斋魇镇一事,婢妾一直觉得可疑,如果说这件事真是静姝斋里的人所为,重刑之下,为什么没有人说出实情呢?如果说魇镇是这个冒牌货一手所为,目的是将静姝斋原本的丫鬟全部赶出去,以免被人发现她是冒名顶替之人,那一切就顺理成章了。”章芸磕头,泪流满面,“老爷,这个人不是真正的四小姐,所以她不怕魇镇,可是,魇镇上的生辰八字,却是真真正正的四小姐的啊,老爷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张脸,老爷,从前的四小姐老爷也见过,府里的人也见过,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。一个貌不惊人的女子,突然变得美貌静雅,这本身就值得人怀疑。她们之所以敢这样瞒天过海,偷天换日,就是因为这个女子有着一张和明锦姐姐一样的脸!”章芸义愤填膺地道,继而悲伤莫名,“老爷,她们这是在利用老爷对明锦姐姐的感情啊!利用这样诚挚的感情,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,老爷,婢妾实在为明锦姐姐抱屈!”

    她很清楚裴诸城的心,所以开口明锦姐姐,闭口四小姐,绝口不提自己和其他人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情,一件件地摆在眼前,章芸的质疑也全然合乎情理,这一切加在一起,的确够让人怀疑眼前四小姐的真假了。一瞬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裴元歌身上。

    裴元歌深吸一口气,仍然保持着平静,但胸口却不住地起伏着,任谁都能看出,她只是在勉强压抑。起身,裙裾拂动,走到桂嬷嬷面前,眸眼幽深:“桂嬷嬷,我问你,从前的你是不是在我的脸上涂了厚厚的脂粉,在我的衣裳里做手脚,让我看起来貌不惊人?”见她沉默不语,突然提高了声音,厉声道,“抬起头来看着我,回答我的问题!”

    桂嬷嬷一惊,下意识地照她的话去做了。

    看到那双冰冷漆黑的眼睛,她突然想起四小姐病倒后第一次苏醒的模样。也是这样冷冷的眼神,漆黑中蕴藏着无数的压抑和窒息,看得她心中发毛,几乎以为看到了厉鬼!别嬷嬷不自觉地颤抖起来,低声道:“是!”

    “我看书的时候很安静,很少与人讨论书中的内容,而你不识字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桂嬷嬷再次点点头,不明白裴元歌为什么问这些。

    但裴诸城和舒雪玉却听得明白,桂嬷嬷不识字,当然不知道歌儿所看之书的内容,只能听歌儿提起。而与桂嬷嬷这种人聊天,怎么可能说书法、绘画、刺绣之类的,也只能捡她听得懂的各地习俗志异说给她听。结果桂嬷嬷就这样认为,歌儿所看的书只有各地风俗志异,根本就是以偏概全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人都不觉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见目的已经达到,裴元歌也不再询问解释,缓缓走到章芸跟前,忍气吞声地道:“姨娘,如果我哪里做错了,得罪了你,你可以告诉我,我会改。但是,让一个偷盗主子金饰,怕被发现就下毒谋害主子的刁奴来作证,再加上一些捕风捉影,莫须有的才,就来污蔑我的身份,这就太过分了!到底我什么地方得罪了姨娘,让姨娘这样针对我?”

    章芸气得几乎吐血,到了这个时候,裴元歌居然还装委屈,装好人,倒好像是她心胸狭窄,为了一点恩怨就设计她?

    “捕风捉影,莫须有?难道四小姐不觉得,你的解释本身就不能够服人吗?”章芸厉声道,容色严厉,声势慑人,朝着裴元歌步步紧逼,“因为一场梦,就从顽劣忤逆变得聪慧孝顺,手段通天;私底下的学习,能够胜过教习先生的教导,做出梅寿图那样的杰作;因为妆容的改变,就能从貌不惊人变得美若天仙。你倒是说说看,你这些苍白的解释,足矣让人们释疑吗?”

    裴元歌有些闪躲:“姨娘,我说的都是实话!”

    “你坚持声称自己真是四小姐,那好,四小姐的背上有多红色的花形胎记,你有吗?”章芸继续逼问,看到裴元歌的闪躲,更觉得她是做贼心虚,“如果你问心无愧,那就让嬷嬷为你验证,证明你的背上的确有四小姐的红色印记,否则,就算老爷再宠爱你,也堵住悠悠之口!”

    在章芸灼灼的眼神下,裴元歌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慌乱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裴元歌咬唇道,“只凭姨娘的几句猜疑,凭着你的一面之词,我就要蒙受这样的羞辱?凭什么?我是裴府的嫡出小姐,金娇玉贵的千金,难道说,我的身份,我的清誉,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被人污蔑的吗?那是不是以后只要有人怀疑,不管这人是权贵,是平民,还是奴才,我都要证明?那如果我现在说三姐姐不是裴府的小姐,她的背上多了一块胎记,是不是也要把三姐姐叫来,让嬷嬷验身?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再狡辩了,你就是不敢,因为你根本不是四小姐!”章芸咄咄逼人地道。

    厅内众人都有些犹豫难决,想想章姨娘的话似乎有道理,而四小姐的解释也有道理,四小姐坚持不肯验身,似乎像是做贼心虚,却又像是自尊自爱,不愿受辱。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裴诸城身上,等着这位裴府之主的决断。

    “够了!章芸,这场闹剧该到此结束了!且不说你所说的事情有多荒谬,单歌儿是嫡出小姐,你是妾室,就不该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我。我一向觉得你是个知进退,识大体的女子,看来,十年掌府之权也让你变得骄纵起来,章芸,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裴诸城再也看不下去,拍案而起,怒声喝道,“歌儿是我血脉相连的女儿,我不会认错自己的女儿!理事之权交给歌儿,你自己彻底地冷静冷静,好好想想从前的你,再看看现在的你!”

    “老爷!”章芸几乎不敢相信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明明是舒雪玉跟这个小贱人瞒天过海,为什么老爷就是被她们迷得晕头转向呢?难道老爷没看到,之前她追问时,裴元歌那畏缩躲闪的眼神吗?难道老爷没看到,她提到验身时,裴元歌眼眸里的惊慌吗?她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揭穿真相,到最后却反而要失去理事之权,这叫她怎么甘心?

    明明铁证就在眼前,偏偏因为老爷的偏宠,反而让她受到责罚!

    不甘心,她不甘心!

    “我早说了,裴尚书不会答应这么荒谬的事情,姨娘你真是糊涂了,认老吧!痹乖地呆在四德院,好好地讨好我,也许我会赏你口饭吃!”裴元歌靠近章芸,在她耳边轻声道,浅淡的声音里带着诸多的得意,挑衅和蔑视,明知道现在的章芸满心憋屈,就更忍不住想要在她伤口上撒把盐了!

    章芸猛地转过头,眼睛里一片血红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这个小贱人,太嚣张,太放肆了!而最可恨的是,这样放肆嚣张的小贱人,实际上根本就没资格在她面前耀武扬威,明明就有把柄在她手里,明明铁证就在眼前……章芸忽然间眼眸一亮,小贱人就在眼前,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,只要她把握住机会,让她露出背部,让众人看到她没有红色印记,到时候看她还怎么嚣张?

    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章芸想也不想,就扑了上去,拉扯着要扯开裴元歌的衣裳。

    她突然发生,谁也没有预料到,连裴元歌都猝不及防。但是瞬间,她就察觉到,章芸这样的发疯,对她来说,是个绝好的机会,一个让章芸成为父亲心头刺的机会!于是,奋力挣扎着,再加上反应过来的丫鬟的帮忙,挣脱了章芸的纠缠后,裴元歌又气又羞又怒,两眼含泪道:“章芸,你居然敢这样羞辱我?”

    章芸犹自喊道:“你不要在我面前摆小姐架子,你根本就不是四小姐,不然你为什么不敢验证?”

    “好!”裴元歌脸涨得通红,突然一声大喝,气道,“既然你一定要我验证,那我就让你看清楚,看我背上到底有没有红色印记,看我到底是不是裴元歌!”她突然间转过身去,背对着所有人解衣,将外裳从肩上褪下,露出鲜红如朱砂般的印记。

    那红色的花痕,宛如火焰般,灼痛人心。

    半侧着头,白玉般的脸上,泪痕宛然,黑玉般的眼眸闪烁着冷凝决绝的光泽,委屈,愤怒、羞辱,痛楚……种种情绪交杂在一起,倔强复杂得让人心痛。若非被逼到绝境,清清白白的少女,何至于用这种决绝的方式,来证明自己的身份?裴诸城早就转过头去,但那一刻歌儿的神情已经印刻在脑海里,让他心痛无比。

    看着裴诸城的神情,裴元歌眼眸飞速地掠过了一抹异样的光泽。

    如果章芸不发疯,事情就这样了解,父亲也会震怒,褫夺章芸的理事之权,让她闭门思过,也许在很长一顿时间都会冷落她。但是,以章芸的狡猾,拿捏准父亲心软念旧情的软肋,再施诡计,未必没有翻身的机会。但现在有了她被逼当众解衣的羞辱,一切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即使屋内除了父亲外,都是女子,但这样当众解衣,却仍然是屈辱的!而她就是要用这种方式,让父亲牢牢地记得这一刻,记得她的眼泪,记得她的愤怒,记得她的痛楚,记得她的屈辱,牢牢地印刻在心底,一丝一毫都无法忘记!然后,在漫长的日子里,每一次看到她都会多一份歉疚;而每一次看到章芸,都会多一份愤怒,因为,就是章芸步步紧逼,才会让他心爱的女儿受到这种屈辱!

    她要让章芸,成为父亲心头的刺,每一次看到都会怒,都会恨。

    她要让章芸,这一生一世,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!

    至于这样做,会对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后果,她完全不在乎,她只要章芸彻底倒台!

    “元歌!”

    舒雪玉一声惊呼,忙扑过来想要为她遮掩。

    看到背上那抹艳红,章芸微微一怔,随即又恍悟,冷笑道:“你以为拿朱砂画上去,就能够蒙骗过关了吗?”比舒雪玉更快一步地扑上前去,拿绢帕去擦拭那朵印记,“朱砂画上去的,虽然跟四小姐的印记一模一样,但只要一沾水,一擦就会——就……就会……。”得意的声音戛然而止,章芸愣愣地看着手中的绢帕,再看看裴元歌的背,忽然间像是被雷劈了,僵硬得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为什么这印记不是朱砂画上去的,为什么她擦不掉?

    “很奇怪是不是?为什么会突然有了印记,而且不是朱砂画上去的?很简单,因为我的确是裴元歌!”看着章芸惊愕的面容,裴元歌眸光中闪烁着快意的光泽,轻声细语地道,带着浅浅的笑声,“至于在庄子上的事情……。姨娘,逗你玩儿呢!傍你个棒槌,你还真的当真了?傻瓜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章芸愕然抬头,混混沌沌地看着裴元歌,犹如被一盘冷水当头浇下。

    上当了?上当了!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是裴元歌,那这一切都是这个贱丫头故意设计的,故意激怒她,故意夹那些菜肴,故意让她在温泉房中看到她遮掩了印记的背……这还不够,刚才她还故意躲闪,故意装作害怕被她揭穿的模样,让她笃定胜券在握,还估计激怒她,让她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否则,以她的机警,如果是冷静的,只要这丫头神色有不对,她就会适合而止,而不会把事情闹得这样不可收拾!

    而现在呢?现在……是不是一切都完了!

    “你还有完没完?把她逼到这个地步,羞辱她到这个地步,还不够吗?你还要怎样,要她死在这里吗?”这一转眼,舒雪玉已经赶到跟前,恼怒地将章芸扯到一边,快手快脚的帮裴元歌整理好衣衫,将她揽入怀中,轻声地安慰着。

    裴元歌一语不发,面色惨白,紧紧咬着唇,眼泪在睫毛上滴溜溜地打转,却无论如何不肯掉落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不对,这样不对啊!”章芸突然发生一声凄厉的嘶嚎,茫然地看看自己的手,再看看裴元歌,突然又跑到裴诸城跟前,跪着抱着他的腿,哭着道,“老爷,你相信我,我真的不是故意针对四小姐!我真的看到了,在庄子上,四小姐泡温泉的时候,我真的看到了,她的背上没有红色的印记,真的没有!还有……还有菜,四小姐不喜欢吃的菜,她都吃了下去,如果,如果不是紫苑提醒……”

    满盘皆输,巨大的恐慌慢慢袭来,让她连话都说不利落,只能抱着裴诸城哭。

    “老爷,你相信我,这是四小姐故意在害我,她故意的,故意让我看到她的背,故意做哪些姿态给我瞧,故意坚持着不肯验身,让我相信她是假的……。老爷!”章芸哭得声嘶力竭,已经顾不上再理会仪态是否柔美,是否惹人怜爱,“老爷,求求你,念着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上……。老爷,你相信我一次!真的是四小姐在故意陷害我,不是我要针对她!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在逼迫歌儿的时候,你有念及情分吗?”许久许久,裴诸城才冷声道,声音中充满了愤怒和失望,“来人,章芸污蔑小姐清誉,冒犯小姐,杖三十,褫夺理事之权,从良妾变为贱妾,禁足四德院一年!你在里面好好反省反省吧!”背过脸去,猛地一挣,将腿从章芸的手中挣脱,也不在乎是否伤到了她,慢慢地走到裴元歌身旁,嘴唇翕动着,想要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能说些什么,许久才低声道:“歌儿……”

    伸手想要去摸摸她的头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这一声喊,却将裴元歌睫毛上的泪水喊掉了下来,紧接着,无数的泪滴,宛如断了线的珠子掉落下来。她猛地一转头,让裴诸城手落了个空,然后掩面哭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裴诸城伸手想要拦阻,却又顿住了,慢慢地垂下了眼眸。

    刚才的事情,还有着诸多疑惑,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,章芸对歌儿心怀恶意!她并不是他心中所以为的温柔善良的女子,而他,却把年幼的歌儿交给章芸来照料。这些年来,歌儿的顽劣,歌儿的不服管教,歌儿的忤逆……。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歌儿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,难怪她要生他的气!

    是他做错了,不该把歌儿交给章芸的!

    章芸被罚,在裴府掀起了轩然大波,虽然众人之前都猜测着章姨娘要失宠,但谁也没想到,会倒得这么快,这么厉害,杖三十,褫夺理事之权,从良妾贬为贱妾,禁足一年……对一个姨娘来说,这几乎已经让人看到了她晦暗无光的一辈子了!也不知道章姨娘怎么触怒的老爷,居然罚得这样又狠又重?

    章芸几次想要解释哭诉,裴诸城却都没见,而想要求情的裴元容则被狠狠的斥责一顿,也罚了禁足。

    听着木樨和楚葵接连报来的消息,裴元歌脸上露出了一丝浅浅的微笑,慢条斯理地抚摸着手腕上玉镯。终于成功了,从得知章芸的误解开始,一步一步地逼迫章芸,逼到她忍无可忍,再故布疑阵,将把柄送到她的手上,然后故意激怒她,逼她引发此事……。到现在,终于成功了!

    章芸已经倒台,暂时不能为患,日后有兴致了可以逗她玩玩,而接下来,该轮到裴元容了……

    裴元歌正思索着,忽然听到紫苑来报:“四小姐,大小姐回府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