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58章 真假裴元歌,姨娘发难!【手打文字版VIP】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58章 真假裴元歌,姨娘发难!【手打文字版VIP】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猛地被章芸抓住,裴元歌微一闪神,随即否定道:“我不知道姨娘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想再蒙骗我,真正的裴元歌,背上有朵红色的花形印记,那是她母亲明锦留下来的,无论怎样都不会消退,而不是像你这样用朱砂画上去,一遇水就会不见!”章芸眼睛里闪烁着亮得刺眼的光,长久以来被裴元歌压制所积压的怨气,终于在这时候找到了一个发泄口,如山洪般完全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闻言,裴元歌下意识地转头,朝后背望去,神色惊慌。

    她当然是看不到自己的后背的,而这个动作更表明,她不是裴元歌!

    章芸心中畅快难言,咄咄逼人地问道:“是舒雪玉派你来的,对不对?趁着真正的裴元歌病重,偷梁换柱,假冒裴府四小姐。安排倒是天衣无缝,可是,你太得意忘形了,表现出太多跟裴元歌不相符的破绽!老爷许久没见这个女儿,没有察觉到,可是我不同!从三岁开始,裴元歌就在我的掌控之下,我能预料到她对每件事情的反应,你根本不可能是裴元歌!真正的裴元歌在哪里?或者说已经死了?舒雪玉让你假冒裴元歌,就是为了放她出来,帮她争宠,再来跟我作对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,在她的逼问之下,裴元歌反而平静起来。

    手奋力一挣,挣脱了她的钳制,慢条斯理地取饼池边的纱衣,披上。裴元歌这才转向章芸,清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,浑不在意地道:“我说章姨娘怎么突然殷勤起来,要伺候我泡温泉?原来是为了查看我背上的印记。”

    声音清冷若玉珠相撞,悦耳却又带着一股挑衅之意。

    章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被拆穿了,她居然还能如此镇定?

    “你根本就不是裴元歌!而且,我有证据!你以为,在揭穿这件事后,老爷还会把你当做女儿一样疼爱?还是说,你以为舒雪玉那个自身难保的泥菩萨能够救你?你清醒清醒吧!现在我拿捏着你的把柄,如果你不想失去现在这一切,你应该要听我的话,跟我合作,不然……。”她没有再说下去,没有说出口的威胁,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当众揭穿这一切,是她一时灵机所动。

    因为章芸发现,这是个绝好的机会,如果这个假冒的裴元歌能够跟为她所用对付舒雪玉,那真是一把无往而不利的尖刀!

    “真正应该醒醒的人,是姨娘你吧?”裴元歌轻蔑地道,“就算我不是裴元歌,那又如何?姨娘你又有什么所谓的证据证明?晚间的那些菜肴,我完全可以当做没这回事。至于背上的印记……。”红唇微抿,明眸湛然,带着浓浓的嘲笑意味,“姨娘好像忘了,现在在裴尚书的眼里,我就是他心爱的女儿裴元歌。脱衣验身,查看女子背上的印记,对女子来说是何等的羞辱?你认为,裴尚书会因为你的几句猜疑,就对他心爱的女儿做这种事情吗?我看姨娘是被这温泉的水温弄昏头了吧!”

    章芸一怔,原本火热的心微微冷却下来。

    的确,女子清白如玉无价,平白无故的,没有任何证据,只凭着她的猜疑,以老爷对这小贱人的宠爱,恐怕根本不会答应给小贱人验身。甚至,老爷会猜疑,认为她对裴元歌不怀好意,所以才故意提出这种羞辱她的事情……。就算老爷一时想不到,这小贱人也会让老爷想到的!

    虽然如此,章芸却不想失了气势,紧盯着裴元歌道:“如果连这点手段都没有,我还怎么做裴府的掌府姨娘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小看姨娘。以前对着姨娘,我还要伪装敷衍下,可是,现在,只要裴尚书不在眼前,我连敷衍都懒得敷衍你。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你太弱了,那些幼稚低劣的手段,我只要动动小指头就能够破掉。你可以否认,但事实摆在面前,你被我带到庄子上来!现在,姨娘你,失,宠,了!”听着章芸的恫吓,裴元歌反而笑了起来,清脆的笑声随着周遭的水纹层层荡漾开来,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感。

    被揭了底还敢这样嚣张?章芸简直忍无可忍,伸手就想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丫头一耳光。

    裴元歌反应很快,猛地抓住她的手,猛地转过头,目光如电,冷冷地盯着她。那种冷冽的眸光,甚至让章芸有种胆寒的感觉,她不明白,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,为什么能够这种慑人又骇人的眸光?就像……。就像被厉鬼缠上身一样!

    “其实,想除掉我,姨娘还是有机会的,要不要试一试?”裴元歌忽然一笑,带着诡异的妩媚。

    章芸莫名地感到一阵恐惧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,就这样,你拉着我的手,我拉着你的手,我们一起沉下去,如何?”在这无人的温泉房内,在这水汽弥漫的地方,在章芸的威胁下,前世的记忆突然间如潮水般涌上来,满心满眼的恨,使得裴元歌整颗心都是冷的,就连温热的温泉水,都无法拂去那被湖水灭顶的冰冷,“姨娘,你敢吗?”

    因为割肉疗病,她轻信了章芸,把她当做母亲一样敬重爱护。

    那一年盛夏,章芸生了重病,浑身出满了脓包,要把长出来的脓包一个一个挑破,再一点一点地上药。那样繁琐污秽的事情,连裴元华和裴元容都不愿意接手,而她却害怕丫鬟们照顾得不用心,整整半个月,她守在她的床边,一次又一次小心翼翼地挑破脓包,上药。最后章芸好了,身上甚至连一个疤痕都没有,而她却劳累过度病倒了;

    那一年初春,她刚嫁入万府一年,打理铺子才刚起步,正是银钱紧张时,章芸写信说她急需钱用,她二话没说,变卖丰厚的嫁妆,以及陪嫁的铺子,凑足银钱寄给她,被公婆说她心向娘家,给了她好一阵子的冷脸瞧,直到万家的铺子有了起色才算完。但事后,她没有一丝埋怨,也从未追讨过那些银钱;

    ……。

    因为把她当做母亲,女儿为母亲做任何事都是天经地义的,所以,她从无怨言。

    在裴府的时候,因为章芸的疼爱,她百般容忍裴元容的无理挑衅;在万府的时候,因为记着她的慈爱,尽避主持中馈,打理铺子,家务矛盾,生意竞争,种种的磨练让她浴火涅槃,变得机敏睿智,不再是愚钝幼稚的裴元歌,可是,她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章芸别有居心。

    她能够看破生意场上所有的手段诡计,却始终没有看清身边最亲的人,只是因为,相信,没有防备心!

    所以最后,遭受灭顶之灾!

    在被冰冷的湖水吞没的那一瞬间,她怨恨万关晓,怨恨裴元容,怨恨桂嬷嬷和白薇白芷,但在心底,最怨恨的,却是不在眼前的章芸。因为对章芸,她有着远比那些人更深厚,更真挚的感情,却没想到,原来一切都是一场笑话,这位慈爱的姨娘,居然是她所有悲剧的幕后黑手!

    “陪我一起沉下去,姨娘,你敢吗?”裴元歌的声音很轻,却有一种让人心悸的力量。

    那双眼眸,似乎漆黑冰冷似乎不含任何感情,又似乎带着近乎疯狂的火焰……章芸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,但是,这种眼神让她感到危险和害怕。一时间,莫名的身体僵硬起来,思绪似乎也被这样的目光盯得凝滞起来,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许久,章芸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颤抖软弱得连她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这声音也唤回了裴元歌的神智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,松开了章芸的手,那种令人感到压抑沉闷的感觉也在瞬间烟消云散,裴元歌舒适地感受着温泉的温暖,轻笑道:“姨娘害怕了,是不是?只是这样就害怕了?姨娘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胆小懦弱啊!”黑玉般的眸子轻轻一扫,红唇微启,轻轻地吐出几个字,“既然没这个胆量,那就滚吧!”

    没有什么,比这样的神情,这样的语句,更能表现出蔑视和不屑一顾了。

    但这次,章芸甚至还来不及感觉到愤怒,方才那种莫名诡异的感觉似乎还萦绕在周身,让她觉得,只想离眼前这个豆蔻少女越远越好!彼不得自己周身都被温泉水湿透了,章芸就这么**地跑了出来,连会不会着凉,会不会被庄子上的下人看到都不在乎了,一口气跑回自己的厢房,喘息好久,才慢慢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见鬼了是不是?小小的女孩,怎么会有这么骇人的眼神?

    温泉房内,裴元歌靠在枕石上,仰头望着雕花的房顶,慢慢合上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后悔。

    还是冲动了!

    原本以为,经历过生死后,再次面对这些人,她已经能够冷静,没想到方才被章芸一激,竟然又爆发出来,甚至冲动得想要跟她一起死在这温泉房内!的确冲动了,章芸是罪魁祸首,但这样死太便宜她了,要夺走她所有的权势,宠爱,财富,让她活在活生生的地狱里!何况,还有裴元容和万关晓,这两个人,还好好地活着呢!

    如果说镇国候府的婚约,万关晓有插手的话,那他现在应该就在京城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她相信,总会有再遇见的那天的。

    正默默地盘算着,裴元歌猛地睁开眼,朝着身后望去,厉声喝道:“谁在那里?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绿萝微动,露出一道炫黑身影,身材颀长,脸上戴着一个银光闪闪的面具。他倚在绿萝前,双手抱胸,虽然被面具遮着,看不到表情,但莫名的,裴元歌就是觉得,此刻他的脸上,必定带着若有若无,难以捉摸的笑意,秀眉微敛:“又是你?”

    跟到庄子上来,这个银面人是冲她来的吗?

    “好一招故布疑阵,请君入瓮!裴四小姐身为女儿身,真是可惜了!”银面人颇为惋惜地轻叹一声,宛如黑曜石般的眼眸却若有所思地盯着池水中的裴元歌。因为要泡温泉的关系,濡湿的黑发用一根白玉簪盘了起来,露出修长的脖颈,虽然披了纱衣,但被泉水浸湿后,更是轻薄得仿佛透明一般,紧紧地贴在羊脂玉般的肌肤上,加上温泉房中氤氲的热气,若隐若现得更加引人遐思。

    黑眸如玉,朱唇若点,原本清丽脱俗的容貌,在这样暧昧的氛围下,变得格外诱人。

    除了那冷静得有些不寻常的表情,无论怎么看,这都是个豆蔻年华的美丽少女,虽然说大宅里的女子都不易,但无论如何,才十三岁的小泵娘,怎么就能够这样截然相反的两张脸呢?人前娇憨无邪,人后冷静睿智。尤其这次对付姨娘的方式,故布疑阵,欲擒故纵,精彩得连他都想要为她鼓掌叫好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。

    光彩流转的黑眸微微沉凝了下,还有刚才,握着那姨娘的手时,那双眼眸中所折射出来的疯狂,愤怒,仇恨……。那种强烈可怕的感情,有着强大的感染力,连他在一旁看着,都似乎能够感觉到那一刻她滔天的怨恨,和清晰冰冷的杀意。这一切,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才十三岁的小女孩身上?

    裴元歌眸眼为凝:“阁下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银面人指了指她的后背,轻笑道:“你背上是用了药粉吧?在水中浸泡的时间长了,所以那朵红色印记又显露出来了!”轻咳一声,没说出那么一朵红花,盛放在洁白的背上,是一种怎样诱惑。若非他定力惊人,很难保不会为之所动。

    裴元歌的眼眸再度变得冰冷起来:“你在那里藏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不算久,不过总在裴小姐进来之前,可惜,没看到什么要紧的。”银面人漫不经心地道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连她解衣入浴都被看到了!裴元歌的神色更冷了,若非今天为了戏弄章芸,她特意用浴巾包了身体,岂不是被他看完了?该死的yin贼!心中恼怒渐涨,面上却丝毫不露,反而微笑起来,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妩媚:“听阁下的语调,似乎若有所憾。怎么,之前不是说只劫财,不劫色,今儿就反悔了吗?既然这样,阁下要不要下来,看个清楚?”

    玉臂从水中伸出,拔下玉簪,如瀑的青丝散落下来,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,漂浮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她做得优雅而赏心悦目,衬着如玉的容貌,再加上温泉房内这种暧昧的氛围,有着一种十足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以银面人的定力,也忍不住有些意旌神摇,下意识地别过脸去。普通女孩遇到这种情况,还不早就惊慌失措地遮身隐藏,偏她跟别人不一样。完全没想到裴元歌会是这样的反应,但这种出乎意料的感觉,反而让银面更觉得眼前的女孩有趣极了,轻笑道:“没想到,裴四小姐居然如此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鼻间忽然闻到一股甜香,脑海一阵眩晕,回忆瞬间定格在那只玉簪上。

    玉簪中藏有迷一药!

    她刚才那样做,只是为了迷惑他,好有机会放出玉簪中的迷药!霎那间,银面人便想到其中关键,可惜他醒悟得太晚,迷一药的药力,比他想象中的发作得还要快,只是瞬间,他就浑身僵硬,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,心中暗恨,刚才就不该那么君子地转过脸去,不然一定能发现异常,及时地拦住她!

    太大意了!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接下来,裴元歌打算怎么做?

    如果说,她要揭开他的面具的话……银面人眸光微寒,他要得到七彩琉璃珠的事情,不能被任何人知道。而裴元歌聪明狡诈得防不胜防,他完全没把握,能让她彻底保守秘密,除非放弃,否则死的人不只是他。但是……他舍不得放弃,他想要为那个人拿到七彩琉璃珠!

    如果真的到了这一步,就算对裴元歌有欣赏,有好奇,也只能杀了她灭口!

    正紧张地思索着,忽然觉一阵微风袭来,带着幽幽的清香,一块柔滑的丝绸绣帕罩在他的脸上,遮挡住他的视线。接着,耳边响起出水的声音,然后是窸窸窣窣穿戴衣衫的声音,然后慢慢地朝他走来,在他身畔停住。因为被遮挡住了视线,所以其他感觉变得格外敏锐,他甚至能够闻到淡淡的女子幽香,跟他脸上的绣帕的气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忽然小腿上一疼,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白痴,虽然我不知道那天你是不是冲我来的,但既然遇过险,我怎么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?”裴元歌怒道,想到自己的清白几乎毁在眼前的人眼里,心头又是一阵怒气,接二连三地朝着他拳打脚踢,直到气喘吁吁,再无力气才作罢,恨恨道,“你应该庆幸你什么都没看到,而且刚才转过脸去,否则,我一定亲手杀了你!”

    犹有余怒地又踢了他一脚,裴元歌这才愤愤然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揭开他的面具?银面人有些惊讶,又有些释然,但随即又觉得又好气又好笑。裴元歌的花拳绣腿,自然对他没什么伤害,但是,栽在同一个人手里两次,尤其是栽在一个女人手里!他觉得,他真的有必要好好反省反省了!还有……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迷一药的药效渐渐散去,银面人恢复了行动能力,掀开来脸上的绣帕。

    光洁的丝帕上,绣着一朵半开的蔷薇花,绣工精致,栩栩如生,犹自带着伊人身上的淡淡幽香。银面人将丝帕握在手中,慢慢地握紧,眼眸中闪过一道精芒。

    裴元歌,我记住你了!

    出了温泉房,裴元歌片刻也不停地回到厢房,见紫苑和楚葵都在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在迷倒银面人的时候,她的确生过揭开面具,看看他是何方神圣的想法,但很快就压抑住了。如果她之前的猜测没错,这银面人不是普通的盗贼,而是家世显赫,身份尊贵的人,这样隐藏身份行事,多半事情不能见人,如果被她发现身份,会不会索性杀她灭口?而那时候,她又该怎么办?先下手为强杀了他?若他真的身份高贵,这一死肯定会引发骚动,到时候很难说她能够逃过?

    就算他只是一时兴起逗她玩,如果发现这人身份很高,那她是不是还得上前拜见,并且说他逗得好,逗得妙,逗得呱呱叫,欢迎他再来逗她玩?想想都觉得憋屈!

    所以,想来想去,最好的办法,还是假装把他当做普通盗贼,揍他一顿出气比较划算。

    以他以前的言行来看,从未做过危及她性命或者清誉的事情,就算有所图谋,暂时来说,应该不会很危险。所以,她也没必要将矛盾激化,弄得不可收拾。只是……。裴元歌有些恼怒,裴府的护卫都是吃干饭的吗?居然被那银面人大咧咧地闯到温泉房来,差点毁了她的清白!

    上次他虽然闯到裴府,但很快就被察觉,而且之后这些日子都没动静。

    显然,裴府的守护还是很森严的,银面人不敢轻易去闯,所以她来到庄子上,便给了他机会。这样看来,还是呆在裴府安全点!裴元歌默默地盘算着,始终抹不去心头的疑窦。

    这个银面人,三番两次地针对她,到底所为何来?

    章芸原本以为,裴元歌好不容易把她折腾出来,肯定会出幺蛾子,最少呆上十天半月才会回裴府,没想到才第二天清晨,裴元歌便动身回裴府,百思不解之余,忍不住拿怀疑的目光看着身旁的绿衣少女,这个小贱人不会又耍什么花招吧?难道小贱人准备回去告她的状,说是因为她才早早回来的?

    “姨娘看我做什么?”裴元歌扬眉,“若是姨娘舍不得庄子,不如我禀告父亲,让姨娘在庄子上好好休养休养?”若不是怕银面人又生事,这会儿就算章芸想走,都不可能走得了!

    不过……。算了!

    这一趟也没白来,让章芸笃定了她是假装的,又给了章芸发难的证据。现在就看章芸能有什么手段,让这件事爆发出来。届时……。这裴府后院,就真的要变天了!

    而为了激章芸早日爆发,一路上,裴元歌没少刺激章芸。

    等到裴府跟前,章芸下车时,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气,偏又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发作。怒气冲冲地回到四德院,想到这些日子受到的羞辱,再想到裴元歌的身份,就更觉得怒气冲天!明明恨之入骨的人,把柄就在自己手里,却无法发作,还要看她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,这种情形,怎一个郁闷了得?

    “容儿呢?”章芸忽然想起许久不见的女儿,问道。

    王嬷嬷忙禀告道:“三小姐在采薇园呢!”

    章芸不由得有些奇怪,容儿性子最活泼,怎么从跟着舒雪玉出去一趟后,就整日把自己关在房内不出来?难道说被老爷骂了那一顿,冷落她,心里难受得连面都不露了?到底是她娇宠的女儿,章芸放心不下,暂时按捺下对裴元歌的怨恨,带人来到了采薇园。

    豪奢华丽的房间内,裴元容正低头刺绣,神色专注,听说章芸来了,神采飞扬地喊道:“娘!”

    见容儿似乎没受影响,章芸这才稍稍放心,走过去,慈爱地道:“怎么这些日子总闷在屋里,也不出去,也不来瞧瞧娘?”瞥眼看到她面前的绣绷,已经绣了小半,隐约是些林木的景象,不由更加奇怪,“你这孩子,平时不是最不喜欢刺绣吗?怎么突然转了性子,绣起绣图来了?”

    裴元容容光焕发:“这可不是一般的绣图,这是五殿下托我绣的!”

    “五殿下?”章芸果然吃了一惊,却是既惊且喜,“容儿,你怎么会遇到五殿下?五殿下又怎么会托你绣这副绣图?”这可真是意外之喜,柳贵妃的赏花宴上,她本想让女儿大展锋芒,谁知道容儿自作聪明,偷换了裴元歌的诗,弄巧成拙,反而污了名声。原本以为再没指望了,谁知道容儿居然攀上了五殿下!

    “就是那天,我跟着舒雪玉出门巡视铺子,结果正好遇到五殿下来买丝线,五殿下见了我,就让我帮他绣这副雪猎图了!”裴元容简略地道,没有说五殿下原本是想让裴元歌绣的,反正,最后五殿下还是把绣图交给她了,只要她绣好这副雪猎图,必定能够得到五殿下的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因为她说得太简略,就让章芸误会了。

    容儿的刺绣手艺一般,就算显露了手艺,也不可能让五殿下托付她绣图,那唯一的解释就是,五殿下看上了容儿,绣图只是个借口。想到这里,章芸不由得心花怒放,五殿下是皇后所出,皇后是太后的亲侄女,后族实力雄厚,太子之位十拿九稳,容儿就算做个侧妃,将来也可能是妃,甚至贵妃,荣华富贵不可限量!

    “娘,你看我绣得如何?”裴元容自我感觉良好,拿着绣绷问章芸。

    傻孩子,绣图只是借口,五殿下只是想亲近你而已!章芸含笑瞧了她一眼,点点她的额头,道:“当然是好了,最重要的是你的这片心意!你好好绣,需要什么绣布,什么绣线都告诉娘,不管多金贵的,娘都一定替你弄来!”总算容儿熬出头了,没白费她的一番苦心!

    裴元容更加相信自己手艺出众,否则不会连娘都这样说。

    这样好的手艺,不能被粗俗的绣线和刺绣工具埋没了!裴元容点点头,立刻列出一大串的绣线和刺绣工具来,其中许多她根本用都没用过,只是听说很珍贵,很难得,便一股脑地列了上去。

    女儿与五殿下攀上关系,这绣图至关重要,章芸自然不会吝啬。但其中有些东西却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的,想到娘家哥哥章显是御史台的御史,也许会有门路,又给章府写了封信。没想到就这样巧,章显恰巧认识一个皇商,专供宫廷丝线,正好能够采买得来,托章显的夫人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麻烦嫂子走这一趟,喝杯茶润润嗓子!”章芸拿到东西,笑逐颜开。

    当初章府也算官宦人家,章芸身为嫡女,却不嫁做正室,挤破头到裴府做个姨娘。除了她的父亲和嫡亲哥哥,别人都十分不解。但随着这些年裴诸城的步步高升,章芸在裴府权势渐重,章府也得了许多便利,不说别的,章显这个御史,也是卖了裴诸城的面子。因此,虽然章夫人薛氏对有个做姨娘的小泵感到羞耻,却也不敢在章芸面前拿大,忙道:“姑奶奶说得什么话?原本是几句话的事情,以后姑奶奶再有需要,只管提就是,方便得很!”

    拿东西的时候笑逐颜开,平时遇上事就甩冷脸子瞧,如果不是要借助裴府,薛氏真想一帕子甩到她脸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,好在女儿文苑争气,才貌双全,如果能选上今年的待选,从今往后就不必再看这小泵的脸色了!

    拿到东西,容儿的事情暂时放下心事,想到进来越发嚣张的裴元歌,章芸又忍不住觉得恼怒憋屈,只压得心口疼。见她面露痛楚,薛氏忙问道:“姑奶奶怎么了?可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什么?还不是裴元歌那个小贱人!”章芸恼怒地道。

    自家嫂子也不是外人,尤其对方是裴元歌,因此章芸也不隐瞒,将事情的原委如实说了一遍,再次提到拿捏着对方把柄却无法发难的郁闷,章芸仍觉得有些提不上来气。虽然偶尔也会想起那晚在温泉房,裴元歌骇人的眼神,但这些日子下来,章芸越想越觉得不可能,还是个孩子,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眼神?

    恐怕是自己真被温泉房的温度弄得头晕了,一时间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薛氏一听,忍不住大惊失色,怒道:“竟有这样嚣张放肆的人?居然敢冒充尚书府的嫡小姐?这还了得!不如我回去转告老爷,让他参上一本,这样裴尚书也不能袒护那小蹄子!”

    这个嫂子,真是没脑子!章芸白了她一眼道:“嫂子别说昏话,这是裴府的家事,怎么能闹上朝堂?若是闹了上去,为了裴府的颜面,就算那裴元歌是假的,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,当她是真的了!”再说,这种事情太影响裴诸城的名声,绝不可取!

    “姑奶奶若不想闹大,也有私下解决的法子。我看姑奶奶就是人太实诚了!”薛氏逢迎着,附耳叽叽咕咕地说了一通话。

    本来章芸还有些不耐,然后听到半路,忽然灵机一动,想到了个更好的法子。

    若照这法子来,老爷就不得不让人验明裴元歌的身份,而且恶人又不用她做,甚至,她可以做个“维护”裴元歌名誉的好人。既能拆穿这小贱人,又不用她做恶人,让老爷怀疑她居心不良,一举两得!想着,章芸轻轻地拿绢帕缠着手指,脸上慢慢露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裴元歌,我让你再嚣张!

    这次看我怎么揭下你的画皮,露出本相来!

    算计已定,各种人手都已经准备好了,章芸为了置身事外,不让人疑心这件事是她挑起的,又故意称病,将理事之权交给了裴元歌舒雪玉。这段时间,这种交接已经有两次,裴府的人都习为为常,最多再悄悄议论两句“章姨娘快失宠了”的话题。舒雪玉本就对章芸深具戒心,害怕她利用理事之权耍手段,能够交到元歌和她手里,更加放心,也没多想。

    只有裴元歌敏锐地察觉到异样。

    章芸现在的处境危如累卵,既要保住理事之权,又要尽快想办法承宠,这个时候,就算真的有病,也应该瞒着不报,免得这两件事都受影响。她却反其道而行之,那就只有一个解释……。裴元歌眸波流转,露出了浅浅的笑意,终于要引发真假裴元歌的事端了吗?

    好,那就让章芸看看,她怎样一步步把自己引到地狱里去的吧!

    从那日裴元歌挑选丫鬟起,裴诸城就察觉到,这个女儿年幼归年幼,偶尔冒出的想法和点子,却连他也要感到惊讶,再加上那次采薇园失窃,更让他对裴元歌另眼相看,倒是来了兴致。但凡无事,便来看裴元歌理事,顺便也算表明态度,为裴元歌撑腰,有他在,裴府下人更加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对于裴诸城的这种偏爱,章芸曾经觉得愤怒,但现在,却是个绝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于是,在章芸称病的第三日,算好时间,章芸带着一脸病容来到静雅堂,看到裴诸城、舒雪玉和裴元歌都在,还有一众大小避事,以及管事娘子,林林总总站了满院子。这件事,人越多,对她越有利!章芸面上带笑,提裙进了大堂,笑着对堂上三人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舒雪玉不喜做戏,也不想起争执,懒得理她。

    裴元歌却堆起盈盈笑意,娇憨贴心,玉雪可爱:“姨娘病着,怎么又出来了?小心吹了风,快进来坐!”表情语气词句满是体贴关爱,没有丝毫破绽。心中却在暗笑,病了两日,突然出来,看来是准备在今日发难了。也好,她倒要看看,章芸准备用什么手段把自己摘掉。

    裴诸城也道:“正是,你正病着,别乱走!”

    含笑望了眼裴诸城,章芸这才道:“婢妾原本也不该出来,免得过了病气。只是刚才收到大小姐的来信,说她和文苑那孩子在庆福寺的祈福已经结束,正准备回来,想必过几日就能回府了。婢妾想,老爷素日里极疼爱大小姐,必定记挂,所以特来报信,免得老爷徒增担心。”

    提到孩子,舒雪玉神色一黯,随即又是一阵心痛愤怒。

    她原本也曾经有过一个孩子的,可是……。看向章芸的眼眸顿时充满了仇恨,随即收敛,将身旁的元歌微微揽紧了些。也许,这辈子她不会再有孩子了,所以当初明锦把元歌交托给她。这次,绝对不能再让章芸害死元歌,绝对不能!

    裴诸城一向疼爱这个才华横溢的大女儿,听说她要回来,极为高兴:“这个丫头,一去几个月,除了我过寿时捎回来的寿礼,连个平安也不报。等她回来,我非要好好教训教训她不可!”说是教训,言辞和神情中却尽是欢欣之意。

    正满堂欢庆的时候,门房上却忽然有人来报,称有人要找四小姐。

    “找我?”裴元歌有些莫名其妙,瞥眼看到章芸眼眸中光芒闪烁,心中顿时有了底,静静地问道,“来人可说是谁?为什么找我?可有拜上名帖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门房犹豫道,“其实,他们也没说找四小姐,只说找……”

    听门房答得糊涂,裴诸城眉头紧蹙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刚刚明明说是找四小姐,怎么又说没说找四小姐?”

    门房为难了半天,道:“奴才也说不清楚,不如把人领来,老爷当面问?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舒雪玉叫住门房,淡淡道,“来人是什么样的人,这你总该知道吧!”门房素来是章芸的心腹,不然那晚不会连她都敢拦阻。故意禀告得这样含糊不清,又与元歌有关,谁知道在捣什么鬼?还是小心为妙!

    “是一对老夫妇。”门房不得不答道。

    舒雪玉闻言,厉声喝道:“胡闹!四小姐是裴府的嫡出小姐,清誉何等要紧?求见的人中既然有男子,虽然是老人,但也要防着外人口舌,怎么就干冒冒失失地要把人领进来?做了这么久的门房,连这点子眼力劲儿和机灵都没有吗?若是不认识的人,也不报名帖,怎么就能随随便便让他们进裴府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门房没想到第一关就在舒雪玉处卡了壳,求救地望着章芸。

    章芸不动声色地比划了几个手势,门房恍然大悟,忙道:“夫人不知道,那对老夫妇在门边又哭又闹,引得来往行人关注,指指点点。若是不让他们进来,把事情弄清楚,恐怕对裴府的声誉更加不利。因此,奴才想着不如把人叫进来问清楚。”

    听她说得有理,舒雪玉沉吟了会儿,道:“元歌,你随我到屏风后去!”

    有舒雪玉替她出头,裴元歌乐得省事,点点头,到屏风后面坐定。舒雪玉转过头,似笑非笑地道:“章姨娘你呢?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,章芸那肯缺席?但舒雪玉和裴元歌都隐身屏风后面,以示矜贵,她又哪里肯自贬身价?当即笑道:“多谢夫人体贴,婢妾扶夫人到屏风后面去!”想到裴元歌很快就要被揭露,舒雪玉也要跟着遭殃,心中极是高兴,也不在乎做低伏小地伺候舒雪玉一回。

    见她神情异样,舒雪玉更加戒备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两人便被带到,都穿得破破烂烂的,约莫三四十岁,乍一看似乎都是老实本分的人,但若细看,就会察觉两人的眼珠不安分地滴溜溜转着,带着一股狡诈无赖的味道。进了静雅堂,畏畏缩缩地跪倒在地,猛地就大哭起来,悲声道:“大人,求求你发发慈悲,把草民的女儿还给草民吧!草民就只有这一个女儿,先前是猪油蒙了心,才把她送过来。可那毕竟是草民的女儿啊,虽然穷,却也是金娇玉贵地养着,一点重活都不舍得让她做的啊!”

    裴诸城皱眉道:“你们在说什么?什么女儿,把话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草民是甘州人士,姓李,叫李大勇,这是草民的媳妇赵氏。早民命中无子,只有一个女儿名唤娇莲,当做心肝宝贝儿一样疼着。谁知道,就在几个月前,有几个穿着很好的人经过草民家,见到草民女儿,忽然眼前一亮,说像,真是太像了!草民不知道怎么回事,然后那人就走过来,跟草民说,愿不愿意把女儿送到富贵人家享福。”

    李大勇说到这里,赵氏突然推搡他一把,哭道:“都是你不好,把我们好好的女儿送到别人家!”

    裴诸城听得直皱眉头,打断他们道:“你们既然是甘州人,怎么找女儿找到京城来了?再说,我们府上最近并没有新纳的姬妾,恐怕你们是找错地方了!”

    “大人这话太过了,草民就是再穷,也没有卖女儿去做妾的道理!”李大勇突然激烈地嘶吼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不打紧,屏风后的舒雪玉和裴元歌同时用异样的目光看向章芸,李大勇这样的人,都知道宁为穷人妻,不做富人妾的道理。章府可是官宦人家,章芸又是嫡女,怎么巴巴地到裴府来做妾?尤其,这人还很可能就是章芸找来的,这一巴掌扇得真够响亮的!

    章芸表面平静,手中的绢帕却又成了麻花辫。

    这个泼皮无赖,明明是让他来对付裴元歌的,提什么卖女做妾?

    裴诸城越听越糊涂,只觉得这人说话颠三倒四,夹缠不清,耐着性子问道: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那人说,说他们家小姐嫁过去十多年了,膝下也没个孩子,要接了草民的女儿过去养着。草民就想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?问了许久,那人才说实话,说是那家的大人娶了位平妻,生了女儿后不久就过世了。大人对那位平妻的女儿爱之入骨,却不巧那孩子病死了。偏巧草民的女儿跟那平妻长得很像,他们家小姐就想让草民的女儿假冒那位平妻的女儿。那人给草民保证了许多,又许给草民一百两银子,草民一时昏了头,想着如果女儿能到富贵人家做小姐,也有个好的前程,加上那人又是甘州大族的下人,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赵氏突然抓住他,哭着喊道:“你个杀千刀的,你凭什么把我的女儿卖出去?别说富贵人家,就算到皇宫做公主,我也不稀罕,我要我的女儿,你把女儿还给我!”

    裴诸城本来只是随意听着,听到平妻二字,心中一突,再听到后面的话,脸色顿时全变了。

    屏风后,舒雪玉也随着李大勇的话,慢慢睁大了眼睛,甘州,那不是她的娘家所在吗?听这李大勇说的话,怎么那位大族小姐像是再说她?而他们的女儿……。转过头去,望着同样愕然的裴元歌,难道他们说的女儿,是指元歌?眼眸微微眯起来,这个章芸,果然又要生事,意图对元歌不利!

    而裴元歌听着这番话,已经明白了章芸的全部算盘。

    找这么一对夫妻过来假装她的亲生父母,闹着要女儿,只要事情闹得大了,大到不可收拾,再加上有心人的挑拨,说不定到最后父亲还真要验身,以证明她的清白!丙然是好算计,自己不用开口,让那对夫妇替她叫屈,说不定待会儿还会表现变现她的慈爱,以及对自己这个四小姐的爱护。

    外面,裴诸城的声音已经凝重了,带着些许怒气:“哦?那你说的那个大族小姐,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姓舒,是甘州出了名的望族舒氏一族的嫡小姐。听说祖辈上还出过阁老,和好几位太傅,她父亲现在是原州右布政使。就是因为是这样的大族,草民想着不会骗人,这才答应了。”李大勇说着,泣不成声地磕头道,“可是,没多久草民就后悔了,草民就这么一个女儿,实在是舍不得!草民的媳妇,大人也看到了!草民打听到舒家小姐嫁到了京城,就变卖家产,一路找来京城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从胸口取出十大锭银子来,摆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当初舒家给的银子,草民都带来了,这一路上有多苦都没敢花一个子儿,只求大人发发慈悲,把草民的女儿还给草民吧!”李大勇说着,不住的磕头。看他们一身风尘仆仆的破烂模样,似乎吃了不少苦头,却还留着那十大锭银子,那模样,实在令人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赵氏也跟着哭诉道:“大人,民妇听说,大人还有三个女儿,可民妇只有这一个孩子啊!”

    裴元歌在屏风后面微微点头,演技不错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对痛哭不已的夫妻,若他不是裴诸城,说不定也要为他们打抱不平。但他是裴诸城,照这对夫妻的话说,是舒雪玉派人带走他们的女儿,偷梁换柱,而他们的女儿,显然指的就是他宠信不已的小女儿歌儿!事情牵涉到他的妻子和女儿,这叫他如何能认?强忍着怒气,淡淡问道:“你们女儿今年多大?长什么模样?有没有胎记什么的?”

    赵氏忙道:“小女娇莲,今年十四岁,她是六月初三的生辰,因为出生时荷花盛开,所以叫做娇莲。若说胎记,小女右边耳朵后面有颗红色的痣,是打小就有的。小女是民妇的亲生女儿,与民妇有几分相似,但更年轻漂亮,花朵儿一般的人!”说着,抬起头来,水杏眼,细柳眉,姿色不凡,竟真的与裴元歌有着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摸了摸耳后的红痣,再看看眼前的赵氏,裴元歌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。

    倒真是够煞费苦心!

    她这个动作,自然引来了舒雪玉的关注。她被禁十年,对裴元歌的情况不太了解,这时看到裴元歌耳后真的有颗红痣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但很快就想到,如果这对夫妻是章芸派来的,那很可能是章芸透出去的。正思忖间,耳边已经传来了章芸的失声惊呼:“四小姐,你的耳朵后面真的有红痣!那对夫妻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这一声不大不小,却足以让厅内厅外的人都听到。

    管事和管事娘子之间顿时响起了一片议论声,想到之前缩在静姝斋,沉郁平凡的四小姐,再想想现在光彩照人,机谋多断的四小姐,心中都不由暗暗起了猜疑之心。尤其是章芸的心腹,这时候更是肆无忌惮地议论起来,“四小姐是假的”的声音,不住地蔓延着。

    裴诸城心中一沉,察觉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。

    如果他早知道这件事跟舒雪玉和歌儿有关,绝对会私下询问,而不是当着众管事的面处置。可恨门房说得不清不楚,谁也没想到,这对夫妻会突然调转矛头,说歌儿是他们的女儿。他们说得头头是道,被众人听在耳里,想在心中,如果不当众拿出过硬的证据,证明歌儿的确是他的女儿,恐怕往后,歌儿都会活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。

    李大勇夫妇当然也听到了章芸的话,知道裴元歌就在屏风后面。

    赵氏当即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,要朝屏风后面扑去,好在被厅内的丫鬟们及时拦住。赵氏挣扎着,哭喊着道:“莲儿莲儿,我是你娘啊!就算咱们李家再差,可那是你的家,你的根呀,你跟娘回去好不好?娘做你最喜欢吃的红豆粥给你,没了你,娘日日夜夜地睡不着觉,眼睛都快要哭瞎了,你不能丢下娘不管啊!”

    听着屏风外的议论声,一切正按照她的计划进行,章芸心中满是得意,突然走了出去,做出一副惭愧的模样,低声道:“老爷,婢妾刚才不该失声说话。不过,这对夫妻说得头头是道,如果不差个清楚,恐怕对四小姐的名声有损。婢妾记得,明锦姐姐曾经在四小姐的背上留下一朵红色的花形印记。”说着,又转身问道,“你们的女儿,背上可有什么胎记吗?”

    回答的人是赵氏:“没有,小女没有胎记,除了那颗红痣,也没什么特殊的印记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老爷,不如让嬷嬷为四小姐验身,如果她的背上有红色印记,那就证明她是四小姐,而不是这对夫妻的女儿,这样一来,也能还四小姐一个清白公道!”章芸神情恳切,目光柔和,一副为裴元歌着想的模样。

    裴诸城皱眉,想也不想就斥责道:“胡闹!在这种情况下,让嬷嬷给歌儿验身,那不是明摆着怀疑歌儿吗?白白授人以柄!何况,女儿家的清白何等重要,怎么能轻易让嬷嬷验身,传扬出去,别人还以为歌儿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!拌儿是我的女儿,血脉相连的女儿,我不会认错的,她就是歌儿,不是什么李娇莲!难道我连自己的女儿都能认错吗?”

    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,居然还是被斥责,章芸顿觉恼怒。

    “可是,老爷……。”强忍着委屈,章芸故作怯生生地瞧了周遭众人一眼,神色忧虑,“婢妾当然关心四小姐的清白,可是,老爷看看这些管事和管事娘子的神色,恐怕个个心里都有疑惑。若没有十足的证据,婢妾怕府内的谣言不会停息,到时候,四小姐在这府内,可就没有立足之地了!”

    这正是裴诸城所担忧的事情,但无论如何,他坚持不肯验身。

    赵氏突然嘶喊起来,一副愤怒悲伤的模样:“大人为什么不肯验身?如果那真是你的女儿,一验身就能证明,大人为什么坚持不肯?分明就知道,那是我们家莲儿,你们故意要霸占我的女儿,到底有什么居心?我虽然是个平头百姓,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就算去告御状,也要把我的女儿要回来!我的心肝儿,我的莲儿啊,你在后面听着娘的话,怎么连个声都不出啊?从小娘就把你疼到骨头里,现在,你眼睁睁地看着亲爹亲娘在外面,怎么就能忍心不认我们呢?”不动声色间,将嫌贫爱富,抛弃亲生父母的罪名加到了裴元歌头上。

    这赵氏倒是机灵!章芸心中暗赞。

    情真意切的哭喊声,引来了不少同情,尤其是管事娘子们,议论声纷起。

    章芸叹了口气,再度劝道:“老爷,眼看着事情都到这个地步,咱们明明有法子,却不肯验,难免让人觉得我们是心虚。为了四小姐着想,还是宣名可靠的嬷嬷过来吧!”只要一验身,发现裴元歌没有红色印记,或者印记是假的,那么她和舒雪玉跳进黄河也洗不清!

    裴诸城突然发怒,猛地喝道:“章芸,你三番两次地要让歌儿验身,到底有什么居心?”连他一介男子,都知道找嬷嬷验身,对女子来说是件多羞辱的事情,难道章芸身为女子反而不知?

    章芸吓了一跳,忙跪地道:“老爷,婢妾只是为四小姐着想,绝无他意!”

    李大勇夫妇哭喊纠缠,管事们议论纷纷,章芸又一再提议验身,所有的事情都弄得裴诸城一个头两个大,心中暗暗地把门房恨上了。今天这事,若非门房不晓事,没把话说清楚,何至于闹到现在不可收拾的地步?待到这次事了,门房上的人统统都要换掉!

    眼看着事情陷入了僵局,裴元歌就知道,自己出场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对着舒雪玉微微一笑,抚慰地拍了拍她的手,裴元歌从袖中取出一方绣帕,别在鬓边,遮挡住容颜,管事们都是家里的奴才,倒也罢了,现在外面却还有个李大勇,她可不想被这种泼皮无赖窥得容颜。在她走出屏风的瞬间,静雅堂内外一片安静,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裴元歌的身上。

    裴元歌镇静自若地走到裴诸城跟前,福身道:“父亲!”

    她身着湖水蓝撒浅白色鸢尾花的右衽长袄,没有绣花也没有锁边,下着同色罗裙,挽着倭堕髻,鬓边插着一支白玉簪,手上戴着一只玉镯,除此之外再无任何装饰。然而,如此简单清爽的衣饰穿戴在她的身上,静静地往那里一站,不必多说什么,自有一种卓然的超逸气度,尽显大家风范。

    精致的绣帕遮掩着容貌,但那双黑色的眼眸环视四周后,所有人都为之肃然寂静。

    这样的气度,这样的威势,这样的灵秀雅致,分明是富贵人家的好女儿,怎么可能是小门小户的女儿?一时间,厅内厅外众人都觉得,他们怀疑四小姐真是赵氏的女儿,那实在是对四小姐的亵渎!

    看到疼爱的女儿依然沉静有度,裴诸城终于觉得心里安慰了些,含笑道:“歌儿!”

    照规矩见过父亲,裴元歌这才走到赵氏的跟前,浅浅地一福身,声音柔婉:“这位夫人,我三岁那年,母亲过世了,这些年来,我很清楚失去母亲的痛楚,我想,母亲失去女儿,应该也是同样的难过吧!所以,我很了解你现在的心情,但是,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女儿李娇莲,你们认错人了!”

    被裴元歌高贵沉静的气质所震慑,赵氏愣了愣,才哭喊着道:“莲儿啊,你可是娘的心肝宝贝,娘没了你活不下去的,你不能不认娘啊!”说着,涕泪横流,模样十分凄惨。

    李大勇则半是悔恨半是恼怒地道:“莲儿,爹知道对不起你,不该答应把你交给舒家的人,现在爹后悔了,你跟爹回家吧!咱们家再穷,那也是生你养你的地方,我们也是你的亲爹娘啊!你不能贪图富贵,连根都忘了,不认自己的爹娘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