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57章 你不是裴元歌!你是谁?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57章 你不是裴元歌!你是谁?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水煮牛肉,半月沉江,凤穿牡丹……。桌上的菜肴都是她喜欢的菜色,但好几道菜肴里又多了些她最讨厌吃的东西。因为有讨厌吃的东西,所以看见喜欢的菜色也会失去胃口,看得到吃不到,以章芸此刻的心情,应该不会玩弄这种低级的把戏。

    那么,章芸是想看看,猝不及防的情况,她会不会将这些裴元歌最讨厌的东西吃下去吗?

    是开始试探,她是不是真正的裴元歌了吗?

    裴元歌心中翻腾起来,她设计了这么久,压制了这么久,终于彻底地激怒了章芸,终于让她按捺不住,决定动用真假裴元歌这道杀手锏了吗?很好!在毫不遮掩地表现出对她的敌意后,父亲想必能看清楚章芸的为人。章芸在裴府立足的根由,是父亲,如果失去了父亲的信任,离她彻底垮台也就不远了!

    原本还以为要再耗许久时间,没想到,章芸已经忍不住了!

    看起来,夫人给章芸的刺激,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强烈得多啊……。裴元歌思索着,暗暗地捏了一把紫苑的手,坐下。章芸挽起衣袖,亲自伺候裴元歌用膳,笑意宛然,殷勤备至:“四小姐,尝尝这道菜,这是你最喜欢的半月沉江……翰林鸡……”然而,每一筷中都都有着裴元歌不喜欢的食物。

    裴元歌面色如常,毫无防备地就往嘴里送去。

    紫苑突然道:“小姐!”似乎察觉到自己的情急,忙缓了缓神色,微带责怪地道,“姨娘真是糊涂了,小姐最不喜欢吃葱,每次吃了胃都会难受半天,姨娘该将葱剔了才是,怎么还夹给小姐呢?”说着,有些焦虑地拉扯着裴元歌的衣袖。

    裴元歌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,忙道:“是啊,我不喜欢吃葱,难道刚才觉得有些难受,原来是闻到了葱的味道。”说着,手微微抚着胃部,似乎真的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小动作,无不落入章芸的眼眸,引得她眸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瞧婢妾这记性,把三小姐和四小姐的喜好都记错了,该打该打!四小姐再尝尝这炙牛小条,这真是您以前喜欢吃的!”

    这次裴元歌先悄悄看了眼紫苑,见她点头,这才低头用膳。

    哼,连吃食的喜好都要紫苑提醒才记得起来,这裴元歌要是真的就鬼了!最后一次试探后,章芸终于消除了所有的疑虑,这个人绝对不是裴元歌。但现在的问题是,要怎么才能证明这一点?这小贱人巧舌如簧,即使她把这件事说出来,小贱人也能够在老爷面前辩解。一定要有无法否认的铁证才可以!

    目光慢慢凝聚在裴元歌纤弱的背上。

    明锦精通医术,在真正的裴元歌诞生后,曾经在她的背上留下一朵红色的花形印记,据说这朵印记与明锦的身世有关。这朵花形印记是用特殊的方法留下的,乍一看好像是用朱砂画上去的,颜色鲜亮,栩栩如生,但却是洗褪不掉的,无人能冒充,如果这个裴元歌是假的,那么,她的背上应该没有这样的印记,就算有,也是用朱砂画上去的,那么遇水便会掉色。

    章芸曾经让静姝斋的人去探视这朵印记,却还没有得到结果,却被裴元歌抢先一步,将静姝斋彻底清洗。

    但现在,却有一个绝好的时机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小贱人不是来锦绣良苑泡温泉的吗?到时候只要找机会到她的温泉池子,想必就能看清楚,她到底有没有那朵印记!只要她没有,那就能够在老爷面前指证,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裴元歌!

    计议已定,章芸面上带笑,温声道:“四小姐,您不是要来泡温泉吗?婢妾已经吩咐下去,让人备好沐浴的东西。待会儿如果四小姐不嫌弃,不如让婢妾来伺候您沐浴吧?”

    裴元歌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惊疑不定:“姨娘今天真是乖巧,倒让我有些受宠若惊,不知道姨娘到底打的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“婢妾只是想好生服侍四小姐而已,只有四小姐满意了,婢妾才能早日回府,不是吗?”章芸假作勉强恭敬的模样,抛出了一个理由,免得她行为太过反常,让裴元歌起了猜疑之心,不让她伺候,那就有些麻烦了!

    裴元歌果然放心了,神色中又带了惯常的挑衅和颐指气使:“那就有劳姨娘了!”

    章芸慢慢勾起一抹狠毒得意的笑:该死的小贱人,现在就让你再拿大会儿,等我拿到真凭实据,一定要把你折腾得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

    低下头的裴元歌,嘴角也弯起淡淡的笑意,鱼儿上钩了!

    锦绣良苑中正好圈着一处温泉,建造的时候因势利导,将此处修建得宛如山林花房一般,绿萝缠绕,鲜花绚烂,中央的温泉池里,氤氲的热气袅袅腾空,混杂着叶子的清新,花朵的芬芳,以及庄子上的清新空气,融合成一种独特的味道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章芸主动请缨要伺候她,裴元歌哪会客气,将她指使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忙活了半天,裴元歌终于要泡温泉了,章芸屏住呼吸,眼睛睁得大大的,发誓一定要看清楚她的背部到底有没有红色印记。然而,裴元歌却声称害羞,绕到屏风后面轻解罗衫。章芸在前面候着,不住地咒骂,害羞什么?待会儿不还是要光着出来?

    然而,当裴元歌出来时,章芸一看,却气得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虽然将外衫和里衣都脱掉了,但是……但是……。这小贱人却用浴巾将自己裹了起来,上到肩膀,下露小腿。最可恨的是,那浴巾堪堪好遮住了印记所在的位置,一丝一毫都看不到!这小贱人该不会是故意的吧?章芸咬牙切齿,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,没事,还有机会,到了温泉里,她总要解开浴巾吧?不然怎么泡?

    到了温泉池里,裴元歌果然解开了浴巾,但是……但是她却将身体都浸泡在水里,只露出了头!

    贱人!贱人!贱人!

    在旁边忍受着裴元歌的颐指气使,挑衅嘲弄,还陪了半天笑脸的章芸差点暴走。怒极反而生智,忽然假作失足,朝着裴元歌所在的方向跌落下去。骤然不防备的情况下,裴元歌吃了一惊,下意识地起身闪让,露后背,章芸趁机望去,皓如白玉的背部光洁无瑕,完全没有印记,却还残留着一丝朱砂的红。

    果然没有,或者说,果然是用朱砂画上去的!

    章芸心中狂喜,也顾不得落水的狼狈,紧紧地抓住裴元歌纤细的手腕,眼眸锋锐如刀,厉声喝问道:“你根本就不是裴元歌!你到底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