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56章 终于忍不住了!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56章 终于忍不住了!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从舒雪玉出院开始到现在,章芸一次都未承宠,裴府私底下流言纷飞,现在正是她扭转局面的关键,这时候陪裴元歌到庄子上,哪里还有翻身的余地?何况,以裴元歌的阴毒,难保不会在庄子上出幺蛾子,故意耽误时间,拖延着不让她回来。这样耽误个把月,回来后,恐怕裴府早就翻天了!

    章芸心急如焚,勉强笑道:“四小姐,府里的事情还需要婢妾打点——”

    希望以掌管府务的理由,让裴诸城否决裴元歌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府里的事情交给母亲,前段时间母亲指点我,都做得很好呢!姨娘打理府务这么多年,辛苦了这么多年,也该找时间到庄子上散散心,这下正好啊!”裴元歌说着,又跑到舒雪玉身边,摇着她的手臂撒娇道,“母亲,女儿知道打理府务很辛苦,你就疼疼女儿,体贴体贴姨娘,辛苦些时日,让姨娘陪我去庄子上住两天吧!”

    舒雪玉虽然觉得不应该,但还是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明明就是剥夺章芸承宠的机会,却还说的像是在体贴章芸,这个元歌!忍笑斥道:“元歌不要胡闹,掌府之权何等重要,怎能因为你要到庄子上泡温泉,就让章姨娘舍下不管?虽然说温泉对你身体有利,可也只是辅助之效,先用药膳调养着吧!等过些时间,你父亲有空了,再带着你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表面的是在为章芸开脱,实际上却是说,章芸贪恋掌府之权,不顾惜元歌的身体,不愿意陪她去。

    进一步,也就是说,之前章芸对裴元歌的好,只是面上情儿,并非真心!

    章芸听得暗自咬牙,这一大一小唱双簧,非要把自己发落到庄子上去。再想到这段时间,裴诸城没少宿在蒹葭院。他本就是念旧情的人,再加上裴元歌在旁边撺掇着,保不定又旧情复燃……越想越恨,舒雪玉这个狐媚子,都人老珠黄了,竟然还耍手段!望着裴诸城若有所思的神情,心头一阵绝望。

    果然,裴诸城发话:“既然这样,芸儿你就陪元歌到庄子上住两天,也休养休养,府内的事情,先交给夫人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如果她还推辞,那就真坐实了舒雪玉的话。

    迎上裴元歌含笑的目光,带着挑衅和嘲弄,章芸心中翻起了滔天的怒和恨,终于忍耐不住。这小贱人越来越嚣张了,真的以为自己拿她没办法吗?不过是舒雪玉安插的一枚棋子,她还真以为她是老爷娇宠的千金小姐?只要揭发裴元歌是假的这件事,甚至可以把真正裴元歌的死推到舒雪玉身上,可以一举除掉两个眼中钉!现在最要紧的是,怎样找到证据证明她不是裴元歌?

    静姝斋如同铁桶一般,她插不进去手,但这次去庄子上却是个很好的机会!

    只要她能找到证据,这个小贱人和舒雪玉就彻底完了,裴元歌,你没想到,你也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!想到这里,章芸终于觉得心头的怒火平息了些,是的,只要她伺机接近裴元歌,找到她是假冒的证据,那么从此之后,这裴府依然是她的天下,老爷依然是她的老爷……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沉香殿内,檀香袅袅。

    看着百忙之中还抽空来看她的皇上,再想想昨儿皇后和华妃的酸言酸语,冷嘲热讽,柳贵妃微微一笑,神情越发温婉,她知道,皇上最喜欢的就是她的善解人意,不像皇后和华妃那样咄咄逼人。既不出声讨好逢迎,也不卖弄风情,只是静静地伺候着,让人有种温馨安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瞥了眼温柔的柳贵妃,皇帝又把目光转到眼前的图上,点头道:“这首诗题得不错,是谁作的?”

    柳贵妃上前一看,笑道:“这是裴尚书的小女儿裴元歌做的,而且,还将这首诗去掉一字,变成天衣无缝的词。”说着,找出裴元歌当日的手迹,“皇上瞧瞧,字是好字,诗是好诗,词是好词,人呢…。”娇媚地一笑,半带戏谑半认真地道,“人也是佳人呢!可惜皇上没瞧见!”

    “哦?多好的人,能让尘香你这样称赞?”皇帝随口笑道。

    “人人都说裴府大小姐冰雪聪明,才貌双全,我没瞧见不知道,可据我看,这位四小姐真当得上冰雪佳人四个字,清丽脱俗,才华横溢,又聪慧敏锐。”柳贵妃向来不吝于称赞女子,“皇上可知道京城黑白棋鉴轩的斗棋,五年了,从未有人赢过,可这位裴四小姐就赢了轩主,拿到了七彩琉璃珠,可见其才!”

    七彩琉璃珠!

    皇帝面上不露,心中却是猛地一震,几乎失神。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碗山在京城东郊,环山依水,环境秀美,四周都是良田,在此处置办庄子,光有钱是不够,还得有势。裴府的庄子名叫锦绣良苑,地势略高,视野开阔,又正好圈着一处温泉,是休养散心的好地方。只是裴诸城公务繁忙,章芸掌府,舒雪玉被禁,几乎都没来过。

    难得这次主人要来,庄子上的管事自然是尽心竭力地打点巴结。

    空气中带着些泥土和青草的清香,显得格外清新,裴元歌深吸一口气,只觉得整个人都舒畅起来,再看看旁边被她坑来的章芸,更觉得浑身熨帖,忍不住笑道:“姨娘这一路好生柔顺,看来是想清楚了。的确,姨娘得好好把着我才是,不然,万一我心情不好,再生个病,或者出个什么意外,耽误个十天半月的,岂不是误了姨娘承宠的机会?”

    裴诸城不在,庄子上的人也早退下去,明知道章芸此刻心情晦暗,她就更想撒把盐了。

    “四小姐这话说的?能够服侍小姐,是婢妾的荣幸。”章芸笑意盈盈地道。

    哦?居然这样忍气吞声?裴元歌扬起了眉,以她对章芸的了解,这时候她应该要咬牙切齿地放狠话才对,能够这样隐忍,那只能说明,章芸心里已经有了对付她的算计。虽然有些好奇,但裴元歌并不害怕,章芸陪她来的庄子,她就是章芸的责任,如果她在庄子上有了意外,章芸绝对难辞其咎。所以,就算章芸有什么诡计,也只能等会裴府才能实施。

    不过,到了晚间,看到满桌的菜肴,裴元歌就知道章芸心里在盘算些什么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