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48章 三小姐太不知羞耻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48章 三小姐太不知羞耻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裴元歌驻足,转身温声道:“公子还需要什么丝线,可以跟伙计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需要丝线。”年轻公子莞尔一笑,他本就衣着华贵,气度不凡,更加显得丰神如玉,温文尔雅,“我另有事情想请姑娘帮忙,不知道可否方便?”

    裴元歌拿捏不定他的用意,对于无法掌控的事情,她习惯于不去沾惹,正要婉言谢绝,却听那年轻公子道:“在下宇泓哲,这是我表妹叶问卿,我们都不是坏人,姑娘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宇泓哲?那不是皇后娘娘所出的五殿下吗?”背后突然传出一道女子惊讶的声音,紧接着,裴元容的身影从门口出现,跑到柜台前,朝着宇泓哲拜身下去,一身粉红色绣浅紫缠枝花叶的衣裳,让她显得更加娇艳,娇滴滴地道,“裴元容见过五殿下。”难怪娘让她今天要跟着夫人出来,原来夫人偏心,在这里安排裴元歌与五殿下相会。好在她虽然耽误了会儿功夫,没赶上和夫人一道出门,但还是给她赶上了与五殿下会面。

    裴元容?她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裴元歌心中暗自思索,但眼下更重要的是这位五皇子和叶问卿。她再不关心朝堂皇室,也知道如今皇后一族权势极大,盘根错节,无人招惹。这位五殿下既然报出名号,显然不容许被拒绝。心中暗叹了口气,福身道:“五殿下,叶姑娘,小女先前失礼,还请两位见谅。两位里边请!”掀起绣帘,将二人请入内室。

    听到这年轻公子是五殿下,本来围观的群众都呆愣住了,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,纷纷跪地参拜。然而,等他们抬起头来时,宇泓哲和叶问卿早就进了内室,也只能互相议论着。但无论如何,五殿下到过简宁斋,这事传扬出去,原本只是还算昌荣的简宁斋,恐怕会彻底地打开贵族圈子,近段时间的生意兴隆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李成安和另外一个蓝衣人相对愕然,怎么也没想到,事情最后会如此落幕,反而便宜了简宁斋。

    内室里,舒雪玉早注意着外面的动静,见二人进来,躬身行礼道:“妾身见过五殿下。”又朝着叶问卿点点头,不卑不亢地道,“叶姑娘好!”

    宇泓哲见状,就知道对面这位夫人必定是有诰命的,问道:“夫人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是刑部尚书裴诸城,这位是我的母亲裴夫人,我叫裴元容。”裴元容抢先答道,再次报上自己的名字,好让五殿下加深印象。她故意称舒雪玉为母亲,免得宇泓哲因为她是庶女而轻视她,末了又拉过裴元歌道,“这是我四妹妹裴元歌,原本与镇国候府世子安卓然定亲,可惜后来被退婚了。”故意咬重了“退婚”二字,以五殿下的尊贵,怎么也不会看上一个被退婚的女子的!

    这种不入流的手段,除了显示她的肤浅愚蠢外,没有任何作用。因此,裴元歌也不拆穿。

    宇泓哲倒是知道裴诸城,但对裴府的情况了解不多,只听说裴大小姐裴元容极为出色,声名远扬。至于这位裴四小姐……宇泓哲打量着她,见她依然沉静如水,幽雅淡然,再想到近来传得沸沸扬扬的棋鉴轩斗棋,和柳贵妃赏花宴上将诗做词的急智,心中倒更为赞赏:“安卓然失诺悔婚,是他人品败坏,四小姐冰雪聪慧,日后必有良配,不必因此挂怀。”

    至于那个裴元容,轻浮浅薄,不太像大家闺秀的风范……等等,裴元容?宇泓哲心念一动,忽然想起柳贵妃的赏花宴一事,难道就是当初陷害妹妹的裴元容?

    叶问卿撇嘴道:“叶问筠那丫头眼神向来不好,居然看上安卓然那种货色!”

    叶问筠和安卓然……。裴元歌总算明白,皇宫里叶问筠为什么要针对她了,原来她看上了安卓然。这么说,镇国候府退婚,难道是提前得到父亲将被调职的消息,感觉裴府要失势,所以踹掉裴府,想借叶问筠攀上皇后一族?不过,看这位五皇子和叶问卿的模样,显然很看不起叶问筠,镇国候府的如意算盘恐怕是打错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,前世裴元容说过,镇国候府退婚,是章芸和万关晓捣的鬼,这中间的细节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五殿下方才说有事……”裴元歌转过话题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的,我表妹想要绣一幅雪猎图,方才听裴小姐对绣线的精通,必然是刺绣高手,不知道能够协助我表妹完成此图?我这里感激不尽。”宇泓哲言辞虽然谦和,却是直接从袖中取出卷轴,递了过来,“图样在这里,麻烦四小姐了!”模样显然不容人拒绝。

    说是协助,看他的模样,根本就是想让自己代为刺绣。

    裴元歌不想与皇室有太多牵扯,却又不想得罪皇室中人,正踌躇时,舒雪玉忽然道:“多谢五殿下的厚爱,不过小女因为被退婚一事,名声已然有碍。若再将闺阁刺绣流传出去,恐怕……。还请五殿**谅小女的为难之处。”却是开口代裴元歌回绝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宇泓哲原本想着,叶问卿刺绣虽不算差,但也说不上好,倒不如请裴元歌代为帮忙,一来借此与裴府搭上线,二来也多了机会与裴元歌接触。他身份尊贵,容貌英俊,素来是京城女儿攀附倾心的对象,以为这话一出,裴元歌必定会应允,却没想到裴夫人会以女子清誉为由回绝,言之有据,倒不便相强了。

    见宇泓哲只关注裴元歌,却不多看她一眼,裴元容本就心急如焚,忙见缝插针道:“五殿下,我的刺绣手艺也不逊于四妹妹,不如我来完成这副雪猎图吧!”只要她能绣好这幅图,不但能讨好了叶问卿,也能向宇泓哲展示她的手艺,对她心生好感。一时间竟将自己刺绣拙劣的事实都忽略了。

    屋内众人为之侧目,裴夫人已经说了,闺阁刺绣流传出去,于清誉有碍,这位三小姐却还上赶着要帮忙,是不是太不知羞耻了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