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47章 绣线之争,借刀杀人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47章 绣线之争,借刀杀人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高大的柜台遮掩下,只见来人身着松香色斜襟上襦,领口绣着鹅黄色的腊梅,清新娇嫩,乌鸦鸦的鬓发挽成流苏髻,嵌着白玉小花,白色轻罗面纱遮住了容貌,只露出眉眼,纤细的柳眉下,水眸宛如白水银里养着一汪黑水银,黑白分明得令人沉醉。整个人就如同她的嗓音般,有着松间明月,石上清泉的灵秀雅致。以年轻公子的挑剔,也不得不为之赞叹,眼眸中多了几分探索打量。

    见出来这么位小美人,叶问卿下意识带了敌意,道:“不错。你要再拿没有这种话来搪塞我,我就拆了你们这间铺子!”

    裴元歌依然温言道:“请问,这位小姐,您是要用玉楼点翠来绣雪景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我要绣幅雪猎图!”叶问卿神色中不由带了几分焦虑,这副雪猎图,她是想送给宇泓墨的,因此务求尽善尽美,丝线绣布都用的最名贵的,偏偏找不到绣雪景最好的玉楼点翠丝线,从皇宫找到京城的绣线铺子,人人都说没听过,弄得她心急火燎。这时候听裴元歌的语气,似乎知道这绣线,急忙道,“只要你能给我找来玉楼点翠的绣线,无论价钱多高,我都给你双倍,不,三倍,多少钱都行!”

    裴元歌低头对伙计吩咐了些什么,伙计有些惊讶地点点头,转身进了库房。

    “姑娘且稍候,丝线稍候就到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原本在铺子角落晃荡的两名蓝衣男子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有些惊讶。他们都是广致斋的人,早就看出叶问卿身份不俗,脾气又不好,偏又要的是从没听过的丝线,故意将她撺掇到简宁斋来,想让两下闹将起来,让简宁斋的情形更加雪上加霜。没想到,简宁斋竟然真的有玉楼点翠这种丝线?那岂不是反而给他们添了名声?

    正焦虑着,伙计已经将丝线取来,摆在了柜台上。

    两人望去,顿时放下心来,相视一笑,信步踱了过来,哂笑道:“这不是上品的雪里青吗?我刚才明明听到这位姑娘要的是玉楼点翠,你怎么拿这雪里青来充数?你这不是糊弄人吗?拿随处可见的东西充数,骗人说是罕见的名贵丝线,这样做生意,以后谁还敢到你们铺子?”

    故意提高了声调,想将外面的人都吸引过来,让简宁斋的名声更臭下去。

    叶问卿听说这是雪里青,不是玉楼点翠,顿时大怒,正要发脾气,却被年轻公子拉住,摇摇头,低声道:“先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淡淡道:“两位口口声声说,我拿随处可见的东西充当名贵丝线,敢问两位可曾见过玉楼点翠丝线?”

    “我们虽然没见过,却也知道那是千金难求的丝线,而这雪里青虽然也算名贵,却差得远了!”年纪稍大的蓝衣人盛气凌人地道,“我是京城出了名的刺绣师傅,名叫李成安。我对绣线的了解无人能及,可不是这位姑娘,任你糊弄!”

    这李成安显然有些名声,名字一报,便引来了不少惊叹的目光,就连简宁斋的伙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狂妄,可笑!”裴元歌哪会将他放在眼里,冷笑道,“六百年前,刺绣大家惠安大师曾经用绣线绣了一幅雪楼图,被当时的大诗人李聚看到,惊为天物,赞说,遥望若玉楼,俨然点翠阁,正是赞叹这种丝线乍一看似乎是纯白的,但在阳光下却会折射出淡淡的青色光泽,犹如雪后初晴的颜色,因此将这种丝线命名为雪里晴,后来以讹传讹,便叫做雪里青,用来绣雪景最好。这则典故曾经记载在《绣逸志》中。姑娘,你想必也是从这本书里看到玉楼点翠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正是在《绣逸志》中看到玉楼点翠这种丝线,说用来绣雪景最好。”听到《绣逸志》三个字,叶问卿心中已经信了大半,鄙夷地道,“亏你还自夸是有名的刺绣师傅呢?居然连玉楼点翠的典故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《绣逸志》是讲述刺绣轶事的书,十分偏僻,他不过一介绣线师傅,哪里能像姑娘这般见广闻博?倒也不能全怪他。”裴元歌不动声色地捧着叶问卿。

    果然,周围众人都纷纷称赞叶问卿,赞得她面露得色,更显骄纵,对简宁斋顿时多了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年轻公子则颇有趣味地看着裴元歌,叶问卿虽然知道玉楼点翠的典故,却是断章取义,这才会满京城都找不到丝线。而这位姑娘才是真正的见广闻博!小小年纪,却不居功自傲,反而将叶问卿推在前面,这份心志实在难得。再望着那双清柔如水的眼眸,便多了几分赞赏。

    “李成安李师傅?”就在这时,简宁斋的伙计突然嚷嚷道,“我记得,你不是被广致斋招揽了吗?广致斋也是绣线铺子,你要用丝线,不在自家铺子买,跑到我们简宁斋做什么?你故意来捣乱的吧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李成安神色顿时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“广致斋?”年轻公子皱眉,他当然记得这个才刚路过的店铺,再联想到广致斋的人咬定简宁斋会有这种丝线,刚才却又捣乱的模样,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?眼眸中怒色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见目的已经达到,裴元歌微微一笑,却不再多留,转身回内室去了。

    早在听出叶问卿声音时,裴元歌就猜到这件事有广致斋在推动,想要祸水东移,借刀杀人。这种事情,广致斋必定会派人来推波助澜,务必要把事情闹大。因此,从一开始,裴元歌就注意到那两个鬼鬼祟祟,净往柜台偷瞄的蓝衣人,吩咐伙计拿丝线的同时,跟他说,如果待会儿这两个人过来找茬,就在玉楼点翠丝线解决后,诈称他们是广致斋的人。没想到居然真的被她试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清楚这位年轻公子的身份,但应该是皇子无疑,应该能猜出缘由,身为皇子的骄傲,哪能容忍自己被一间小小的绣线铺子当枪使?

    广致斋想借刀杀人,祸水东移,那就看到最后究竟谁是被利刀所指向的人吧?

    就在这时,背后忽然传来年轻公子的声音:“姑娘请留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