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44章 独守空闺,姨娘抓狂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44章 独守空闺,姨娘抓狂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“老爷……。”章芸怯怯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给她好看吗?”裴诸城叹了口气,神色郁郁:“我知道,从前她让你受了不少委屈,可现在,你是执掌裴府内务的人,她只有个正室的名分,欺负不到你头上来,你又何必学这种小家子气的手段?章芸,我这次回京后,你一再让我失望,我真的不明白,过去那个明事理,知进退的章芸到底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第一次听到裴诸城说这样的重话,章芸眼中泪意盈盈:“芸儿害怕……怕老爷从今往后,眼里只有夫人,再没有芸儿了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一向聪明,怎么偏这会儿糊涂了?”裴诸城瞪了她一眼,“你有华儿和容儿,所以对歌儿难免有照料不周的地方,这不是你的错。但歌儿还小,不能没人照看,她又没有孩子,如果她们能够相处融洽,岂不是三边都好?我只是为了这个,才让她出来,你想太多了!”

    章芸咬咬唇:“芸儿知错了!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错了,就得改!她毕竟是元配,该给的颜面你得给她,不能太过分了!明天早上,记得去给她请安,我上朝回来要查问的!”裴诸城警告地看了她一眼,起身离开四德院,留下章芸半坐在床上,贝齿紧紧咬着红唇,死命地撕扯着手中的绢巾,又气又羞,又伏床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?在这样的情形下,老爷还是维护那个贱人?

    回到蒹葭院,见内室一片漆黑,裴诸城无奈地从外室取了烛台,悄悄进去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舒雪玉已经睡着了,谁知才进去,便见床上舒雪玉猛地一激灵,翻身坐了起来,转头朝门边看来,面上犹有泪痕。裴诸城一怔,忽然间明白了些什么,垂眸,好一会儿才道:“你别乱想,我说了今晚会宿在蒹葭院,就是蒹葭院,不会变!”有心想再说些什么,却欲言又止,最后只道,“很晚了,早些睡吧!”

    消息传到静姝斋,裴元歌微笑着收起手中的药粉,起身安寝。

    舒雪玉既然出院,作为女儿,裴元歌次日清晨便起身前去请安,迎面正好遇到章芸,不禁弯唇一笑,戏谑地问道:“章姨娘,听说你昨晚突然病重,现在就又来给母亲请安,如此恭敬,当真是妾室们的表率,元歌实在佩服!”说着,看着章芸扭曲的神色,肆无忌惮地笑着越过她,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屋内,该来请安的人都已经到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寒暄过后,舒雪玉便将矛头对准了章芸:“听说章姨娘昨晚病了,如今可好些了?”

    昨晚的事情早传开了,人人都知道,章芸装病也没能把老爷从夫人院子里拉走。章芸专宠十年,姨娘们虽然畏惧她的权势,不敢抗衡,但现在看到她吃瘪,心中也在暗暗称快。

    章芸哪能察觉不到众人的嘲弄之意?但舒雪玉这话问得极为合理,挑不出半点毛病,昨晚裴诸城又刚刚敲打过她,章芸不敢太过,只能忍气吞声地道:“多谢夫人挂念,已经好些了,不碍事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只是希望,这病以后不会再犯才好!”舒雪玉淡淡地道,眸带嘲弄。

    “是啊,姨娘掌管裴府,身体要紧,可不能轻忽了小病,免得酿成大祸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我看章姨娘说不定就是太累了,才会病的!”

    昨晚裴诸城没有留下,又敲打她,已经让章芸极为羞辱恼怒,成为心头刺,偏今天人人见她,开口闭口都是她昨晚的“病”,无论是嘲弄的,关切的,还是讨好的,都是在她的心头撒盐,偏又不能因此发作,这一天,章芸过得极为憋屈,但想到裴诸城今晚必定留宿四德院,届时便能洗刷前辱,这才忍耐着。

    章芸精心妆饰,又准备了好酒好菜,谁知道,这晚裴诸城又宿在了蒹葭院。

    王嬷嬷去打听了,回来报说:“听说老爷今晚本来是打算宿在四德院的,只是听说四小姐在蒹葭院,过去看看。谁知道四小姐拉着老爷打双陆,一直打到亥时三刻,因为太晚了,所以老爷就直接宿在蒹葭院了!”(双陆,古代一种棋牌游戏,有点类似今天的飞行棋,但比较考较谋略。)

    章芸顿时气个仰倒:裴元歌这小贱人!

    第三天——“四小姐说不服气昨晚一直输,非要拉着老爷雪前耻,结果又玩到很晚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第四天——“四小姐赢了,老爷不服气,于是……”

    第五天——“老爷说今晚刑部有公务,不回来睡了……”

    接连四天,裴诸城都歇在蒹葭院,连带着舒雪玉的身价也水涨船高,下人们对蒹葭院的人越发恭敬。相对的,原本一手遮天的四德院,众人表面上海恭敬着,私底下却都在悄悄议论,猜测着章姨娘是不是失宠了?更有老辈分的下人,说到当初夫人如日中天的荣宠,更让众人觉得,这裴府的后院恐怕是要变天了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章芸耳朵里,沉静如她,也不禁抓狂,对裴元歌的厌憎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“四小姐,您今晚不跟老爷下棋了吗?”见裴元歌收起棋盘,紫苑有些不解地问道,“我看章姨娘这几天脸都快扭曲了,要是今晚老爷还歇在蒹葭院,她肯定能气死!”在静姝斋的时候,她很清楚,章芸怎样暗地里给小姐下绊子,离间他们父女感情。这会儿看到章芸吃瘪,心中也十分快意。

    裴元歌含笑乜了她一眼:“你以为,父亲看不出来我在耍手段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。”紫苑更加不解。

    “父亲想让夫人来照料我,当然希望看到我跟夫人关系融洽,他肯留宿,是在帮我向夫人示好。而且,也让府内的下人不敢小觑夫人,好让夫人能够成为我的靠山,但我也不能太过分了!案亲今晚怕是要留在四德院了。”裴元歌慢条斯理地拨弄着棋盘,眼眸中笑意宛然“不过,福祸难料,父亲今晚宿在四德院,对章芸而言,未必是什么好事呢……”

    总是下棋也没意思,今晚就换个花样玩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