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43章 姨娘争宠耍手段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43章 姨娘争宠耍手段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这话一出,除了元歌,其余人都是一怔。后院女人的荣辱本就取决于男人,夫人才出来第一天,老爷就歇在蒹葭院,难道说夫人这次真的要彻底翻身了?

    章芸更是惊愕恼怒,一时间只觉得满屋子的人都在看她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听说之前的教习先生有问题,将好好金娇玉贵的小姐都教坏了。我这里有份教习先生的名单,是温夫人推荐给我的,听说还不错。诸城说改日会叫人去请,让我告诉你一声!”舒雪玉声音清冷如玉,先指责章芸执府不利,请的教习先生有问题,接着指出裴元容皇宫赴宴出丑,再来又点出与温夫人的交情,最后则是说此事裴诸城已经答允了她,只是通知章芸而已。

    裴元歌没想到舒雪玉词锋也这样锐利,微微扬起眉。

    章芸没想到,十年后两人的形势明明颠倒了,初次见面却依然被舒雪玉压着,勾起新仇旧恨,眯眼道:“夫人真是有心。对了,夫人有十年没出院子了,这人手和物品必定都有短缺,夫人尽避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在炫耀,她现在是主持裴府中馈的人,比舒雪玉这个正室夫人更得用!

    “章姨娘不说,我倒差点忘了。”舒雪玉从袖中取出一份单子,递了过去,道,“这是蒹葭院如今短缺的物品清单,章姨娘照这个给我就好!至于下人,我原来陪嫁的人手应该都还在吧,先把他们调到蒹葭院,其余的慢慢说!”

    争斗这许多年,章芸固然对如何激怒舒雪玉有心得,舒雪玉对刺激章芸同样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这副老实不客气的模样,果然又刺激到了章芸。扫过清单,章芸怒极反笑,这舒雪玉还以为在十年前吗?微笑道:“夫人,这座赤金嵌翠玉的八宝琉璃树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张清单,诸城已经看过,他说你素来精干,这事交给你操办就好,不会有问题的!”舒雪玉淡淡一笑,拿裴诸城堵住了她的嘴。已经说了没问题,她若再办不到,那岂不是说裴诸城看错了她?

    章芸银牙暗咬,本来是想来给舒雪玉下马威的。没想到,到最后却是给自己添堵!难道十年的软禁,反而成就了她?还是说……。章芸将怀疑的眸光投向舒雪玉怀中的裴元歌,是这个小贱人在为她出谋划策?必定是这小贱人!她暗自握紧了拳头,不过,对她和舒雪玉来说,最要紧的还是老爷。

    今晚会歇在蒹葭院吗?好,那就让府内众人看清楚,到底谁才是老爷心尖上的人?

    是夜,裴诸城亥时初来到蒹葭院,舒雪玉已经安寝,床上铺了两床被子,她睡在里面,留着外面的铺盖给他。白霜小心翼翼地看着裴诸城的脸色,暗自埋怨夫人太傲性了些,居然给老爷这样的难堪!正想解释,却见裴诸城已然到屏风后面换了寝衣,出来道:“下去吧!”便睡到了外面的锦被里。

    那模样,显然毫不意外。

    熄了灯,屋内漆黑寂静,似乎都已经安睡。舒雪玉这才睁开眼,听着身畔之人熟悉却又陌生的呼吸声,百感交集。就在这时,门外忽然传来隐约的争执声,还夹杂着女子的哭泣声。舒雪玉正想悄悄出去看看,却听外侧的裴诸城悄然起床,轻轻走到外间,怔楞之下,才知道,原来他也没睡着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裴诸城还没回来,舒雪玉慢慢坐起身,披了件外衣走了出来,只见四德院的大丫鬟喜德满面泪痕,神态焦虑,而裴诸城已经穿整齐了衣裳,心中已经有了预感。

    “章姨娘突然生了急病,看情形似乎挺严重,我过去看看。”裴诸城看到她出来,也是一怔,“我一会儿就回来!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舒雪玉漠然地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等到裴诸城离开,白霜便跺着脚怒道:“这狐媚子又耍这种手段,以前还忌讳夫人,只敢在怀大小姐的时候偶尔耍一次,现在倒好,居然这样肆无忌惮!我的夫人,你就不该让老爷过去,再不济您也该跟着过去看看。今晚老爷要是宿在了四德院,传了出去,夫人你的颜面可就全扫尽了!”

    舒雪玉平静地望着外面漆黑的夜空,忽然转身,冷冷道:“落锁,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?”

    “睡觉!”

    这个夫人!白霜急得直跺脚,想来想去只能派人传信给四小姐,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挽回。送信的人带来了裴元歌的手书,却只有两个字“放心”。白霜丝毫也摸不着头脑,反而更急,哪里睡得着?亲自到蒹葭院的门边守着,祈祷着也许裴诸城会再回来。

    屋内,在漆黑和孤单中,舒雪玉终于忍不住落泪。

    四德院,喜德将裴诸城迎进内室,只见章芸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眼眸含泪,梨花带雨般地楚楚可怜。见裴诸城进来,先斥骂喜德,“你个胆大妄为的小蹄子,我说了不要惊动老爷,你怎么就是不听话?深更半夜的,又从夫人院子里将老爷请来,成什么话?”眼波婉转地凝视着裴诸城,道,“老爷,婢妾没事,你还是回夫人的院子里吧!毕竟,您和夫人十年都没见了。”说着,却是秀眉紧蹙,似乎痛苦不已。

    如此善解人意的解语花,谁舍得在这时候离她而去?

    裴诸城淡淡看了眼她,道:“请大夫了吗?”

    “姨娘一直说不要惊动人,不让奴婢去。奴婢看姨娘头疼得厉害,都哭了,实在不知所措,这才去惊扰老爷。”喜德急忙跪下,再将章芸体贴温柔的形象美化三分。

    裴诸城神色不动,挥挥手命喜德下去,也没叫人请大夫,也没上前软语慰问,只静静地看着章芸。那阴沉甚至带着点怒气的目光,看得章芸渐渐不安起来,慢慢地坐起身,身着白色丝绸中衣的身体纤细动人,盈盈水眸望着裴诸城,小心翼翼地道:“老爷?”

    “我竟不知道,你什么时候有了头疼的毛病?”裴诸城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换个封面,问下亲们的意见,亲们觉得是新的封面好看,还是原来的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