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39章 给我滚出去!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39章 给我滚出去!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裴元歌微微一笑:“我让你去闻那些女孩的头油脂粉味道,其余人都是一样的,只有那六个人跟别人不一样,香味细腻许多,显然比别人的贵重。我很难想象,同在一起,都是要卖出去的女孩,牙婆会费事到给她们分派不同的头油脂粉。唯一的解释就是,其余的女孩都是原本就在牙婆那里,因此头油和脂粉的味道都是一样的,而这六个人是从别处新送到的,虽然换了衣裳,却还是在细节处露了马脚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紫苑恍悟,暗暗佩服小姐的心思细腻,又问道,“小姐为什么要留下司音呢?”

    那女孩一看就很不安分,以后八成要生事儿。

    “这个司音,我自有用处。”裴元歌说着,微微叹了口气。如果可以的话,她还是比较倾向和舒雪玉联手,但暂时恐怕不太可能。温夫人是舒雪玉的好友,郑重地到裴府来,很可能是为舒雪玉出院而来,听她临别时的意思,显然是失败了。那一时半会儿,她也不好在父亲面前再提此事,看来只能搁置了。

    回到静姝斋后,十八名新丫鬟已经候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府里的规矩,紫苑以后会慢慢教你们,我只说一句话,我这静姝斋,容不下胆大妄为,欺主叛主的人,谁若不信,可以来试试我的手段!”裴元歌没说半个字刀山油锅的恐吓,但只这寻常的一句话,边让众人心中发寒,不自觉地战栗惊悚,越发拘谨恭敬,“不过,凡事忠心护主的人,我也不会亏待她们。”向紫苑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紫苑边疆准备好的荷包一一分发,都是五十文的赏钱,丝毫不露薄厚。

    先震慑,再示好,这种手段,前世裴元歌早已经运用得炉火纯青,也不再多话,让紫苑带众人下去,熟悉裴府各处,并教习规矩,单留了司音在房内伺候。手拿着书卷,斜眼看着司音那滴溜溜四处环顾的模样,心中已有定论,肤浅、轻薄,好利用,好挑唆,虽然跟章芸斗不够格,但给她添堵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以父亲对章芸的看重,没有铁一般的事实,想让章芸真正失宠很难。

    章芸对她前后变化的误会,是个绝佳的契入点。只要此事爆发,这种铁一般的事实,绝对能让父亲相信,他所宠信的妾室,对他的女儿一直不怀好意。只要父亲认识到这点,章芸十数年来在父亲心中的形象会轰然崩塌,没有了父亲的宠信,她想要折腾章芸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而她现在要做的,就是要故意激怒章芸,刺激章芸,让她忍无可忍,却又抓不住自己的痛脚,届时只能够打出“真假裴元歌”这张王牌。而那天,才是她对付章芸的开端!而没有章芸,裴元容这个草包根本不堪用。

    心中计议已定,裴元歌终于感到些微的轻松。

    引着新来的丫鬟熟悉裴府各处,安排住处,按习性分派差事,教导规矩,整个下午,紫苑都忙得不可开交,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很难清闲。但想到静姝斋终于整肃一新,由小姐全权掌控,这点辛苦还是值得的。晚膳时候,裴元歌也知道她辛苦,不让她伺候,硬拉了她一道用膳。

    少有丫鬟能有如此殊荣,紫苑用着精致的菜肴,却食不知味,只在心里发誓,这辈子都要好好伺候小姐。

    就在主仆二人其乐融融的时候,有人通传,说四德院的王嬷嬷到了。

    紫苑忙站起来,小姐的恩宠是一回事,但当着外人的面如此,便是她逾矩了。尤其,来人还是章芸的亲信,更不能大意。正想着,小丫鬟已经挑了帘子,王嬷嬷一身酱色绸袄裙,满面喜色地进来,先给裴元歌行了礼,然后便一个劲儿地冲紫苑道喜:“紫苑姑娘大喜,老奴先恭贺您了!”

    紫苑摸不着头脑,裴元歌静静微笑:“王嬷嬷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“紫苑姑娘是明锦夫人的人,曾经伺候过四小姐,如今更是四小姐身边一等得力的人,眼看着十九岁该配人了,章姨娘正合计如何婚配,正巧府内朱副总管来为他儿子求娶紫苑姑娘,姨娘想着这身份也不委屈紫苑姑娘,便准了。”王嬷嬷的老脸笑得跟菊花似的,“紫苑姑娘这一嫁过去就是管事娘子,公公又是副总管,将来的荣华富贵还少得了吗?老奴赶紧抢先来道喜,讨个赏钱!”

    紫苑顿时脸色惨白,朱副总管是章芸的心腹,紫苑做了他的儿媳妇,还能有好果子吃吗?

    更要紧的是,现在静姝斋只有紫苑一人堪用,这一去,等于断掉了小姐的臂膀。可是,按照府里的规矩,十九岁的丫鬟的确该配人了,对方又是朱副总管的儿子,算起来还是紫苑高攀了,就算闹到老爷那里,老爷也只会以为,章芸这是在向小姐示好,断没有不允的道理。

    王嬷嬷心中冷笑,就算是四小姐,在这件事上也挑不出姨娘半点不是,除了应允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裴元歌微微一笑,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,抬起头,柔声道:“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太柔和的语调,和截然相反的话语,让王嬷嬷一怔,愕然道:“四小姐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,给我滚出去!”裴元歌声音依旧柔和,“回去告诉章芸,紫苑的婚事,轮不到她做主!”微弯的唇角,柔和的话语,却是冷森森的眼眸,看得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王嬷嬷忍气吞声地离开,哼,这会儿横,等明日老爷发了话,看她还怎么闹腾?

    屋内,裴元歌拉着紫苑的手,轻声道:“放心,现在章芸没权力发配静姝斋的人,只能当着父亲的面开口。只要父亲在,我就有话堵了她!”不过,紫苑年纪不小,的确该谋划她的婚事,不然,将来总会被动。自从昨晚,紫苑为她担下与人有染的名声后,裴元歌就决定,一定要给紫苑好的归宿,绝不能亏待她。

    紫苑点点头,虽然心中还有担忧,但对裴元歌极为信任,便将此事抛开。

    深夜,众人都入睡后,裴元歌却依旧难眠。白天她才对章芸说,让她别再试图插手静姝斋,晚上章芸就来发落紫苑的婚事,这是反击,也是挑衅。哼,以为配个副总管的儿子,就能堵住她的嘴吗?章芸,你也未免太性急了……。黑暗中,红润的樱唇弯出一抹冷冽的弧度。

    忽然间,裴元歌神色一凛,猛地掀被下床,藏身到床旁边的阴暗处,警惕地注意着四周的动静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那个,刚发现,我上传了,然后忘记发布了……。我说为嘛我回复都出来了,新章节就是不显示呢…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