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35章 计高一筹,四小姐智挫姨娘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35章 计高一筹,四小姐智挫姨娘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紫苑心头一沉,忙磕头道:“奴婢没有,奴婢绝不敢做这样的事情!”

    裴元歌忽然仰头,怯生生地道:“父亲,不会是紫苑。”

    如果裴元歌不会紫苑求情,那紫苑就死定了,算是断了她的臂膀。但现在裴元歌替紫苑求情,却更中章芸的下怀。嘴角暗暗弯起一抹笑意,却是眸带疑惑道:“四小姐为何如此肯定?”

    “女儿把冰锦分给众人时,紫苑还没有到静姝斋。而且,今天紫苑一直陪在女儿身边,从未离开,但这土的痕迹却很新,应该是今天才刚挖的,紫苑没有机会这样做。”裴元歌娇糯的声音仍有些惊颤,话却很有条理。

    “紫苑虽然来得晚,但保不定她能从别的丫鬟那里拿到冰锦,虽然她今天一直伺候在四小姐身边,但是,她可以让别人埋这些东西,反而为她做了证。四小姐你还小,不懂得这些诡诈腌臜之道,别被小人蒙蔽了眼睛才是。这件事,就由老爷决断吧!”章芸柔婉地道,因为他知道,让裴诸城来处理这件事,紫苑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不,父亲!”裴元歌坚持道,寸步不让,“不会是紫苑!”

    见火候已到,章芸终于故作疑惑不解地道:“婢妾记得,四小姐以前很不喜欢蒹葭院的人,怎会如此维护紫苑?听说,紫苑从到静姝斋便十分得四小姐的眼缘,贴身要紧事物一应委托紫苑。而且,前几天,在紫苑的陪同下,四小姐还去了趟蒹葭院,见了夫人……这紫苑究竟哪里得了四小姐的眼缘,让四小姐如此器重一个蒹葭院的丫鬟?”她知道什么最能引起裴诸城的关注,所以加重了“夫人”和“蒹葭院”的音。

    裴诸城果然面露疑色。当初紫苑到静姝斋,是他安排的,可是歌儿竟然如此器重她,连原本都丫鬟都退后,这就有点奇怪了。甚至,歌儿还去了蒹葭院……。太奇怪了!“歌儿,这个紫苑不能再留,父亲会为你找个更好的丫鬟!”

    裴元歌也知道蒹葭院是裴诸城的心病,但她必须要扭转这种情况,不然,舒雪玉出院无望。

    “父亲,不可以!”

    “歌儿,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裴诸城更觉得不对,神色有些恼怒,“连父亲的话你也不听了吗?你到底为什么一意维护这个丫鬟?她倒静姝斋才几日,你便这样深信她?前几日,你为何要去蒹葭院?是不是这丫头撺掇得你?”他也是,明知道舒雪玉对歌儿不坏好意,就不该让蒹葭院的人靠近歌儿!

    章芸眸眼中绽放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明锦之死,让老爷对舒雪玉始终怀有芥蒂,而裴元歌身为明锦的女儿,却如此维护蒹葭院的丫鬟,倒要听听她要怎么圆这个谎?如果她难以自圆其说,老爷必定会起疑心,即使一时想不到这个裴元歌是假的,但有了这颗种子,自己自然能让它越长越大,直到开花结果。

    “父亲,紫苑没有撺掇女儿。”裴元歌咬唇道,“事到如今,女儿也不敢再隐瞒,其实,当初女儿故意闹着不肯吃饭,就是为了让父亲把紫苑给女儿。”那件事当时虽然天衣无缝,但后面她如此器重紫苑,早晚会引起怀疑,倒不如她先承认了,反而更能释疑。“父亲这次回来,难道没觉得女儿跟从前有所不同吗?”

    这本是章芸想要说却不敢说的话,怕引起裴诸城的怀疑,没想到却从裴元歌嘴里说出。难以掌控的事情,往往不是什么好事,章芸微微蹙眉柳眉,心中开始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裴诸城当然能察觉到她的异样,却并不在意:“你长大了,自然懂事。”

    但她亲近蒹葭院的紫苑,这件事却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父亲。事实上,在女儿病重苏醒前,女儿还是一样不懂事。”裴元歌说着,满脸愧色,神情凄楚,这些都是能查出来的,正好借此机会圆过去,“女儿之所以变化如此之巨,是因为娘亲。因为女儿病重昏迷之时,曾经见到娘亲。她抱着女儿哭,责怪女儿顽劣,污泥父亲,她说她在泉下看着,十分伤心,因为伤心牵挂,所以迟迟不去投胎。女儿听了后惶愧无地,这才察觉到以前种种荒谬,因此醒来后才开始懂得敬重父亲。”

    裴诸城神色恍惚,颤抖着声音道:“你……见到了锦儿?她要你……好好孝顺我?”

    骤然听歌儿提到明锦,一时间勾动心事,只觉得泪盈于睫,忙仰起头,不想被人看到他这幅模样。

    原来是锦儿……十年生死茫茫,他以为锦儿早已经投胎,却不想原来她还惦记着他,知道他看重这个女儿,所以来点醒她。既然如此,锦儿,你魂魄有知,为何却不肯在梦中与我一见?

    章芸暗叫不妙,明锦根本就是裴诸城的死穴,只要提到她,老爷就会完全失去判断力。若非如此,她怎么敢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,单凭猜测便污蔑舒雪玉?只是没想到这个裴元歌如此狡诈,竟然也懂得利用明锦,假借鬼神之说,将她前后不一的破绽圆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算日后她再提出这个疑点,老爷也会以为是明锦之力,根本不会认为这个裴元歌是假的!

    太狡猾了!

    “紫苑是娘亲留给女儿的丫鬟,五年前,桂嬷嬷说紫苑盗窃,女儿将她赶出静姝斋。这次在梦里,娘亲却说要女儿好好待紫苑,女儿本来也很疑惑,没想到醒来后才发现,原来桂嬷嬷对女儿不怀好意,反而是紫苑救了女儿一命,这才知道,是女儿从前被小人蒙蔽。”裴元歌说得十分恳切,泪眼朦胧,“女儿相信娘亲,所以,所以女儿相信紫苑,这件事绝不会是紫苑所为!”

    既然章芸能利用娘亲污蔑紫苑,那她也能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借娘亲的名义来救紫苑。

    毕竟,她是明锦的女儿,这是她得天独厚的优势,没道理不用。

    而这番话,也为她和舒雪玉将来的联手埋下伏笔:既然娘亲要她好好待紫苑,而舒雪玉却曾经收留紫苑,岂非与娘亲的意思相合?这一点,也会成为她打动裴诸城,允许解封蒹葭院的契入点。

    果然,裴诸城有些惆怅地道:“原来你是锦儿留下的丫鬟,难怪……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章芸便知道大势已去,这番决计除不掉紫苑。而相对的,她安插在静姝斋的这些眼线,这次怕是要被彻底拔掉。正觉懊恼,耳边却又传来一道凌厉而不是端庄的女声,更令她心惊胆战;“裴尚书,魇镇的事情固然要紧,但先前章姨娘的丫鬟指控四小姐与人私通,这件事也不能轻易放过罢?”

    温夫人嘴角含笑,美眸中却是一片冰冷凌厉,直指章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