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31章 挑拨离间,裴元容自食其果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31章 挑拨离间,裴元容自食其果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就在这时,却有一位穿酱红色福寿连绵不断花纹绣袄,石青色八幅湘裙的中年贵妇开口道:“的确该由四小姐来招待赴宴的小姐们,这又何必说出来?章姨娘又哪里使唤得动嫡出的小姐,好心替人掩饰,反倒落了不是,真真好人难做!”言下之意,裴元歌一开始就该主动招待诸位小姐,她却不懂规矩没动作,章姨娘不敢指使裴元歌,这才退而求其次,让裴元容待客,结果反而落了不是。

    章姨娘趁势道:“哪里的话?本来是我的不是,我给四小姐赔罪便是!”说着福身行礼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赔罪,却是将矛头指向裴元歌恩将仇报。

    旁边有人嗤笑道:“众位夫人在这里,都是长辈,小姐们还没行礼问好,四小姐便要把人带出去?寿昌伯夫人倒是好懂规矩!不过也难怪,寿昌伯夫人和章姨娘本是同根,规矩本就不一样,所以,二位的规矩只有二位能懂,别人都不懂!跋明儿,我得让我家王姨娘来向二位讨教讨教才是!”拿帕子掩着嘴,笑得花枝乱颤,连带她身旁的人也是一阵轻笑。

    由妾室扶正,这本是寿昌伯夫人的心病,现在被人当众揭露,不由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寿昌伯夫人?想到寿昌伯府和裴诸城的关系,裴元歌不愿寿昌伯夫人太过难堪,便端起旁边的茶水,送到那位夫人身旁,笑道:“李夫人,说了这么长一溜子话,你倒是累不累啊?快喝盅茶润润嗓子,给我讲讲边疆的趣事儿?听父亲说,那边的落日格外的大,山脚下是黄沙,山顶却是白雪,是真的,还是父亲说来哄我的?”说着,又给裴元巧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裴元巧一怔,随即恍悟,上前挡在寿昌伯夫人和李夫人之间,笑问道:“伯夫人,你的荷包绣得好生精致,是怎么绣出来的?”

    两姐妹两边将二人拉开,又各自跳了话头,引得两人分了心神,将方才的事情掩去。

    裴元歌倒是一番好意,可惜寿昌伯夫人不领情。寿昌伯是裴诸城的老下属,两人都是一样的豪爽个性,听裴诸城有意将裴元歌许给傅君盛,也不推诿,回来就跟寿昌伯夫人说了。寿昌伯夫人由妾室扶正,本就觉得矮人一截,听说对方是裴诸城的嫡女,又极受疼爱,心头便有些不喜,怕媳妇过门后欺压到她这个婆婆头上。因此今日见面,本就抱着挑剔的心思而来,这会儿见裴元歌给章芸下马威,又去讨好讥讽她的李夫人,更加觉得这个媳妇要不得。

    倒是裴元巧开口便奉承到她最拿手的刺绣,又乖巧柔顺,又是庶女……寿昌伯夫人越看越喜,心头倒是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约莫着众人都忘记刚才的话题了,裴元歌这才领着裴元巧向众位夫人告退,带着小姐们往后花园去游玩。这些小姐多数都是嫡出,本来就看不起裴元容这个庶女,只是表面敷衍而已。这会儿见从不出院的裴元歌竟如此出众,十分好奇,围绕着她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。一时间,裴元歌倒成了众人围绕的中心。

    见状,裴元容不由得又妒又恨,这样众星拱月的位置,本该是她的,如今却让裴元歌抢走了!

    想着要怎么让裴元歌丢个大脸,但她才因为裴元歌被父亲罚过,章芸又一再叮嘱,让她不要自己动手……正思量着,忽然看见人群的外围,有个穿碧绿衣裳的少女,正别别扭扭地看着裴元歌,心中一动,忽然挤了进去,高声道:“我的四妹妹当然好了,不然怎么能在黑白棋鉴轩赢得斗棋?”忽然间像是想起什么,转头看着那绿衣少女,扬声道,“杨小姐,我记得不是说定能赢得棋鉴轩的斗棋,赢得七彩琉璃珠吗?怎么样?还是输给我四妹妹了吧?”

    那少女正是杨绣弦,听到棋鉴轩三字,先黑了半张脸。

    阳宁伯府只有这一个嫡女,因为杨绣弦蛮横骄纵,脾气又坏,最糟糕的是,她跟着阳宁伯学过武艺,出手又没轻重,一旦气上心头,也不管对方是谁,先一通教训。偏她平日里最负棋艺高超,现在被裴元歌压过,心里肯定不服气,只要再挑拨两句,让她跟裴元歌翻了脸,以裴元歌的柔弱身体,可半点儿不是杨绣弦的对手。等她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事情,看她还得意得起来吗?

    又不能自己动手,又能让裴元歌难堪,裴元容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明,又故意刺激杨绣弦道:“杨小姐,我看往后,你不如拜我四妹妹做师傅,让她教教你,肯定能有长进。”杨绣弦个性骄傲,哪能受得了这份侮辱,肯定会翻脸动手。

    果然,杨绣弦闻言,捋起袖子就要上前,却被身后的贴身丫鬟秋菊拉住,摇摇头,示意她不要冲动。

    早在听裴元容称赞她时,裴元歌就知道她另有所图,再看这情形,那还有不明白的?微微一笑,起身拉住杨绣弦的手,柔声道:“早就听说杨姐姐棋艺高超,小妹心中向往已久。那日在棋鉴轩,亏得杨姐姐晚了一步,不然,这斗棋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!”

    杨绣弦一怔,那日在棋鉴轩,明明是她先来,裴元歌后到的,怎么裴元歌却反过来说?很快,她就明白过来,这是裴元歌在为她保全颜面。她曾夸下海口,说必定要赢了斗棋,后来却被裴元歌赢走,因为这,这些天来,她所到之处都少不得被人讥讽嘲笑,如今听裴元歌为她遮掩,心中大为感激,立刻就换了一张脸,笑道:“元歌妹妹这是什么话?你棋艺之高,连棋鉴轩的轩主都夸奖,我哪里敢跟你比?”

    两人拉着手,你夸我,我夸我,很快就亲热起来,看得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杨绣弦脾气暴躁,最难应对,没想到,却也对裴元歌这样推崇喜爱?一时间,众人对裴元歌更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转眼看到裴元容,杨绣弦这会儿心平气和,立刻就听出了她话语中的挑拨离间,想把她当枪使?那就让她尝尝她杨绣弦的厉害!不过她这次来裴府,父亲再三交代,不许再招惹裴诸城。想了想,便故作漫不经心地来到裴元容身边,忽然“哎哟”一声,假装扭了脚,一闪身跌在裴元容身上,暗地里却狠狠地给她一拳,将裴元容打得朝一边滚去。

    “三姐姐小心——”裴元歌惊呼,忙上前搀扶,却在暗里顺手一推,将裴元容推出亭子。

    只听“扑通”一声,伴随着凄厉的惊叫声,裴元容跌落湖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