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28章 四小姐不好惹!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28章 四小姐不好惹!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围观玉器店的壮举,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。安卓然从开始的愤怒,羞惭,到无奈,再到麻木,最后干脆死猪不怕开水烫,脸已经丢了,也不再受罪,说什么也不再继续清点,而是让店里的掌柜小二代劳。虽然如此,他却依然是这次史无前例的一千贯清点事件无法动摇的主角,后来被人们冠以“安千贯”的称号。

    据说,在此次事件后,安卓然只要听到“一千”“贯”“铜钱”之类的话,便暴跳如雷,为此而遭横祸的小厮管账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据说,“安千贯”的故事飞速传遍京城,灵秀女巧惩退婚男这种题材甚为大众喜闻乐见,很快被变成各种各样的段子、戏剧、小曲,传唱京城。这种现象更加重了安世子的暴躁症,据说因此又砸了好几家戏楼酒楼。

    据说,新上任的刑部尚书裴诸城,每天必听“安千贯”,听完后神清气爽,连让他焦头烂额的刑部公务都变得赏心悦目起来。

    据说……

    洒满玫瑰花瓣的热水白烟袅袅,芳香扑鼻。裴元歌轻掬热水,涤去白天的风尘。紫苑在旁边伺候着,忽然听到窗外“砰”的一声轻响,心中一惊,正要出去查看,便听到白薇的事情隔窗传来:“奴婢白薇,想问四小姐需不需要人伺候沐浴?”

    从紫苑到了静姝斋后,裴元歌的贴身事务便不再让这些丫鬟插手,怎么这会儿白薇又来献殷勤?再说,就算要献殷勤,也没必要鬼鬼祟祟地躲在窗外偷窥,弄出声响后才出声,分明是另有所图,还敢砌词狡辩?裴元歌眼眸转冷,声音却很平静,甚至带着点被热水融化后的慵懒:“你来得正好,我正想找人帮我搓背,进来吧!”

    然而,白薇才踏入屋内,守在旁边的紫苑就立刻将房门从里锁上。

    裴元歌穿上中衣,披了件雪青色纱罩,从屏风后面出来,端稳地坐下,漫不经心地道:“说吧,章姨娘让你做什么?”本来还想晚些时日再收拾这些丫鬟,没想到这么快她们就又有了动作,当她没手段除掉她们吗?

    白薇早就心惊,闻言更是面色惨白,四小姐原来早知道她是章姨娘的人,只是隐忍不发。现在挑明了,显然,如果她不肯如实交代,后果绝对很严重。但她哪敢出卖章芸,颤抖着道:“奴婢……奴婢只是想要伺候四小姐沐浴而已!”

    “你对章姨娘倒真是忠心,只希望她对得起你这份忠心。”裴元歌也不生气,神情悠然,“我一向最喜欢忠心耿耿的丫鬟,倒要好好赏你。紫苑,你看着她,半个时辰后送她出去,告诉静姝斋的人,我很赏识白薇,从明天开始,她跟你一样,是我的贴身大丫鬟,随身服侍。要是谁敢不长眼招惹她,别怪我心狠手辣!”

    紫苑应道:“是,小姐。”

    白薇惑然,四小姐不但没有严刑逼供,还给她这样的体面?然而再一细想,顿时浑身冷汗。

    她今晚偷窥之事,当然与章芸的吩咐有关,如果被叫进内室半个时辰,出来便得了别人都没有的体面。事情传到章姨娘耳朵里,她会怎么想?肯定认为自己背叛了她,出卖了她的计划,这才换的裴元歌的宠信……以章姨娘的手段和在裴府的威势,想弄死她轻而易举,而四小姐绝不会保她,这样一来,她岂不是死定了?

    白芷挨打,桂嬷嬷被赶,曾经弄得静姝斋人心惶惶,但后来四小姐再没动静,白薇还以为,四小姐要么就是没察觉到剩下的人里还有章姨娘的人,要么就是没有手段打发她们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她才明白,她们都错了!

    这位四小姐远比她想象中的更骇人,而她们这些丫鬟,在她面前根本什么都不算,她甚至不用动手,只做出个姿态,就能够让她们死无葬身之地。就像现在这样,四小姐只要放出这个风声,她就必死无疑!

    从陈启明的事情里,她们就该看出来的,四小姐绝不好惹!

    她太高看自己,太低估四小姐,如今悔之晚矣……

    “四小姐饶命!四小姐饶命!”白薇是聪明人,转眼间便想透了利害关系,连连磕头求饶,“奴婢说就是了。是王嬷嬷前些天吩咐奴婢,让奴婢注意四小姐的言行,最好找到机会查看下四小姐背上的红色印记,还有衣服有没有什么异样。只是,四小姐只让紫苑姐姐贴身服侍,奴婢找不到机会,才会在外面偷窥的。”

    背上印记?裴元歌蹙眉,章芸让白薇看这个做什么?

    冷声道:“就算想骗我,也该找个像样的理由,这样的鬼话,你觉得谁会信?”

    白薇知道自己性命危在旦夕,焦虑万分,为了取信于裴元歌,一股脑地道:“奴婢说的都是实话,王嬷嬷还说,章姨娘在老爷寿宴当天,会对四小姐下手,到时候会让四小姐名誉扫地。她没有说是什么事,但王嬷嬷更喜欢白芷,到时候肯定是授意白芷去做。奴婢愿意替四小姐监视白芷,揭破章姨娘的诡计,以表忠心!”

    裴元歌淡淡地凝视着她,好一会儿才道:“好,那我就等着看你的忠心了。”

    等白薇下去,裴元歌立刻吩咐道:“紫苑,你待会儿拿着夫人的玉佩,去找小丫鬟泉儿,让她负责盯着白芷,看她们到底有什么诡计!”舒雪玉曾经救过泉儿的父亲,他们一家都对她感恩戴德,但后来也因此被章芸的人排挤,如今只有个小女儿泉儿在洒扫上做事,人很机灵,现在正好用上。

    只是,为什么章芸会让人注意她背上的红色印记呢?

    紫苑也疑惑不已:“难道说,他们想找人冒充小姐不成?还说……。”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冒充?裴元歌心中一动,想起白薇方才说,要瞧瞧她背上的印记,还要看看她的衣服有无异样,难道说……她们不是要找人冒充她,而是怀疑她是冒充的?所以才要看她背上的印记,又担心她用红颜料伪造,所以要看她的衣服上有没有沾到红颜料?也是,她前后变化如此之大,裴诸城和紫苑跟她数年未见,不觉有异,但章芸对她的情况了如指掌,又怎么会察觉不到古怪?

    这也是她故意漏给章芸看的破绽,就是想让章芸在疑神疑鬼中行迹时常,自己才有机可乘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她竟然直接想歪到这种地步……。既然章芸有这种想法,自己不帮她坐实下,让她抓到把柄,岂不是太遗憾了?

    裴元歌低声吩咐紫苑几句,心神又回到了白薇适才的话上。寿宴那日,章芸又要出幺蛾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裴元歌不怕她耍手段,反而怕她真的安分起来,那样想抓她的把柄,在父亲面前揭露她,就更加难了。

    父亲的寿宴么……好,就看看她们谁能斗得过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