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25章 联手,夫人舒雪玉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25章 联手,夫人舒雪玉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蒹葭院原本是裴府的主院之一,与同泽院遥遥相对,三间正堂,左右各五间偏房,堂前庭院宽阔,种着几丛绿竹,庭前摆着几盆繁花,黑瓦白墙,绿竹映花,十分雅致。只是被封十年,人迹罕至,尽避花木繁盛,却总带着凄然落寞的寂寥,悲凉冷清。

    绿竹如玉,一道纤细的身影正弯腰修剪盆栽,姿态优雅,突然像察觉到什么,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看到门口怡然静立的豆蔻少女,舒雪玉一愣,相似的容颜让她立刻认出来人,手中的花剪“砰”的一声掉落在地,吓得屋内的大丫鬟白霜急忙出来查看,等看到门口的裴元歌,也是一怔。

    眼眸深处一抹亮光闪过,舒雪玉颤声道:“你是……元歌?”十年的幽禁,总算让她学会了掩饰情绪,很快收拾好表情,“既然到了门口,就进来坐坐吧!”说着,一叠声地吩咐白霜和小丫鬟们布置,也不进屋,就在竹林前摆了张红木黑漆的茶几,又亲自煮了茶,端给裴元歌。虽然手还在微微颤抖,但心已经勉强平静下来,黑玉般的眼睛凝视着裴元歌,“你父亲不可能让你来这里,你私自来,一定是有事,对吗?”

    裴元歌放下茶盅,点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没有害死我娘,你是冤枉的。”裴元歌犹豫了下,道,“可我相信没用,父亲不相信。我想找出真正杀害我娘的凶手,也能够帮你洗脱冤屈。但是,现在裴府后院由章姨娘掌管,我想,无论出于什么原因,她都不会乐见此事。”

    舒雪玉眉心一跳,凝眉问道:“你认为是章芸,对吗?”

    这种直白的话,如果换做章芸,绝不会问得这样直接。裴元歌犹豫了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舒雪玉容貌娇柔,但行事更趋于直爽,面对这种人,有时候真正的利益关系都未必能够打动她,能够投她的眼缘更重要,所以裴元歌并不隐瞒。

    舒雪玉性情直爽刚烈,但并不愚钝,转眼间已经明白裴元歌的来意,直接问道:“我能为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静姝斋被章姨娘把持,父亲的人我不能用来对付章芸,除了紫苑,我无人可用。更重要的是,”裴元歌坦然道,正是她的困境,“我不怕与章芸当面交锋,但是她是父亲的妾室,私底下哭诉委屈,为自己狡辩,或者挑拨离间,我便毫无办法。这对我很不利,只要我抓不到她致命的把柄,便无法从根本动摇她的地位,但章芸为人机警,又很了解父亲,不会轻易授人权柄。而且,她在父亲心里,无论是作为父亲的女人,还是主持裴府中馈的人,在父亲心里都无人能够接替,因为根本没有人与她相争。”

    她反复思量了很久,才决定走这一步棋,与舒雪玉联手。

    镇国候府退婚的事情,她知道是章芸和万关晓动的手脚,但以父亲对她的宠爱,却还是接受退婚,不曾找镇国候府理论;还有,那次陈启明的事情,章芸栽赃到镇国候府身上,她以为,父亲一定会与镇国候府对质,但事后却悄无声息。这说明,章芸对父亲极为了解,笃定无碍,才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这种对裴诸城的了解,也是她所缺乏的。

    而舒雪玉是父亲的原配,对父亲的了解肯定更深。

    舒雪玉若有所悟:“所以,你需要一个能与章芸相争的人。为什么选我?”

    “第一,因为你是原配夫人;第二,因为你与章芸积怨最深;第三,如果是你,我有更多的筹码,因为,我是明锦的女儿!”裴元歌言简意赅地道。

    舒雪玉缓缓点点头:“我明白了。可是,蒹葭院被封,我根本不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不可以,但现在有个机会。裴元容犯了大错,章芸把责任推卸给了府里的教习先生,父亲大怒之下,将所有的教习先生全部赶出府。如果夫人能够找到好的教习先生,相信会是父亲对您改观的开始,再加上我打边鼓,解封蒹葭院并非全无可能。”裴元歌神色沉静,“您是裴夫人,虽然被禁十年,但应该还有交好的贵妇人,从她们那里打听到好的教习先生,不算太难吧?至于以后……还是那句话,我是明锦的女儿!”

    舒雪玉是因为明锦之死被封院,失宠与裴诸城,想要解开这个死结,最关键的当然是裴元歌的态度。

    舒雪玉有些惊讶地望着裴元歌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孩眉眼沉凝,神情平静,周身都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度。她真的只有十三岁吗?精准的敌我分析定位,利益权衡,联手最有利的盟友,连她出院的理由都为她找好了。这样的心思缜密,是十三岁的女孩应该有的吗?她……

    垂眉思索了会儿,舒雪玉招手叫白霜取来一个描金漆的匣子,又执笔写了些名字,连同身上的玉佩都交给裴元歌。

    “这些是外面我认为还能信任的人,你拿着这块玉佩去找他们,他们会听从你的吩咐。匣子里是些碎银,你不必推辞,这对我来说,不算什么。虽然蒹葭院被封,但吃穿用度并没少,我的嫁妆和陪嫁铺子都还在……”顿了顿,道,“要用人总要话费,你虽是小姐,但在银钱方面并不方便,拿着用吧!至于你说的教习先生的事情,我会想办法,等有消息了就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四德院里,王嬷嬷带回了章芸要等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桂嬷嬷说,在裴元歌病重时,有次,她半夜似乎隐约看到有人影出入裴元歌的卧室,而那个人影跟紫苑有些相似!还有,那个紫苑,是明锦生前的小丫鬟,曾经伺候过裴元歌四年。要这个丫头,恐怕是为了避免露出破绽,所以需要个知道裴元歌事情的人在身边提点。”知道这些后,王嬷嬷也逐渐觉得,现在的裴元歌是假的。

    这就对了。

    章芸眼眸中亮光闪过,心中更加笃定:这个裴元歌,绝对有问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