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23章 裴元容告状不成反挨打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23章 裴元容告状不成反挨打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进屋内,裴元容福身为礼:“女儿见过父亲。”

    裴诸城正要说话,抬眼看到裴元歌,清秀雅致,宛如明锦复生,不禁愕然起身,怔怔地看这裴元歌,激动地喊道:“锦儿!”话已出口才清醒过来,诧异道,“是歌儿!你……你怎么会——”太过吃惊之下,几乎难以成句。

    “女儿以前的妆容都是桂嬷嬷打理的,这次入宫,紫苑为女儿换了新的妆容衣饰。”裴元歌没想到,她的模样会对裴诸城造成这么大的震撼,心念电转间,已经意识到这是她的优势,随口解释了理由,娇柔地道,“父亲,女儿这样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好看,好看!”裴诸城连连点头,双眼含泪。

    章芸半天说不出话来。她也从来没想到,裴元歌居然如此的清雅秀逸,别说裴元容,连裴元华也有所不及。熟悉的容貌又勾起了对明锦的恨意,一时间面色狰狞,只恨不得将裴元歌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见众人都望着裴元歌出神,没人再理会自己,裴元容又“哇”一声,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这才将众人的心神唤了回来。

    然而,经过这个插曲,裴诸城神色温和,看向裴元歌的眼眸中尽是宠爱和疼惜:“歌儿,容儿说你动手打她,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眼前的歌儿如此温雅灵秀,怎么动手打人?

    裴元歌秀眉微锁:“女儿想听听,三姐姐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沉静总有一种令敌人心慌的力量,裴元容有些畏缩,随即又哭道:“四妹妹,就算我比你美丽,有才华,也不是我的错,你怎么能够因为嫉妒就故意污蔑毁坏我的名声,还拖着不让我参加赏花宴?还动手打我!案亲如果不信,把二姐姐叫来一问便知。”说着一转身扑到裴诸城的怀中,哽咽道,“父亲,女儿虽是姨娘所生,但也想要为裴府添光增彩,如今却被四妹妹所害,声誉扫地,这丢的不止是女儿的脸,也是裴府的颜面啊!”

    以裴元容的脑子,哪能想到裴府的颜面,肯定是章芸教的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本来不想惊动父亲,但既然三姐姐这样说,我少不得要分辨几句。”裴元歌不急不躁,缓缓地将皇宫赴宴的经过娓娓道来,只略去她掌掴裴元容和遇到九皇子的情形。末了同样道,“当时二姐姐也在场,父亲如果不信,可以命人传二姐姐来问话。”

    裴诸城犹豫,歌儿冷静理智,风度怡然,比起容儿的苦恼倒更令人信服。只是,容儿脸上的指印清清楚楚……容儿素来娇憨直爽,天真可人;歌儿以前虽顽劣,最近却越发乖巧聪慧,惹人疼惜,两个都是他爱重的女儿……叹了口气,命人传裴元巧进来。

    裴元巧早在外面候着,闻言进来行礼。

    章芸在旁边劝道:“老爷,算了。四小姐虽然打了容儿耳光,污蔑容儿的名声,毕竟是明锦姐姐留下的骨血,年幼失母,难免有些任性。老爷看在明锦姐姐的面上,把这事揭过吧!进宫劳累,月姨娘想必也记挂着二小姐,就不要再把事情闹大了吧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十分巧妙,名义上是为裴元歌求情,实际上却坐视了她的罪名,又给了裴元巧提示,又提到裴元巧的生母月姨娘,加以威胁。

    裴元巧当然听得出来,咬唇沉思,有些犹豫不决。如果是平时,她绝对会顺着章芸的话说,共同污蔑裴元歌,但这次四小姐病后,似乎变了很多……

    裴元歌又道:“父亲,今日的情形,在皇宫赴宴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个个都能为女儿作证,父亲大可以去查证。”能够在皇宫恰到好处地替她掩饰,裴元巧的木讷胆小显然是装的,这时候犹豫,显然是想两不得罪。本来还想提携她,现在不必了。

    裴元巧这才想到,当时在场那么多人,事情根本就瞒不住,她这一番犹豫,却错失了向裴元歌示好的最佳时机,懊悔不已,忙将事情的经过如实道来。但她随柳贵妃参加了赏花宴,因此与裴元歌分手后的事情便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真相立刻大白,裴诸城大怒,转头厉喝道:“裴元容!”

    裴元容见事情已经无法遮掩,忙跪地哭诉道:“父亲,四妹妹真的打了女儿耳光,你瞧瞧女儿的脸。”故意哭得楚楚可怜,希望裴诸城看在她被裴元歌打了的份上,能够不要再追究。

    章芸到现在才知道事情真相,暗骂裴元容愚钝,众目睽睽之下的事情,也敢颠倒黑白?忙道:“老爷,这事儿的确是容儿不对,不过,看在四小姐已经教训过她的份上,饶了她这遭吧!”

    “章姨娘这话错了,我不曾打三姐姐。”裴元歌突然开口,从容道,“我也不明白,三姐姐不忿留下照顾我,气冲冲地走了,为什么回来后脸上却多了指印。”

    裴元容一下子冲到她面前,怒喝道:“你是说,我自己打自己耳光污蔑你吗?我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在大殿之上,三姐姐那样陷害我,使我几乎置身于万劫不覆之地,可我却替三姐姐遮掩。试问,那时候我都没发作,又怎么会在事后私下打她?又何必会不承认?”裴元歌眉眼沉静,却自有一股凛然之意,“至于三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做?刚才章姨娘已经说的很清楚了。”言下之意,是指裴元容为了逃避惩罚,所以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她说的有理有据,裴元容污蔑她,她又是嫡女,就算教训裴元容,也没人能说什么,她何必否认?

    裴元容没想到裴元歌敢做却不敢当,再看看裴诸城点头,一副深信的模样,顿时傻了眼,无法辩白,只知道哭道:“父亲,我没有,你相信我!真的是四妹妹动手打我的,父亲!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,只有章芸相信的确是裴元歌动手打人的,因为,容儿绝对舍不得对自己动手。明知道现在裴元歌在陷害容儿,却也知道无力回天,心中暗恨。看着裴诸城铁青的脸,知道裴元容这次铁定要惨,心中疼惜,忽然眼眸一闪,上前一步,“啪啪”给了裴元容两耳光,怒喝道:“容儿,你也太胆大妄为了,怎么敢这样乱来?我今天就打死了你算了。”说着又挥手打下去。

    如今之计,只有她先下手,打得裴诸城怜惜,才有可能救容儿,因此下手极重,很快裴元容的脸就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裴元容没想到章芸会打她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指着章芸道:“你——你们——”猛地一跺脚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转身跑了出去。章芸也不去追,跪地哭道:“老爷,是婢妾没有教好容儿,是婢妾的错,请您责罚婢妾吧!婢妾教导不善,不敢再执掌府之权,请老爷另外择善而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