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22章 偶遇九皇子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22章 偶遇九皇子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昨天的章节,蝴蝶修改了些,请亲们再回去看一遍,好和今天的情节衔接,给亲们添麻烦了,抱歉~O(∩_∩)O~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花繁叶密的掩映下,碧绿的湖水旁一道翠衣身影娇柔窈窕,显然就是刚才大发娇嗔的人。在她的对面,男子烈烈红衣上镶着黑边,金线刺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他慵懒闲适地随意坐在湖畔石上,眸光潋滟,眉目多情,漫不经心地笑道:“问卿妹妹,你长得还没我好看,气质也不如我好,我真的很难接受,每天在镜子里看到我美好的容颜,再转头看到你的脸……你怎么舍得如此折磨我的眼睛呢?”温柔多情的声音,却吐露出对女子最残忍的话语。

    翠衣女子被他这话气得哭了起来,男子却不理会,只笑吟吟地看着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我都哭了,你都不能来安慰安慰我吗?”翠衣女子跺着脚抱怨道,忽然心思一动,假装被气得头晕,抚着额头朝着男子的怀中倒去,只要落入他的怀中,届时她再高声嚷嚷,引了人来看到,造成既定事实,九哥哥非娶她不可。

    男子弯唇一笑,侧身闪过,不动声色地在她背上轻轻一推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翠衣女子完全没搞清楚状况,便落入湖中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高声尖叫起来,很快就引来了在御花园侍奉的宫女太监,连声问道:“怎么了?怎么了?啊,九殿下!奴才叩见九殿下!”

    宇泓墨表情无辜:“没什么,叶姑娘看湖里的荷花开得好,非要下去摘,我劝她水深危险,她却不听,结果就——”耸耸肩,两手一摊,道,“你们还不赶快下水去救,要是叶姑娘有个三长两短,你们担当得起吗?”三言两句,就将叶问卿的生死责任推到了太监宫女身上。

    才阳春三月,哪来的荷花?

    但宇泓墨的那张脸,和无辜的表情实在太有欺骗性,加上不动声色的推脱和威胁,众人不及多想,纷纷跳下湖去营救叶问卿。当叶问卿被就上来时,已经陷入了昏迷,众人忙不迭地将她送回殿阕,请太医,好一通忙乱后,湖边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宇泓墨的举止动作,裴元歌在假山后看得清楚,心中暗自寒栗,面对倾慕他的女子,也能这样狠心,这人绝非善类!正想着要悄悄离开,忽听后面有人道:“假山后面的人听够了吗?听够了就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声音慵懒温柔,却暗藏着令人心惊的冷冰和威仪。

    裴元歌暗暗叫苦,她就是不想惹是非才躲起来,没想到还是躲不过。无奈转出假山,遥遥向宇泓墨行礼道:“小女裴元歌,见过九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裴元歌,你欠我个人情,知道吗?”宇泓墨似乎丝毫不意外是她,扬眉浅笑,“如果我刚刚叫破你的行藏,让叶问卿知道她刚刚说的那些话,做的那些事情,都被你看在眼里,你猜,结果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裴元歌无奈地再度福身:“小女拜谢九殿下口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这位九殿下就像是五彩斑斓的毒蛇,用美丽的颜色惑人耳目,以为是朵温顺无害的花,却周身是毒,稍不小心就可能被他咬一口,剧毒入骨。裴元容和那位叶姑娘,都是前车之辙。偏他又位高权重,得罪不起,裴元歌对他深具戒心,一言一行都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见她一身谦卑恭谨,宇泓墨玩味地摸了摸下巴,悠悠道:“裴元歌,你知不知道,你这个表情,会让我想起在沉香殿上,你替你姐姐求情的模样。明明恨不得在她脸上踩两脚,却还要做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。你现在又拿这个表情对我,难道说……你也想在我脸上踩两脚不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裴元歌咬唇道:“九殿下说笑,小女岂敢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敢呢?我看你刚才甩的那两耳光力道十足,连我在旁边听着都觉得脸疼。”宇泓墨不急不缓地道,见两人距离甚远,笑吟吟地道,“为什么离得那么远?怕离得近了,会忍不住在我脸上甩两耳光?还是说……怕离得太近,被我迷惑了,情不自禁地爱上我?”眼眸含春,眉眼生辉,一时间更是颠倒众生。

    难道说方才她甩裴元容耳光时,被他看到了?这么说,她才离开没一会儿,这位九殿下也退出了赏花宴?还是说,他在跟踪她?这到底是为什么?难道柳贵妃并没有对她完全释疑?

    裴元歌心中愈发惴惴不安,强自镇静道:“小女害怕去摘荷花。”

    “害怕去摘荷花?哈哈哈哈,真是有趣!”宇泓墨扬声大笑,却依然姿容绝世,再次望向裴元歌的眼眸便多了几分不明的意味,“裴元歌,你很聪明,这很好,因为我们以后会常常碰面,你有这样的觉悟,我会少很多麻烦。现在,告诉我,你装病退出母妃的赏花宴,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裴元歌心底又是一惊,额头细汗涔涔,难道她真的没能瞒过柳贵妃,所以派宇泓墨跟踪她?或者只是试探?还有,什么叫做他们以后会常常碰面?这位阴晴不定,喜怒无常的混世魔王,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

    “九殿下明鉴,小女的确大病一场,身体虚弱——”

    “裴元歌,不要把你在大殿上的那一套拿来糊弄我,我会很不高兴!”宇泓墨眉眼微扬,依旧含笑,却透漏出几分冰冷,阴寒入骨,“你现在老老实实地告诉我,我不为难你。不然……你是想要我告诉母妃你没有生病,还是想让我我告诉叶问卿,你刚才就在假山那边?或者,我干脆告诉她,我不喜欢她,是因为我看中你了,你觉得这样好不好?忘了告诉你了,先前刁难你的叶问筠,只是皇后的表侄女,而叶问卿,是皇后亲侄女儿,皇后一向把她当亲女儿看的。”

    不管宇泓墨向谁说什么,她都死定了!

    裴元歌咬牙,这位九殿下太难缠了!不过听他的意思,似乎并不想追究?或者,他只是表明,他不愿意被人当傻子欺骗?思虑了会儿,斟酌着道:“小女蒲柳之姿,又被退过婚,不敢承蒙贵妃娘娘错爱。”这话说的很滑溜,就算被人逮住,也抓不住什么把柄,但“蒲柳之姿”和“退过婚”,却已经透漏出几分深意。

    果然被她看穿了!宇泓墨审视着她,忽然又是一笑,眼眸中却是幽光闪烁:“我想,我们刚才的对话,不会传出去的,你说对吗?”

    裴元歌知机地道:“小女今日并不曾私下见过九殿下,更不曾说过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宇泓墨满意地一笑,凝视着她离去的身影,渐渐敛去周遭的漫不经心和慵懒闲散,目光沉沉,烟眉微蹙,陷入了深思:这个裴元歌,聪明,能忍,识时务,这是好事,但也意味着狡猾多变,不容易掌控。看来,那件事情,要细细谋划才行……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和裴元巧一道回到裴府,首次见到裴元歌真容的裴府下人,个个目瞪口呆,就连裴诸城的贴身小厮石砚也不例外。但他毕竟跟裴诸城时间久了,很快就敛起异色,恭谨地道:“四小姐,老爷请您一回府便到同泽院去。”顿了顿,又道,“三小姐和章姨娘都已经候在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知道是那两耳光事发了,早有准备,微笑道:“有劳带路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几天亲们都不说话,蝴蝶很惶恐,是不是亲们不喜欢最近的情节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