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20章 揭穿真相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20章 揭穿真相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万籁俱寂,裴元歌能够感觉到,大殿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,尤其一道从大殿最前方射来的目光,似淡泊,实幽冷,让她如刺在背。但现在最重要的,是解决眼下的困境,裴元歌微咬着唇,紧盯着洁白的绢布,继续写下去绝对不行;与裴元容争执也是下策,只会让人看笑话;再另外写一首吗?

    裴元歌摇摇头,否定了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第一句她已经写了六个字,要接着这六个字当场另写一首诗,还要契合边疆主题,又要出彩,太难了……忽然间灵光一闪,掠过第七个字,继续将这首诗写完。

    大殿内嘘声一片,安卓然唇角弯起:“都已经说了这诗是裴三小姐所做,裴四小姐居然还将原诗搬来,也太厚颜无耻了吧?何况,你还错漏了一个字,好好的七言绝句弄得不伦不类,亏裴四小姐还能这样镇定自若地写下去,这份涵养功夫,真让人望尘莫及!”

    “安世子未免太心急了些?三姐姐写的是诗,我写的却是一阕词。”裴元歌用眼角瞥了他一眼,清雅的声音在大殿中温润响起,“黄河远上,白云一片,孤城万仞山,羌笛何须怨,杨柳春风,不度玉门关!”这首诗原本是七言绝句: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。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她去掉第一句中的“间”字,重新断句,竟将这首诗改成一阕词,流畅如行云流水,浑然天成,意境丝毫不下原诗。

    即使这首诗本事裴元容所做,裴元歌能够机变至此,其聪慧机敏,也足以令人叹绝。

    殿中赞誉成潮,裴元容气得浑身发抖,好容易才咽下咒骂的话,勉强笑道:“我好不容易吟出此诗,四妹妹只漏掉一字,稍加改动,便作为自己的新词来邀宠,是不是太投机取巧了些?”提醒众人,这诗原本是她所做,若非她的诗好,裴元歌的词又怎么能好得起来?真正有才华的人是她,该接受这一切赞誉的人也是她才对!

    顾念这裴府的颜面,裴元歌没有当众拆穿她,没想到裴元容居然不依不饶起来……

    冷冷一笑,正要开口,却听得左前方传出一道醇郁如美酒的声音,令人熏然欲醉:“裴三小姐说的是,四小姐固然机敏聪慧,终究是取巧,还是三小姐的原诗恢弘大气,苍凉悲壮,实在令人赞叹。”

    声音传来的方向,似乎就是之前让她如芒刺在背的地方,裴元歌凝眉,转头望去,顿时一怔。

    男子身着红衣,衣领袖襟镶着黑边,用金线绣出精致的祥云图案,别人都坐得端正矜持,只有他斜斜地靠在椅背上,以手撑头,另一手把玩着光滑的紫檀木椅圈,姿态闲逸而慵懒,落拓不羁。容貌精致美丽犹胜女子,却没有丝毫的阴柔脂粉气,反而更显得卓尔不群。浅色的唇角总带着一抹若隐若现的微笑,似笑非笑,狭长的凤眸微微扬起,总给人一种专注温柔,含情凝睇的感觉,让每个被他看到的女子都忍不住面红心跳,却又暗自窃喜羞赧,沉沦其中。

    这男子周身都充溢着一种邪魅狂肆的魔力,即使以裴元歌的定力,也不禁心跳为之一滞。

    周围响起女子懊恼嫉妒的低叹,嫉妒的眼神纷纷箭一般射向裴元容:九皇子从入殿至今,无论别人怎么讨好献媚,都不曾说话,刚开口就是赞叹裴元容……果然是姨娘所生的庶女,惯会勾引人的狐媚子招数,居然连九皇子也中了她的招,可恶!

    裴元容更是激动得几乎昏厥过去:九皇子在赞扬我,他唯独对我另眼相看!

    满殿女子都为宇泓墨的风采所惑,只有裴元歌还保持着清醒,也只有她,才能看出宇泓墨那温柔多情的眼眸背后,所隐藏的幽深暗邃,就像是棉花团中染毒的针,看似温柔,却会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给以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绝不能招惹!裴元歌暗自下了结论,下意识地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“裴三小姐这首诗,让我不禁想起流传在边疆的一则传说。在很久之前,边疆有对恋人,女子名叫杨柳,貌美如花;男子名叫羌笛,高大威猛。然而,后来杨柳却另嫁他人,出嫁前日,羌笛跑去质问她,杨柳说,并非我不愿嫁你,只是你看看这荒漠边疆,连朵花儿都不会开,我就如同那路边的杨柳,根本无法存活。于是,两人就这样分开了。”宇泓墨幽幽叹息,“杨柳姑娘的话不无道理,但若无羌笛与其他将士镇守边疆,抵御外敌,又何来这大夏的安定富饶?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,短短十四个字,却道尽了边疆将士的心酸无奈。裴三小姐必定是从裴将军那里听说这则传说,深有触动,所以才会写下这样的诗句吧?身为女子,却能关注边疆将士的疾苦,这等胸襟,实在令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裴元容笑颜如花:“九皇子慧眼如炬,小女正是从父亲那里听说此事,有所触动才赋得此诗。”

    心中却暗道好险:父亲宠爱裴元歌,经常给她讲述边疆故事,想必她是听说了这则典故才写出这两句诗。要是裴元歌拿这两句诗来质问自己,她可说不上来,那就全露馅了。好在现在是九皇子先说,而且,九皇子曾经征战边疆,如此更能给他留下好感,这九皇子妃,绝对是她的囊中之物!

    宇泓墨唇角微弯,勾起一抹笑,黑色的眸子异彩潋滟,又向裴元歌道:“裴四小姐想必也是对这则典故深有感触,所以看到这幅边疆图,便忍不住想到这首诗中的语句,我没有说错吧?”

    这男人太狡猾了!

    裴元歌更增戒心,摇摇头:“小女并未听父亲说过此事。”

    安卓然嘲笑道:“看来裴四小姐似乎并不得裴将军的喜爱啊,不然怎么三小姐知道,你却不知道呢?”早知道她这样不得宠,这桩婚事早就该退掉了,也不至于延误到今日。

    “裴四小姐不知道此事,是对的。”宇泓墨微笑开口,黑眸中闪烁着嘲弄的光泽,“因为边疆并无这则传说,是我刚刚杜撰的。只是我很好奇,我才刚刚杜撰的典故,怎么裴三小姐却能提前预知,用到自己的诗里呢?还是说,这首诗……其实并非裴三小姐所做呢?”

    他的神情依然温柔,声音依然醇郁,却让裴元容如坠冰窟,大殿之中喧哗声一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