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17章 遇渣男,四小姐惊滟亮相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17章 遇渣男,四小姐惊滟亮相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“娘,你为什么要把那样好的云锦衣料送去给裴元歌?还有一整套的赤金红宝石头面!”四德院中,裴元容挑选着赏花宴上的衣料首饰,虽然眼前的东西样样华贵,丝毫也不比裴元歌逊色,但她就是觉得不忿,那小贱人哪配跟她一样的用度?

    “她现在是你爹心尖上的人,又是嫡女,我总不能明着苛待。再说,你担心什么?就裴元歌那模样,穿金线银线都白搭!再说,她是个被退过婚的,你还怕她能盖过你去?”章芸嗔视,何况那些衣服都是做过手脚的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,还惦念着寿昌伯府世子,是不是?早跟你说了,你爹想把裴元歌订给他呢!”

    “爹什么都偏着她,还为这小贱人打我戒尺!”新仇旧恨涌上心头,裴元容愤愤道,“就她那鬼模样,我就不信世子能看得上她!她哪配这样好的姻缘?”

    “的确,她不配!”

    章芸喃喃道,眸中狠厉怨毒之色弥漫,好容易才搅散了镇国候府的婚事。没想到,一转眼,老爷又想给她订寿昌伯府,想都别想!她能搅散第一回,就能搅散第二回,等到日后小贱人身败名裂,声誉扫地,倒要看看,她还能如何得意?不过,现在最要紧的是容儿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章芸又叹了口气,华儿才貌双全,又富谋略,不用操心。但容儿就不同了,她从小娇惯着,才智容貌都不如华儿,想要说门显赫的亲事不容易,眼前的花祭宴正是大好的机会,做娘的必须多为她打算打算。

    “容儿,你眼界不要太浅了!这次柳贵妃的帖子名义上是赏花宴,是要为适婚的皇亲贵族赐婚,只要你在花祭宴上表现出色,入了贵妃娘娘的青眼,你爹又是朝廷二品大员,就是皇子贵族你也嫁得!”章芸苦口婆心地劝说道,“你以为寿昌伯府世子就算好的?那是你没见真正好的!柳贵妃膝下的九皇子,那可是惊世之姿,但凡见过的小姐没有不为之倾倒,才十六就立下赫赫战功,连你爹那样挑剔的人都赞不绝口,不比那傅君盛强?”

    被章芸说得勾起了好奇心,裴元容悠然神往:“娘,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做什么?这次赏花宴,九皇子也会出席,到时候你一见不就知道了?等你见了九皇子,就算傅君盛上赶着娶你,你也不会嫁了!”见她终于回心转意,章芸松了一大口气。

    裴元容果然心动,又担心道:“可是娘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你是娘的女儿,娘哪能不为你打算?我都打听好了,这次赏花宴上,柳贵妃会取出一幅画,画的边疆风光,让众位小姐题诗,借此考察诸位小姐的才华。这是娘花重金请人帮你写的,到时候你只要吟出这首诗,一定能惊艳全场,还愁九皇子会注意不到你吗?”章芸说着,胸有成竹地将折好的宣纸放入她的怀中,脸上露出笃定的笑意。

    虽然明锦那贱人活着的时候比她得意,但是,她的女儿却能将裴元歌踩在脚底下!

    可惜华儿陪文苑到庆福寺祈福,不在府内。不然,以她的才貌聪慧,更没有裴元歌的立足之地!

    握着那张能够决定她命运的宣纸,裴元容嫣然而笑,但随即,心底又升起忧虑:裴元歌虽然容貌远不如她,又被退过婚,声誉扫地,但她写的诗,有时候连先生也会叫好,万一她也在赏花宴上展露才华……要想个法子,让她大大地丢脸才好。

    对了,就是那样!

    到时候,她大放光彩,裴元歌却是丢脸到家,从此之后再也不能跟她相比!

    一时间,母女二人脸上绽放出同样光彩闪烁的笑意……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柳贵妃……赏花宴……裴元歌凝望着窗外灿若云霞的桃花,若有所思。就像紫苑的传信一样,前世并没有这样一场宴会,看来,这次重生,会有很多事情变得跟以前不一样。但不管怎么说,对她而言,这是一次难得在众人面前展露的机会!

    前世的她,自惭容貌不如裴元容,总是闷在静姝斋,后来又被镇国候府退婚,更是足不出户。

    因此,她只能看着裴元华和裴元容随章姨娘四处拜访亮相,最后裴元华成为京城第一才女,裴元容也被称赞容貌娇丽,爽朗天真。至于她……那天在黑白棋鉴轩,杨绣弦曾说她貌若无盐,无才无德……她从未在众人面前出现,这些谣言从何而来,可想而知,说不定诸如此类的更多!

    所以,前世被镇国候府退婚后,就再也没人登门向她提亲,所以,才会被万关晓所骗……

    想到前世种种,即使有浓密的刘海遮掩,也无法隐藏眼眸中的恨意。凝视着铜镜中容貌平凡的字迹,裴元歌嘴角慢慢浮起一抹冷笑,这次赏花宴正是机遇,让她能够褪去这一身的伪装,光彩照人地站在众人面前,让他们好好认识认识“貌若无盐,无才无德”的裴元歌!

    就当这是送给章芸母女的第一份大礼吧!

    “紫苑进来,帮我梳妆!”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赏花宴当日,裴诸城早早被圣旨宣到吏部,他不在府,章芸乐得不理会裴元歌,称病不送。裴元容嫌弃跟裴元歌一路丢脸,借口约了某府嫡女一道赴宴,早早地就走了。因此,最后只剩裴元巧和裴元歌一道乘裴府的马车入宫。

    这倒是正合裴元歌的心意,免得裴元容这一路上又出幺蛾子。

    裴元巧呆愣地望着裴元容,从看到她的模样到进入皇宫,一直都没回过神来。这真的是那个容貌寻常的裴元歌吗?她不是在做梦吧!总觉得,裴元歌从这次病重后,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越来越不能招惹……裴元巧默默地想着,以后的日子,要怎么做,恐怕要重新盘算了。

    到宫门处下了马车,换了小轿,一直被抬到柳贵妃设宴的沉香殿。

    向宫女打听了裴元容的所在,裴元歌带着裴元巧径自向不远处的紫藤花架前走去,还未走近,边听得那边裴元容的声音远远地传来:“你们是没见过我那四妹妹,真的很难看,所以总梳着长长的刘海遮着脸,不敢让人看见。整日里跟鬼似的不见影儿,总躲在静姝斋里。难得有这次机会,让你们见见什么叫做貌若无盐,到时候吓到了,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们啊!”

    “真这么吓人?不过听说她很聪明,在黑白棋鉴轩斗棋赢了轩主呢!”

    “嗨,我打听过了,她根本就没赢!那天是有阳宁伯府的嫡女在哪儿,想要七彩琉璃珠,惹恼了轩主。大概是轩主生气了,但又惹不起阳宁伯府,所以才找个借口送给裴将军,结果以讹传讹,就变成这样了!”

    “难怪,都说她貌若无盐,无才无德,怎么可能斗棋赢了呢?我还听说,她性情乖张,忤逆先生呢!”

    “那算什么呀?从小照顾她的奶娘,都能被她找借口差点打死,这样心思狠毒的女人,难怪镇国候府世子要退婚呢!”说着扬高了声音,谄媚讨好地道,“安世子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安世子?镇国候府安卓然?

    他也来参加赏花宴?真是冤家路窄!裴元歌嘴角露出一抹微笑,在花架前立定,朝着那边讨论得正热闹的人群,用最轻柔温雅,娇糯动听的声音喊道:“三姐姐,”

    三姐姐?难道是他们正说着的裴元歌来了?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都回过头来,朝着声音的来处望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