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16章 裴元容被罚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16章 裴元容被罚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“做什么”裴诸城冷笑,随手翻出一册陈旧的诗集,扔到陈启明眼前,怒喝道,“你睁大狗眼给我看清楚,这首咏梅诗,是本将军十六年前送朋友离京,路遇早梅而作,当年人尽皆知,早就收录在本将军的诗集里。盗用本将军的诗,污蔑我的女儿,当着我的面就这样嚣张放肆,私底下你又是怎么作践我的女儿的?”

    怒气毫无遮拦地发作,浴血沙场的杀气和威仪爆发,顿时将陈启明惊得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“裴……裴将军……我真……真的不知道这诗……”因为害怕,陈启明连话都说不利索,猛地哭嚎起来,“裴将军饶命啊,饶命啊,我……我……我也是受人指使才会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章姨娘的声音:“老爷!”

    掀帘进来,看到陈启明狼狈的模样,章芸心中一凛,却笑着道:“老爷,宫里的柳贵妃跟裴府下了帖子,说是得了几株上好的牡丹花,邀请咱们裴府的小姐们五日后入宫赏花!听说京城受邀的人家不多,这可是难得的殊荣。”说着,装作是刚看到陈启明的模样,惊讶道,“咦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裴诸城没理会她,继续问道:“谁指使你污蔑陷害我的嫡女的?”

    真是岂有此理?先是镇国候府退婚,又来谋算他的歌儿,老虎不发威,都当他是病猫了?就算他这次回京卸职,不再是镇守一方的大将,他裴诸城也不是任人欺侮的!

    难道这人要供出自己?章芸心中一惊,如果让裴诸城知道她指使教习先生陷害裴元歌,她这辈子就算完了!心念电转,急忙道:“有人指使陈先生污蔑四小姐?这是怎么回事?四小姐一向与人无冤无仇的,难道说……是镇国候府退婚后,怕被人戳脊梁骨,所以故意往四小姐身上泼脏水,好显得他们理直气壮,是咱们裴府不是在前?”说着,以眸光示意陈启明顺着她的话说。

    裴元歌心中冷笑,章芸脑子倒是转得够快,眨眼间就将脏水泼到镇国候府,倒是嫁祸得天衣无缝。可惜,这件事父亲必定不会就此罢休,只要到时候跟镇国候府对质,立刻会真相大白,倒不用她多话,反惹嫌疑。

    陈启明何等溜滑,立刻猛磕头道:“正是,是镇国候府的一位小厮传信,让小的这样做的。他说,说小的要不照办,就……就杀小的全家!小的也是迫不得已啊,裴将军饶命,裴将军饶命啊!”

    又是镇国候府!裴诸城暗自咬牙。

    “老爷,虽然说是镇国候府威逼,但是陈启明的行为着实可恶,不过这事情牵涉到四小姐,依婢妾的愚见,还是不要闹到官府,让婢妾来处置吧!”章芸满面的关切和沉着,心中已起了杀机。刚才若不是同泽院有人传消息给她,陈启明这会儿只怕已经供出她了,这人不能再留!这事情恐怕又要麻烦哥哥了!

    陈启明还以为章芸在帮他,心中大为感激,庆幸自己方才没将章芸供出来。

    裴诸城闹心的很,挥挥手,让人把陈启明带了下去。目光转到旁边的裴元容和裴元巧,顿时来气,指着两人喝问道:“还有你们,姐妹一道在学堂,妹妹被人这样污蔑,你们两个姐姐居然都不做声?还有你,裴元容,你站出来,说,之前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裴元容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逆转,又傻了眼:“父亲,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章芸不用想也知道,必定是裴元容帮忙作证,急忙打圆场道:“老爷别气,谁能想到这先生居然这样混账,连四小姐这位嫡女都敢污蔑,容儿和巧儿又只是庶女,平日里还不知道怎么委屈呢?恐怕也是被先生吓唬的,毕竟都是孩子,不懂事!”为了救裴元容,又拉上了裴元巧。

    “亏你们还是裴府的女儿,居然被个穷酸举人吓成这样,连嫡亲的妹妹都不顾,一人去领二十戒尺,要狠狠地打,再把裴府家训抄写一百遍,让你们长个记性,以后遇到这种事情,你们再忍气吞声,丢我的脸,我到时候先修理你们!”裴诸城虽然信了,怒气却并没有消减,恨铁不成钢地怒喝道。

    裴元巧倒也罢了,裴元容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,连一指头都没挨过,这会儿突然被罚二十戒尺,又是因为裴元歌,一时间觉得格外委屈,“哇”的一声就哭开了。章芸怕她这一哭,更激怒裴诸城,急忙拉扯着把她拉走了。

    裴元巧神色异样地看了眼裴元歌,这才默默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裴元歌娇怯怯地站在那里,裴诸城的火气终于消了,招手让小女儿过来,抚摸着她的头道:“歌儿,委屈你了。告诉父亲,其他的先生也这样难为你吗?”难怪以前先生总找他告状,说歌儿顽劣,要都是这样的混账先生,拿刀砍都是该的。

    裴元歌知道,只要她现在一句话,父亲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些先生全赶出府,这代表着,父亲开始慢慢相信她这个女儿。“是的,父亲,不过女儿不怕,我可是裴大将军的女儿!”

    这话一下子说到了裴诸城的心窝里,对裴元歌更增喜爱,突然又道:“如果父亲以后不再是大将军了呢?你还怕不怕?”

    “父亲是说,以后你都会在京城吗?”裴元歌记得,在前世,父亲回京后,由武职变成文官,任职刑部尚书,虽然品级相同,但地位权势却不可同日而语,父亲心里也会失落吧?他肯对她流露出这种情绪是好事,如果能把握住机会,更能加重自己的分量,于是用娇糯的声音坚定地道,“有父亲在身边,女儿就更不怕了!而且,父亲以后可以常常陪女儿了,父亲不在府里,女儿好生想念你呢!”

    果然,闻言裴诸城心中熨帖,更觉得这女儿窝心可人,正要说笑,忽然想起旁边的傅君盛,忙笑眯眯地道,“对了,忘了介绍了,这是寿昌伯府的世子傅君盛,比你大一岁,你叫他傅哥哥就好。这是我的小女儿裴元歌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规规矩矩地行礼道:“傅哥哥好。”

    先前的情形,尽显裴元歌的聪慧,没想到她表面娇弱,却如此聪明!暗君盛心中暗赞,还了半礼,温然笑道:“四妹妹好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父亲这里还有客人,那女儿就先告退了。”虽然有父亲在场,毕竟男女有别,裴元歌先向父亲告别,又向傅君盛行了半礼,这才退了出去。傅君盛不觉有些失落,下意识地目送着她离去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,跑这么快干嘛?裴诸城眉头紧蹙,看到傅君盛留恋的目光,眉头又舒展开来,这傅君盛才学不错,又温和有礼,比镇国候府世子安卓然强百倍,方才还出言维护歌儿,看来对歌儿印象不错,看来这事情有门儿!

    不过这次他可要看准了,得挑了妥当的夫婿给歌儿,绝不能再重蹈镇国候府的覆辙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