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14章 姨娘授意,先生刁难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14章 姨娘授意,先生刁难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裴元歌在黑白棋鉴轩斗棋,赢得七彩琉璃珠的消息,飞快地在京城传扬开来,引起一片热议狂潮。众人都知道,裴府大小姐裴元华才貌双全,在京城名媛中久负盛名,三小姐裴元容听说也是美貌可人,倒是这位嫡出的四小姐,据说容貌平常,无才无德,因此缩在裴府不敢见人,这次又被镇国候府退了婚,更让人们坚信,这位四小姐定是如传言一般不堪。

    现在,裴元歌居然赢了棋艺超绝的轩主?

    这太颠覆人们的认知了!

    不止京城,就连裴府里的下人们听说这事,也都议论纷纷,难以置信:“哎,你听说没有?四小姐居然斗棋赢了黑白棋鉴轩的轩主,把七彩琉璃珠赢走了,我听说那轩主斗棋三年,可从来没输过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这么厉害的人,四小姐也能赢,你说四小姐的棋艺得多高?恐怕连大小姐都不如她!”

    “这就奇怪了,四小姐棋艺这么高,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嗨,你懂什么?四小姐是明锦夫人生的,大小姐和三小姐都是章姨娘生的,现在又是章姨娘掌府……唉,你自己动脑子想想,这中间肯定有猫腻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流言传入章芸的耳朵,几乎气歪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简直是胡说八道!那小贱人算什么?别说跟华儿比,就是容儿的一根头发丝,她都比不上!”章芸拍着桌子怒喝道,气愤难平,“想冒尖出彩,想压下容儿和华儿,她想都不要想!我的女儿才是裴府最出彩的小姐,裴元歌那小贱人什么都不是!”

    王嬷嬷忧心忡忡:“老爷越来越宠爱看重她了,姨娘,咱们不能再拖延了!”

    “哼,这小贱人休想翻出我的手掌心!”章芸冷笑道,沉声吩咐,“嬷嬷,你带着我的话,去找府里小姐们的教习先生,就说……”这边吩咐妥当,章芸又去了裴诸城的同泽院。

    于是,第二日,裴元歌便被唤来同泽院。

    裴诸城面露慈爱地道:“歌儿,我看你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,也该把这些日子落下的功课补上,从今天开始,就继续到温故园跟着先生学习吧!”说到这里,神色突然郑重起来,“从前小不懂事也就罢了,现在大了,可不许再忤逆先生,如果再让我知道有这种事情,就算我疼你,也不能轻饶你!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章芸在旁边,桃腮带笑,四小姐想要不忤逆先生,恐怕很难啊……

    就知道,这个章芸绝不会坐视她出彩露脸,迟早会找机会抹黑她!裴元歌心中冷笑,不是她不敬重先生,而是那些人,根本不值得敬重!但脸上却挂着乖巧甜美的笑意,娇糯地应道:“女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正如裴元歌所料,她在学堂的日子很不安生!

    “四小姐,上课要认真听讲,不能分心!起来站到边上听课去!”教诗词歌赋的陈先生严厉地道,将认真听讲的裴元歌提溜起来罚站,却对着旁边蒙头睡大觉的裴元容微笑如春,“三小姐想必是昨晚用功太累了,多休息会吧!”

    “四小姐,你这绣的是什么?鸳鸯都被你绣成水鸭子了,看看人家三小姐,你不惭愧吗?拆了重绣!真实的,别以为你是嫡出小姐就厉害,跟人家三小姐比差远了!”教刺绣的黄先生厉声苛责,二话不说绞碎了裴元歌的绣帕,扔了她一身。

    “四小姐,我说了多少次了,这棋路是错的,错的!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赢了斗棋的,连最基本的都不懂!看看人家三小姐,只比你大一岁,却已经有手谈高手之风了,你好好学学,别仗着是嫡出小姐就不用心!”教下棋的李先生不屑地道,整张脸都写着“你很笨,你很蠢,你很没用,你在浪费我时间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先生,谁能忍住不忤逆?

    烛火之下,被板子打的手心通红的裴元歌抄写着被罚抄的文章,眸眼冷凝。

    前世就是这样,刻意刁难,颠倒黑白,稍有不服辩解,便被按上忤逆乖张的罪名,告到裴诸城那里去。学堂只有先生和她们姐妹三个,先生一口咬定是她不敬师长,不服管教,庶出的二小姐裴元巧是个棒槌,不敢说话,裴元容是帮凶,她根本无法辩解。再加上章芸在旁边推波助澜,弄到后来,连裴诸城也认为是她性情乖张,不服管教,父女之情渐离渐远,最后终于对她彻底失望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她绝不会重蹈前世的覆辙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学堂。

    “四小姐,昨天我布置功课,要今天交一首诗上来。你的诗呢?不服管教,罚你今天抄韵律启蒙一百遍,不抄完不许吃饭!”陈先生明明收到了裴元歌的功课,却仍然颠倒黑白。昨天这位四小姐太能沉住气,没被他激怒,今天要加大力度才行。

    果然又来这一套!裴元歌咬唇,站起身来:“陈先生,我明明交了功课。”

    陈启明本来还担心她会继续忍气吞声,闻言大喜,忙道:“胡说,我根本就没有见你的诗。”

    “匝路亭亭艳,非时袅袅香。素娥惟与月,青女不饶霜。赠远虚盈手,伤离适断肠。为谁成早秀?不待作年芳。这是我交给您的咏梅诗,我明明看到,你把诗夹入那摞书里的。”裴元歌不服气地道,直指教桌右边的一摞书。

    陈启明走到教桌前,取出一张纸,冷笑问道:“是这个吗?”说着取出打火石,将纸张点燃,看着它焚为灰烬,这才道,“我说了,我没看到你教上来的功课!至于这首咏梅诗,是我前几日刚做的,没想到你越来越顽劣,不但不交功课,还敢盗用先生的诗,简直不可救药!现在你不单要把韵律启蒙抄写一百遍,还要向我赔礼道歉,另外再罚你二十手板,让你记个教训!”

    这个裴元歌虽然年纪幼小,他又没好好教她,但天资聪颖,偶尔居然也能写出令他也要叫好的诗。

    正好,可以成为他的诗作,让人称颂。

    “不错,四妹妹,我可以作证,你明明没交功课,却还想将陈先生的诗作据为己有,太过分了。也不想想,陈先生可是举人,他所做的诗,岂是你这种水平的人能写出来的?”裴元容在一旁幸灾乐祸,让你占尽案亲宠爱,让你出风头,让你三番两次顶撞我,现在报应来了!

    有了裴元容的声援,陈先生底气更足,怒道:“你居然敢污蔑我盗用你的诗,咱们到裴将军跟前讲理去。”物证他已经烧了,人证他有裴元容,正好闹到裴将军那里去,到时候,不但裴将军要跟他赔礼道歉,还有章姨娘的赏钱可拿,又能得一好诗,一举三得啊!

    似乎也知道自己处境不利,裴元歌有些怯弱地道:“你们联合起来陷害我,我……我不去!”

    “由不得你!哼,小小年纪就这样不学好,将来还了得?这事必须告诉裴将军,让他好好管教管教女儿!”见她退缩,陈启明更加得意,得理不饶人,硬是要带着三位小姐去找裴诸城。裴元歌原本不愿意去,却被裴元容一把拉住,往裴诸城所在的同泽院揪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父亲所在的房间近在咫尺,裴元歌嘴角慢慢弯出了一抹隐晦而笃定的笑意……

    就让这个陈先生,做那只儆猴的**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忘了说了,文中的诗是李商隐的《十一月中旬至扶风界见梅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