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13章 四小姐风华初绽(下)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13章 四小姐风华初绽(下)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裴诸城心中疑惑,难道这中间有什么他未看出的精妙?凝神关注棋局,却只见精雕的青玉棋盘上,黑子原先还零落地散居棋盘各处,但渐渐被白子吞噬殆尽,只剩残兵蜷缩在西北角坚持,而白子的领域却越来越大,棋局明显呈现一面倒的局势,白子胜局早定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轩主落棋却越来越慢,似乎在每一子都耗费他极大的心神。屏风后的丫鬟,甚至能看到轩主光洁的额头有着淡淡的汗意。

    还未到终局,屏风后轩主却突然一声轻叹,推棋叹道:“不必再下,我输了!”

    明明轩主占据绝对的优势,怎么反而说自己输了呢?众人都疑惑不解,裴诸城凝视着棋局,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裴元歌从容起身,姿态恭谨,温语道:“轩主过谦了,是我输了。”这位轩主不但棋艺精湛,胸襟气度也非常人能比。不过……不知道是不是她多疑,感觉这位轩主斗棋的目的,绝非招揽顾客、宣扬名声或者爱棋这么简单,而是另有深意。

    杨绣弦一头雾水,嚷嚷道:“这怎么回事啊?明明裴元歌输惨了,你们以为我不懂棋是不是?”

    轩主却不理会她,沉吟了会儿,道:“如果我没看错,裴小姐于棋艺一道,才刚启蒙,是么?”

    “轩主眼光精准,正是。”裴元歌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,裴小姐是从第几步开始,便打定主意固守西北角呢?”

    “从第一步开始便是。方才轩主与家父对弈时,我便知道轩主棋艺高超,绝非我所能匹敌,因此,从最开始就打算守住西北一角,免得输得太难看。”裴元歌坦然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裴小姐从第一步到第六步,都是在迷惑我,好让我无法分辨你的真正意图。而我,也的确被蒙蔽,还以为裴小姐从第七步开始才决定固守西北。”轩主轻叹,语带激赏,“衡量敌我优劣,定位精准,确定目标后精密布局,虚实相惑,步步为营,以至于后来,即使我发现了裴小姐的意图,却始终无法克敌制胜。我浸yin棋道十四年,至今未逢敌手,裴小姐却才刚启蒙,如此悬殊的差距,我却不能攻克裴小姐固守的西北角,敢不认输?裴小姐天资聪颖,心思玲珑,实在举世无双,日后成就必定不可限量!我现在这里向裴将军提前道贺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轩主如此推崇裴元歌,裴诸城乐得合不拢嘴,连连道:“哪里哪里!”

    只有杨绣弦在旁边听得面目扭曲,明明都是输,轩主对她那样冷漠,对裴元歌却这样推崇,根本就是不公平!裴元歌明明就是输了!

    “飞花,取七彩琉璃珠来,赠与裴小姐。”

    随着轩主的吩咐,旁边一个美貌如花的绿衣丫鬟很快便取来一个雕刻精美的紫檀木盒,打开后,纯白的绒毯上,一颗鸡蛋大小的琉璃珠粲然生辉,晶莹的珠体内,七色光晕流转,灿若云霞,缈如尘烟,宛如瑶池流虹,精致美丽,难描难画,立时引起一片惊叹声。

    “琉璃清透,七彩晕转,果然是七彩琉璃珠!”裴诸城叹道,神色喜怒难辨。

    杨绣弦更是眼红得几乎滴血,心念一转,如果她能把七彩琉璃珠要到手,到时候就说是她斗棋赢得,又有谁能知道不是?而且如此美丽的宝珠,到时候眼红死那群骄傲爱炫的女人!“裴元歌,你把这七彩琉璃珠送给我,以后自然有你的好处!我可是伯府的嫡小姐,我父亲是阳宁伯,别说你,你父亲的官途,我也会照顾照顾的!”

    搬出父亲来,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裴府,想必不会为了一颗珠子就跟阳宁伯府对抗!

    这话一出,裴元歌和丫鬟们倒也罢了,裴诸城却哑然失笑。“杨小姐,回去问问你的父亲,他是谁带出来的?他的爵位是怎么得的?照顾我?他别再让他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儿乱惹祸,丢我这个老上级的脸,我就谢天谢地了!”

    裴元歌则扬起手中盛有七彩琉璃珠的紫檀木盒,笑得很俏皮:“杨小姐,七彩琉璃珠我已经赢到了,你的脑袋呢?打算什么时候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你们——你们欺负我,我……我回去告诉我爹!”明明裴诸城没有爵位,不能跟她父亲相比,但不知道为什么,听着裴诸城的话,杨绣弦就是莫名地感到一阵心虚,再被裴元歌这样讥诮,见旁边连丫鬟都在掩袖低笑,嘲笑她不知天高地厚。她从没受过这样的屈辱,脸顿时涨得通红,杏眼中泪珠滚来滚去,终于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甩着帕子,哭着跑出了后院。

    走在花团锦簇的青石板路上,见裴诸城不住地看着那紫檀木盒,裴元歌便将盒子放入他的手中,笑道:“父亲,既然你喜欢七彩琉璃珠,就当女儿孝敬父亲了。”这宝珠虽然漂亮,却也只是个玩意儿,还不如拿来讨好父亲。

    裴诸城摇摇头,从怀中取出一个织金荷包,轻轻抖落,只见一枚光华流转的宝珠悄然落入盒中,璀璨夺目,与盒中原有的七彩琉璃珠珠联璧合,相映生辉。“七彩琉璃珠能够清心定神,有助安眠,对体弱之人具有温养之效,你身体不好,佩戴着这两枚七彩琉璃珠,大有裨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幽幽叹了口气,神色迷茫中微带痛楚,带着裴元歌缓缓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裴诸城复杂的神色,再看看光华流转的一对七彩琉璃珠,裴元歌心中顿时升起了无限疑惑。

    身后二楼上,轩主站在床边,遥望着二人离去的身影。看到裴诸城取出另一枚七彩琉璃珠时,清冷的黑眸中闪过一抹讶然,但很快逝去,目光淡淡落在裴元歌的身上:“裴四小姐……貌若无盐,无才无德……镇国候府世子退掉的未婚妻……有意思,真有意思!”

    如果安卓然发现,被他退掉的未婚妻是个如此玲珑剔透,心思聪慧的女子,不知道他会作何表情?

    “飞花,到前院告诉掌柜,我输给了裴府四小姐,这次斗棋到此为止!”

    甲子号斗棋室。

    眼见棋局将输的棋者,听到了飞花刚刚传来的消息,神色变幻莫测,好一会儿才歉然道:“对不起,公子,我家轩主已经认输,七彩琉璃珠也已经赠与他人。所以,此次斗棋到此为止!”心中遗憾不已,眼前的挑战者棋艺之高,是他生平仅见,甚至可能打破轩主未遇敌手的神话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这已是第三局,眼看就能到后院挑战,可惜,仅差一步啊!

    挑战者一身黑衣,头带竹笠,垂坠着黑纱,将容貌完完全全地遮挡起来,只露出一双洁白修长的手,骨节分明,却是纤细优美,宛如白玉精心雕就,使人更加好奇他的真容。听到棋者的话,黑纱下的宛如上好松烟墨描绘而成的剑眉紧紧蹙起,神色冷凝。

    他此次前来,就是为了七彩琉璃珠,居然功败垂成,被人抢先赢走了?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俺比较粗心,刚刚才发现,在这里谢谢wszll亲的打赏……。原谅偶的粗心大意,抱住么么~O(∩_∩)O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