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12章 四小姐风华初绽(上)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12章 四小姐风华初绽(上)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来到书房,原来裴诸城见天气晴朗,他又有空闲,要带元歌出去走走。坐在舒适的马车里,裴元歌偷偷掀起窗帘,隔着帷帽垂下的轻纱,打量着外面的喧嚣热闹。一路走过,两边高楼巍峨,店铺林立,各式各样的货物琳琅满目,身着各色绸缎衣衫的行人往来如织,显得恢弘壮丽,繁华似锦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车门外忽然传来石砚的声音,“前面黑白棋鉴轩又在斗棋,听说这次的彩头是七彩琉璃珠,引来许多人,把路给挡住了。所以请将军示下,是暂停一会儿,还是绕道过去?”

    这斗棋可谓京城一景,声名远扬,尤以棋鉴轩为胜。

    黑白棋鉴轩分前后两院,前院以天干地支为序,设有六十斗棋室,每室有一位棋艺高手坐镇,要能够连赢三局者,才有资格进入后院与轩主对弈,能够赢了轩主的人,便可赢得斗棋的彩头。而每次棋鉴轩拿出的彩头,都是稀世奇珍,可惜,斗棋三年,从未有人能从这位轩主手中赢走彩头。

    “七彩琉璃珠……”听到这次的彩头,裴诸城神情有些异样,沉吟了会儿,忽然握住裴元歌的手,慨然笑道,“走,歌儿,陪父亲斗棋去!我突然想会会这位神秘莫测的轩主了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下,裴诸城连赢三局,被引着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与前院的冷清疏淡的黑白色调完全不同,棋鉴轩的后院秀丽婉约,清新雅致,院内繁花盛开,七彩缤纷,异香扑鼻。两人到了二楼,只见一道屏风横亘中间,将雅室隔断,垂坠而下的珠帘散发着淡淡的光辉,隔绝了内外的视线,只隐约能看到屏风后面有人。

    珠帘前坐着一名黄衣少女,容貌明艳,却难掩骄矜之气,正满面不忿地瞪着眼前的棋局。

    “姑娘输了!”屏风后面传来清冷如玉的声音,温和平淡,但带着一股淡淡的凉意,宛如冰雪与水的交融,清澈却带着与人疏远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这次不算,再来,直到我赢了为止!”黄衣女子不服气地道。

    她是阳宁伯府唯一的嫡女杨绣弦,素来骄纵,一向自负棋艺高超,正好赶上这次斗棋,夸下海口,说一定会拿到七彩琉璃珠。没想到才两三下就输给了轩主。要是被那帮千金小姐知道,以后还不笑死她?她哪里还有颜面在那些人跟前提棋?无论如何,她一定要拿到七彩琉璃珠!

    “一局定输赢,这是后院的规矩!已经有新的斗棋者出现,请姑娘离座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我是阳宁伯府唯一的嫡女,我说再来就再来,少废话!惹得姑娘生气了,信不信我砸了你这黑白棋鉴轩?”杨绣弦脾气上来,转头怒瞪着裴诸城,不屑的道,“你们也听到我的身份了,识相的就离开,别打扰姑奶奶下棋,不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裴诸城哪会害怕她的威胁,淡然坐下,向屏风后面道,“裴诸城向阁下请教棋艺!”

    理也不理杨绣弦,顿时将她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裴诸城?杨绣弦微怔,随即冷笑道:“我还以为是谁呢?原来是被镇国候府退婚的裴府?难道你身后的女子就是被退婚的裴元歌?被退了婚还敢大摇大摆地出来,亏你好意思!要是换了我,早就躲起来不敢见人了!听说你貌若无盐,无才无德,难怪会被退婚,也难怪要带着帷帽出来,恐怕长得根本不能见人吧!”

    “小女蒲柳之姿,外出以帷帽遮挡容颜,免被外人窥见。当然不能与杨小姐想必,眼见为实,难怪京城皆传扬杨小姐貌美如花!”裴元歌微笑着道,声音清润如玉,柔和动听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你怎么能跟我比?”杨绣弦骄矜地道。

    裴诸城和房间里的丫鬟都不禁失笑,连屏风后面都传来一声轻笑。女子矜贵,容貌怎能轻易被外人看到,裴元歌戴着帷帽外出才是正确的。她说“眼见为实”又说“难怪京城皆传诵杨小姐貌美如花”,是在暗刺杨绣弦随意被外人窥得容貌,有失妇德,她反倒以为是在赞扬。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愚笨之人?

    见众人皆笑,杨绣弦也察觉到不对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怒道:“你敢骂我?”说着扬手便欲掴裴元歌耳光。

    裴诸城哪能容许裴元歌挨打,只是他不欲与杨绣弦未婚女子计较,只将裴元歌拉过,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黑白棋鉴轩,不是阳宁伯府,杨姑娘要打人,请另寻他处!”屏风后,轩主声音中的凉意慢慢转寒,虽然平淡,却有着刻骨的森然,只一句话说完,便不再理会她,径自与裴诸城开始对弈,有丫鬟居中往来,为珠帘前后的人传递彼此的棋路。

    杨绣弦本想破坏,但想到自己还没拿到七彩琉璃珠,万一真热闹了轩主,她又势单力孤,被灰溜溜地撵出去就难看了!不情不愿地收了口,狠狠地瞪了眼裴元歌,却也不愿意走,就在旁边看着。哼,她倒要看看,这个裴诸城有什么本事?要是输了,看她怎么嘲笑他!

    刚开始,双方落子都很快。渐渐的,每落一子,裴诸城思考的时间便越长,额头也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,裴元歌从袖中取出手帕,轻轻为他擦拭。裴诸城却恍然未觉,依旧专心在棋局上,却也知道颓势难挽。

    果然,一局终了,裴诸城输了七子。

    “哼,我听说裴将军自负棋艺高超,曾放言说,敢让京城棋者先。现在看来,不过尔尔,以后还是少摆威风的好!”见裴诸城败局,杨绣弦出言讥刺,好出刚才的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才输了七子,远不到片甲不留的地步,的确不过尔尔!”裴元歌反唇相讥,声音从容。

    杨绣弦结舌,但事实俱在,却无法辩驳,急切间道:“有本事裴元歌你来下!哼,亏你还是将军府的嫡女,琴棋书画样样不通,你有什么资格来嘲笑我?要是你能赢得那七彩琉璃珠,我把脑袋给你!”

    这位裴将军胸中自有沟壑,可惜个性耿直豪爽,未免有些疏落粗犷,但豪爽重情,若得恩惠,必会百倍相报。不知道这位裴四小姐又如何?轩主心中计较,也开口相邀道:“如果裴四小姐不介意,不如一试?”

    对于下棋,裴元歌只是知道规则,连皮毛都算不上。若没有杨绣弦在此,她也就坦然承认了,但现在被杨绣弦一激,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示这个弱,反正杨绣弦输得惨烈至极,想要输得比她更惨恐怕也很难。于是坐下,道:“下就下,输得片甲不留,谁不会啊?”

    这句话又把杨绣弦气得脸色发白,跺着脚,将手中的绣帕揉成了麻花。

    然而,看到裴元歌落子第一步,杨绣弦顿时大喜过望,得意地狂笑起来:“我早说了你不会下棋,果然没错,哪有人第一步先走这里的?十足烂棋!不会下就早点认输,免得丢人丢得太难看了,到时候没法收场!”

    裴诸城也在心中暗叹,歌儿于棋艺果然寻常,这一步的确不怎么高明!

    然而,屏风后的轩主,看到丫鬟传进来的第一步棋,却神色微变,随着裴元歌渐渐地落子,神色越发凝重,忍不住失声道:“咦”声音似乎颇为惊讶,有些意外,还有些疑惑。更比先前多了些凝重,与先前和裴诸城对弈时的轻松浅淡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听出轩主声音中的惊叹凝重,似乎如临大敌,众人都深感奇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