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10章 智除桂嬷嬷(下)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10章 智除桂嬷嬷(下)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桂嬷嬷做事一向老道,若非有十足把握,绝不会束手待毙,这么说,是别人偷偷放入了美人泪,要陷害她们?怀疑的目光锁定在跪倒在地的紫苑,章芸缓缓道:“奇怪,四小姐的汤药一向好好的,怎么夫人一派紫苑你来,就多了一味药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显然是怀疑是紫苑动的手脚。

    紫苑神色坦然,迎上章芸的眼神,沉声道:“章姨娘错了,是四小姐的药一直有问题,只不过是我发现了而已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章芸微眯着眼睛,眸光精湛,“事情怎么就这么巧呢?我们都不知道什么美人泪,偏偏你知道得清清楚楚;偏偏你一进门就知道四小姐的汤药里加了美人泪;又偏偏太医辨认过后,的确是多了这位药材,难道紫苑你能掐会算吗?”

    “奴婢曾经学过一点医术,美人泪性大寒,味酸中微甜,一闻便知。”紫苑针锋相对,“至于姨娘怀疑是我动的手脚……这很好分辨,据我所知,美人泪服用后半月内,药性都会显示在脉象中。只要请陈太医为四小姐把脉,就知道究竟是这碗汤药被人做了手脚,还是四小姐一直都身中美人泪之毒?”

    陈太医点点头,道:“这位姑娘所言不虚。”

    裴诸城立刻道:“有劳陈太医。”

    诊脉的结果,裴元歌的确身中美人泪之毒,不过还好不算严重,还能调理得过来。

    “酸中微甜……没错,我之前喝的汤药,的确是酸中微甜……”裴元歌呆愣住了,眼眸中渐渐浮现出雾气,忽然间拉住裴诸城的手,害怕地道:“父亲,这是怎么回事?汤药,汤药一直都是桂嬷嬷熬的……桂嬷嬷是我的奶娘啊……她为什么要害我?”

    听起来,她似乎惊吓过度,语无伦次,却是在不知不觉中坐实了桂嬷嬷的罪名。

    桂嬷嬷以前就常常用这种手段在裴诸城面前陷害裴元歌,哪里听不出这言外之意?心中胆寒,当即跪倒在地,大放悲声:“老爷明鉴,章姨娘明鉴,四小姐明鉴,老奴冤枉啊老奴伺候四小姐十三年,一向忠心耿耿,怎么会做这样欺主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那你如何解释美人泪一事?”裴诸城面色铁青,居然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,暗害他的歌儿!

    “老奴……老奴……”任桂嬷嬷再精滑,一时间也找不出推托之词,急得满头大汗,只能光喊冤枉,“老爷,这是有人要陷害老奴啊!老奴是四小姐身边最得力的人,恐怕是有人想要对四小姐不利,所以要设计除掉老奴啊!”这是又将脏水往舒雪玉身上泼。

    “对了,药渣!”裴元容忽然灵机一动,邀功道,“父亲,煎药的药渣应该还留着,只要去看看里面是否有美人泪,不就清楚了?如果没有的话,显然美人泪是后来加入的,这是有人陷害桂嬷嬷。”她难得聪明了一回,能想到这关键,心中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紫苑心中一惊,桂嬷嬷这人狡诈异常,又把持着静姝斋,小姐恐怕没办法在药渣里动手脚。

    偷眼望去,却见裴元歌依然神色凄惶,拉着裴诸城的手臂只管掉眼泪。

    然而,听了这话,桂嬷嬷更是面色惨白,几乎瘫倒在地。之前她在药里加了美人泪,生怕裴诸城回来后发现异样,便把药渣全部处理掉了。后来虽然不再加药材,但为了谨慎起见,继续把药渣处理掉。原本她还能继续狡辩是舒雪玉陷害她,但被三小姐这么一说,却是害惨了她,因为她拿不出药渣!

    若是心中无鬼,又何必处理掉药渣呢?

    就在这时,裴诸城的贴身小厮石砚已经回来,附耳轻语几句,随即退下。裴诸城面色更加难看,一拍案几道:“你还说是别人陷害你?方才石砚已经到各大药房问过,你的儿子桂承祥半月前正好去买过美人泪,你怎么解释?难道是你儿子陷害你吗?”

    桂嬷嬷没想到裴诸城这么快就查到这些,这下铁证如山,凄惶四顾,却再想不到任何推托之词,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望向章芸。

    桂嬷嬷是章芸煞费苦心安排在静姝斋的棋子,心腹,章芸自然不愿看到她就这样废掉,正要为桂嬷嬷求情,忽然间看到裴诸城铁青的脸,陡然清醒。她假作割肉疗病,裴元歌的病情却真的好转,老爷已经起了疑心,如果此刻她在为桂嬷嬷说话,难保老爷不会疑心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桂嬷嬷,她绝不能救!

    非但不能救,而且还要狠狠打罚,才能消除老爷的疑心。

    “桂嬷嬷,你身为四小姐的奶娘,又是静姝斋的管事嬷嬷,四小姐又敬重你,你为什么要做这种欺主的事情?”章芸厉声喝道,“你就不为你一辈子的体面着想,也该为你的家人想想,怎么会这样糊涂呢?”特意咬重了“你的家人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桂嬷嬷浑身一颤,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弃子,心中悲愤,但为了家人,尤其为了她的儿子着想,只能咬牙承认下来,不住地磕头道:“都是老奴一时糊涂,偷偷拿了小姐的头面首饰出去卖,害怕四小姐发现,所以就想……就像如果四小姐死了,就不能再追究了,正好听说这美人泪能让人死得不明显,于是……这事和老奴的家人无关,承祥什么都不知道,他只是帮我去买药材而已,求求老爷,饶了承祥一命吧!”

    “这种胆敢谋害主子的恶奴,理应杖毙。至于她儿子桂承祥,照这恶奴所言,并不知情,只算个从犯,杖五十,赶出府去,老爷意下如何?”章芸请示裴诸城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哼,便宜他了!”

    见裴诸城没有异议,章芸正要命人动手,裴元歌突然道:“父亲,虽然说桂嬷嬷一时糊涂,但她伺候我这么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父亲,您就开开恩,饶了她一命,把她撵出府去也就是了。我的病还没好,您就当为我积阴德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裴元歌会为桂嬷嬷求情,众人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桂嬷嬷更是惶然不解,方才生死一线间,脑海反而清明,想想裴元歌今日的言行举止,她几乎已经可以确定,今日之事绝非巧合,很可能是裴元歌连同紫苑所为!而且,这整件事都在她的引导控制之下,到最后她却袖手高坐,只以受害者的面目出现,博人同情。

    想到裴元歌如此深沉的心机,桂嬷嬷心中更是胆寒,既然她如此处心积虑要拔掉她,为什么在这成功在即的时候,又要为她求情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