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08章 智除桂嬷嬷(上)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08章 智除桂嬷嬷(上)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“四妹妹,我来陪你说说话,你可别嫌我烦!”一大早,裴元容便来到静姝斋,头戴赤金琉璃八宝簪,身着大红色秀金线缠枝花纹的绣袄,下配色泽鲜艳的石榴裙,更衬得面色白腻,如春晓之花。与床上病恹恹、面色苍白的裴元歌形成鲜明的对比,更显得她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裴元容心中得意,裴元歌是嫡女又如何?被退了亲,容貌又没她好,将来只有被她踩在脚底下的份儿!

    裴元歌淡淡一笑,道:“三姐姐来得好早,我还没用早膳,你就到了。”病人还未用膳,裴元容就来了,有这么探病的吗?分明是来添堵的!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慢慢吃,我先坐着。”裴元容没有听出她的言外之意来,还以为裴元歌怕自己来蹭饭,心中鄙夷:我采薇园的饭菜比你好无数倍,还稀罕你这冷粥素菜?要不是娘让我来,我才不愿意踏入你这静姝斋呢!却也不去外厅,眼珠子滴溜溜地直往屋内的摆设上扫。

    裴元歌也不理她,径自用膳。

    “呀,四妹妹,你这套十六开紫檀座的床头琉璃屏风好漂亮!”裴元容目露艳羡,床头屏风以精致小巧为美,四开最常见,八开已经是难得的精品,这座居然是十六开的,而且做工精细,夹在琉璃屏面中间的绘痕好似流水般,流畅生动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裴元歌这里居然有这么好的东西,准是父亲偏心!

    裴元容嫉恨不已,上前拿着屏风不住地摩挲,自然而然地笑道:“我屋里刚做了一张紫檀木刻牡丹迎春的拔步床,这屏风刚好配我的床。四妹妹一向最大方,想必会成全姐姐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说着,也不问裴元歌的意见,便要将屏风交给身后的大丫鬟绣玉,让她拿回采薇园。

    裴元歌将手中的粥碗往桌案上一放,心中恼怒。

    以前,裴元容就这样大咧咧地拿走了她不少好东西,偏桂嬷嬷拿着姐妹间和气重要,身为嫡女要大度的鬼话蒙她,让她不要做声。可惜,现在的她已非从前,这次她休想得逞,非但如此,从前从她这里拿走的东西,她也要全部讨回来!

    正要话说,屋外传来白薇清脆的声音:“四小姐,老爷和章姨娘来瞧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裴诸城已经进来,先道:“歌儿别起身了,养身体要紧。”进来内室,一眼瞧见光彩照人的裴元容,心中欣慰,慈爱地道:“我以为我就够早了,没想到容儿比我还早,想必是担忧歌儿的病情,所以一大早就过来了吧?姐妹间正该如此!”

    身后跟进来的章芸身着雨过天青色褙子,葱绿罗裙,清新秀丽,闻言脸上浮起了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裴元容正要再说两句,好讨裴诸城的喜欢,裴元歌却已经娇笑着开口,道:“可不是吗?三姐姐一大早就来了,我正用膳,还没来得及说话,倒先跟我要这座十六开紫檀座琉璃屏风呢!这知道的呀,说三姐姐是来探我病来了,不知道,还以为她是专来要东西的呢!”

    来探病,却不问病人病情,先要起病人屋子里的东西来了!

    从裴元歌的玩笑里,裴诸城听出了另一层意思,微微皱起眉头,这容儿,眼皮子也太浅了!等到看清那座屏风,浓黑的眉皱得更紧了,不悦地开口道:“容儿胡闹!你是来探病的,怎么反而要起东西来了?”

    裴元容却舍不得这架精致的屏风,嘟囔道:“不过一座屏风而已,也值得四妹妹告状?”

    “三姐姐说的是,不过一座屏风而已,跟我们姐妹比起来,算什么?只不过,这屏风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,我看着它,就像看见我娘一样,这是我的一点念想,所以不能给三姐姐。”裴元歌径自微笑着,虽然苍白的脸色、浓密修长的刘海掩饰了美丽的容华,但浑身的气度风范却因此更加卓然,“我记得我还有座八开的双面绣床头屏风,一套紫檀木雕刻的聚八仙人物传,跟这琉璃屏风比也不遑多让,都好看得紧,我就送给三姐姐了。”说着扬声叫道,“桂嬷嬷,还不把那两样物件拿出来,送给三姐姐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桂嬷嬷和裴元容双双面色剧变。

    她说的这两样东西也都价值千金,精致美丽的确不在这座琉璃屏风之下。问题是,这两样东西早就被裴元容瞧上拿走了,如今哪里拿得出来?就算桂嬷嬷说是裴元歌以前就送给裴元容的,在裴诸城面前也不像话啊——如此贵重的东西,裴元歌已经送了两件,如今裴元容居然还要?

    要是裴诸城再无意中一想,裴元歌到底“送”给裴元容多少东西,追究起来,那可就麻烦大了!

    真不知道,这四小姐突然提起这两样东西,到底是巧合,还是有意?

    裴元容紧张地道:“我不要了!我不要了!”双手连摆,神色慌乱。

    “四小姐真不愧是嫡女风范,大度从容,难怪老爷如此疼爱四小姐呢!”章芸见状心知不好,急忙打圆场,顺着裴诸城的心意逢迎裴元歌,希望能将此事就此揭过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裴诸城面色缓了缓,疼爱地摸摸裴元歌的头,却仍瞪了裴元容一眼,正要开口。

    眼见裴诸城还是不肯放过,桂嬷嬷急中生智,道:“瞧老爷和小姐们说得投契,四小姐连喝药都忘了。大夫可叮嘱了,这药得趁热喝,不然会减了疗效。”她知道裴诸城最疼裴元歌,提到裴元歌的病情,肯定会把其他事情暂且放过一边,等这碗药下去,大概也就忘了。

    果然,听说会减了疗效,裴诸城立即住口。

    桂嬷嬷果然老奸巨猾,深谙众人心理,这样的毒蛇,绝不能再容她留在静姝斋!至于裴元容,想要收拾她,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,不急在此刻。想到这里,裴元容脸上浮现出微笑,娇嗔道:“父亲不知道,桂嬷嬷最忧心我的病,拿药煎药一手负责,从不假手他人,顿顿督促着我喝,害得我想少喝一顿都不行!”在桂嬷嬷的紧迫盯人下,为了不喝药,她可谓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桂嬷嬷松皮般的老脸上浮现出朵朵菊花:“瞧四小姐说的,这是老奴的本份啊!”

    见她轻易跳入自己的陷阱,裴元歌嘴角勾起一抹异样的笑意,桂嬷嬷啊,这会儿你就尽避得意吹嘘吧,等下,我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!

    端起碗来,正要送往嘴边,院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喧哗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