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04章 “慈爱”姨娘,感天动地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04章 “慈爱”姨娘,感天动地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“女儿明白,父亲是为女儿好。如果镇国候府是因为对女儿不满而退婚,那即便女儿嫁过去,他们也不会善待女儿;若是因为什么误会,那么,这样不辨是非的人家,也无法成为女儿的依靠。”裴元歌缓缓道来,有理有据,完全说到了裴诸城的心坎。末了又黯然道,“女儿只是伤心,让父亲丢脸了!”

    看着无辜的女儿,裴诸城心中满是怜爱,柔声道:“与歌儿无关,是镇国候府欺人太甚!哼,那个世子安卓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被娇宠得狂妄自大,又心胸狭窄,哪里配得上我的歌儿!拌儿放心,父亲日后,必定为你寻一门更好的婚事!”

    就算镇国候府如今攀上了太后,他也要为歌儿讨回公道!

    章芸眉眼轻扬:哼,一个其貌不扬,无才无德的贱丫头,又被退了婚,这辈子还能寻什么好婚事?往后也只能任她揉捏罢了!

    裴元歌摇着他的手臂,嗔道:“女儿才不嫁,女儿要一辈子陪着父亲,除非父亲厌了我,不要我了!”说着又吃力地向裴元容一福,道,“咱们姐妹都是裴府的女儿,一荣共荣,一损同损,镇国侯府退婚,只怕姐姐们的清誉也要受影响,也难怪三姐姐心中有气,元歌在这里给三姐姐赔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她年纪最小,又是被退婚之人,尚能如此体贴懂事,想到裴元容的清誉,给她赔礼道歉。相比较而言,作为姐姐,裴元容不但不安慰妹妹,方才反而带刺地提起退婚之事,相比较之下,未免显得心胸狭窄,不够关爱姐妹。

    从来只是她陷害裴元歌的份儿,裴元容怎么也没想到裴元歌会主动出击,一时傻了眼。

    见裴元容无言以对,章芸心中着急,忙笑道:“元歌你这是什么话?你和容儿是姐妹,容儿怎会为此生气?就算生气,也是气镇国候府欺人,替你抱不平!”说着,似乎无意中碰到左臂,“啊”的一声低吟出声,面露痛色,一下子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她的左臂上。

    看着那微现不便的左臂,裴诸城心头涌起了一股柔情,再看看裴元容,方才的不悦登时烟消云散,柔声道:“你左臂有伤,还是小心些,快坐下吧!”

    “姨娘左臂受伤?这是怎么回事?”明知道章芸在做戏,裴元歌还是满眼惊讶地问道。若不让章芸把戏唱起来,后面她又如何能够砸场子呢?

    章芸神色苍白,却仍然笑得慈爱:“没什么要紧的,元歌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裴诸城却感叹道:“歌儿你有所不知,之前你病得昏昏沉沉的,昼夜不醒,章姨娘忧心不已,四下延医也不知道哪来的游方医生,居然说要以人肉为引,才能治好你。章姨娘知道后,当即从胳膊上割下一片肉给你做药引。没想到,服下后竟真的好了起来。章姨娘待你如此慈爱诚心,却又不居功自傲,这样大的事情,连跟你说一声都没有。”赞赏地道,“芸儿,我把裴府和元歌交给你,果然没有看错人!”

    章芸羞涩地低下头,姿容娇媚:“老爷别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裴元容趁势撒娇道:“姨娘,你对四妹妹比对我还好,只疼她,不疼我了,我不依啊!”

    “三小姐快别这么说,姨娘这是大慈,是咱们裴府的福气啊!”旁边桂嬷嬷闻言,擦了擦湿润的眼角道:“老奴也想不到,章姨娘如此娇弱,居然能忍痛割自己手臂上的肉为四小姐治病,可见她对四小姐的慈爱之心,实在是感天动地,这才让四小姐的病好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割肉疗亲啊,就算亲生母亲也不过如是吧!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也是四小姐有福,才有这样疼爱她的庶母,能把她从鬼门关救了回来,不然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屋内的丫鬟嬷嬷纷纷道,都对章姨娘的行为赞不绝口,屋内一片赞扬之声。

    听着周围人的谀辞,裴元歌脸上也是一副感动莫名的样子,眼眸中雨雾弥漫,盈盈欲滴,哽咽道:“章姨娘,我……没想到你待我如此好……我……”说着慢慢流下泪来,“从前都是我不懂事,不知道姨娘的好,从今后,从今后我……我什么都听姨娘的!”

    这是她前世所说的原话,如今说来,自然情真意切,不露半点痕迹。

    前世的她与章芸关系原本平常,直到镇国候府退婚,她受了打击,又一病不起,正是最脆弱伤痛的时候。听到章芸竟然为她割肉疗病,心中的震撼感动可想而知,从此对章芸再不怀戒心,言听计从,连带对骄纵的裴元容也诸多忍耐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她哪里能够想到,这一切都是章芸所设计的?

    割肉疗病……一块猪肉就收服了她和父亲两个人的心,好高明的“割肉”疗病!

    见这副母慈女孝的情形,裴诸城十分欣慰,他原本还担心章芸会亏待裴元歌,听说割肉疗病的事情后,完全地放心了。这样大慈的举动,想必章芸真是将元歌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疼爱!

    章芸精于算计人心,又深知裴诸城和裴元歌的秉性,见轻易收服二人,心中得意,笑道:“好孩子,别哭了,小心伤了身体。从前的事儿都别提了,从今往后,咱们母女好好的便是。”看见一边准备好的药碗,忙道,“我们来得不巧,竟耽误你喝药了。这可是要紧事,来,姨娘喂你!”说着,端过药碗,舀起一匙,送到裴元歌的嘴边。

    看着章云一副慈母关怀的模样,裴元歌忍住心底滔滔的怒意,眼眸扫过黑酽酽的药汁,闪过一抹异色。随即脸上挂上一抹感动的笑容,伸手去接药碗,“姨娘为元歌割肉,受了伤,手臂必然疼痛,不敢再劳动姨娘,还是我自己来吧!”

    章芸誓要将“慈母”的形象维持到底,哪里肯给?

    两人争执间,裴元歌一个“不小心”,将药碗打翻,不偏不倚地正巧倒在章芸左臂受伤的地方。裴元歌大惊失色,慌忙道:“姨娘,对不住,我不是有意的。一定烫到伤处了,痛不痛?”说着,撩起章芸的衣袖,便想要查看伤处,一边又喝骂屋内的丫鬟,“都愣着做什么?没见姨娘被烫到了吗?还不快去拿烫伤的药物,再去请大夫过来!姨娘要是有什么长短,揭了你们的皮都是轻的!”

    比起裴元歌,章芸更加大惊失色,连声道:“不必了!不必了!”

    割肉疗亲,不过是在裴诸城面前讨好的手段,她可没那么傻,为了裴元歌这个眼中钉割自己的肉。这要让裴元歌拆了绷带上药,那可就全露馅儿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