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都市言情小说 - 重生之嫡女无双最新章节 - 001章 重生十三岁

重生之嫡女无双 001章 重生十三岁

作者:白色蝴蝶书名:重生之嫡女无双类别:都市言情小说
    冰冷的湖水,浑浊的气息,流落脸的鲜血,撕心裂肺的疼痛……昏昏沉沉中,裴元歌不知置身何处,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,终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苦命的四小姐啊,”原本正在嗑瓜子的桂嬷嬷错眼瞧见她醒来,急忙把盘子一推,换了一张脸,上前把虚弱的裴元歌抱在怀里,嚎啕大哭起来,“镇国候府退了婚,这退婚的女子以后可就没活路了,四小姐你又不像三小姐容貌好,性子讨喜,这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啊?”也不管自个的话有多伤人,兀自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镇国侯府退婚?

    裴元歌头脑一阵迷乱,她不是被裴元容推入湖水中,死了吗?那冰冷而充满泥土浑浊气息的感觉,至今仍环绕在她的周身,还有那痛入骨髓的恨……迷茫地看了看四周,映入眼帘的是陌生却又熟悉的床帏,粉蓝帷幕,粉紫帐顶,红木雕花拔步床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她出嫁前的闺房。

    还有,眼前的桂嬷嬷,似乎比死前所见年轻了许多!

    还有……裴元歌低下头,看着自己苍白瘦弱的手臂,纤弱娇小的身形,似乎只有十三四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等等,十三岁?!镇国候府退婚?!

    裴元歌猛地想了起来:是的,她与镇国候府世子安卓然自小就订了婚约,但后来镇国候府来退婚,意思坚决,她因此大受打击,一病不起,几乎丧命。那正是在她十三岁那年发生的事情!

    难道说,她没有死,而是回到了十三岁的时候吗?

    裴元歌的心急促地狂跳起来,再三确定周围的一切不是她的幻觉,这么说,她真的回到了十三岁!难以言喻的狂喜瞬间涌上心头,随即在心中狂笑起来,苍天有眼!苍天有眼啊!

    十三岁……这一年裴府发生了很多事,可以说,这是她命运的转折点。现在,命运将她送回了十三岁,想必老天爷也看不过去她的凄惨,给了她再一次的机会,可以践诺临死前发下的毒誓吧!

    “四……四小姐,你怎么了?”桂嬷嬷胆战心惊地问道,是错觉吧?刚刚四小姐脸上所流露出的那种眼神,那种表情,就好像从幽冥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一样,看得她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“桂嬷嬷,我没事。”裴元歌慢慢地抬眼,微笑着,淡淡地看着眼前抚育她的桂嬷嬷。

    湖岸边,那个将她手指掰断,毫不留情推入湖中的嬷嬷,她的奶娘,她因为受退婚的打击而一病不起,如今刚醒来她就又拿这话戳她的心窝子,却一句劝慰都没有……前生的她,真是瞎了眼,居然一点都没看出来这些人包藏的祸心,还以为那是对她忠心耿耿的忠仆。

    不过,没关系,现在的她,已经不再是从前。

    这一次,轮到她来送那些人下地狱!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被她这样淡淡一扫,桂嬷嬷只觉得心中一股寒意冒了出来,不敢再对视裴元歌那双黑幽幽的眼眸,紧张地咽了咽口水,正想找借口离开,门口忽然传来白芷清脆的声音:“桂嬷嬷,晚饭——”忽然瞧见坐起身来的裴元歌,神色一怔,随即嫣然笑道,“四小姐醒了?正好到了晚膳时候,我去给您端来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笑着点点头,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见裴元歌转了头去看白芷,桂嬷嬷才觉得安心了些,正松了口气,却见裴元歌又转过头来,心中一滞。然而这次裴元歌很正常,虚弱而温和,将头轻轻靠在她的肩上,容色哀戚,神态疲惫。

    不多一会儿,白芷把饭菜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裴元歌看过去,神色顿时冷凝起来。桌案上只有一碟咸菜,一碟腌豆角,一盘炒得漆黑的青菜,和一个发黄的窝窝头。这是她的例菜?连三等丫鬟的都不如吧!再看看眼前的白芷,身姿玲珑有致,面色白里透红,嘴角甚至还带着些许没擦去的油光,衣裙上不引人注意的地方还带着些肉末痕迹。

    裴元歌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因为母亲早逝,无人庇护,前世的她曾经有过一段极艰苦的日子,吃穿用度,与下人无异。当时许多丫鬟因此求去,只有桂嬷嬷和白薇白芷一直陪着她。她以为那是同甘苦共患难的情意,现在看来,苦和难都是她的,而她们三个却是甘的吧?

    “你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裴元歌待下一直是温和的,突然恼怒发难,白芷被吓了一跳,却并不害怕,也不跪下,挺着脖子不服气地道:“四小姐为什么让我跪?我又没做错事!厨房送来的饭菜就是这样,我也只有端这样的饭菜上来。四小姐若不服,就去找厨房理论,为什么为难我一个不相干的丫鬟?难道以为我好欺负?”

    说着,就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,而且越哭越大声。

    裴元歌环视四周,在场的人都对白芷面露同情,没一个人上前喝止她,甚至还对裴元歌面露不屑,似乎她只会欺压弱小,就连桂嬷嬷脸上也是不以为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一屋子的丫鬟嬷嬷,怕是没一个跟她同心的!

    可惜,以前的她,竟一点儿也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白芷有哭翻天的趋向,裴元歌二话不说,拿起身边的茶杯就朝白芷砸了过去。因为病弱无力,白瓷茶杯在白芷前面两步远的地方落地,摔了个粉碎,飞溅的瓷片有的划过白芷的脸,划出两道血痕来。

    从未见过裴元歌这般发怒,白芷一时错愕,竟忘了再哭。

    “继续哭啊,我倒要听听,你准备哭到什么时候!”裴元歌容色冷凝,厉声斥道,“跪下!”

    白芷心中一颤,只觉得眼前的裴元歌带了难以言喻的威严和气势,不由自主地腿一软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自己掌嘴二十!”裴元歌说道。

    这会儿工夫,白芷也终于回过神来,暗自骂自己方才不争气,又壮起胆来,道:“四小姐是主子,奴婢是丫鬟,四小姐就算让我死,我也只能认命。”她说着认命,脸上却是全然不认的傲气,“只是,四小姐就算要我死,也得让我死个明白。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,让四小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落我?不然,我纵然死了,也是个屈死鬼。”

    裴元歌正在病重,她就死呀活呀的,全然不忌讳。

    裴元歌心中暗恼,面上却丝毫不露,冷冷道,“好,既然你要做个明白鬼,我就让你死得明白。”正要说话,门外忽然传来一声通传声,“章姨娘来探视四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身着锦缎碎花袄裙的章芸便已经进了里间,乌黑的发丝上带着嵌红宝石的八宝簪子,显得格外娇媚。她笑吟吟地坐在铺锦垫的春凳上:“我刚进门就听见有人说要让人死个明白?咱们裴府一向宽厚,是谁这么狠毒要人死的?再说了,四小姐病重,不管下人犯了什么错,斥责两句也就饶过了,只当为四小姐积阴德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看也不看裴元歌,径自让人扶跪在地上的白芷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