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一千零八章  痴呆

重生小地主 第一千零八章  痴呆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“吓的,谁能吓着她?!”听连守信这样说,连蔓儿和张氏几乎异口同声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连守信沉吟了一下,才有些犹豫地开口道,“这不蔓儿做了县主了吗,老太太别的不懂,听大家伙学说,也能知道这是个不小的官。比我的官都大。那不是以前,老太太她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连守信话中的意思,是猜测说周氏知道连蔓儿做了县主,还高过了连守信,想起过去曾经苛待连蔓儿,怕连蔓儿要找她算账,所以怕的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连蔓儿忍不住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爹,你咋能这么想那。”连蔓儿笑了一会,就对连守信说道,“我奶是啥脾气,你还不知道?她要真知道害怕,早就睡不好觉了,还能等到现在?”

    周氏这个人,既胆小,同时却又嚣张。说她胆小,是指她特别害怕鬼神,她的胆小,针对的对象是她那个院子,她坐着的炕头之外的世界和人。而对于她的那个院子,她炕头上的人和事,她的胆子可从来都不小。

    周氏习惯并且善于拿捏儿孙们,一家子都对她无可奈何。虽然连蔓儿如今的品级高于连守信,按说连守信得听她的,但是只要有连守信在,周氏就根本不会怕连蔓儿会对她真的下狠手。

    周氏很笃定连守信对她的感情,或者。她周氏眼里,那不是连守信对她的感情,而是她对连守信的控制力。因此。周氏即使有些怕连蔓儿,也绝不会怕到睡不着觉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她怕蔓儿啥啊,有你在这张罗这,咱啥时不把老太太敬在头里。”张氏也道。“我也不信她是怕蔓儿,要是说她知道咱们现在过的更好了,蔓儿当了县主,还跟六爷定了亲。她气的睡不着觉,这个我还信。”

    连守信张了张嘴,又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“可老太太今天那样。确实不大对劲儿啊。”半晌,连守信又道。显然,他不讲这件事情弄不明白,是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“爹。你忘了。我哥成亲。我三伯娘她们,还有二郎哥他们到府城,那个时候不就说了吗。”连蔓儿就提醒连守信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老太太今天这样,就是他们说的,到岁数了,精神头不像以前了?”连守信就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爹,那时候正是我哥的喜事。大家伙还能咋明白的说啊!”连蔓儿就道。

    “孩子他爹,咱们上次回来。我跟你说的继祖媳妇的那些话,你也忘了?”张氏也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的那个少了魂的那个事?”连守信就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张氏就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太忙,我还没咋琢磨这个事。”连守信就道,脸上的神情有些迷惑,也有些烦恼。

    “爹,我看你是一时转不过弯儿来。”连蔓儿见连守信这样,就缓缓地说道,“谁能一辈子都不老那,总跟年轻的时候似的。咱也不是没见过老人,有啥可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咱上回去的时候,你奶还不是这个样那。”连守信就道,“这次多少天的工夫,人会老,也不能一下子老的这么快啊?”

    “蔓儿这话说的对。”张氏就道,“依我看着,老太太打头年就见老。就是她那个脾气,好强,骂起人来就特别有劲儿,大家伙就当她还跟以前一样。……孩子他爹,你还记得老爷子不?老爷子那不也是眼瞅着老的。”

    有的人衰老的似乎很缓慢,而有的人,似乎就是一夜之间衰老的。对此,连守信也反驳不了。他也看过了不少的生老病死,知道这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那是不省心,熬心血。”连守信叹了一口气道,“可老太太有啥可不省心的,她也不是那为谁熬心血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屋里没外人,我有啥说啥。”张氏就道,“她那天天骂人,挑事,那不耗精神啊?”

    今天的张氏,说话比往常都要爽快犀利,这并不是张氏的性情变了,而是在府城的时候,赵氏和连叶儿跟张氏说了一点周氏的变化,李氏、吴王氏等人都在旁边,她们也知道这件事,大家伙在一起唠嗑,说了不少的话。

    连守信就又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有小丫头进来禀报,说是连继祖和蒋氏来了。

    “爹,你叫继祖哥过来,就是想问这个事吧?”连蔓儿就问连守信道,除此之外,连蔓儿想不出连守信现在叫连继祖过来还会有什么别的事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连守信也不隐瞒,点头道,“我问问他是咋回事,他们是咋伺候老太太的。”

    连蔓儿就和张氏交换了一个眼色。不管周氏怎么对待连守信,怎么对待她们,在连守信的心里,周氏始终是他娘,生下他的恩情大过一切。即便是周氏每每让他心寒,让他绝望,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周氏生他的恩,养他时候曾经有过的哪怕微不足道的温暖,总是会一点点的膨胀,让他的心软,让他重新对周氏心热。

    虽然,连守信不会再向从前那样愚孝周氏,但是周氏在他心中,始终还有地位。

    “你问就好好问,”张氏想了想,就对连守信道,“老太太是啥样脾气的人,外人或许不知道,咱们还不能不知道。继祖媳妇伺候老太太,也不大容易。”

    张氏是厚道人。推己及人,才肯说出这样体谅他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分寸。”连守信就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让我继祖哥和大嫂子一块上这屋来吧,反正。也都不是外人。我嫂子现在也不在。”连蔓儿就道。她也想知道,连继祖和蒋氏会如何回答连守信的话。

    原本,因为连蔓儿并不怎么待见连继祖,从来就没让他到后院来过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连守信自然没有异议,就打发了小丫头去前院传话。

    小丫头刚出门,就见门帘挑起,五郎走了进来。身上已经换了一件家常的袍子。

    “你咋来了?”张氏就招呼五郎坐下,笑着问道,“你媳妇那。她第一次到这来,你咋不多陪陪她?”

    “听说继祖哥来了,我过来看看。”五郎就道,“若娟带人收拾箱笼那。我在屋里也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张氏听五郎这样说。就点点头,不撵他了。

    这边刚说了两句话,小丫头就领了连继祖和蒋氏进来。两人进门,先向连守信和张氏行礼,之后,又和连蔓儿、五郎相互见礼过,张氏就让他们在椅子上坐了。

    蒋氏挨着连蔓儿的下首,连继祖则被连守信叫到自己身边坐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叫你过来。就是问问。我看老太太今天,不大对劲儿啊。不是你们没伺候好?”

    因为张氏之前嘱咐了。连守信问话的语气就比较柔和,但是内容可就没语气那么柔和了。

    连继祖和蒋氏听了这话,都变了脸色,两人忙都起身,扑通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谁让你们下跪了,这是干啥?”连守信就道,“赶紧起来,我这不是给你们定罪过,就是咱叔侄唠唠家常,你们有啥就说啥?”

    “起来说话吧,我知道,你们也不容易。你四叔问哈,你们就说啥。”张氏就接着说道,一边让人将连继祖和蒋氏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起身,两个人却没敢就坐下,站在那里,脸上神色都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奶咋困乏成那样,真是晚上睡不着觉?你奶那样,不单是困乏吧?”连守信就又问道。

    连继祖呐呐的,一边偷眼看蒋氏。

    “四叔,今天大家伙看老太太去,蔓儿新做的县主,五郎新娶了媳妇,这都是大喜的事。五郎媳妇是新媳妇,我有些话,也是为了好看。”蒋氏忙上前一步,说道。

    蒋氏说完这句话,顿了顿,屋子里,大家都没言声,连守信也没说话,他当然明白,蒋氏这个所谓的为了好看,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老太太帮扶我们的日子,我们心里都明白。我们不敢说孝顺,可伺候老太太我们可一点都不敢马虎。别的不敢说,在家里,绝对是老太太说啥我们听啥。……老太太身子骨大不如前了,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。”蒋氏又继续说道,“上次四叔、四婶回来,我就说过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前一阵,老太太是那个样。四叔四婶那次走了以后,老太太就又变了一个样。……就跟今天四叔看到的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句不该说的话,老太太这是老了,上了年岁,身子骨不行了,心里也……糊涂了。……老太太这两年增添的那些脾气,这么看着,就是人糊涂了。咱这十里八村的也有老人,上了岁数,也有糊涂的,跟老太太现在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周氏年轻的时候脾气和人不一样,年老了,也跟别人老的不一样。而现在,她终于和别人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看着老太太那样,是有点……发傻……”张氏就叹了一口气,说出了连守信心里怀疑,却不忍、不愿意说出口的那句话。“这恐怕……也是没法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生老病死,是自然的规律。再怎样,连守信也不会突发奇想,想让周氏长生不老。

    连守信又问了些周氏的日常起居,然后叹了口气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四婶,有一句话,我没敢跟四叔说……”蒋氏见连守信走了,就压低了声音,对张氏道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求粉红、正版订阅支持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