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九百九十八章 否极泰来

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九十八章 否极泰来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加更,求粉红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前厅门口伺候的小丫头看见看见张氏和连蔓儿来了,一面忙向里面禀报,一面就打起了帘子。连蔓儿略错开一步,让张氏。张氏先迈步进门,连蔓儿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一进门,连蔓儿就看见了沈六。

    沈六端坐在厅上,身上是一袭紫色蟒缎长袍。他刚脱下貂裘大氅和雪帽,被小丫头拿在手里,上面湿漉漉的,在灯光下还能看见水珠。那应该是融化的雪,一路风尘仆仆,顶风冒雪,显见是多么的辛苦。

    沈六看见张氏和连蔓儿进门,眼睛一亮,霍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氏和连蔓儿忙上前见礼,沈六并不肯受张氏的礼,而是往旁边让了让,抱拳回礼。沈六这一让,就跟连蔓儿站了个面对面。

    “六爷万福。”连蔓儿屈膝福了一福,口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蔓儿,你还好吧。”沈六还礼,眼睛上下打量连蔓儿,一面问道。听他的语气,虽是亲眼看见连蔓儿无恙,还是无限的担心、挂念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,倒是六爷……辛苦了。”连蔓儿站起身,看了沈六一眼。

    沈六的鬓发也有些微湿,颏下和两腮上青须须的,那是冒出来的胡茬,因为赶路,没有时间清理。再看沈六的眼睛,虽然清澈明亮,却明显有两条血丝。

    这是在沈六身上难得一见的东西。即便是在从前最紧张、最忙碌的关头。在沈六,昼夜不歇地赶路的操劳还不算什么。他自幼习武,人还没有宝剑高的时候。就已经被祖父带着在行伍里历练。这几天,虽然看到沈三爷信中说连蔓儿无恙,但想到钱家的阴谋和辣手,没有亲眼看见连蔓儿,他的一颗心始终放不下。

    心急如焚,满是对连蔓儿的担心和挂念,这才是最折磨人的。接到沈三爷的信。沈六一刻都没耽搁,他知道,他必须要尽快地看见连蔓儿。亲自确认她的安好。

    就这样,留下大队车马在后头,身边只带了几个心腹的长随,一路换马。昼夜不歇地赶了回来。一进府城。他几乎更是想也不想,拨转马头就往松树胡同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,在这灯火通明、暖光融融的屋内,连蔓儿就站在他的面前,触手可及。沈六用了极大的自控力,才没有伸出手,将连蔓儿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这一次去京城,来回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他的感觉,竟然跟连蔓儿分别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沈六和连蔓儿就站在那。相互打量,一个面色深沉,目光专注,一个嘴角含笑,眼波盈盈。

    连守信、五郎和小七也早都站了起来,他们跟张氏就站在旁边。一家人谁也没说什么,连蔓儿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,而沈六这般赶回来,是为了什么,他们也都明白。要说不感动,那是不可能的。看两个人这么站着,他们都不忍心打破此刻两人之间流动的脉脉情义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连蔓儿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六爷一路劳乏,还请坐下说话,”连蔓儿含笑轻声道,一面又转头低声和张氏商量,“娘,咱家有合适的衣裳吗,给六爷换一换,鞋子也该换换。……再准备些热汤饭……”

    连蔓儿开了口,连守信、五郎和小七都上前来,请沈六又在座位上坐下。张氏和连蔓儿也在旁边坐了。

    “衣裳、鞋袜都有现成的,我刚吩咐了多福,让她再熨烫熨烫,这就送过来了。”张氏就跟连蔓儿说道。

    自从那一年,北面边城局势紧张,连家送了冬衣等御寒之物过去之后,就成了定例。这几年,每到入冬,张氏都会张罗给守卫北边的军兵准备冬衣。其中,当然也包括特意给沈六准备的衣裳鞋袜。

    如今,张氏那正好就有一套做好了的,可以给沈六更换。

    “……已经吩咐厨房了,马上就准备好。还有跟着六爷的人,也安排人招待了。”接着,五郎在旁边说道。这是告诉连蔓儿不要担心,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。

    果然,多福很快就抱了一套衣裳鞋袜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六爷,你身上的衣裳怕也都临了雪,如果不嫌弃,就换了这套,穿着能舒服些。”连守信和五郎都道。

    “对,得快些换上。知道六爷身体好,可这冷天头,穿着湿衣裳也不是闹着玩的。不舒服是一件,怕就怕着了凉,那可难办了。”张氏也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沈六想了想,就点了头。他站起身,由五郎和小七陪着往旁边屋里去。

    不大的工夫,沈六就穿戴一新,跟五郎、小七走了回来。小丫头又端上热腾腾的姜茶和点心来,大家重新入座,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我疏忽了,”沈六就道,“高估了钱润峰的心智,也低估了钱家那两母女的毒辣。”

    连守信和张氏都忙摆手,在他们看来,关于钱家这件事,沈六能做的都已经做了。

    “六爷千万不要这么说。”五郎就道,“这件事,搁谁也想不到。钱润峰也算是为官多年,该知道个进退和眉眼高低,什么事能做,什么事不能做。六爷敲打的也够了,谁能想到他会这么做那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钱家母女是哪里来的自信,觉得害了连蔓儿,钱玉婵就能嫁入沈家,嫁给沈六。又或者。她们只是出于嫉妒,即便是自己得不到,也不让连蔓儿得到。毕竟。上一次在沈家,钱玉婵和连蔓儿之间算是结下了梁子。

    这两母女毕竟是后宅妇人,不知道天高地厚。可钱润峰是做了几年官的,他竟然也同意这么铤而走险,这几乎出乎所有人的预料。

    衙门里上呈的文书里面,是将钱润峰也做了主谋之一。不过,经过府城衙门的讯问。实际情况是钱润峰也有一半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钱太太生性泼辣,在后院中将丈夫拿捏的如同面团一般。家里家外的事情,只要钱太太点头。这位钱润峰钱同知就不敢驳回。而钱玉婵,却是钱太太唯一的亲生女儿,被钱太太视作掌上明珠,骄纵异常。凡是钱玉婵想要的东西。钱太太都会想方设法的为她弄到手。

    算计连蔓儿这件事。是钱太太和钱玉婵找了闫道婆,三个人一起定的计策。

    钱润峰不算是主谋,但也绝不是毫不知情。而按照律例,以及习俗,钱润峰作为一家之主,是无论如何都脱不了干系的。将他同作为主谋,并不算冤枉了他。

    “是啊,六爷完全不用自责。也不必这么挂念。”连蔓儿也道,“钱家和闫道婆背地里鬼鬼祟祟。我们早就知道,一直小心防备着。也多亏了沈三爷和沈三奶奶。这次算是请君入瓮。于我,并没有什么风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虽是这么说,现在想来还是不大妥当。”沈六道,“这些小人的算计,无孔不入,最会从小巧处入手,让人防不胜防。虽然早有提防,万一有丝毫疏漏,就是后悔莫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请君入瓮的计策,蔓儿,你可没和我商量过。”沈六就又看着连蔓儿道。

    “六爷不在,我看对方有些要狗急跳墙的意思,才突然想到这个计策。各处都是早安排好的,万无一失才敢做的。”连蔓儿就道。

    因为怕对方狗急跳墙,做出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来,到时候没有准备,不好应付,连蔓儿才决定请君入瓮,尽早收网。

    沈六看过沈三爷的信,又听连蔓儿这么说,他心里也知道,这么做,是最好的。但是理智上虽然是这么想,心里却还是担心连蔓儿。

    “以后万不能再这么做。”沈六的神色严肃了起来,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连蔓儿明白沈六的心意,就不再跟他解释,只是微笑着答道,态度十分顺从。“肯定是——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“六爷这一路赶回来,实在是太辛苦了。”连守信就向沈六询问起路上的事。

    沈六只是轻描淡写,对于他一路如何心焦,如何艰难赶路等事都并不提及。大家本来还要问一问沈六在京城的经历,不过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之后,都决定暂时不问。

    沈六这一路,太过辛苦,大家虽然挂心这些事情,但还是要往后推一推。沈六回来了,一切也都会好的。

    就有小丫头进来禀报,说是饭菜都已经预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没准备什么丰盛的大席面,就是些家常的饭菜,六爷赶了半夜的路,想来也没吃上啥热乎的东西,就凑合吃点垫垫、暖和暖和。”连守信就忙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辰,家里应该知道我回来了。”沈六想了想,就道,“饭就不吃了,有热汤端一碗来吧。”

    见沈六这样说,一家人也都明白他的考量,就没有多劝,很快,厨房里就送上来一碗鸡汤。这鸡汤是用足两年的老母鸡熬的,里面加了参片,正好这个时候喝驱寒补身。

    沈六喝了汤,就站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一家人也没有挽留,早点让沈六回去,也好早一点休息。送沈六出去,张氏和连蔓儿又都福了一福。沈六还礼,深深地看了连蔓儿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从京城带来了好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送上加更,月底倒计时,求攒了粉红的童鞋大力支持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