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九百九十四章  水落石出

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九十四章  水落石出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闫道婆下意识地想逃,不过两边的小喜和多寿却将她抓的牢牢的。两个丫头也听见了外面传来的喊声,脸上的笑容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都恨恨地盯着闫道婆。

    冬天,这屋里窗户都是封着的,门口还有看守的人,根本就是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闫道婆的腿就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人挑起门帘子,五郎带着人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将这老妖婆绑了。”五郎向挥了挥手,就有健壮的婆子上来,用粗麻绳将闫道婆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闫道婆反倒略微镇定了一些。她跪在地上,连声地喊冤。

    五郎冷哼了一声,立刻就有婆子上来,左右开弓,赏了闫道婆几个大嘴巴。眼看着闫道婆的两颊都肿胀起来,嘴角流血。五郎才叫那个婆子住了手。

    “老妖婆,你还敢喊冤。不是你给了我娘那害人的药丸,让她给我妹子吃了?你这还没走出我家门口,就想不认账了?我妹子性命不保,今天就让你这老妖婆偿命!……这里打死了你,反而是便宜你。你装神弄鬼,毒害人命,送你去衙门,就是推到菜市口零刀碎剐的罪过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话,五郎就让人端了一个茶杯进来,那茶杯里还有小半杯的茶水。

    闫道婆看着那小半杯的茶水,脑海里就印出连蔓儿如何喝了茶水。如何腹痛倒下的情景来。又听五郎嘴里说要将她零刀碎剐,心里刚才还存有的那一点侥幸想法顷刻就化为了飞灰。

    “大爷,饶命啊。大爷饶命。”闫道婆此刻不敢再喊冤,只连声地求五郎饶命。

    “要我饶你的性命,你怎么害了我妹子。”五郎就怒道,“冤有头、债有主,不让你给我妹子偿命,还让谁偿命。”

    五郎的话,仿佛是一道闪电。立刻就让闫道婆此刻有些混沌的脑袋开了窍。

    “大爷,冤有头、债有主,我老婆子并没心要害姑娘。这、这都是有人逼着我老婆子干的。大爷。要给姑娘报仇,我老婆子乐意给大爷作证,抓那真正的恶人来给姑娘偿命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上房屋里,张氏和连蔓儿坐着慢慢地喝茶。张氏这个时候情绪也已经安定了下来。只是不时地还会絮叨说后怕。

    “往后,像这样的三姑六婆,神棍骗子,根本就别搭理她们,不让她们上门。她们想使坏,也没地方使。”连蔓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个法子。省得咱一不小心,就让这些人钻了空子。……这人心啊。还是咱乡下,有啥事。最多拌两句嘴,唠叨唠叨,就没这么阴毒的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娘儿两个正说着话,出去不久的五郎就又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,她都招出来了?”连蔓儿忙让五郎坐,一面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贼人心虚,她又没跑了,听见说你吃了药,发作了,她心里就知道她这回根本没跑儿了。我再吓唬她两句,为了保命,少受点罪,她能不招吗。”五郎就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她这么害咱蔓儿,是钱家那边的根儿?”张氏忙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五郎点头,“她明白招认了,说是钱太太和钱玉婵逼着她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五郎这么说着,就从袖子里拿出一叠纸卷,交给连蔓儿。

    “这是她的供状,抄录的副本。”五郎告诉连蔓儿道,“闫道婆画押的那份供状,我已经打发人给沈三爷和咱爹送过去了。赶紧把人都拿了,细细的审问,也省得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原来五郎让人记录下了闫道婆的供述,并让闫道婆签字画押。正本送去给沈三爷抓人,又抄录了一份副本过来给连蔓儿看。

    连蔓儿低头将闫道婆的供状从头至尾看了一遍,微微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她都招认了些啥?”张氏在旁边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体上都招认了,不过,有些地方,我看她还是没说实话。”连蔓儿就道。

    “这老妖婆,为了自己保命,把事情都推到钱家的身上了。”五郎就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只怕,沈三爷那边抓了人,也是这般说法。”连蔓儿就道。闫道婆这边被按住了手,抓了个现行,还能如此推脱责任,那边钱玉婵等人又怎么不会这么做那。

    “哥,闫道婆这边,咱们有确凿的证据,她是脱不了身的。闫道婆说是钱家指使,她手里抓着什么证据没有?”连蔓儿忙就问五郎道。

    “这老妖婆不是省油的灯,”五郎就笑道,“我刚才审问她的时候,也问了。她说,钱家送她的东西,她分文都没动,都藏起来了。那就是证据,我已经按她说的,打发人去拿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。”连蔓儿就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蔓儿,你放心吧,这一回,她们谁也跑不了。”五郎就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连蔓儿点点头。这一点上,她也是有信心的。毕竟,这件事,钱家和闫道婆以为她们一无所知,但是事实上,她们却是早有防范。如今,不过是等着抓一个现行,最后收网。

    连蔓儿端坐家中,外面的人如何忙碌她不能亲见,只能从不断禀报进来的消息中知道事情的紧张。五郎这边将闫道婆的供状送了过去,那边沈三爷立刻亲自带着府城衙门的人冲进钱家。将钱家上上下下的人都绑了,带回衙门审问。

    而五郎打发去闫道婆道观里拿证据的人也很快回来,除了闫道婆今天刚得的二百五十两金元宝。还有许多其他的尺头、金银等物。

    去拿这些证据的,除了作为出首人和原告的连家的人,自然还有府城衙门中差人。

    连家、钱家都是官身,又是人命大案,当然不能私下了结。出动了官府,自然就要官断裁决。府城衙门里的人就派人来提闫道婆。

    差人在前面等候,五郎带着人就要绑了闫道婆送过去。

    “五郎啊。你把那老婆子带来,让我见见她。我要问问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。”张氏就道。张氏自忖她待闫道婆不薄,闫道婆如此恩将仇报。张氏心中自然不平,这是想当面问问闫道婆。

    五郎想了想,也就点了头,让人将闫道婆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闫道婆被五花大绑。披头散发。满脸青肿,进来看见了张氏,扑通一声就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太太,救命啊。”闫道婆冲着张氏喊救命。

    这下可把张氏给气坏了。

    “呸。”张氏啐了闫道婆一口,气的指着闫道婆的脸骂,“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你的心肝让狗给吃了。你害我闺女,还让我救你的命。你、你说你是咋想的那。你也真能想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。自打我们到府城来,咱认识也有几年了。这几年。你上我家来,你张嘴,我啥时候驳回过你。我拿你当客待,从来没有小瞧过你,跟你掏心掏肺的。我是哪一点对不起你还是咋地,你为啥就能狠下心害我闺女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老婆子,你太伤人的心了。你的心太毒啊。”张氏指着闫道婆,又道,“你跟我说的,你过去受苦的那些话,那也是假的吧,是你自己编的骗人的对不。要不,你也是受过苦的人,你咋能这么害人那!”

    闫道婆跪在那,也哭了。

    “太太,我跟你老说过的话,没有假啊。那都是真的,我是真命苦。你老待我好,真心把我当个人看待,我心里头都有数。我心里念你老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念我的好,你还害我闺女。你糊弄谁那。”张氏气的截住了闫道婆的话头,骂道。

    “太太,不是我要害姑娘。都是那钱玉婵,还有她娘。是她们俩人,心里头妒忌姑娘。我是上了她们俩的当了。”闫道婆就哭着道,“天地良心,我不知道那药那么霸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了,你还想哄骗我娘。”五郎在一边一直没说话,这个时候就有些听不下去了,抬脚狠狠地踢了闫道婆一脚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那药那么霸道,发作的能这么快,让你没跑利索吧。”五郎指着闫道婆道,“还说什么不知道那么霸道,那你也知道那药不是好东西吧,你有良心的话,你能哄着让我娘给我妹子喂那个药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老婆子,你太坏了。”张氏也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老婆子不好,是我老婆子不好。”闫道婆就又哭道,“天地良心,我不敢说假话啊。那个药,我是猜出不是啥好东西。可没想到,钱家那母老虎娘儿俩心那么狠,能要了人的命。我还以为,那药吃了,也就是让人不舒坦两天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了吧,”张氏瞪着闫道婆,“你这话,我都不信。你说给几岁的孩子,估计那孩子也不能信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,我这真是被逼的。”闫道婆见这话张氏不信,忙又哭道,“太太啊,我苦命的人,无依无靠的……,钱家有钱有势,让我干啥,我要是敢不答应,我在府城里我就混不下去啊。人家动动小手指头,就能要了我的命。……是她们逼着我,哄我说那药没啥大害处,我要是不答应,立刻就得没命啊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先送上一更,晚上争取加更。

    求粉红、正版订阅支持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