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九百九十章  入套

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九十章  入套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张氏的表情就纠结、为难起来,“我能有啥打算,哎。我们蔓儿……,六爷……,兴许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无能为力的事情,有些人往往本能地选择否认,否认存在这种窘境。张氏此刻的心情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闫道婆坐在椅子上,打量着张氏的神色。她看得出来,张氏的心绪已经乱了。这让她心中窃喜。不过,她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,张氏竟然没有主动提起她先前说过的神药的事情,又让她觉得美中不足。

    不过,闫道婆并不会因此而气馁。在府城中走动了这么多年,她什么样的女眷没有见识过。大户人家的主母,像张氏这样的虽然是少数,但也不是没有。张氏不提那神药的事情,并不是心机深沉,想让她主动提起,而是心里慌乱,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张氏并不是精明能干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哎呦,太太,你老这是骗着自己个玩儿那。”闫道婆就拍了拍大腿,叹气道,“这可能不可能的,你老心里还能没个数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闫道婆就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,点拨张氏。

    “姑娘年纪小,虑不到这些。太太可得给姑娘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咋样……,不至于就到那一步,六爷不是那样的人。”张氏还是说道,不过看她的神态。听她的语气,显然心里也并不十分确信。

    “不然,你说咋办?”张氏干脆就问闫道婆道。

    “太太。这个话要是别人问我,那我肯定是一句答言都没有。是太太问我,我才说。”闫道婆说着话,又故意左右看看,然后就从椅子上起身,走到了张氏的跟前,将声音压的低低的道。“太太忘了我上回说过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仙药的事?”张氏就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太太和姑娘的造化,这个仙丹,天上地下就这么一丸。从前没有,往后也不会再有了。”闫道婆就点头,低低的声音道。

    张氏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我想着,这也是命里该着的。”闫道婆又低声道。“合该着。姑娘就有这个因缘。也合该着,就有一丸这个药,别人没福气享用,竟是老天留给姑娘的。合该着姑娘这辈子得享大富大贵,顺风顺水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太太跟我投缘,我在这府城里头这么些年,虽说是哪家门槛我都迈得进去,可真正把我当个人待。一丁点不小瞧我的,也就是太太这么一个真慈悲的人。我早就想着能给太太出力。就是太太万事满足,没有啥用着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正巧遇到姑娘的大喜事,我听说了,就为太太和姑娘高兴。可一想到这府城里头,高门大户人家后院的那些个事,我又为太太和姑娘发愁,就想起这丸仙药来。……也是我报答太太对我的恩情,往后姑娘的日子过的好了,别忘了我老婆子,那我就啥都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药,她真那么管用?”张氏听闫道婆说了半天,终于抬起头来,问闫道婆道。

    见张氏如此,显然是被说动了心思,闫道婆不由得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“太太尽避放心,我老婆子用我的脑袋保证,借我几个胆子,我敢欺瞒太太和姑娘?这往后,我还想不想在府城里头混了?要是不管用,我还怕太太和姑娘让人掀了我那个小臂那。”闫道婆就陪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张氏刚开口说了一个字,闫道婆已经伸手从袖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瓷瓶来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给太太准备在这里了。”闫道婆将瓷瓶奉上,陪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把药都带来了?”张氏伸手要接瓷瓶,又顿住了,问闫道婆道,“这稀罕的东西,你都是随身带着的?”

    “这哪能。”闫道婆见张氏这么问,生怕张氏起什么疑心,忙就解释道,“像太太说的,这么稀罕的东西,哪能随身带着。这平常都是供在观里头的。不瞒太太说,这是我的一份人心,就是打算送给太太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张氏哦了一声,这才将瓷瓶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闫道婆忙上前献勤儿,拔掉瓷瓶上的软木塞,将一丸莹白的药丸倒入张氏的手心中。

    “太太看看,这一看就是好东西吧。”闫道婆陪笑道。

    张氏看看瓷瓶,又看看药丸,果然都极精致,并不是寻常东西可比,因此,心中对闫道婆的话就又深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就只有这一丸,不会是谁家嫁闺女,你都送一丸吧。”虽是如此,张氏还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太太拿我当那卖假药的了。”闫道婆就叫起撞天屈来,“当着太太的面立誓,要是这药我手里还有第二丸,就让我天打雷劈、不得好死。太太哦,你可屈着我这一片心了。”

    闫道婆这个誓倒是起的真心实意,因为这种药在她手里,真的只有这一丸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就随便说说,你起啥誓啊。我知道,你也是个苦人出身,我还能不信你。”张氏就道。在张氏的心里,像闫道婆那样命苦,有过那些个遭遇的,必定是好心人、善心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药……”张氏手捧着药丸,又问闫道婆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放进茶里、粥里,立刻就化。”闫道婆不等张氏问完,就立刻答道。“要告诉太太知道。这个药,要提前吃下才有效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估摸着姑娘的好事也该近了,可耽误不得。不然,这么好的药,就糟蹋了。还要告诉太太一件,这个事不能先跟姑娘说,要是说了,这药也不灵了。等太太瞒着姑娘,让姑娘喝下去了。姑娘上轿子的时候再告诉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能告诉她知道?”张氏就问。

    “吃之前,肯定不能说。之后吗……,就一直不说。我看更好。姑娘年纪轻,兴许还不信这些。要是恼了太太,说太太猜疑六爷,那可就不好了。……太太是姑娘的亲娘。心里头为姑娘好。也不图姑娘念好报恩啥的。就不告诉姑娘,往后姑娘日子过的顺,心里头就认作是六爷待她好,这么一辈子和和美美的,那不更好!”闫道婆就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氏觉得闫道婆说的有道理,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太太,你这可得把主意把稳。这个时候,可一点不能左右不定的。姑娘一辈子的大事那。就靠太太了。依我说,今天就是好日子。等姑娘回来,太太就偷偷地放在茶水里给她吃了。免得再耽搁两天,怕来不及那。”闫道婆见张氏点了头,就又进一步进言道。

    闫道婆这么说着,就又去张氏手里,将那瓷瓶拿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太太赶紧将这宝贝好好地收着,也别让丫头们知道了。她们年轻,嘴巴不牢,万一让姑娘知道了,太太可就算白操这份心了。再让我老婆子去寻这个药,给我万两黄金,那也是寻不来的。”闫道婆又道。

    张氏听闫道婆这么说,真的就小心地将药丸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太有什么好担心的,就算退一万步说,不那么灵验,也不碍事。”闫道婆似乎有意又似乎无意地,又小声说了一句,“我敢给姑娘吃不好的东西不成。”

    闫道婆这样一句话,张氏也听在了耳朵里。这句话,却正说中了张氏的心思。就算她对闫道婆的灵药还有些半信半疑,但是她却深信,吃了这个药,总不会有什么害处。

    张氏深信,闫道婆不敢害人,最多也就是用没什么效验的东西来骗些钱而已。这当然是她一个庄户人出身的人的朴素的想法。而且,不得不说,大多数情况下,她的这个想法也没什么错。那么多卖假药的,谁也不会卖会害人的东西,不说自身良心上过不过得去,起码不惹祸事。不然的话,钱还没怎么赚,身家性命就要先搭进去了,并不是聪明人的做法。

    “这个药,我不能白要你的。”张氏就想起方才闫道婆说的万两黄金来,那显然是提醒她这丸药价值不菲。“你说个数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太太。”闫道婆就笑了,“这是千金难求的东西,无价之宝啊。”

    闫道婆不说价钱,张氏就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我手里私房并没多少,还得到账房支领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闫道婆赶忙拦住张氏。

    “我都跟太太说明了,这个东西,多少金银都买不来。是姑娘的缘法,也是我的一点人心。拿了太太的钱,那成了什么了。而且,也对不住这丸仙药。”闫道婆就道,“我就在这府城里,往后姑娘也在府城里。等看到这药的效验了,太太跟姑娘说说,高看我老婆子一眼,那就比什么都强。”

    闫道婆这样说话,别说是张氏,就是比张氏精明的人也不得不信了。

    “这药要是真的有效,我肯定不能亏待你。蔓儿也得记你的好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太太跟前,我也实话实说。我这下半辈子,就指望着这个了,呵呵。”闫道婆就笑道,眯起的眼睛里精光一闪。她此刻话中有话,张氏哪里能猜想得到那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就听得院子里脚步声响。小丫头跑进来禀报。

    “姑娘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求粉红、正版订阅支持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