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九百八十二章  云开见月明

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八十二章  云开见月明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“二郎媳妇那么求我的时候,我也没就答应她,说得跟你商量商量。”张氏就道,“这个事,孩子他爹,你心里咋想?”

    “看着二郎吧……”连守信想了想,就道。

    连守信心里是想答应这件事,不是为了罗家或者罗小鹰,而是为了二郎往后能过上正常的日子。

    在这种事情上,既然连守信这么说了,张氏就不会有意见。两口子就看五郎和连蔓儿,这件事最后怎么决定,还得看两个孩子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哥,怎么样?”连蔓儿就小声问五郎。

    “罗小鹰来的时候,眼圈都是红的。”五郎就道,“给咱爹跪下磕头的时候,还掉眼泪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事?”张氏就问连守信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连守信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这孩子是不是不乐意啊?二郎媳妇跟我说的,可是都商量好了,说通了的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也很好解释,罗小燕主张,并说服了罗家的老爹老娘,罗小鹰胳膊拧不过大腿,虽然答应了断了王家那头的亲事,另在罗家村找个能干的庄户人家闺女,但是在心里,罗小鹰是委屈的。

    罗小鹰不乐意,但却不得不屈服。而他也并不是那种心机深沉,善于掩饰的人,所以就戴出幌子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。应该咋办那?”连蔓儿就问连守信和张氏,对于这件事,连蔓儿的态度是无可无不可。

    “婚姻的大事。就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这是谁也讲不了的。”连守信就道,“再说了,他自己有啥本领,能支撑得起门户来不?如果他有本领,能支撑门户。那也就没有这么多罗烂的事了。既然这样,那他还有啥可挑的!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理。”张氏赞同地点头道。

    这是这个年代的人们所持有的很现实,也是很朴素的理念。

    “看二郎和二郎媳妇的意思。罗家老两口子那边是说通了,二郎两口子也是这个意思。二郎这个小舅子,年纪是不小了,我看着还有点小孩样。这样的。遇到大事。就不能全由着他。就得压着点儿。罗家老两口子平常就有点太惯孩子了,二郎媳妇除外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连守信和张氏这么说,是都同意要帮忙了。连蔓儿和五郎交换了一个眼色,兄妹俩也都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,肯定是我二嫂子想出来的。”连蔓儿就笑道,“可打的好算盘。”

    要连守信和张氏从自家庄子上挑个闺女嫁给罗小鹰,这又无形中拉近了连家和罗家的关系,让罗家更深地烙上连家的烙印。有这么一层关系在。在罗小鹰成亲这件事上,还有以后两个人过日子等。连家这边怎么也不会完全不理不睬,怎么着也得照应一二。

    这样,即便是罗小燕自己履行承诺,从此不再承担罗家的事,罗家也有了新的助力。

    “二郎媳妇主意是多,”连守信和张氏都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命。”张氏就道,“看我们这一辈的几个媳妇是啥样,看继祖和二郎这一辈的几个媳妇,那跟我们,完全就是两样的人。一个赛一个的有主意,有心眼啊。……命中注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,也是他们几个不争气。”连守信就道,他心里隐隐有些不愿意承认张氏所说的命中注定。如果真是所谓的命,那么作为和连继祖、二郎同辈的五郎和小七,往后娶了媳妇,岂不是也会不如媳妇,被媳妇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私心里,连守信是万万不能接受这种可能的。而且,他也觉得自己的两个儿子,不会像连继祖和二郎那样没有出息。

    “咱不为别人,就为咱自己的侄子吧。”连守信又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就帮他找一个。”张氏也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让罗庄头过来一趟,问问他有没有合适的。”连守信就和张氏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张氏点头,“也得跟人家说明白了,这个事不是能勉强的,也得人家家里头和闺女都乐意。……到时候,那闺女的嫁妆啥的,咱再给添俩。”

    “先交代下去吧,”连蔓儿就道,“让他们慢慢找。咱当下,还得先张罗我哥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肯定的。”连守信和张氏都点头,再心疼侄子,那也越不过自己的亲生儿子。何况,这还不是给侄子说媳妇,而是又隔了一层,是给侄子的小舅子说。

    一家人商量定了,这才各自回房歇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,连守信果然叫了罗家村上的庄头过来,将事情吩咐了下去。张氏也打发人叫了罗小燕来,告诉她会给罗小鹰找个年纪相当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昨天我听你四叔说,看着你兄弟好像是不大乐意。这个事,还是那句话,不能勉强。那牛不吃水,不能强按头是不是。你们得说好了,说通了。这头说了亲事,往后,你兄弟可不能慢待人家闺女。”张氏还嘱咐罗小燕道。

    罗小燕自然连连点头,赌咒发誓地保证已经说通了罗小鹰,而且以后,绝不会亏待了张氏给说的媳妇。

    罗小燕来的时候,赵氏和连叶儿也在,等将罗小燕高高兴兴地打发走了,张氏就跟赵氏唠了起来,一路从罗小燕说到蒋氏,甚至还提起了赵秀娥。连家的这些个媳妇里头。张氏和赵氏是最有共同语言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个比一个厉害,一个比一个有心眼。”张氏就对赵氏道,“咱们跟人家一比。哎,你说,咱当时咋就那么傻,那么胆小那。”

    “是门风变了。”赵氏没有张氏的感触深,不过也说道。

    连蔓儿和连叶儿在旁边就笑,也压低了声音唠嗑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半宿没睡着,我就跟孩子她爹念叨。叶儿跟着你。还有我这几个孩子跟着我,原先一起过的时候,那可真是没少受气、受罪。我原先就当这是摊着了。没法子的事。看看人家,我才有点反过味儿来。要是咱那时候不那么傻,孩子们也不用受那么多的气,吃那么多的苦。”张氏就对赵氏道。

    “跟人家比比。咱们这做娘的。都对不起孩子。”张氏又道。

    赵氏就叹气,看看连叶儿,眼圈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她四婶,你还行。我是……哎,我是没能耐的人。叶儿跟着我净受屈了。我们能分家出来,过几天清静日子,还多亏叶儿,把命都豁出去了。”赵氏就有些哽咽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行啥呀。”张氏就叹气。“我都笨透了,傻透了我。枝儿和蔓儿跟着我。那罪少受了?蔓儿就差一点,连命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咱俩,孝顺、听话,亲生闺女都放一边,就听她的,傻干活,呆挨骂的,你说咱俩落着啥好了?就别说啥实际的了,就嘴边上一个好字,人家也不给咱。人家就没把咱当人看啊。你再看看人家这有自己的主意,不听她的,她还高看人家,她还不能把人家咋样!”张氏叹气,“我这个后悔啊,后悔药是没处买去。”

    “万幸啊,咱现在都熬出来了。”赵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啊,往前看吧,往后啊,咱也跟人家学学,咱也多俩心眼,为咱自己个,为咱孩子多想想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氏点头,“她四婶,我这两天我琢磨了,也跟叶儿她爹商量了,啥儿子不儿子的,我们也不想了。老天它给我们就接着,不给,我们也不死乞白赖地求了。”

    连蔓儿在一边,听见赵氏这样说,不由得欢喜,就看了连叶儿一眼。

    连叶儿就朝连蔓儿点了点头,脸上也是欢喜的表情,看来,赵氏和连守礼是真想通了,那对他们自己,对连叶儿都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就我这身子骨,就算真能怀上,让我生,也得赔进去多半条命。闹不好,一条命都得赔进去。那我们这个家,那不就是散了。这些年,为这事,我们这钱也没少糟践。往后,也不糟践这个钱了。我们俩,就守着叶儿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三口,总比那山高水低的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真这么想,那也是好事。”张氏就笑道。

    “咋突然就想通了那?”连蔓儿就低声问连叶儿道。

    “昨天我们不是去赴席了吗,一张桌上吃饭,就有和我们家一样的,人家过的可好了。”连叶儿就告诉连蔓儿道,“还劝我娘来着。再说,西村老杨家那个事,把我爹和我娘都给吓够呛。是我爹说的,命里没有就没有吧,再把我娘给有个好歹的,我们一家就不成个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三伯,他不怕埋不进祖坟里了?”连蔓儿就笑着问连叶儿。姐妹俩说话,也没什么顾忌。

    连守礼心里压力那么大,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,是怕因为没有儿子,他死后进不了连家的祖坟。

    “怕,咋不怕。可那件事,咋地也不能跟我娘的命比啊。”连叶儿就道。

    比起要一个儿子,死后理直气壮地葬在祖坟里,连守礼能够更看重赵氏的性命,更看重他这个家庭的完整,就说明,他还不是个完全愚的无可救药的人。而且,这也能看出,连守礼对赵氏,对连叶儿还是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求粉红、正版订阅支持。

    PS今天本来打算加更,可是却被大姨妈和牙疼君给虐的打蔫了,555

    推书

    《黄金穗》作者齐佳芜:予君黄金穗,君冠我之姓!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