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九百七十九章  打算

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七十九章  打算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“你这么说,还真是……”张氏显然已经被蒋氏的一番话打动,很赞成蒋氏。只不过,受个人性格等特质的局限,她一时还说不出蒋氏着了魔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四婶,我年轻,见的少。不知道四婶听说没有,赵家村有一户,老太太原先也是个精明利落、通情达理的人,上了五十岁,就颠颠倒倒,以前没说过的话,没有的事,都出来了。就是这里……”蒋氏说着话,就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“出了毛病,也有说是让啥给迷了的。”

    张氏并不知道赵家村这个老太太的事,但是听蒋氏说,人家本来是通情达理的,可周氏原本就不是通情达理的人,只是变得更加过分了。再有被什么迷住了之类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老太太天天烧香拜佛的……她又哪也不去……”张氏就疑惑地道。

    “四婶,那院子,可不是原先四婶住着时候的院子了。有些话,我也不敢说……”蒋氏就道。

    不用蒋氏说,张氏也明白过来了。那院子里,有她被害小产下的小八,还有凶死的曾经在那院子里饱受折磨的古氏。

    那个院子不干净,周氏又是心里有鬼的人,真的因此怎么样了,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四婶,要真是烧香拜佛每回都有用的话,那这世上,也就没那么多事了。”蒋氏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。”张氏至此,对蒋氏的话又多信了三分。

    “不过。也有的说,赵家那个老太太那样,是因为少了魂的缘故。”蒋氏见张氏这样。又见连蔓儿在旁也听的十分认真,这才又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能少了魂?”连蔓儿听得蒋氏越说越有意思,就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啊,无缘无故的,怎么魂就少了?”张氏也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是因为因果。……赵家老太太这辈子积下了福德,说原本这个年代就到了生死簿上的寿数了,是阎王爷看她积了福德。给她增延了寿数,先拘了一魂一魄去地府里凑数,留老太太在阳间享福。这增增减减的。都是定数。”蒋氏就道。

    连蔓儿在一边打量了蒋氏一眼,她早就猜到蒋氏这次过来,除了来送五郎成亲的礼之外,还会有其他的事情。刚才蒋氏说了那么多。她隐约有些猜到了是什么事情。而现在。她已经完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好一个蒋氏,竟然想出了这样好的说辞,看来是久经思虑,方方面面都考虑的周到了。

    张氏听蒋氏的话就听住了,她自然是没听懂蒋氏的深意。连蔓儿完全听懂了,却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蒋氏见张氏和连蔓儿都不说话,微微有些灰心,不过。话都说到这个火候了,没有不继续说下去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四婶。我是没见过世面的见识,咱们老太太,和这赵家的老太太,是不是挺像?”蒋氏就道,“四叔、四婶积下了福德,老天给咱们老太太增寿数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的身子骨看着是越来越硬实,就是这脾气,你这么一说,还真像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外头也有好些这么说的。”蒋氏心中一喜,她等的就是张氏这句话。不过,心喜的同时,蒋氏难免还有些惴惴。她似乎不经意地飞快地看了连蔓儿一眼,就见连蔓儿低着头,似乎是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知道,这些话,连蔓儿相信了没有。蒋氏惴惴地想,不过,不管怎样,她都要试一试,拼一拼。连蔓儿相信了最好,毕竟,不论连蔓儿多么聪明,毕竟年纪还小,而且,她自信说的也算面面俱到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连蔓儿有些不信,蒋氏暗自祷告,她也希望,连蔓儿能够心软,能够看在大妞妞的面上。刚才说了那么多,还说了大妞妞所受的委屈,也是存了让张氏和连蔓儿同情、怜悯的心。

    她并不想害人,她只是想让自己和孩子能生活的好一些,有一些体面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屋内的三个人都没说话。蒋氏是惴惴不安,她能说的都说了,接下来,就要看张氏和连蔓儿的反应。而张氏,她此刻还在震惊中,消化着蒋氏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至于连蔓儿,她此刻想的是话题中的核心人物周氏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周氏强健的身子骨,每天中气十足的斥骂,让大家自然而然地将她当做一个硬实的老人来看待,从而忽视了其他方面的问题。在这个年代,没有老年痴呆,也没有精神病这样的说法。因此,大家看到周氏的越来越过分的种种怪癖,就都归结她的个性上去了,而没有人想到,是周氏的精神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而以现在的医药条件,也是无法做出相应的诊断的。但是,又不能由着周氏总这么来,蒋氏的那番话,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    蒋氏是真被逼急了,想来,她思考这件事,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现在都吃啥药?”连蔓儿抬起头,问蒋氏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那几样……”蒋氏见连蔓儿和她说话,忙趁机打量连蔓儿,希望能够在连蔓儿的脸上发现一些什么。但是,结果却只有失望。连蔓儿一切如常,并无丝毫异样的情绪流露。

    蒋氏依旧惴惴,就掰着指头说了周氏常吃的几种丸药。

    “……每个月固定从镇上济生堂买来。”蒋氏道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还那么爱吃丸药!”张氏就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周氏爱吃丸药,也并不是这几年才养成的习惯。原先,没分家的时候,周氏就爱吃丸药。不过,那个时候连老爷子还在,一家人省吃俭用供养连守仁和连继祖父子俩读书,周氏虽然爱吃丸药。真正吃到嘴里的确是极少。

    用连老爷子当时的话来说,就是没病没灾地,吃啥药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。周氏还是会隔三岔五地想法子买一些常用的丸药来吃。连蔓儿还记得,那是她初到此地,张氏要当了发簪给她抓药吃,周氏知道了,就要张氏也给她买些养荣丸回来吃。

    如今,连老爷子没了,再没有能够管束周氏的人。周氏的手中又宽松。除了吃肉之外,她就将手里的钱大多用来买了丸药吃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,药比粮食贵。庄户人家一般不是病的厉害。就舍不得花钱请郎中抓药吃。周氏却恰恰相反,动不动就要吃药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,大户人家是有常年吃补养丸药的。连蔓儿还曾暗自想过,只听说原来周家是如何的大户人家。在周氏身上却看不出来。而这没事爱吃个丸药。还偏爱养荣丸之类的丸药的习性,是不是可以当做是曾经大户人家的痕迹那?

    这么想的时候,连蔓儿就忍不住要抚额。大户人家有许多好的东西,偏偏在周氏身上都看不出来,就习学了吃丸药这项“高雅”的活动,还真是让人无语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买药的钱,周氏却没有另外向连守信要。连守信并不赞成周氏这样的习惯。周氏若说不舒坦,连守信首先想到的是请郎中来看视。然后,按方抓药。这本来也是正常人的正常做法。但是周氏偏偏不喜欢这样。

    周氏常买丸药来吃这件事,连蔓儿一家也知道。连守信还去劝过,反被周氏骂了一顿。周氏说反正也没另外花着连守信的钱,让连守信犯不着心疼。几次三番,连守信也就灰了心,又知道周氏常吃的那几种药丸,不过是些日常补养、或是消散的药剂,治不了大病,却也没什么害处,不过是糟蹋钱,因此,也就随着周氏的性子不管了。

    其实,想管也管不了,周氏认定了,如果连守信拦着她不让她吃丸药,那就是舍不得钱,就是不孝顺,甚至是想要她的命。

    周氏在吃丸药这件事上的坚持,即便是对她这个性格的人来说,也是颇为罕见的。似乎,那些丸药就是她的命。不让她吃丸药,就是要她的命。

    连蔓儿也曾和张氏、赵氏、连叶儿等几个人在私下里讨论过,最后,大家一致认为,周氏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太怕死。

    周氏与连老爷子不同。在连老爷子最后的那段日子里,连老爷子应该是自己觉察身体不行了,他也焦虑。连老爷子焦虑和担心的是,他没了以后,连守仁、连继祖等几个儿孙将来的生计和福祉。

    而周氏,谁也没看出来她担心谁。周氏是单纯的因为她自己的原因怕死。周氏现在活的很好,很恣意,她对死后的世界充满了恐惧。因为,那个世界里,有太多她不想去面对的人。

    想透了周氏吃丸药背后的缘故,也就能明白,即便是连老爷子复生,或者神仙下凡,都不能改变周氏的这个爱好。

    “还是继祖给老太太买药?”张氏又问蒋氏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让他去了,都是让芽儿去,妞妞陪着去。”蒋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张氏哦了一声,跟连蔓儿交换了一个眼色。周氏是个疑心病极重的人,现在周氏最信任的人就是连芽儿,别人都要靠后。

    “刚才听大嫂说的,老太太总这么吃丸药,似乎也没啥益处,还是要请郎中来,好好地看看,开一两剂药,或许就好了。”连蔓儿就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说。”蒋氏就道,“可老太太哪里肯听。说要请郎中,就说我们咒她。”

    “没毛病就算了,要是有毛病,不管是什么毛病,都得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连蔓儿故意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算是不是毛病的毛病,也不能放着不管。大嫂就看别的那好人家是怎样的,斟酌着办吧。对大嫂,我们没有不放心的。”连蔓儿就又说道,“大嫂就多费些心。老话说,老小孩,小小孩。都由着她,反而不好。该管的要管,该说的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。”张氏也开口道,“老太太啥脾气属性,你四叔,我们也都知道。这村里街坊邻居,大家伙心里也明白。你也不用怕人说,正当的,该说该做的,尽避去说去做。”

    蒋氏就忙应着,心里也就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又说了一阵,连蔓儿都故意将话题岔开,并不提周氏的事。

    “四婶,还有一件事,得跟四婶商量。”蒋氏突然又道。

    “有啥事,你直接说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镇上来了个买卖人家,想要租房子,知道咱家那有空房子,就问到我这来了。”蒋氏就告诉张氏道,“西厢房四间,堆放着东西,也用不了那么大的地方。……就是想着,四叔、四婶住饼,咱自家或是空着,或是谁住,四叔、四婶想必都没啥说的,就是要租给人住,怕四叔和四婶膈应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可膈应的。”张氏对此并不在乎,就笑着说道,“房子就是给人住的,空着也是空着,要是有可靠的人要租,你尽避租,不用考虑我们。……你这就没必要问我。”

    虽然在那里住饼,但是那房子他们已经给出去了,周氏和蒋氏她们要做什么,连守信和张氏都不会阻拦。

    听张氏这么说,蒋氏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那几亩地,每年的出产也就够上糊口的。妞妞她爹……哎,四婶也知道你那个侄子。家里没啥别的来钱的路子,我想着,把房子租出去,每个月也能有几个钱,贴补贴补家里。就像四婶说的,空着也是白空着。”蒋氏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,你和老太太说好了。我怕她膈应院子里有外人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肯定。我先在四婶这问好了,回去就跟老太太商量。老太太要是不乐意,那就算了。”蒋氏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再有一个,打听好了,那要是本分的人家,省得往后一个院子住着出啥事就不好了。”张氏又道。

    这是关切的好话,蒋氏自然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一家四口,两个大人带着两个孩子,俩孩子都是小彪女,都挺干净利落,听说人也本分。”蒋氏就道,“再说,是在咱村里,她们是外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考虑周到了就行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蒋氏又说了两句闲话,看天色不早,就要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大嫂,你等一等。”连蔓儿却叫住了蒋氏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肥章,求粉红、正版订阅支持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