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九百七十七章  随礼

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七十七章  随礼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这两年,周氏的任性随着她的年纪与日俱增,这一股人的晚饭也吃的越来越早。就比如今天,村里别人家还没开始烧火,这一家人已经吃完了饭碗,收拾利落了。

    这顿晚饭在庄户人家中,可以算的是十分的丰盛,主食是精密白饭,大碗的红烧肉,肉皮片粉汤,蒸鸡蛋糕,还有酸菜白肉,里面放了许多的冻豆腐。连守仁和连继祖父子俩还烫了一壶酒,下酒的小菜有周氏带着连芽儿和大妞妞给剥好的炒花生仁。

    周氏不喝酒,对炒花生仁也是一颗都没吃。

    以这家里现在的条件,周氏不是不能吃的更好,但是周氏不喜欢吃炒菜,只喜欢吃顿的稀烂的炖菜,对鸡鸭鱼也不稀罕,只爱吃肥猪肉。因此,一家子也只能跟着她,一天天就这么吃。

    在饭桌上,周氏显得特别的慈祥。给连守仁夹了两次肉,还特意给大妞妞挑了大块的肥多痩少的红烧肉。

    每次周氏闹腾,只要让她骂痛快了,小辈儿们再依着她的心意,给她赔礼道歉,将错误都揽在自己的身上,周氏就不会计较。之后,往往还会对这个“犯错”的小辈儿格外的慈和,给一点好处。

    所谓的打一个巴掌,给一个甜枣,这是周氏一贯采用的套路。

    一顿晚饭,大家伙似乎都吃的很高兴。蒋氏带着连芽儿和大妞妞将屋里屋外都收拾的妥妥当当的。周氏就往窗外看了一眼,西坠的太阳还挂在墙头。但是对周氏来说,时辰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应该没人来了,一会就把尿盆子端进来。把大门插上吧。”周氏就发话道。

    刚刚吃完,这就要准备安寝了。

    “奶,”蒋氏忙就陪笑对周氏道,“村东头王十六家三媳妇昨天生了个丫头,今天我看就有下奶的了。咱有啥事,人家都来。人家有事,咱也不能不去是不。”

    “他家媳妇又生了个丫头片子?”周氏就道。“是去年吧,咱就给他家下过奶。这一窝窝的,生起来没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那个是二媳妇。他们都分家另过了,随礼也是分开。这老三家,跟咱有来往。”蒋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那有来往讲不了了,去吧。”周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奶。那咱送啥?”蒋氏就问。像这样礼尚往来随礼的事情。要送上门东西,送多少,都是周氏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咱家里还有啥?”周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奶,咱那鸡蛋还有三十几个,要不,就送几个鸡蛋。”蒋氏就道。

    乡里乡亲的生孩子随下奶礼,送鸡蛋是极合适的。

    “去把鸡蛋葫芦拿来。”周氏就招手吩咐连芽儿。

    这两年,连芽儿的话依旧不多。但是人已经被周氏调、教的百叫百应。不管她正在做什么,只要周氏一招呼。她会立刻应声,周氏叫她干什么,她就干什么,非常痛快。

    连芽儿将装着鸡蛋的葫芦抱来,放在周氏的面前。蒋氏这个时候已经另外拿了个篮子来,也在旁边放了。

    周氏就将手伸进葫芦内,将里面的鸡蛋一个个地拿出来,摆在炕上数了一遍,又挑了二十个鸡蛋出来,放进篮子里,准备作为下奶礼。

    庄户人家随礼,一般也都有定例可循,二十个鸡蛋做下奶礼,算是中规中矩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去?”周氏问蒋氏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去,好早点回来。”蒋氏就道。

    这话周氏爱听,就点了点头。蒋氏这才换了一身衣裳,一手提了篮子,一手牵着大妞妞出门往东去了。蒋氏刚走,连继祖就也跟周氏请示,说是隔壁春柱找他有点事,让他过去一会。

    连守仁和连继祖都不大会种地,这两年,多亏着春柱时不时地指教,比如该准备春耕了,又比如该拔草了,不然要影响收成了之类了。春柱媳妇有空的时候,也会来坐一会。春柱一家也都了解周氏的脾气,从来不招惹她。邻居之间,相处的算是不错。

    因此,连继祖说要去春柱家,周氏也就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“黑灯瞎火的,早点回来。”周氏吩咐连继祖。

    周氏还有一个脾气,她歇的早,也要求一家子都跟她一样早早地歇着。据她自己说,是怕睡下了听见大门响,听见大门响,就担心是进来了贼人,要害她。三十里营子左近民风淳朴,虽不敢说夜不闭户,但也差不多少了。恶性事件极少发生,小偷小摸极少,倒是家庭内部的纠纷是难免。

    周氏不担心人偷东西,反担心人害她,这在乡间是极少见的。她一个老人家,大门都极少出,又有谁会来害她那?

    周氏的这种过分担心和小心翼翼,其背后的原因和心结,怕也只有周氏自己清楚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连蔓儿一家从村中回来后,一家人说了一会话,就各自散了。小七要去做功课,连守信和五郎在外面都有事情要处理,张氏、连蔓儿就和李氏在炕上坐了,旁边放张小炕桌,摆上各色茶水点心,娘儿三个说说笑笑地做针线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色将晚,厨房管事的来请示晚饭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我大舅妈今晚上在哪吃?要不一会打发一辆车,把我大舅妈接过来吃吧。”连蔓儿就对李氏和张氏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她,今晚上让她再那头吃,住也让她在那头住。过两天她就得回家,多给她点空儿,让她跟采云亲近亲近。”李氏就道。

    连蔓儿知道,李氏说的有理。不过,她还是一边和张氏、李氏商量着定了饭菜,一面就吩咐人,去镇上请张王氏过来吃晚饭。

    这边刚将厨房的人打发下去,就有小丫头进来禀报,说是村里来人了。

    连继祖、蒋氏带着大妞妞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……”因为刚从村里回来,该说的话也说了,张氏就有些疑惑,怎么连继祖和蒋氏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在家里有些话不好说,趁这会过来唠唠。”李氏就道,一边就穿鞋下地,“我在这,怕她说法不方处,我上那屋做会活计去。”

    李氏就去了西屋,这边张氏就让人请蒋氏进来。

    很快,小丫头就领了蒋氏和大妞妞进来。连继祖则被连守信留在了前院说话。

    大家相互见了礼,张氏就让蒋氏和大妞妞坐下说话。蒋氏就坐在了张氏的对面,又让大妞妞到连蔓儿身边坐了,这才从提着的篮子里头拿出个布包来打开。

    “五郎成亲大喜的事,我们也没啥好送的,就这几样东西,多少是我们一点心意儿,四婶别嫌寒薄。”蒋氏就笑着道。

    原来是来给五郎随礼的。

    连蔓儿和张氏交换了一个眼色,就都笑了。刚才娘儿两个还在私下里议论,连蔓儿就猜说周氏那边说啥东西都没有,但是蒋氏必定会表表心意。这可并不难猜,蒋氏是个极聪明、到了去的人,一定不会错了这个礼数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都那么说了,怕她有那个心,也不敢反着老太太来。”张氏当时还说道,“你姐那个时候,有老爷子在,是定了要给添箱,她又给添了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现在,果然是从连蔓儿的猜测上来了。

    张氏高兴,不在于蒋氏送来了什么东西,而是在于蒋氏这么做,说明她心里头还有五郎,有他们这四叔、四婶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还送啥东西来。”张氏就笑道,“刚不是在老太太那都说了吗,有这个心就行,东西啥的就都免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当时是那么说,过后,我和妞妞她爹我们都劝,老太太也反过味来了。”蒋氏就陪笑道,“这个东西,我早就准备下了。四婶要是不收,那就是嫌弃我的针线,那我可要臊了。”

    随礼的事,蒋氏也将周氏说在了里头,并不提她来送东西,根本就没告诉周氏的话。

    周氏的脾气,外人不知道,连家的人没有不知道的。就算她这么说,张氏和连蔓儿也不会真的相信是周氏改了主意。而且,后面她还说了,这东西是她早就准备下的话来,显然跟前面说的自相矛盾。

    这正是蒋氏的聪明之处。

    张氏和连蔓儿听她这么说,并不会感念周氏,反而会对她增添更多的好感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说的。”张氏就笑,“你的针线我还不知道,只是难为了你。”

    难为蒋氏能有这份心,早就开始准备给五郎成亲的礼物,难为蒋氏买了这些东西,又花工夫和心力做针线、刺绣。

    张氏就将包袱里的东西一件件地打开来看,首先那两块绣的花团锦簇的绸子,就让张氏喜欢的不得了,还叫连蔓儿也到跟前来看。

    “真真是,看着就跟真的似的,难为你花的这工夫。”张氏就道。这些针线,张氏一看就知道,不是短时间能够做的出来的。蒋氏是真的早就做了准备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应当的。”蒋氏见张氏和连蔓儿都欢喜,她心里也高兴。

    “蔓儿你看,……正好留着做屏风,炕屏也不错……又体面又漂亮”张氏比量着绸子的尺寸说道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求粉红、正版订阅支持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