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九百七十一章  远近

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七十一章  远近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周氏是这个脾气,在这个年代,通俗的说法就是大门不出、二门不迈。若是放在连蔓儿前世的那个年代,通俗的说法则是“宅”。周氏,是深度宅。别说是五郎成亲,就是天王老子下凡,也未必请得动她下炕。

    不过,许是因为连守信,尤其是五郎和连蔓儿说的话好,态度也好,这一次,周氏虽然拒绝了,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再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。

    连蔓儿暗暗笑了笑,这样就好,就算不能将周氏哄高兴,哄的她顺溜些,少说几句不中听的话,不要触了五郎喜事的霉头,就是大好事。

    五郎成亲,周氏不去,连守信就没有再邀请连守仁和连继祖。

    “你奶不去,你们到时候就在家里,好好伺候你奶。”连守信对连继祖和蒋氏道。

    连继祖和蒋氏都忙点头应承,答应会好好照料周氏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周氏又响亮地打了个唉声,头依旧半垂着,“我这个奶,是个穷奶。五郎娶媳妇,我也没啥可送的。”

    张氏自打进屋,除了必须说的那一两句,就一直保持着沉默。一方面,在周氏跟前,她真是没什么话可说。另一方面,也是最主要的方面,是她知道,周氏不待见她,她多说就会多错,少说则会少错。

    凡是正常人,做什么事都必定想高高兴兴、顺顺溜溜的,她们来看周氏,没必要惹周氏不痛快。闹得大家都沾惹晦气。

    可是听了周氏这句话,张氏就有些忍不住了。不过,她还是忍住没说话。只是看了连守信一眼。

    连守信就垂下了眼皮。

    张氏就又跟连蔓儿两个交换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周氏还是那个周氏,她对连守信一家态度缓和,并不代表她就改变了性情,或是对连守信一家有了感情。

    她依靠人家奉养的这一股人里最又出息的亲孙子成亲,她这做亲奶的,却什么也不想送。不过,只要想想连枝儿成亲时周氏做主送的那几样添妆。这件事也就没什么好让人惊奇的。

    与其送东西给五郎添堵,还不如干脆就什么都不送。

    “奶,看你说的。我哥成亲。还用你老给啥东西。这天底下,也没这个道理是不?”连蔓儿就笑道,“你老啥也不用给,就有空了。烧香拜佛的时候。在菩萨神佛跟前,给我哥说两句好话,那就比啥都强。你老是年高有德的人,你老求神拜佛,比我们都灵验。”

    周氏是个聪明的人,尤其是在某些方面,还比一般聪明的人更加机敏。连蔓儿的话,句句是好话。但是听在她耳朵里,却觉得有些刺耳。品一品,也不是个滋味。但是想要反驳连蔓儿的话,却又找出来言辞来反驳。

    “我是啥有德的人,你不用这么说我。”半晌,周氏只说道。

    “奶,蔓儿说的对,你老啥也不用给。喜事,你老跟着高兴就行。”五郎也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接下来连守信又跟周氏、连继祖说了两句家常,又嘱咐连继祖几句平常要勤快,好好照顾一家人的话,随后,一家人就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们忙,要不是给你侄女下奶,你们也不能回来。”周氏就说道,语气中泛着酸意。

    “娘,你老说啥都行,谁让你老是我娘那。”连守信无奈。周氏现在的脾气是越发的难以捉摸了,他们来了,如果坐的时间长,周氏会烦。如果坐的时间短了,周氏还是不满意。至于这长短的标准,则没有定数,全凭周氏的心情决定。

    这么说着,大家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老四啊,他们走就让他们先走,你留一会,娘有句话跟你说。”眼看着连守信就要往外走,周氏急忙道。

    连守信就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老四,你过来,就咱俩说句话,不耽误你多少工夫。”周氏再次向连守信招手道。

    周氏这是摆明了,要跟连守信单独说话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们先走,到外头等我。”连守信想了想,就对张氏说道。

    张氏听出来,连守信话中的意思是他不会在这久留,一家人一会还要一起回家去,就点了点头,带着五郎、连蔓儿和小七往外走。

    连守仁、连继祖和蒋氏带着连芽儿、大妞妞就都跟在后面,送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要等连守信,一家人出了屋门,也并不快走,到了院子里,更四下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块地,就这么空着,明年开春了,打算干啥用没?”张氏就指着上房东屋窗下的那片地,问蒋氏道。

    那片地原本是东厢房的所在,连守义一家将房子都扒走了,就留下了一片空地。现在,这空地已经收拾了出来,堆放着柴禾等一些杂物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天跟我奶商量,我是想把鸡圈放下挪挪,省得到夏天阴天下雨的,往屋子里窜味儿。我奶的意思,是想都开成菜地。”蒋氏忙陪笑,告诉张氏道。

    “两样都行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是得听我奶的。”蒋氏就又笑道。

    张氏就往上房屋里看了一眼,随即轻轻地叹了口气,却什么都没说。如今的张氏,虽说还是没什么心机,不过却也不像过去那样了。

    看过了东边,张氏就又转过身带来,打量西厢房。西厢房里如今自然也没有住人,里面除了放着周氏的寿木,就是粮食,和一些杂物。

    毕竟是曾经生活过多年的地方,张氏不由得就多看了几眼。再想想现在,比较比较过去,心里就有许多的感慨。

    “……虽然没住人,隔三岔五地,我就和妞妞她爹过来收拾收拾。总想起原来,四婶还住这院子里的时候,四婶那时候,就没少照看我们。”蒋氏就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……难为你们。”张氏毕竟心软,就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为啥,”蒋氏的笑容就有些苦涩,“有吃有喝的,还能求啥啊。这院子里的事,四婶还有啥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蒋氏一肚子的话,想对张氏诉说,不过,张氏只顾四下闲看,对蒋氏的话并不十分兜揽。就算是偶然接上了一两句,旁边连蔓儿却又有意无意地将话题岔开。

    几次下来,蒋氏就打消了向张氏诉苦的念头。

    大家就这么慢慢地往外走,刚走到下面菜园子的时候,就听见大门响。是春柱媳妇在隔壁听见张氏她们来了,又听见张氏在院子说话,因此走过来。

    张氏见了春柱媳妇,也很高兴。两个人就闲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年冬天,春柱媳妇仍旧在连枝儿的酸菜作坊里做了一冬天的工。不过,现在她已经是作坊里的总管事的了。连枝儿很倚重她。她还将两个闺女都带了去,也让两个闺女赚些零用钱。

    这两年,因为连家的发迹,三十里营子以及周围十里八村的庄户人家都跟着受益。原本就跟张氏好的那几个媳妇家里,更是受益良多。

    春柱家如今也是富户了,春柱媳妇自家两个闺女和一个儿子年纪都还小,不过她有两个侄子,都在连家的产业上做工。

    大家慢慢地就走到了门口,连蔓儿扭回头,朝上房屋里看了一眼,心想,不知道周氏在跟连守信说些什么。不过,她也只是略想了想,并没有十分在意。如今,一家人已经完全放心单独放连守信一个跟周氏说话了,因为,连守信再不是周氏所能摆布得了的。

    上房东屋,等张氏、连蔓儿等人都走了之后,周氏的神态就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她变得更加放松,脸色也更加的慈和。

    周氏再次招手,让连守信坐到她身边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肠子里爬出来的,你还嫌我是咋地?”因为连守信没有立刻遵命,周氏立刻就道。

    “娘,那哪能那。”连守信就走过去,在周氏身边的炕沿上坐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次回来,啥时候有空,上你三姨那去看看。”周氏就对连守信说道,“头两天,你三姨和你三姨夫来,还念叨你来着。你们五郎娶媳妇,人家也得随礼。”

    连守信就打了个哈哈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周氏自然就看出连守信是不愿意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还有啥亲人啊?就光往老张家那边的亲戚那使劲儿了,你也该多长俩心眼,这头的亲戚,你也该维护维护。”周氏颇为义正词严地说连守信,“你现在不觉得咋样,等往后,时候长了,等你老了,你就知道吃亏了。你俩有啥事,连个向着你说话的人都没有。人家都是老张家那头的,吃你的拿你的,人家可不记你的好!”

    “娘,你说的这是啥话。啥这头那头的。”连守信对周氏这样说话,就有些不爱听。

    而这些话,却是周氏最爱跟连守信说的。

    “你啊,还是没心眼。”周氏觉得连守信油盐不进,她也老大不高兴。不过,如今她已经不会再向从前那样,随意对连守信发脾气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在连守信一家面前,周氏已经能够很好地控制她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求大家粉红票、正版订阅支持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