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九百六十八章  成长

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六十八章  成长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连蔓儿看见六郎和小坛子,也很高兴。这两个人,按照世俗的眼光去看,都不是聪明人。正因为如此,他们也就没有所谓“聪明人”那些讨人厌的地方。这两个人,要是说什么,做什么,那都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其实是天生天养,最蒙苍天厚爱的那么一类人。人们常说的傻人有傻福,指的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连蔓儿见他们主动过来打招呼,而且都是一脸憨笑的样子,就觉得因为某些事情,让她略有些阴郁的内心里,又完全的光亮和温暖的起来。

    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,在他们这,完全没有变质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会你上我们后院来,你四婶念叨着要见你。”连蔓儿先就对六郎说道,“我看你这身量又长了。我们给你做了新棉衣,你去试试,看合适不。”

    六郎就憨笑着答应。

    “……给四叔和四郎哥都磕头了,没敢上后院去……”后院是内宅,不像前院那么进出方便。别看六郎看见连蔓儿了,知道过来见礼。他却不知道可以让人通报,去见见张氏。

    “小坛子,你怎么也来帮工了?你师父答应吗?”。连蔓儿就又对元坛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庙里的活干完了,师父也不大管俺。俺这也不是成本大套地来帮工,就是有空就过来,有啥活干点啥活。”元坛就道。

    这边正说着话,连蔓儿就看见连守礼的身影出现在房门口。往这边张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三伯是不是找你俩干活啊?”连蔓儿就问道。

    六郎和元坛都扭头,看见了连守礼,然后才又扭回头来。冲连蔓儿点头。他俩现在都在给连守礼那一众木匠打下手。

    “蔓儿,那俺俩干活去了。”六郎和元坛就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去吧,小心点。”连蔓儿就道,又嘱咐小坛子,“你晌午别走,在这吃饭。我让厨房里另准备素菜给你。”

    六郎和元坛继续去干活,连蔓儿又瞧了一会,也就转身回来。张氏的屋里。赵氏和连叶儿已经来了一会,正跟张氏说着闲话。

    “我刚看见六郎和小坛子了,”连蔓儿和赵氏、连叶儿见礼毕,就坐了。笑着说道。“两人都出息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六郎这两年在你们这边,有人照看着,还有人教、有人管,那可真是比过去强了百倍。”赵氏就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是出息不老少。”连叶儿也笑着道,“不像过去就惦着吃,邋里邋遢的。现在,见着人也会说句话啥的。自己也会收拾自己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六郎那孩子,就是脑子比一般孩子慢点。心眼正经挺好。人也踏实,不像他爹娘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二当家的几个孩子,实际都不错。就是一个四郎……”赵氏就道,她脱口而出四郎,然后就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张氏也没有接话,只是叹气。四郎失踪的开始一段时间,连守信还曾各处派人寻找过一回,却没有任何的音讯,后来也就作罢。这几年四郎已经成了所有连家人的忌讳。没人愿意提起他。赵氏今天是一时说走了嘴。

    “小坛子跟我三伯学木匠那?”连蔓儿就笑着岔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没有,他一个和尚,学啥啊。”连叶儿就道。

    “叶儿他爹可没少夸那孩子。”赵氏就道,“可惜做了和尚,不然好好学,用不了几年,那也是个成木匠。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是不错,这两年没少帮你们干活。”张氏就道,“这边有事,他也没少来帮手。别看是个和尚,在村里人缘可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少帮叶儿家,我三伯娘待他也待的好。我刚看见他,那一身的针线,都是我三伯娘和叶儿的。”连蔓儿就道。

    “人家孩子实心实意给出力。我们有啥,也就给做两双鞋、两件衣裳,帮着缝缝补补。”赵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也是缘法。我看他虽然是村里谁家有事他都帮忙,对你们家又是特殊的好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那孩子是好。”赵氏就道。赵氏很喜欢小坛子,张氏这几年在旁边看着,除了对连叶儿,赵氏就属对小坛子最上心了。小坛子也和他一家亲近。所以,张氏才说这个是缘法。

    赵氏和连叶儿说了一会话,就都站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快到晌午了,一会一起吃饭吧。”连蔓儿就留两个人吃饭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。”张氏就笑,“人家娘儿俩要去吃丸子。”

    “咦,”这却出乎连蔓儿的意料,她又看了赵氏和连叶儿一眼,“怪不得今天穿这么新。是哪家,我咋没听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咱们村的,”连叶儿就告诉连蔓儿道,“是小刘庄一户人家,我爹做木匠认识的,有了来往。今天那家老太太六十六,我们一家都去。”

    辽东府的习俗,家里有老人到了六十六、八十,这是大喜事,必定要大操办,好好的庆贺一番,亲戚朋友都会来送礼祝贺。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。”连蔓儿也笑了,连守礼这两年也结交了新朋友,连叶儿一家有了他们自己的来往、交际圈子,连蔓儿当然替他们高兴。“那我就不留你们了,咱们改天吧。”

    送了赵氏和连叶儿出去,吴家兴和连枝儿带着大宝来了。

    在昨天晚上的宴席上,吴玉贵和吴王氏已经跟连守信、张氏说了,今天晌午,在吴家准备宴席,请连蔓儿一家、张青山一家还有陆家一家都过去吃饭、聚一聚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将宴席安排在这个晌午,是因为下晌,张青山和张庆年就要回烧锅屯了。本来,这爷俩是打算今天早上吃了早饭就走了,是吴玉贵和吴家兴两个拼命将两人给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吴家兴和连枝儿过来,是请大家赶紧过去,说是酒席都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虽是昨天说好了,两个人这时候亲自再来请一次,是越发显得郑重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都说好了,我们一会收拾收拾就过去,还用你们俩又来这一趟干啥?”张氏就对吴家兴和连枝儿道,“这大冷的天,又带大宝来。把孩子冻着咋办?”

    张氏看见大宝来了,一面心里高兴,一面又心疼外孙,生怕他受了一丁点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娘,我们坐车来的,不敢冻着大宝。”吴家兴就陪笑道。

    “娘,我也不想带他来。可没办法,他现在可机灵了,知道我们要上这来,他就看着我,我不带他来,他就咧嘴要哭。”连枝儿也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。”张氏也笑了。她自己生养过几个孩子,对于小孩子的脾气自然都了解。

    “你姥和你大舅妈都在镇上那……”张氏一边收拾,一边又对连枝儿道。

    “大宝他爷、奶过去了,那离的近,估计比咱还到的早。”连枝儿就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也快点收拾。”张氏就对连蔓儿摆摆手,让她也快回西屋去换了大衣裳。

    一家人很快就都收拾齐整了,到外面坐了马车,就往镇上来。

    吴家这顿宴席,自然也非常的丰盛。吃过饭,大家又在一起喝茶、闲聊,直到未正时分,还是考虑到张青山和张庆年要赶车回烧锅屯,大家才起身,又都往三十里营子来,都在前院厅堂坐了。

    连蔓儿和张氏早将给张青山带回家的礼物准备好了,都让人装上车去。张青山和张庆年又喝了一杯茶,这才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要不,还是派一辆车,另外打发个人替你们赶车。”一边往外送张青山和张庆年,连守信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早说了,不用。”张青山就摆手,“今天晌午,我们爷俩都没多喝。不用那么麻麻烦烦的,这条路,俺们爷俩闭着眼睛,啥也不干,那骡子自己个就能走回去。”

    张青山也有些执拗的性子,轻易不肯坐连蔓儿家的车。他更愿意赶着自家的骡车,说是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连守信见张青山坚持,又听他说的也是实情,也就不好再勉强。

    送走了张青山和张庆年爷俩个,大家这才各自散了。

    张氏、李氏和连蔓儿会了后院,稍后,连守信、五郎和小七也都到张氏屋里来,一家人坐了说话。

    “要不,咱现在就去看他奶。”连守信看了看时辰,就跟张氏和几个孩子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张氏就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先让人去看看,老太太歇晌起来了没有吧。”连蔓儿就道,“要是没起来,咱去了,又该不高兴了。咱还都没啥,我娘是不是也得去?我娘要是去,老太太该多心,说我娘故意折腾她。”

    周氏现在是不大当面给张氏脸色看了,但是背地里,还总说些不入耳,歪派人的话。不管张氏怎么做,在周氏眼里,张氏始终是她的对头,怎么做都不讨好。

    李氏在炕上坐着,闻言就看张氏,张氏则是看向连守信。

    连守信苦笑。

    “肯定的。”连守信就道,他也不解释,也不知道他肯定的是啥。“我也是打算先让人过去看看,然后咱们再去。”

    连蔓儿微微一笑,也不说破,径自打发人去村里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求粉红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