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九百五十四章  衣钵

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五十四章  衣钵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三更,求粉红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张氏、赵氏和连叶儿也都笑,李氏在旁也是笑着,又摇头叹气。大家虽然没能亲眼看见,却也可以想象得出当时的情景。尤其是张氏、赵氏、连蔓儿和连叶儿这四个人,只听人说了,就如同是在眼前一样。

    其中的缘故也极简单,连守义这样,活脱脱就是周氏,而她们都曾不止一次看见周氏这么闹过。连守义真真是继承了周氏的衣钵呀。想来周氏若是知道她的绝技后继有人,心里也会感到安慰吧。从此斯人不再寂寞已!

    想到这,连蔓儿不由得扑哧一声,自己就又笑了起来。屋里众人以为她还是在笑连守义这件事,因此谁也没有在意。只有连蔓儿自己知道,她此刻笑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周氏知道连守义学了她的绝技,绝对不会心里觉得安慰。要不然,当初周氏也不会宁肯低声下气、吃闷亏,也要将连守义从村子里赶走了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,就如同看见了他们自己。而对方的种种手段,他们也都看的分明,因此根本就不会奏效。这样的两个人,真是不能共存于一个屋檐下,就是在一个院子里,都相互不能容纳。

    周氏和连守义之间,是不会惺惺相惜的,他们之间,只适用那一句“同行是冤家”。

    大家暂且就撂下了连守义是怎么和罗小燕闹的这个话题,比较起连守义和周氏这两个人来。

    “他有比老太太强的地方。老太太一辈子就在那个院子里头,就守着她那个炕头。他走街串巷的。哪都能去,原先还念过几年的书。”连蔓儿就道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样,连守义的危害更甚于周氏。周氏惹祸。也只限于自家宅院那一亩三分地。而连守义能惹的祸就多了。比如原先在三十里营子时候因为偷酿葡萄酒惹出来的官司。还有之后去太仓,惹出了那场杀身大祸。

    即便是现在,如果由着连守义在外面胡混,耍钱输光了家底,弄得妻离子散还算是轻的,谁知道他还能惹出什么别的祸患来那。

    “不过,他也有不如老太太的地方。”连蔓儿见大家都听她说话。就又继续说道,“一来,他头上、身边没有给他撑腰的人。二来,他控制、拿捏孩子们的手段,比老太太那是差的远了。三来吧,这也最重要的。他没有老太太那样的‘好运气’”。

    何谓‘好运气’?

    周氏的儿子媳妇们都愚孝。被她拿捏惯了的。但是连守义的儿子媳妇们,却并不愚孝。尤其是,连守义的儿媳妇们。

    三郎媳妇不必说,人家是让三郎入赘了,和连守义、何氏两不相干,根本就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。而二郎先娶的赵秀娥,后娶的罗小燕都不是软弱、愚孝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人不仅不软弱,更是女人群中难得的“英杰”。即便不是这个年代。在连蔓儿那个相对对女性更为宽容的年代,这两个女人。也都不是寻常的女子。

    连守义遇到了这样的儿媳妇,纵然他学到了周氏百分百的手段,最后也只能碰一鼻子的灰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啊,就得让她碰上茬口。哎,我们啊,就是太老实了,也太傻!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赵氏也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曾经共过患难的妯娌此刻的想法和感受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二嫂拿了钱之后那,又怎么了?”连蔓儿又将话题转回到刚才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在这个之后,二当家的就闹腾,找人往县城里给二郎送信儿,说他要死了,让二郎回来。”李氏就道。

    等二郎回来,连守义就将所有事情的经过添油加醋地跟二郎说了,末尾,就让二郎休了罗小燕。

    “二郎哥肯定是没答应呗。”连蔓儿就笑道。

    “让你猜着了。”李氏也笑着道。

    二郎或许跟他的几个叔叔一样老实,但他对连守义和何氏却并不愚孝。尤其是在媳妇这件事上,二郎是很有主意的,而且主意还越来越正。

    二郎不肯听连守义的话休罗小燕,而且,在整件事上,他都没有站在连守义那一边去。二郎不善言辞,也没跟连守义怎么分辨,不过行动上,却旗帜鲜明地站在了罗小燕那一边。

    说不动二郎,连守义就只能继续自己闹。但是,罗小燕一家都看着他,罗家村里那么多连家的庄户也都看着他,四顾无援,他再怎么闹,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来。

    “这不都八九天了吗,还躺炕上不下地,天天地嚎,天天地骂。”赵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现在还没完?”张氏就问。

    “二当家的吃了这么大的亏,哪能就那么就完了。他啥时候吃过亏啊。”赵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娘,看来咱们这次回来,怕是消停不了。”连蔓儿想了想,就对张氏道。

    “蔓儿,你是说,二当家的会上咱家闹来?”张氏就问。

    “他闹的着咱们吗?”。连蔓儿就冷笑,“再者,到了现在,借给他几个胆子,他也不敢跟咱们闹。”

    当然了,要是连守信又犯抽抽,让连守义看出便宜来,那怕还是有些搅扰。不过,这个可能性已经非常小了。

    “他这眼看着就败下来了,怕是要上门,让我爹给他主持公道。”连蔓儿就道,“二嫂子那边,怕也得来。”

    连守义和罗小燕两个知道他们回来了,只怕都会想着要过来,寻求支持。而他们如何说,如何做,将最终决定这两个人之间的较量,到底谁输谁赢。

    “娘,这事你怎么看?”连蔓儿就问张氏道。

    “啥我怎么看?”张氏有些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你是支持哪一边。”连蔓儿就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这个呀,”张氏并没多想,就说道,“肯定是二郎和二郎媳妇啊,这还用说吗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能这么想就省事了,……就是不知道,我爹是不是也这么想。”连蔓儿就道。

    “你爹那头,肯定……”张氏话说了一半,又有些犹豫起来,半晌才说道,“二郎媳妇那么做,那也是不得已的。你爹应该能明白,说到底,能看住他,不让他到处去耍钱去,这本来就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道理。”连蔓儿就道,“希望我爹也能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连蔓儿有些担心,因为她了解连守信。以连守信对待周氏的态度,怕他对罗小燕对待连守义的一些举动看不惯。

    “现在人还没来,咱得先劝劝我爹。”连蔓儿就说道。

    是连守义拿捏住罗小燕,还是罗小燕制住连守义,现在就是最关键的时候。连守信如果执着于“孝道”而不肯变通,那就是助了连守义,往后再要管起连守义来,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连蔓儿说要劝连守信,赵氏和连叶儿就起身告辞。张氏和连蔓儿自然挽留。

    “来了半天了,你们今天刚回来,大老远的,肯定累,还是早点歇着。我们明天再来。”赵氏和连叶儿就都说道。

    听赵氏和连叶儿娘儿两个这么说,张氏也就没有深留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回去也行,记得晚上过来,大家伙一块吃饭。……别说不来。一家人,那样就外道了。我们走了这些天,大家伙没见着面,饭都是小事,就是大家伙聚一聚,说说话啥的。”

    如此这般,送了赵氏和连叶儿出去,连蔓儿就打发了一个小丫头,去前头请连守信。

    连守信很快就来了,跟随一起来的,还有五郎。小七没五郎这么自在,因为见着了曲先生,曲先生将他留在书房,要考问他的功课。

    一家人进了屋里,连守信和五郎向李氏问候了,大家这才都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姥爷他们还睡着那?”李氏就问五郎道。

    “我姥爷和我大舅刚起来,上东院看着人干活去了。”五郎就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”李氏笑着点头,就下炕往西屋去了,“我还有点乏,再去躺一会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没阻拦,张氏和连蔓儿都知道,李氏知道她们要和连守信谈连守义的事,李氏要避开,免得连守信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他三伯跟你们一直在前头说话来着?”张氏就问连守信。

    “嗯,”连守信就点头,“三哥也是刚往东院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罗家村二当家那档子事,你和五郎也都听说了吧?”张氏就问。

    连守礼在前头跟连守信说了这半天的话,那么肯定会提到连守义的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连守信又点头,脸色就有些不好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蔓儿刚才就说,他们知道咱们回来了,肯定得找过来,就这个事,让咱们给他们分辨分辨。”张氏就道,“孩子他爹,你是咋看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咋看,丢人现眼!”连守信就道。

    “这有啥法子,他是那样的人。”张氏就叹气道。连守义比周氏的危害大,也在于他丢脸可以丢到外边去,而周氏则局限在自家的屋子里头。

    “爹,等会他们来了,要咱们帮着分辨,咱们得先自家商量出个一定来。爹,你是赞成哪边?”连蔓儿就问连守信道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送上三更,月底倒数第四天,求大家粉红支持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