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九百五十二章  一物降一物

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五十二章  一物降一物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连叶儿说完,嘻嘻地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对于周氏这样的人,这样的应对方式不得不说是极为明智的。周氏再怎么骂,也不能把别人骂坏。周氏只能累着自己,在大家伙面前不停地展示她自己的丑和恶。

    只不过,周氏与别人不同,她从不嫌骂人累。骂人对于周氏来说,简直就是生活必需品。不骂人,毋宁死!

    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也就有周氏这样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,这样性格的人真是少见。”李氏就道。李氏是极含蓄,有教养的女人,她极少说周氏的不是。即便是说,话也相当的婉转。若是换做另一个人,只怕要往死里贬斥周氏。

    “就她现在的日子,那真是啥也不用操心,就享清福就行了。换一般的人,天天都只有乐的,没一点气生,请她骂人她都不会骂。这个呀,就是天性,天性这样的人。太少见了,不知道是啥因果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得了骂人的病了,不骂人嘴巴痒,会死。”连叶儿就道。

    这话自然是气话、玩笑话。

    “真是病,那就不会挑人骂了。应该连继祖哥他们一起都骂。”连蔓儿就道,“她心里明明白白的,谁能骂,谁不能骂。”

    周氏在连守仁那,腰板是非常硬的。可即便是这样,她也不能将人都给得罪了。所以,她一直给连继祖和蒋氏留着脸,只骂连守仁。不得不说,周氏在自家炕头上。在自家院子这一亩三分地里,是相当任性,但同时也相当有谋算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骂大当家的。大当家的回嘴不?”张氏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见他回过嘴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人说他回嘴。”

    赵氏和连叶儿就都道。

    “老连家要讲究拌嘴、骂人,也就二当家的,别的人,咱两股这都不用说了,大当家的那一股也不擅长这个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张氏这话说的是实情,连家,只有连守义得了周氏的真传。其他人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天赋,至于连守礼和连守信这两股人,更是以这种事情为耻。

    “除了老太太骂人。那边别的还都行吧?”连蔓儿就问连叶儿道。

    “嗯,就没别的事了。现在天冷了,他们也没啥活,也就天天在家里头。都不大出门。就大嫂子有时候带大妞妞出来串个门,说说话啥的。日子过的挺消停的。”连叶儿就道,“老太太骂人这事,好多还是大嫂子跟我们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让继祖媳妇出来串门了?”张氏就问。

    “总不能连大门也不让人家出吧。”连叶儿就道,“还是管,出来得跟她说,她点头了,才能出来。每次出来。都有时限的。过了时限,她就让连芽儿出来找。”

    周氏还是以前的规矩。将一家人,尤其是媳妇,控制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继祖媳妇不敢超过时限,老太太现在还下不来脸骂她,可她要是出来的时辰长了,回去老太太耷拉着脸,那也够她受的。”赵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全村做婆婆的也不少,别说全村,就是全镇,咱整个县里头,像她这么做婆婆的也少。”张氏想到过去的日子,就感慨地道。

    “都拿咱当贼管。”赵氏点头,低声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”妯娌俩齐齐的叹气,然后又舒了一口气,“总算熬出头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氏的存在,以及连守仁那一股的日子,总是能够让张氏和赵氏想起过去,然后再看看现在,就觉得现在的日子真是舒心。

    有这个比较,就觉得什么事情都淡了。现在就是有福的日子,过一天,就是享一天的福。

    “二当家的那两口子咋样?”张氏就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叫一物降一物那。”李氏在旁边,就先笑了。

    赵氏和连叶儿也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连枝儿曾经在信中提过一句,说是连守义如今不再赌钱了。家里的管事到府城去,也曾禀报过,说是连守义和何氏两口子在罗家村过的还算消停,没再惹事。

    而这些,据说都是罗小燕的功劳。

    连守义和何氏在罗家村的房子盖好了之后,两口子就从罗小燕家搬了出来,住进了新房子里。新房子与罗小燕家隔壁,中间共用一堵墙。这堵墙上头,还依着连守义和何氏的要求,开了一道门,方便两下来往。

    连守义和何氏的意思,自然是方便罗小燕去伺候他们。他们如今也要当老太爷,享儿子和儿媳妇的福。

    “二郎媳妇也算是个好样的,说是每天三顿饭,她婆婆都不做,就等着她过去给做。”李氏就道。显然在连蔓儿家住着,她没少听人说连守义和何氏那边的事情。

    连守义和何氏要罗小燕伺候三顿饭,罗小燕并没推辞。当然,她推辞了,连守义和何氏那边也有后招。墙上那道门,他们走过来,就能到罗小燕家这屋里来吃饭。

    “她家有啥,穷的叮当响,有啥那也是借我们四老爷的光,是我们二郎给挣回来的。我们吃,那是应当的。我们可不是吃的她罗家的饭。”这是当初提出让罗小燕伺候时,何氏自己在人前说的话。

    连守义和何氏是何等样人,能这么说,就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罗小燕对此,也有应对。他没跟连守义和何氏争辩,也没去人前表白,只是将两家的饭合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罗小燕每天依旧在自家做饭,不过带上了连守义和何氏的份,到饭时了,就请这两口子过去,跟她一家子一起吃。一桌子吃饭,自然是同样的饭菜。而连守义和何氏那边不开火,只是到了冬天,另外烧柴禾暖炕。

    “人家二郎媳妇也有话说,她公公婆婆没跟她爹娘外道,那反正都要吃饭,干啥非要分开两样。一样的饭菜待她爹娘和公公婆婆,谁也挑不出啥来。但凡有点好饭菜,还都让着她公公婆婆。”李氏就道。

    若只是这样,还不算什么,罗小燕另外还有话说。

    既然饭都在这边吃,连守义和何氏那边并不开火,那么粮食菜蔬之类的,自然也不用再特意搬到那边去了。这样,每个月应当他们给连守义和何氏的粮食,就在这每天的三顿饭内了。

    毕竟,连守义和何氏要粮食,也是为了吃饭对不对?!

    至于原本连守义和何氏要的布匹什么的,罗小燕也不给了。从开始在罗小燕那边吃饭,连守义和何氏就常抱怨饭菜寡淡,吃的不好。罗小燕也就给添些荤腥。然后,就告诉连守义和何氏说,他们另外要的供养,都添在这菜上头了。

    罗小燕还说,每年都会给连守义和何氏做衣裳。

    这样,连守义和何氏完全被二郎和罗小燕“养”了起来,自然就不用另外再给什么供养了。这也是庄户人家普遍实行,也被普遍认可的养老方式。

    “这样好,那些东西给了他们,他们也是卖了换钱,再胡花乱费了。不让钱物到他俩手里,这做的对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他俩手里应该还有从老太太那得的钱。”连蔓儿就道。

    这个钱,罗小燕就没办法了。连守义攥的紧,罗小燕总不能去强夺。而罗小燕对此的应对是,有钱也让他们花不出去。

    罗小燕爹娘身子都不大好,每天只在家里,还有罗小燕的妹子,也不大出门。三口人就专门负责看着连守义和何氏,不让他们出门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拦不住的时候。这种时候,罗小燕的爹就会跟定连守义,看着不让他去耍钱。罗小燕的娘就看着何氏。然后,罗小燕的妹子去送信儿给罗小燕。

    何氏出门,也就是串串门,说说闲话,这事还可通融。最要看紧的,是连守义。

    罗家村上,大都是连蔓儿家的庄户,都是得了连家的吩咐的,谁敢招揽连守义赌钱。不仅不敢,看见连守义要跟人赌钱了,他们还都得想法子拦着,或是给罗小燕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罗小燕得大家伙相助,自然事半功倍。不过,还是有两回,连守义甩脱了众人,跑去外村耍钱了。

    “二郎媳妇就找去了。那个赌窝子,能是啥好地方,能有啥好样的人。这要换个腼腆的媳妇,到了门口,也不好进去。二郎媳妇不讲那个,直接就进去了。她也不吵也不嚷,就是站在那,让人不能耍钱。”

    能收留连守义耍钱的,都是些小无赖。这些人,并不敢对罗小燕怎么样。毕竟大家伙都知道,在禁止连守义耍钱这件事上,罗小燕背后站着的是御赐牌楼连守信这一股人。

    别人不敢将罗小燕怎么样,只能不跟连守义赌。连守义有一回就急了,翻了混。

    “他对二郎媳妇动了手了,”李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张氏大惊,“二当家的这么混?这也太不像话了!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说打啥的,就是伸手去推了。”赵氏在旁就说道,“估计是手里有俩钱,赌瘾犯了,急眼了,恨二郎媳妇把他管的紧,不让他耍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后来那?”连蔓儿就问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有意思的地方那。”连叶儿就笑了,“叶儿她爹推二嫂子,没推动二嫂子,反让二嫂子把他摔了个大马趴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稍后会有二更,求粉红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