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九百五十一章  义愤

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五十一章  义愤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三更,求粉红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李氏素来平和,连蔓儿几乎就没见她生过气。可是说到这件事,李氏的脸色就和往常不一样,语气也微微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说能让李氏能如此生气,也就可见这件事情让人义愤填膺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这样的人!”连蔓儿也有些被这件事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的,这两天,咱这村里人说话打唠都不说别的,就说这件事。都说没见过这么丧良心,不要脸的人!”连叶儿就道。

    打唠,是三十里营子的庄户人家常用的口头语,意思就是唠嗑、闲聊。

    “能做出那样的事来,也就不算是人了。”李氏道,在她,是难得说出口气这么重的话来的。“那个儿媳妇不是个东西,那汉子也一样,说啥懦弱啥的,都是胡扯。他但凡还有点人心,他娘也不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他还能来讹钱,这明摆着,和他那媳妇就是一路人。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杨家给钱了吗?”。连蔓儿就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想给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的。可惜穷的没钱给,本来就穷,积攒俩钱,就娶了这个寡妇,再花钱请郎中救这寡妇,又花钱发送她,还哪有钱,听说,家里连件像样的东西都没了,连炕席都卷了卖了。”李氏就道,“人还拿到钱,还没走,在那闹那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真给他钱。也太便宜他了。虽说是人命关天,可也不是真有人害了那个女人。这个乡邻、郎中都能作证。再说,他两个外乡的人。又是这样的人性,还能由着他们在咱们这撒野!”连蔓儿就道。

    李氏和连叶儿听连蔓儿的口气,竟然是想管这件事似的,不由得都看向了连蔓儿。

    “蔓儿姐,你想管这件事啊?”连叶儿就忙问。

    连蔓儿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要是不知道就算了,我知道了,要是不管。我这心里也不舒服。”连蔓儿说着话,就将善喜叫了来,如此这般吩咐了一番。让善喜去前头找五郎。

    “路不平有人踩,这事管管行,也算是做一件好事。”李氏就很高兴。

    善喜去了一会,很快就回来了。五郎也跟了来。五郎进屋。给李氏行礼,连叶儿也忙下地跟五郎见过了,连蔓儿就请五郎在椅子上坐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我在前头也已经知道了。”五郎就道。

    原来,这件事传到三十里营子,家喻户晓,五郎回来,曲先生就把事情跟他说了。另外,西村也有佃着连蔓儿家的地的庄户人家。就有那年老有体面的央着了连蔓儿家的管事,到连守信和五郎跟前托人情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打发人去打听了。若是属实,这件事自然要管。那两个东西,不能轻易放过他们。”五郎就道。

    李氏就连连点头,很欣慰地看着五郎。

    “杨家不是咱们的庄户,不过这事也特殊,我另外已经让人送了些钱过去,帮扶着他家把丧事办了,也是咱们乡邻的体面。”五郎就又道。

    连蔓儿家有规矩,自家的庄户如果有困难,或是家里有婚丧嫁娶之类的大事,都会按例从账房支取银钱帮扶。这几年间,这一项的支出也不算少。连蔓儿觉得,这项支出,比向各庙里去施舍更为实际,更能帮到那些有需要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样很好。”连蔓儿就点头道。

    五郎说完了正事,又和李氏说了一会话,就又往前头去了。

    “五郎现在说话办事,都是一个大人了。”李氏就感慨道,“等再娶了媳妇,这往后顶门立户,就都靠她。你娘下半辈子算是有靠了。”

    外孙好,那就是自家闺女的福气,李氏是由衷的高兴。

    因为突然间出来这样一件事,倒把刚才的话头给茬了过去。连蔓儿见连叶儿情绪也好了,也知道连守礼和赵氏求子的心淡了下来,就觉得这样也很好,就不肯再提刚才那个话题。

    李氏已经歇息好了,连蔓儿和连叶儿就陪着她往张氏这屋来。张氏和赵氏接着,大家又团团围坐,接着说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再和叶儿她爹商量商量,这老些人,大车百辆的,大老远地,到那这吃的住的啥的,你们本来就忙,我们去了更添乱。再说,我们庄户人,土里土气的,让人笑话……”赵氏就接着前面的话头,跟张氏说道。

    听赵氏这样说,显然是张氏又说了邀请他们一家去府城的话,赵氏有些犹豫。看来,连守礼和赵氏是早就商量好了,只打算让连叶儿去见识见识,他们两口子却并不打算去的。赵氏刚说的这几句,分明就是连守礼的口气。赵氏和连叶儿不会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这还是赵氏被张氏说动了,话里才有些活动,说要跟连守礼再商量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这话说的,都是一家人,我们一家子就都去,就是麻烦他们,那他们也乐意的。”李氏在旁就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张氏也笑道,“这大喜事,说啥添麻烦不添麻烦的,这话就外道了。也就他三伯,心细,爱讲究这些个。”

    “要说庄户人,咱们都是庄户人。咱们出去,她谁敢笑话咱们。谁是喝风就能长的,谁不吃粮食?咱们靠着自己个,凭自己力气、本事吃饭。说起来,那也是顶天立地。谁笑话咱们,是她自己没知识,少见识,自家就是没出息的,所以才爱笑话人,好遮掩她自己没出息。”连蔓儿也笑着道。

    一屋子人都被连蔓儿说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蔓儿姐说的好,就是这个理。”连叶儿更是深以为然,也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我再和她爹商量商量。咱这都是自家人,我也有啥说啥。叶儿她爹那人,也没咋出过远门。他是不大乐意出门的人。”赵氏被众人说笑着,显然也开怀了许多,就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定得去。”张氏就又道。

    赵氏和连叶儿看来都是想去的,只有连守礼那边似乎不想去。连蔓儿想,连守信一定会让连守礼去的。

    “娘,刚才……”连蔓儿这么想着,又将自家要管西村的那件事跟张氏说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三伯娘也跟我说了这事,我这心气的蹦蹦跳了半天。这事你们管的好,是该管。”张氏就道,显然对连蔓儿和五郎的决定也极赞成。

    又说了些闲话,张氏和连蔓儿难免就问起她们不在的这段时间,家里可曾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。

    虽是有信来往,但有些琐碎的小事也不好都在信里提及,大家这么说话打唠,自然而然就提到了。

    “都没啥事,”赵氏就道,“老太太那头也都挺好。老太太身子骨硬朗,每天骂人,劲头还挺足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骂人?二当家的都搬走了,她还骂谁?”张氏就诧异道,“总不能骂人家左邻右舍吧?”

    要是这样,那可太不像话了。周氏这个人做事,还是很能分得清家里外头的。骂人、撒泼,一般都是对自家的儿女,并不啰唣别人。

    “倒是没骂外人……”赵氏就忙道。

    “就骂大当家的!”连叶儿嘴快,接着就道。

    “骂大当家的了?!”张氏惊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,也怪不得张氏惊奇。实在是,连守仁以及他那一股人在连家,尤其是在周氏和已故的连老爷子的眼睛里,一直是个特殊的存在。周氏平常以骂人为业,无故就要骂人,但却几乎没骂过连守仁。

    连家连守信兄弟几个,在周氏跟前,只有连守仁是个有脸面的。

    现在,周氏这是没有别人可骂,所以只能骂连守仁了吗?连守仁在周氏面前,竟然也成了没有脸面的了,这可真是……

    一直被骂着的也就算了,这从来没被骂过的,竟然落到这个地步,真是情何以堪!

    当然,是连守仁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不是芽儿她爹娘搬走了吗,那时候你们也还在这,刚开始那几天,都挺乐呵,老太太就消停了那几天,没咋骂人。后来你们走了,她这估计是忍不住了,就又开始骂。”连叶儿就告诉张氏和连蔓儿道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还没使劲骂,后来一天天的厉害,现在是天天骂。不骂别人,就骂大当家的一个人。那天我过去看见了,把他骂的都抬不起头来。”连叶儿又道。

    “叶儿她爹也碰上两回,村里听见的也不少。说是啥磕碜骂啥,啥刺心骂啥。”赵氏也说道,“一点不如意就骂,没有不如意,她故意挑刺,也能骂上半天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她还是那个脾气,这辈子是不能指望她改了。”张氏听了,就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骂你们不?”连蔓儿就问连叶儿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往跟前去,她骂啥啊。她想骂,也抓不着我们。”连叶儿就道,“我娘是让她给治的怕怕的了,不敢往她跟前去。我不怕她,我想去就去,想走就走。她拿我没法。也就是我爹去,她抓住就骂。我爹也让她骂怕了,不大敢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去,她也骂。说我们没良心啥的,当她死了,不去看她。坐那没事,想起来就骂。”连叶儿又道,“这都是别人告诉我们的。她骂她的吧,我们也不能去堵她的嘴,反正我们也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送上三更,月底了,求大家粉红支持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