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- 第九百四十六章  下奶

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四十六章  下奶

作者:弱颜书名:重生小地主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张氏一进屋,也感觉到了热气。这还是外屋,就比上房正屋里还要暖和。张氏很满意,脸上的神情就更加柔和了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的女人坐月子,最讲究的就是不能受风,以及保暖,尤其是在这个季节里头。张采云的屋子烧的这么暖和,就可以看出,陆家对这个儿媳妇的重视和关爱。作为娘家人,再也没有比这个更让人满意的了。

    “屋子烧的挺暖和。”张氏就对陪着过来的陆家老太太和陆家的大媳妇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柴禾有的是,还有买来的煤和炭,”陆家老太太就笑道,“平时我都让他们把屋子烧暖和了。现在孩子做月子,哪能冻着她。我和老大媳妇每天三遍过来烧火。炳武他也知道心疼他媳妇,他得空也烧。”

    听陆家老太太说到最后,大家都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大家就这么说笑着进了屋,张采云在屋里早已经听见了动静,只是刚生产没几天,被关照了不能下炕,因此只能从炕上坐起来,见张氏众人进了屋,就忙坐直了身子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该躺着躺着,别抖落着。”张氏一边说着,却没有立刻赶过去。

    大家刚从外头进来,怕身上带的凉风吹着了产妇和新生儿,因此,就都先在另外一间里坐了。陆家老太太陪着大家坐了,陆家大媳妇就忙着端茶倒水,拿点心和果子来给大家伙吃。

    张采云和大家伙之间隔了一架炕屏,她是个爱热闹的人。而且似乎已经从生产中恢复了过来,精气神非常好,隔着炕屏。就跟大家伙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孩子睡了吧,咱都小点声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他刚醒了,吃了奶。”张采云忙就道,“这一天天的,就剩下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刚下生的孩子,那可不就是睡。你还想他干啥?”张氏就笑着道。

    张采云嘿嘿笑着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张氏、李氏、张王氏、陆家老太太等几个就说起张采云的奶水够不够的话题来。

    连蔓儿在一边,偷眼打量张采云。因怕着了风寒,张采云从头到脚都包的严严实实的。她和儿子一大一小两个铺盖。并排摆在一起。那小家伙的铺盖上面,还用小褥子围起了一个椭圆形的屏障。

    这是庄户人家惯常的做法,初生的婴孩虽然也包裹的严实,却还怕因为照顾产妇走来走去的带了风。而影响到婴孩。所以才做这样的安置。

    陆家老太太和陆家大媳妇在屋里陪了一会,就找借口起身离开了。张氏等人这才往炕屏后来,看张采云和孩子。

    连蔓儿因为久没看见大宝了,刚一进屋就将大宝抱在了怀里,如今被挤在人群后面,只好先四下将屋里打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屋里收拾的很是齐楚,一应摆设还都是新的,就见那柜上柜下。还有炕上、桌子上都摆了好多的东西。这些,都是来下奶的人送来的下奶礼。刚才连蔓儿家送来的那些礼。也被搬了过来,陆家的大媳妇还都指给张采云看了。

    “蔓儿。”连蔓儿正看着,就听见张采云叫她。

    连蔓儿就忙将大宝递给连枝儿抱,自己走到张采云炕前来。

    “蔓儿。”

    “采云姐。”

    姐妹俩久没见了,这一见面自然亲热无比,张采云就又让连蔓儿看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蔓儿,快看你小外甥,”张采云的眼睛里亮晶晶地,又凑近那团小被窝,“拴住,快看,是谁来看你了。这个是蔓儿姨,蔓儿姨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采云和陆炳武的这头生儿子,生下来,他爷爷就给取了个小名,叫做拴住。其中的意思不言自明,就是这小孩落生在我们家了,就被我们家给拴住了,再去不了别处。这也是庄户人家惯常的做法,期望小孩能平安健康地长大,长命百岁。

    辽东府这里,随便进一个村屯,就有好几个小名叫拴住、锁住,从八十岁老翁,到刚怀抱的婴孩。

    张采云性格爽利,不过生产之后,整个人似乎有了某些微妙的变化。连蔓儿想,那应该不是张采云整个人胖了一圈的缘故,而是张采云的身上,多了另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母性,张采云此刻全身都笼罩母性的光辉,温暖而柔和。

    炕上婴儿一声咿呀的儿语,将连蔓儿的注意力从张采云身上引了过去。连蔓儿弯下腰,凑近了打量。

    小拴住整个身子都包裹在包被中,脑袋上还呆了婴儿帽,只露出一张红通通的小圆脸。张采云和陆炳武的相貌都不错,两人生的孩子自然也不会差。大眼睛眨了两下就闭上了,小嘴巴蠕动着。

    孩子还太小,因为大家都是近亲,处的又特别的近,所以才会都让进来看小孩。即便这样,连蔓儿也不敢太去亲热这个小宝贝,只在小包被上摸了摸,又将手伸进去,摸了摸小拴住的小胖手。

    小拴住的身子就在被窝里动了动,眼睛半闭着,小嘴又蠕动了两下,似乎是不耐烦了,连蔓儿心里暗笑着想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过了小拴住,就都往炕上坐了。小拴住被留在炕屏后,张采云被允许过来,跟大家伙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屋子老老少少的女眷,就闲聊了起来。首先谈论的,自然是张采云生产的事。说到张采云整整疼了半天一夜才生下拴住。

    “疼的我想死的心都有了。”张采云虽是这么说,但是脸上依旧都是笑。显然,当时就算疼痛,现在也过去了,那边包被里躺着的小宝贝完全可以让她忘记那时候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你跟你娘一个手法。”张氏就道。

    连蔓儿在旁听着,唯有忍笑。原来生孩子这种事,也有“手法”一说。

    张氏和李氏就说起原来张王氏生第一胎,也就是张采云的时候,也受了很多痛苦。

    “你娘那个时候,比你发动的还早,整疼了一天一夜。”李氏就道,“等生小龙的时候,就没这样了。发动了都没跟我说,要生了才告诉我。我才把东西预备齐,小龙就下生了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作为生第一胎,张采云这样似乎还算是好的,也算是随了她娘张王氏的好体格。

    “我生大宝的时候,也比你疼的时辰长。”连枝儿也道。

    说到体格强健,张采云还强过连枝儿。不过说到连枝儿,虽然小时候受过不少的苦,但现在身上却也没留下什么痕迹。一方面,自然是连家的日子后来好过了。另一方面,也不得不说,连守信和张氏都是身强体健,又是年轻的时候生下的连枝儿。连枝儿的先天条件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说着话,又说到大家伙送来的下奶礼上面来。

    连蔓儿就将给拴住的长命锁、小手镯、小脚镯都拿了过来,打开来给张采云看。

    一个匣子里头是张氏和连守信给的,是整套的项圈、长命锁,手镯、脚镯,另外一个匣子,是连蔓儿、五郎和小七给刚出生的小外甥的,各是一对手镯和脚镯,只是样式不同,有的上面挂着铃铛,有的上面挂着小银锁、小南瓜等,样式都极精致,是专给小婴孩打造的。

    张采云看着欢喜,马上就过去给拴住戴上了。

    “这送来的下奶礼,都搬采云这个屋来了?”张氏往柜上、地下看了一回,就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有好多放上房屋里了。”张王氏就道,“采云的公公婆婆,人家做事体面,但凡人送了礼来,送到上房屋,随后就都搬这个屋子里来了。我们给送回去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做的体面,咱也不是那不知事的。东西两边放着,来个人看着大家伙好看,过后,还都是给她公公婆婆分派。我都跟采云说了。不是我夸咱这个孩子,这些人情世故道理,不用我说,她也都懂。再说,她那心宽、手松,不是那斤斤计较、霸槽子的人,对这些东西也不放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人家也是豁得出的人,做事是挺讲究的,也挺心疼采云和拴住。就说烧炕,怕柴禾那烟和土呛着她们娘儿两个,屋里头都是烧炭,外屋烧的也是煤。一天从早到晚,给准备四五顿吃的,都是雕琢各样的给准备,夜里还给煮红糖鸡蛋。……这些送来的东西,都先可着采云吃,我们在这,人家也当上客待。”李氏也道。

    “她大嫂人不错,”张王氏又道,“帮着伺候采云,一句怨言都没有,啥事想的也周到,有个做大嫂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两好并一好的事,”吴王氏在旁就道,“我们住的近,看的明白。采云嫁进来之后,这说话办事,那也是没的挑。处长了,都处出感情来了,这个时候可不就显出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采云这孩子,就一张嘴不让人,其实没心眼,啥事过去就拉倒,心肠又热。”李氏也夸自己的孙女道。

    张采云确实有这些优点,而且为人还大方、勤快,陆家执意为陆炳武求娶张采云,除了因为和张青山的交情,信任张家的家教,还有就是真心稀罕张采云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求粉红、正版订阅支持。(未完待续……)